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里站密码:三个字母,全小写,学名:国际求救信号。

[叶周]寂灭 Ch.01-1016修

类别:长篇或中长篇

警告:WIP练手,很久没写过东西,手生得很,可能OOC;西幻背景,架空AU;原创人物出没,不喜勿入(包含多位炮灰和部分角色的亲人)

CP:叶修/周泽楷、微量莫凡/苏沐橙,以上盖戳,其余你们自由心证

 

第一章

 

 

兽皮靴踩断枯枝的声音在幽寂的深林中大得惊人。

但这声响被掩盖在他难以抑制的喘息声中。他失血过多,眼睛花得厉害,踉跄的脚步早就失去属于名佣兵兴欣君莫笑的风采。如果不是意志力过人,他已经因为失血和体力透支造成的眩晕倒下了。

 

这是有预谋的偷袭。

 

当他终于有机会料理肩胛上被洞穿的伤口时,被利剑贯穿的皮肉早就和贴身的麻质衬衣黏在了一起。撕下这块发黑变质的布料几乎要了他半条命,说真的,被那个趁机偷袭的骑士捅了一剑都没这个疼,这位隶属于国王军皇家骑士团的骑士是个爱惜兵器的小伙子,尖头的骑士剑被他打磨得异常锋利,从肩胛骨穿进去时几乎没给叶修造成多少痛楚,小伙子惊喜地嚎叫着招呼同伴围剿他时,叶修才意识到温热的血液汩汩流出,浸湿了他半边身子。

 

实在太大意了。

 

叶修背靠一棵山毛榉滑坐下来,用还能动的那只手从怀里摸出来个巴掌大的罗盘,却意外发现罗盘上的咒文被裂痕分割得面目全非。

哦,他有些迟钝地想起来,使用空间魔法逃走时,躲在钟楼里的弓箭手放了一箭,而他就在箭矢触及他的前一刻吟唱完咒语消失在空气中。本以为那一箭根本没碰到他,原来竟是他运气好,估计再晚一两秒,那支箭就不只是破坏他的联络工具那么简单了。

省略吟唱咒语的后果就是传送范围小,落点看似是他先前遇袭的小镇边缘。他受了重伤,甜腻腻的血腥味飘得到处都是,如果教会和国王军的人带几条猎犬搜山,抓到他不过是时间问题。或许更糟,如果血腥味引来大型动物,昏死过去的他也只能躺平任蹂躏了。叶修把坏掉的罗盘放回怀里,从地上拾起千机伞打算给自己念一段隐藏行踪和体味的咒语。

他得振作起来,起码得给自己来点保护措施再昏倒。

 

他听到风声和细微的枯木断裂声,这声音很小,掩盖在他粗重的喘息中几不可闻。

 

脑中警铃炸响,叶修还坐在地上,完好的右手已举起巨伞直指身侧的密林深处,一道雷电气势如虹窜向空无一物的树丛,本闭合的巨伞立时张开,叶修手腕被震得发麻,被伞面挡下的银光深埋进他脚下的枯木草丛中。

叶修用余光一扫,只觉脑仁儿疼得厉害。那是一支箭,只剩个带着羽毛的箭尾露在地面上。

怎么又是个弓箭手!叶修没来得及细想,就看林中猛然蹿出一物,伴随着一声箭啸,叶修以伞为盾,一个翻滚再次挥开这后来的一箭,他还未站直身子,挥动中的伞面顺势翻转并拢,伞骨尖端的骨状突起合成一股,一道火龙便从合拢的伞尖呼啸而去。

失血过多和剧烈运动造成的失重迷花了他的眼,连续两个瞬发咒语瞬间抽空仅剩的魔力,叶修手抖得几乎握不住沉重的千机伞。

他迟钝的大脑被迫接受着视觉神经传递来的信息——

 

巨大的猛兽凌空跃起,矫健的身姿灵巧地跨过火龙,巨狼白色的腹部被紫色的火焰映得泛蓝,弓一般张起的背上驮着个黑发黑眼的年轻人。

 

年轻人坐在巨狼背上,长腿绷得紧紧的,一手稳端巨弓,一杆箭就架在饱满的弦上。不知是因为林中光线昏暗还是被叶修这一手吓到了,他的脸色略显苍白,眼里还带着困惑,手臂却因为爆发力而隆起漂亮的线条,下一秒,那一箭被他毫不犹豫放出,以雷霆万钧之势而来。

叶修只觉得自己疲惫的身体遭到猛力撞击,那无甚花巧的木箭带着他直撞向身后的山毛榉,穿过他的左肩将他死死钉在泛白的树上。片刻前照得年轻人面色发白的火龙在叶修撞上树干的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似从未出现过。这一秒内的巨变带走了叶修最后的意识,巨伞滑落下来,沉重地陷在落叶中。

叶修陷入昏迷前心疼地想:刚治好的裂骨又碎成渣了,白瞎了用于治愈术的魔力了。

 

 

周泽楷又架起一支箭,示意驮着他的巨狼上前。巨狼发出示威的呜呜声,缓慢接近被钉在树上的猎物。几次试探后,被钉在树上的男人依然低垂着头,看起来全靠左肩上那支箭架着才没跌落在地。周泽楷从靴鞘中抽出匕首,拍了拍身下的灰狼。

灰狼扭头对着周泽楷咆哮一声,换来他一个安抚的抚摸,它原地踏了几下,还是矮下身子让人跳了下来。

周泽楷谨慎地接近这个闯入他领地的男人,握在手中的匕首也维持着最适合攻击和抵抗的角度,直到他站在男人面前扒开对方眼睑仔细检查后才真的确定这人已经失去意识。

挡下他两箭的男人有伤在身,而且伤势严重。周泽楷对着这一身的刀伤箭伤皱眉头,虽然大部分的伤口已经粗略包扎过,但很明显这人是个外行。他最严重的伤在左肩,洞穿伤,或许是一柄长剑的杰作,这个位置上方又中了周泽楷一箭,本就未愈合的伤口再次裂开,鲜血顺着胸膛和手臂缓慢流淌。

这人面无血色、皮肤无光泛青,他伸手摸了摸,体温也比自己低了些许。明显的失血性休克,就这么放着不管绝对会死。

周泽楷很苦恼,要不要把男人带回去,看起来是落单的巫师……在周泽楷身后等待的狼哼哼着,用脑袋催促地拱了拱他的背。

巨狼的动作鼓励了摇摆不定的周泽楷,他手起刀落贴着男人背后砍断了那支箭,伸手接住失去支撑后倒下来的人。

然后抱着昏迷中的男人,扭头望着自家搭档。

 

狼不耐烦地咕噜两声,又呲了呲牙。

 

周泽楷有些无奈,他抬手揉揉搭档柔顺的毛发,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巨狼败在他的笑容攻势下,百般不情愿地趴了下来。周泽楷把昏迷的男人架上巨狼的背,想了想,又弯腰捡起了落在地上的银白色长伞。入手的重量远超想象,没防备的周泽楷差点儿被这把伞带得栽倒在地,他见过男人把这把伞当做盾牌和魔杖使用,心道这也是把特制武器,便扛在了肩上。

如果他没猜错,这人应该是被追杀的巫师,猎巫运动已经持续将近二十年了,没想到他竟然能捡到一个货真价实的巫师……唔,如果不是他打猎途经这里又遭到对方攻击,估计他也看不出来这人是个巫师。

既然被他撞见了,他就不能放任这个巫师在自己的领地死去。

周泽楷翻身跨上巨狼结实的背脊,拍了拍巨狼的背,巨兽嚎叫一声,轻巧地消失在密林深处。



TBC.

评论(28)
热度(288)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