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里站密码:三个字母,全小写,学名:国际求救信号。

[叶周]寂灭 Ch.02-1016修

警告放在最上面:苏沐秋活蹦乱跳,和叶修好兄弟好搭档关系。


第二章

 

 

叶修睡得并不安稳。

他赤着膀子躺在兴欣后院的梧桐树下,企图在难得悠闲的午后睡个午觉。但这年的夏天热得出奇,整个大陆普遍干旱,兴欣所在的白石城更是已经连续两个月从未下过雨。梧桐树也不茂密,斑驳的树影根本罩不下他整个身子,午后的空气凝滞不动,自然没有想象中的凉爽清风。他翻了个身,在睡梦中皱起眉,挥手赶开落在鼻子上的飞虫。

蝉鸣阵阵,这些初夏从泥土中爬出的恼人昆虫没完没了震着它们的鼓膜彰显存在感,全然不顾树下的他只想睡个好觉。

 

咚——

 

“这声音好吵。”

“是啊,也没几棵树,蝉倒挺多。”

“反正也就一个夏天可活。”

“哎,在泥土里沉睡十多年,还没出来几天就死了,有点可怜呐。”

可怜?记得十七年蝉是个什么抗性魔药的必备材料……哎想不起来了,下次见到王大眼可以问问,魔药这块儿他熟。

 

咚——

 

“这么热的天他也睡得着。”

“哈哈,他嫌屋里闷,摆着冰块太惹眼,只好躺外面了。”

“天太热了,也不知道果果现在怎么样,这天气出远门真受罪。”

“这次是什么任务啊,到现在都没个消息,搞得神神秘秘。”

 

咚——

 

“沐沐你看,他鼻子上爬了只蚂蚁。”

“真的呀!我给他捏下来。”

 

咚——

 

叶修睁开眼,头顶一左一右俩漂亮姑娘看着他笑。

“哎都让让、让让。”他撑着稀稀拉拉的草坪抽起身子靠在树下,顺手抹了一把汗,鉴于两个姑娘在旁边看着,他到底没好意思摸湿淋淋的胸膛,“你们姑娘家家凑这儿看个衣冠不整的男人睡觉,好意思吗?”

“干嘛不好意思?”苏沐橙俏皮地吐吐舌头,“就你这东一块西一块伤痕累累的,有什么好看!”她数落完,又转向一旁的唐柔,“柔柔,你说是吧。”

“是啊,你既然好意思躺院子里睡觉,我们为什么不好意思看呢。”

 

咚——

 

叶修摸上腰间的绷带,兴欣上个月接了个护送任务,他为了保护委托人,腰上被强盗划了一刀。因为有外人在,安文逸半点治愈术都不敢用,只能给叶修包扎了下。等任务完成叶修和队友回到兴欣时腰上的伤都快痊愈了——普通的施救手段当然难不倒安文逸这个精通治疗类魔法的治疗师——叶修也懒得再管,索性最近清闲,安文逸小手一挥,让他就这么慢慢养了。

“看这话说的,小姑娘懂什么,”叶修拍着手下的绷带,“这叫军功章,女人都喜欢这个,教会的小白脸,还有军队那群花架子想要还没有呢!而且我这不是听小安说的,不能捂么。”

唐柔靠着苏沐橙,被叶修逗得直笑。苏沐橙却极不满:“小心哥哥听到了揍你!”

叶修也乐:“要揍早揍了。”

 

这句话刚说完,苏沐橙面色一变,几乎是惊慌失措地喃喃:“叶修,我哥会不会被抓了?他都失踪两天了——”

叶修敛下笑意,他很困惑:“沐秋?沐秋他不就在那边练箭么?”

“他失踪了。”苏沐橙重申,颤抖的手抓得叶修手掌生疼。

 

开什么玩笑,苏沐秋怎会失踪?

 

咚——

 

就是这个声音,那人跟树上的蝉似的一个下午就没消停过,“咚咚咚”简直扰民!

叶修反握住苏沐橙的手,指向院子一角:“他不就在哪儿呢。”

可那里空无一人。

目力所及之处变得模糊不清,大片的阴影侵蚀明亮的天空,把所有的光拉扯成扭曲难明的图案,身遭的景物和人逐渐被黑暗吞噬,最终只留下篝火般的一簇光,他的身边哪还有唐柔的影子!

可他还握着苏沐橙的手,叶修的视线顺着交握的手掌滑上去,刚刚还是个小丫头的苏沐橙像是突然长大了几岁,脱离了少女时期的年轻女人一脸焦急,声音里裹着强自镇定的脆弱:“哥哥不会连招呼都不打就离开这么久,那个主教也不在房间里。叶修,这次的任务有问题!”

 

咚!

 

这熟悉的声音成了敲碎梦境的最后一击!叶修猛然清醒,他想起来了!

从苏沐秋失踪、他们护送的红衣主教凯斯恩行动奇诡,到他跟踪凯斯恩陷入围绕整个格林兰小镇展开的埋伏圈,再到他遭到暗算受伤省略咏唱传送进疑似格林之森的山林,然后——

 

骑着巨狼的年轻人。

 

他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一箭射碎肩膀,脱力昏了过去。

叶修维持着绵长的呼吸,放松身体装作依然深陷昏迷,实则暗暗估计自己的情况:他发烧了,重创后的正常现象。遍布全身的大小伤口没有多少痛感,不仅如此,他还闻到了包裹伤口的绷带后透出来的草药香。

不仅没有限制他的行动,还给他提供了治疗。这可不是教会和国王军的一贯作风。

正常人抓到穷凶极恶的巫师时不都立刻把“魔鬼的仆从”交给教会吗?更何况还是他先动的手,叶修很清楚自己先前那几下可都是招招要命,说是人赃俱获都不亏。

受害者没理由把他拖回自己家里,又帮忙处理伤口,又让他躺床上养伤吧。

妈的,这床薄被还挺舒服,待遇不错啊。

 

咚——

 

又是这个声音。和苏沐秋在院子里练箭时箭头钉进靶子的声音如出一辙。

他记起骑着巨狼的小年轻凌厉的三箭,如果这孩子用的是苏沐秋惯用的受到祝福甚至雕刻咒文的特殊箭,威力会大到什么程度?

射碎他肩膀又把他拖回家照顾的天真小子就在这附近练箭。不论对方是出于什么心态留下他,叶修都不打算久留。两人短兵相接时叶修用了一次雷电术,又拼了最后的魔力用了伏龙翔天。虽然伏龙翔天因为施咒者失去意识而消散,但动静还是太大,只要教会的追踪者眼睛没瞎,又铁了心要找他,就绝对会被这两个法术吸引过来。

 

教会和皇室视包庇者与巫师同罪。

 

叶修不想连累任何人。他得离开这里,最好把追兵的视线扯得离这里越远越好。

当然,如果这个弓箭手别有居心的话,他也不介意顺手消除后患。

叶修小心地移动了下手指,松软的被子完全掩盖了这细微的小动作,不会有任何人看见,这只是个波动小得无关紧要的探查咒语,不会被任何人注意,但是——

 

“呜嗷嗷嗷嗷——”

 

狼嚎声在他耳边炸响。

他就说对方怎么能放心就这么晾着他!

幸好没直接起身,那匹巨狼就卧在这房间里!!!这小子比他想得精明,动物天生能感知魔力的波动,比人类灵敏太多了!

他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叶修心下一惊,如果他躺着装昏,已经惊动巨狼的情况下,除非对方傻了才会相信他没恢复意识,这么被动可不行!

只要能给这个弓箭手造成一点威胁,哪怕只是占据一个换取谈判机会的微小优势!

 

人在生死存亡之时总能爆发出无限潜能,叶修从床上翻身跃起,他把薄被攥在手中充作武器,巨狼在他起身的瞬间飞扑而来,大张的狼口中獠牙锋利。

叶修侧身躲过瞄准他脑袋惊心动魄的一咬,狼口周围的绒毛擦过他的耳朵,他甚至能闻到狼口中呛人的腥臭。没有迟疑的时间,叶修手腕一抖用被单兜住狼头,他拧着被子,利用体重挂在巨狼脖子下面,被蒙了眼又束了口的狼愤怒地跃起,叶修手臂肌肉暴起,将拧成一团的被单绕过狼头狠命一绞,巨狼呜咽一声,被这一击扳得重心不稳重重摔在地上!

叶修顺着巨狼这一瞬的颓势覆上狼背,将全身体重都压在这只巨兽身上,他双腿紧紧禁锢着巨狼,右手掐着绞住狼颈的被单,几下动作将被单多余的末尾缠上右臂。

被他压制住的狼发出“咕噜、咕噜”的示威声,叶修能感受到身下猛兽潜藏在肌肉之下的爆发力,它肌肉绷得彷如石块,随着密集的威慑颤动着。

一个成年男性的体重根本无法彻底压制这匹巨兽。

巨狼还在积蓄力量,等待时机把压在身上的人甩下来,给他点颜色看看!

 

“别动。”叶修强忍住伤口撕裂的钻心痛楚,把上涌的血腥气咽下去,“你可以试试是我绞断你脖子快,还是你翻过身撕了我快。”

身下的狼爆发出恼怒的声音,叶修猛然抬起右臂,可怜的畜生被他手中的被子拽得绷直脖子,吃痛地低声嚎叫。突来的发难显然震慑到片刻前还气势汹汹的狼,它不甘心地呜呜哼着,却停下了反抗的动作。

首战告捷,叶修却不敢放松,他默念咒语把不远处的千机伞召唤过来——或许是笃定重伤的叶修根本不可能在巨狼的监视下拿到武器,这个天真的弓箭手竟然把千机伞放在离叶修不远的墙下。沉重的巨伞在召唤咒的作用下直直撞进叶修空着的左手。

这一下撞得叶修险些吐血,他虽然得到了适当治疗,但接连两次骨折的左肩情况却不容乐观,叶修自己也知道像这样的伤势,他就是喝了张新杰出品的生骨水也得静养两三天才能痊愈,更何况现在只是敷了药。他的左手目前就跟个摆设没两样,只是虚握着千机伞就痛得他恨不得昏过去。

但他不能昏倒,哪怕只是流露出一丝脆弱都不行。他身下的野兽会在察觉到他气势变化的瞬间展开反击——动物的直觉和战斗意识远比人类强,他们能敏锐感知敌人的心理和生理变化,并在对方放松警惕时发起攻击。

 

匆忙的脚步声停在门口,叶修深呼吸,抬头看着那扇门从外面推开,他对上门口瘦高的年轻人震惊的视线。

 

果然是昏迷前最后看到的那个小子。

 

小伙子手里还抱着没来得及放下的巨弓,见到门内的架势,他反射性伸手从身后抽出一支木箭,动作流畅地张弓搭箭,末了却像是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搭档现下还被叶修拿在手中充当“人质”,他手里的力道松弛下来,绷紧的弓弦也逐渐缓成一条直线。

这个看起来刚迈入青年阶段的男孩子脸上露出万分纠结的神情,几乎是苦恼地看着叶修。

叶修笑了。

即使他因发热的缘故头昏脑胀,先前打斗中肩上和腰测的伤口又裂开了,一跳一跳地钝痛,但他依然露出了属于君莫笑的、胜券在握的微笑。

 

“呦,这位小哥,我们来谈谈吧。”



TBC.



评论(11)
热度(134)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