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叶周]寂灭 Ch.05-1016修

第五章

 

 

怀表的指针才刚挨上两颗星星。

 

当夜凌晨两点,叶修打算趁着夜色悄悄离开。以他的脚程,到达格林兰小镇时应该是早上五点左右,正是守夜的守卫们最困倦的时候。他可以趁机在镇里转转,搜寻苏沐秋、苏沐橙和安文逸,顺便看看他们是否有留下什么暗号或信息。

如果没有暴露,最好能偷两件衣服。他摸了把身上的皮马甲,悼念了下自己被人捅了俩洞的长披风,要知道那可是老板娘给买的,多难得呀!周泽楷这里都是兽皮鞣制的衣服,他还真穿不习惯。

想到周泽楷,叶修不禁感到一阵心虚。他这是不辞而别,以周泽楷这小木屋的构造,他这一走就甭想回来了,就是想送个信都没地方送。虽说他坚信总会有巫师和普通人一起生活的那一天,可先不提这一天要多久才会来,以周泽楷这隐居到连人都见不到的地步,就是那一天已经来了,周泽楷也不知道。

他不认为周泽楷会改变长久以来的生活习惯,周泽楷有他自己的坚持。虽然两人相处时间不长,但叶修看得出这个年轻人做事自有一番原则,既然对方会选择隐居,就一定有他自己的道理。

所以这一走,大约再也见不到了。可惜了,他还挺喜欢这小伙子的,有天赋,身手好,性格也不错。

他系好腰包,把变小的千机伞插进固定在大腿上的特指搭扣里,脚步轻巧地从房间里钻出来。周泽楷的房门紧闭,显然还在睡。

再见了,小周。叶修在心里无声道别,掂着脚尖从正门闪了出去。

 

爬满藤蔓的木屋在半遮的月下泛着层叠的墨绿色,黑洞洞的窗口隐藏在叶蔓之下看不清里面。爬山虎的叶片在风中发出沙沙声响,田里的老母鸡大概也睡得熟了,不再时不时发出“咯咯”的鸣叫声。叶修之前总担心无浪灵敏的听觉会坏他的事,现在却觉得那匹狼大概巴不得自己赶紧走,一点声音都没,忍不住就有些唏嘘。

人真是矛盾啊。

最后看了一眼住了几天的小屋,叶修不再犹豫,一脚踏出结界。这种感觉就像是从一层水膜里钻出来,短暂的缺氧和从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滑过的湿意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叶修搓了搓自己胳膊上泛起的小疙瘩,心中警铃大作!

他捕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抬头看过去。

 

无浪慵懒地趴在粗壮的树根下,对凭空出现的叶修投以漫不经心的一瞥,巨兽张大嘴打了个哈欠,长尾时不时拍在落叶上。周泽楷抱着他的宝贝弓,盘腿靠在无浪身上,身子几乎埋进了无浪松软的皮毛里。

青年像自己搭档一样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口齿不清地抱怨:“真慢。”

 

叶修愣了:“小周?”

 

周泽楷站起身把弓挂在无浪的肩甲上,他整了整歪到一边的箭筒,翻身跃上狼背。无浪驮着他走到叶修身边,不情愿地呲牙咧嘴,哼哼唧唧地伏下身子。坐在狼背上的周泽楷一双亮晶晶的眸子望着叶修,就差拍着狼背让叶修上来了。

这意思太明显了。

“我还说瞒着你偷偷跑路,结果你在这儿等着呢。”叶修失笑,“行了,不用送,我自己走。”

“不送,”周泽楷欠身去拉叶修的胳膊,“一起。”

“少操心了,”叶修避开周泽楷的手,往后退了一步。“你快回去睡觉,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你跟着我没好处,我可是通缉犯。”

周泽楷却执意伸手拽他,他见叶修又是两步后退,急忙掏出叶修刻的那支箭。他涨红了脸,他有太多话想说,想说他想出去看看,想说他不想一辈子待在这个连个人都见不到的森林里,他想说你是我自十岁以来见过的唯一一个巫师,他想说我想帮你,想说想看你说的巫师也能自由生活的那一天。出口的却只有一句话——

 

“我跟你一起!”他顿了下,红着脸补了一句,“学魔法。”

 

周泽楷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急切和执着,他不善言辞,只能执拗地握着那支箭,用全身力气和叶修对视。他不敢眨眼,唯恐叶修以为那代表退却。

他们对视了很久,久到他以为叶修一定会拒绝他,久到他已经暗下决心就是被拒绝也要一路跟着他,跟到他同意——

他听见叶修发出愉悦的笑声。

 

男人伸手按住他拿着箭的手,那只手顺着他的手腕向上,握住他的小臂一个借力,他被那人的体重带得向一旁歪,下一秒却被圈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叶修坐在他身后,手臂有力地环在他腰上,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温热的吐息就喷在他的颈间:“你可真会找师父,哥的魔法造诣全大陆第一。”

心愿达成的狂喜冲刷过心房,周泽楷心跳得厉害,他被叶修蹭得难受,下意识想挣开。这么一扭,他背着的箭筒狠狠硌在身后那人的手臂上,叶修“哎呦”一声松开手,抱着饱受折磨的大臂欲哭无泪。

周泽楷夹了夹腿,示意无浪出发,他闷声说了两个字:“骗人。”

叶修被无浪突然起身的动作吓了一跳,双手赶忙再握上周泽楷的腰,又顾忌到周泽楷背后的箭筒微仰身子,生怕再被碰一下。他被颠来簸去好不难受:“怎么说话呢!我就是不太擅长治疗系的魔法,综合实力绝对全大陆第一!”

 

无浪灵巧地穿梭在树木之间,它自记事起就和周泽楷一起生活在这片森林里,对这里熟得犹如自家后院。它知道哪里有湖,鹿群总是聚集在那附近,它喜欢那些睁着湿漉漉大眼睛的生灵,尤其是幼崽,味道很鲜美;它知道哪里藏着巨大的碎石,就在前面,长满了青苔,躺在腐烂的断木下。无浪有力的脚掌弹起,后腿绷得笔直,前爪勾起像一道影子般“嗖”地越过架在那块巨石上的断木,连一块青苔都没碰下。风吹拂着它灰色的毛发,奔跑让它热血沸腾,它背上的周泽楷配合地立起身子,随着它的动作调整重心,叶修却被这突来的起伏搞得心慌,尤其是落地的瞬间,周泽楷背上的箭筒猛地扬起落下,差点儿敲到他的鼻子。

“小周啊!”叶修拉长了嗓子嚎,夜风裹着草香钻进他的口鼻,一直渗到心底,腻成了凉丝丝的甜,“你把你这箭筒也挂你那把手上行不!”

“这样方便!”周泽楷的回答充满笑意,无浪配合地长啸一声,惊起满树的飞鸟。

在不偏离大方向、不影响速度的前提下,无浪撒欢地绕着粗壮的树木转圈,它依然跑得飞快,叶修只觉扑面而来的一根根树干就像是要撞到他脑袋上似的,却在碰到他之前被巨狼甩在了身后。

 

无浪是故意的。

 

叶修无奈,他拽了拽胯下的狼毛:“无浪大大,咱们别玩了,转得头晕啊!”

无浪没理他,周泽楷回头对着叶修笑,一双眼亮得惊人。

叶修依旧粗着嗓子嗷嗷叫,眼睛里却满满的笑意:“年轻人一点都不体谅老人家!”

周泽楷没有接话,手却拍了下身下欢脱的巨狼。无浪不愧是和周泽楷合作无间的搭档,虽然耍叶修很有趣,但还是听话地挑了好走的路,脚下也稳健了许多,不再动不动来个高空跳台了。

 

林里的鸟类鸣叫、隐约传来的溪水潺潺、快速蹿过灌木的小动物脚下形成的沙沙响声,和身下巨兽的喘息声,汇成属于森林的声音。叶修感受着穿过发间的风,林里弥漫着水汽形成的雾,他们穿梭而过时就仿佛行走在云端,鼻翼间缭绕的是属于山林的味道,松香、青草香和枯叶发酵形成的淡淡甜味。

如果不是时机和场合都不对,叶修真想像无浪那样对着在云后半遮半露的月亮嚎上一嗓子。轻松、快乐、兴奋、豁然开朗,无数情绪在脑海中炸成纷繁的星火,最后都汇聚成满腔的豪情激荡在他沉寂许久的心田。

他能看到身前的周泽楷被风扬起的发梢,青年的脸颊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下泛起不易察觉的淡淡红晕,还有他微微翘起的嘴角。叶修觉得心里柔软的一处被狠狠戳了一下,他想起青年固执地向他伸出手,还有初见时干脆漂亮的那一箭。

 

之前担忧的事情突然变得无足轻重,他像是放下了什么蓦地无比轻松,眼前的艰险与困境都不算什么。

有什么好怕的呢,叶修想,我十五岁就敢上战场,抱着必死的决心去讨伐最邪恶的死灵法师,我难道还会害怕保护不了一个孩子么!

兴欣还在,他和他的同伴还在。战士端起战矛、弓手背起弓箭、法师举起法杖、剑客抽出宝剑,就连羸弱的医者也能化身用毒高手。

不论是教会、国王军还是别的什么,挡在面前的障碍都会被他们击溃,多年前就该结束的暗战即将迎来最后一仗,而这最后一击将由他给予。

 

他仿佛重拾年少时的侠义和斗志,虽然它们从未离弃他。



TBC.



P.S.虽然是不到3000字的短章节,但勉强可以当做个甜头……谈恋爱如此艰难,不来点福利我承受不来!离带着爱恋意味的身体接触还如此遥远,但在那之前,我们还有许多机会让他们先身体接触下,就当预演!

说起来我总有一种这篇不会有肉的预感……

_(:з」∠)_

评论(21)
热度(112)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