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里站密码:三个字母,全小写,学名:国际求救信号。

[叶周]寂灭 Ch.09-10(0709补档)

第九章走:点我

敲门砖:sos


第十章

 

 

包荣兴盘着长腿坐在通往捷索的土路上。

他屁股下面垫着厚厚一摞草包,累了就趴在上面小憩,一天下来连头发上都沾着细碎的麦秸秆,藏在他亚麻色的长发里远远看上去就像是翘起来的碎发,他倒是完全不在意,转眼又躺下了,伸着手臂把玩手上特指的指虎。

 

“包子。”

视野里突然出现一张绘着黑色图腾的脸,来人逆着光从上而下看着他笑。包荣兴从草垛上坐起来,大声喊道:“小乔!”

乔一帆直起身,他腰间挎着黑色的长剑,大腿扣了一把同样漆黑的匕首。左脸颊上的黑色图腾一直延伸到领口里,这稍显狰狞的图腾并未破坏少年清秀的面容,反而给他添加了些许成熟和属于男人的狂野。

“该换班了,我来替你。”乔一帆退后一步,让包荣兴从草垛上跳下来,“你就把这些东西摊在大路中间啊。”

包荣兴把指虎上伸出的军刺按回去,噼里啪啦地拍着身上沾的麦秸秆,笑嘻嘻地说:“多显眼呀,小安他们来了就能看到啊。”

 

乔一帆叹了口气。

 

兴欣一行人已经在魏琛位于织银湖畔的宅子住了将近十天了。这里离捷索非常近,一周前收到苏沐橙和安文逸的预警后,兴欣众人本打算前往格林兰救援,但整装待发的众人被军队堵在了大本营。魏琛不假思索地启动了为以防万一建立的双向传送阵,把大家传送到了他早年在织银湖建造的房产处。这个传送阵是魏琛的得意之作,可惜用过这次后也只能销毁了,他们不能冒被人追查到落脚点的危险。

苏沐橙和安文逸二人得知众人的情况后便约好了在捷索见面,捷索虽然是个小镇,却是从白石城前往王都的必经之路,因其位置特殊,即使捷索位于圣塞拉境内,环境和风气却比圣塞拉其余诸地好上许多。又因为交通便利,消息流通速度也快,说不准兴欣被通缉的消息已经传了过来。

兴欣众人不愿冒险,大家商量再三,并未如约定所说进入捷索,这几日只派人躲在前往捷索的必经之路上等人。

今天白天正巧轮到包荣兴守路口,没想到脱线的包子能做出设路障的事。

乔一帆只能祈祷这一天根本没人经过这里……其实当初就应该听老板娘的话,这种事就不该让包荣兴参加。

 

“你快回去吧,明天让千成来替我。”乔一帆弯腰把地上铺得到处都是的草垛抱起来丢到路旁,左右看看确定目力可及的范围里的确只有他和包荣兴二人,他抽出腰间漆黑的刀,敲了敲半散的麦秸秆扎成的草包,那一堆草料迅速塌架凹陷,最后腐烂成和路边树篱下的泥土没两样的烂泥。

“你不用么?”包荣兴从头发上拔出一根麦叶,顺手扔到地上,“垫着比直接坐地上舒服啊。”

“……”乔一帆秉承兴欣的优良传统,放包荣兴自生自灭。

 

俩人像雕像一样在路边站了好一会儿。

 

乔一帆奇怪:“你不回去么?老板娘说晚上要做鱼杂汤。”

“我不饿啊,”包荣兴变戏法一样从他的小腰包里掏出块粗粮面包递给乔一帆,“我再陪你等一会儿。”

“哪儿来的?”乔一帆婉拒了包荣兴的好意,看包荣兴又把面包塞了回去。

“今天早上有几个小混混来抢劫,结果被我打得跪地求饶,这是他们孝敬我的!”包荣兴笑得很欢乐,拍了拍他的小腰包。

乔一帆忍不住抚额叹气,如果我们暴露了一定都是包子的错!叶修前辈你可千万别出事,赶快回来吧!不然说不准包荣兴又要惹出什么事来了……

 

心好累的乔一帆默许了包荣兴在他身边蹦跶,看他一会儿摆弄腰带上提溜着的一串拇指大的小玻璃瓶,一会儿又像是检查自己有多少金币的老财主似的从实际上空间极大的腰包里往外掏各种各样的特制武器。

包荣兴蹲在地上,扒拉着左一袋沙子右一摞板砖,直到乔一帆踢了他一脚。

“都收起来,有人来了。”

两人退到路旁的树篱边,看一辆马车从道路尽头缓缓接近。

那是辆两轮马车,车身覆盖黑红相间的漆,弯起的铜铃把手上挂着一盏漂亮的油灯。拉车的马匹也是膘肥体壮的骏马,通体油光水滑,鬃毛随着哒哒的步子飞扬,驾车的中年车夫一身剪裁得体的燕尾服,戴着高礼帽,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家仆。

唯一美中不足的却也是这位车夫。

中年男人的双眼茫然地张开,瞳孔微微扩散,仿佛没有目标般瞪着前方,看起来十分诡异。

 

随着马车接近,车里的乘客拉得铜铃叮当作响,车夫手下娴熟的几个动作,那两匹棕色的骏马就打着响鼻,听话地放慢步子,最后停在距离乔一帆、包荣兴二人有个几米远的路中央。

车夫从车上跳下来,一板一眼地在车门下摆上踏脚凳,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握着车门上的铜把手,他打开车门,微微弯下身子行了个绅士礼。

穿着黑色长风衣的年轻男子从车上下来,伸手接过车内伸出来的一只戴着蕾丝手套的手,一身飘逸丝绸长连衣裙的女人在他的帮助下轻巧地从车门里钻出来,她红色的长发挽起,留下一束发尾垂下来,女人提着过长的裙子,踩着高跟鞋小心翼翼地立在踏脚凳上。

 

乔一帆拉住想去打招呼的包荣兴,示意他闭上嘴巴。

他俩看着那一男一女从车上走下来,一身华丽的服饰在乡间的土路上显得格格不入。

黑风衣的男子伸手握住车夫的肩膀,声音低沉而蛊惑:“你可以回去了,按原来的速度原路返回。如果有人问起,你不过是送少爷的朋友去里安投奔亲戚。”

车夫依旧机械地点头,两眼无神地爬上驾驶席,手中马鞭挥舞,马车转了个弯,渐行渐远。

直到那辆那车行得再也看不见了,安文逸转过身,对还站在路边的两人露出个虚弱的笑容。苏沐橙已经跌跌撞撞扑向了乔一帆。

 

“一帆!包子!”

 

乔一帆接住苏沐橙,抱着她转了个圈,少年把红了眼眶的苏沐橙放下来,轻声说:“沐姐、文逸,你们回来了。”

“我们回来了。”安文逸虚弱地重复着,被包子拍得差点摔倒。

“包子!”苏沐橙擦了擦眼睛,埋怨道,“这一路全靠小安不停歇地用精神控制,他好几天没睡了,你那样拍他受不了。”

“好的!”包荣兴听了立马对着安文逸蹲下了身子,“我背你。”

“我没事,还能坚持一会儿,”安文逸皱着眉头,伸手推推眼镜。“咱们赶紧走吧,我们这一身太扎眼了。”

“你就别逞强了,你脸色白得像纸,就让包子背着吧。”乔一帆低头看看苏沐橙隐藏在裙摆下面的高跟鞋,“沐姐,这后面的路不好走,你的鞋子……”

“哦。”苏沐橙眨眨眼,对着乔一帆伸出手,“把你匕首借我用用。”她接过乔一帆递过来的匕首,手起刀落把那身连衣裙从膝盖下面割掉了,又脱下鞋子,把布料裁开裹在脚上打了个结实的结,然后拎起那双做工精致的鞋子。做完这一切,苏沐橙这才把匕首还给乔一帆,“这就好啦。”

“包子你带沐姐和文逸回去吧。”见安文逸死活不让包子背,乔一帆也不再劝他,跟三人交代完,他利落地翻身上树,转眼就消失在连成一片的树冠里。

“一帆?”苏沐橙喊了一声,“你不和我们走么?”

“不了,”乔一帆的声音从几人头上某处传来,“还得等叶前辈。”

 

已经十天了,依然没有叶修的消息。

 

回去的路上三人也不多话,安文逸一直盯着他那个探查用的徽章,生怕被人跟踪,直到远远看到湖边树下站着的陈果才松了口气。

乔一帆在他们走后就联系了陈果,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多天的陈果得到消息就跑出去迎接,一见到苏沐橙就忍不住掉眼泪,几个人又哭又笑地消失在结界里。

魏琛这套房产是邻水修建的两层小楼,还有一段架在湖上的木桥。在结界的保护下,从远处只能看到山林和湖水,通过特定的步伐和咒语才能进入。

 

安文逸实在太累了,和大家打了招呼就被千成扶回屋子休息,青年几乎是脑袋刚沾到枕头就睡着了,千成轻手轻脚地关上门,下楼帮忙。

苏沐橙的精神还算不错,和唐柔借了身衣服换上就下来了。陈果忙活着晚餐,一屋子大老爷们被她支使得手忙脚乱,苏沐橙本来也想帮忙,愣是被按着肩膀坐在桌边休息,她捧着莫凡递给她的蔬菜汁慢慢喝着,直到关榕飞拉开她身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我需要你的血,”关榕飞开门见山,他左手拿着小玻璃瓶,右手握着把开信刀,“你来还是我来?”

“我来吧,”苏沐橙接过刀子就要往掌心划,立刻被大惊失色的关榕飞抢过了刀子。

关榕飞深深叹了口气,在苏沐橙不解的目光中握住她的手,在食指指腹割了一刀,然后拿着瓶子接流出的血液:“一个个拿着刀都是往手心砍的,掌纹是可以随便断的吗?生命线事业线感情线都在上面,这是自然给予的符文,别有事没事往上面划。”

“这是你的专业呀。”苏沐橙笑了笑,看关榕飞给她念了个治愈咒。

“所以我才说讨厌你们武斗派的,做事不考虑后果。”关榕飞站起身要走,被苏沐橙拉住了衣摆,“怎么了?”

“那个……”苏沐橙咬着嘴唇,“哥哥他……”

“定位用的罗盘我明天就能做出来,你还能感觉到他么?”见苏沐橙点头,关榕飞安慰道,“既然你还能感知到他,那他就没事……至少不会有致命伤,放心吧,等罗盘做出来,你们就可以安排营救了。”

“叶修呢,有没有什么办法感知到叶修?”

“我们没有老叶的血……要新鲜的,”关榕飞摇晃着手里的瓶子,“这里的人也没有谁和老叶有血缘关系……我们只能相信他,他很强,不会有事的。”

“是啊是啊,”方锐端着一大筐黑面包凑过来,“沐姐姐,叶修那就是个祸害,有句话是祸害遗千年,我跟你说,天下人都死光了他都不会死。沐秋也不会有事,他跟叶修那是一丘……咳咳咳,他俩都不会有事,你安心养养元气,我给你盛第一碗鲜鱼汤!”

“别担心,老大和队长那么强,肯定好好的,你说是不是啊小弟!”包荣兴抱着一摞碗跑过来,用手肘去撞旁边的罗辑,罗辑侧过身躲开包荣兴堪比大棒直击的一肘子,轻声安慰道:“沐橙姐安心,等知道苏队在哪儿后,我们一起去救他,叶前辈也不会有事!”

“明白了就快松手,”关榕飞从苏沐橙手里拽过自己衣角,“我得赶紧去活化血液,不然这血就废了。”

“老关你不吃啊?”魏琛和伍晨一人一边架着个铁皮锅送到桌上,方锐喜滋滋地先给苏沐橙盛了满满一碗。

“忙!”关榕飞摇晃着瓶子三步并做两步把自己关地下室去了。

唐柔和陈果端着最后两盘青菜上桌,招呼大家坐下吃饭。一屋子人围着桌子坐下,边吃晚饭边问苏沐橙这几天的具体情况。

 

苏沐橙和安文逸的经历大体还算有惊无险。安文逸在叶修离开后不久就发现了不对,苏沐橙正因为苏沐秋失踪的事心情低落,叶修又跟着凯斯恩出去了,安文逸一个人无聊,打算去镇上转一转,顺便打听下苏沐秋的行踪,结果刚出门没多久,就发现自己被盯梢了。

安文逸作为兴欣后勤小队中最缺乏战力的一员,身上配备了多种魔法道具,其中就有后勤小队负责人关榕飞专门为他打制的反跟踪和监视的徽章,他本身又是十分谨慎的人,发现自己被盯梢后很快就甩开两人,躲起来换了身衣服。他迅速联络上还在旅馆的苏沐橙,二人正打算联系叶修时,空气中的元素骤然聚集向钟楼广场,这种魔力波动带有强烈的个人风格,凌厉的火元素和躁动的光元素,兴欣的人都非常熟悉,是叶修。

 

“等我和小安赶到广场时,叶修已经消失了。场面太乱了,格林兰的居民都被吓坏了,我和小安趁乱跑了出来,我们没有地方去,就想起来刚到格林兰时接待我们的神父,本来我们是要在教堂落脚,但是凯斯恩嫌那里破,所以才住到旅馆去的。那个教堂特别偏,人也少,我和小安就偷偷躲那里去了。”

“后来呢?”唐柔轻轻握着她的手,语气温和地催促着。

“后来入了夜,我们一直没等到叶修的联络,小安说不能再等了,他说给叶修留个口信就走,我不愿意,我能感觉到哥哥就在附近,从他失踪我就隐约觉得他就在我们周围没走远,你们知道我和他的联系。”苏沐橙叹了口气,“然后那个神父回来了,他不知道我们躲在他隔壁,念叨着被抓了到处都是血什么的。

“我们就猜测是不是叶修被抓到了,白天全乱成一团,我和小安只知道叶修是负伤逃走的。小安建议去监狱碰碰运气,结果天亮后广场上多了个笼子,满镇子都在传哥哥被关在广场示众。其实那时候我已经觉得哥哥离我的距离变远了,但我们还是决定多留一天,晚上去广场看看,万一是叶修呢。

“后面的你们都知道了,被抓的也不是叶修,那就是个陷阱。我们逃出来了,国王军的包围圈不大,我们运气很好,抓到一个小队长,小安查看了他的记忆,我们知道哥哥已经被秘密送走,但只有大体方向,不知道目的地。小安把这些做成了精神烙印,就留在我们留宿了两天的旅馆里,叶修回来肯定会去旅馆,那就绝对能看到。之后就是沿路往圣塞拉境内走,可是单靠我们的脚程太慢了,我们趁夜摸进一个乡绅家偷马,结果被门房发现了,多亏了小安的能力,还算是有惊无险,索性换了衣服,催眠了乡绅一家人,控制车夫驾车送我们来捷索,装成投奔亲戚的少爷和小姐……为了速度快点,我们是从格林之森边陲走的,必要的时候直接穿越格林之森。再然后就是遇到包子和一帆了。”

 

“难怪安文逸累成那样,”千成惊叹,“你们这一路安文逸都不能合眼,这得多强大的精神力。”

“肃然起敬。”暮云深深深叹服,“我以后再也不开他玩笑了,以后谁再说安文逸弱,我第一个跟他急!”

“会用成语不?!肃然起敬是这么用的?应该说令人钦佩知道不。再说除了你还有谁天天说小安弱,”魏琛哼了一声,“你先跟你自己急个给我们瞧瞧。”

“咳咳,我给队长送点儿吃的下去。”暮云深嘭得站起来,端着那筐黑面包跑回地下室了。

“你倒是给老关端碗鱼汤啊!”陈果怒,“包子,你去!”

伍晨从善如流地盛了碗鱼汤塞给包荣兴,包荣兴乐颠颠地得令而去:“好的老板!”

“行了!吃好了都快去休息,千成你不用帮忙了,你明天一早还要接小乔的班,先去睡吧。”

 

众人自觉分担了剩下的活计,互相道晚安各自回房。

莫凡磨蹭到整个大厅只剩下三个姑娘,唐柔看看莫凡犹豫的表情,伸手拉着陈果上楼。

“果果,咱们去帮沐沐铺床吧。”

“我警告你啊,不许对沐沐动手动脚!”

脚步声消失在楼梯上,过了一会儿又传来关门声。

 

莫凡这才走过去把挂念了整整十天的姑娘紧紧搂在怀里。苏沐橙安静地由他抱着,伸手回抱莫凡的背。

“幸好你没事。”莫凡抱了好一会儿,红着脸放开苏沐橙,“对不起,情不自禁……”

“唔,没事呀。”苏沐橙歪着头,看莫凡从兜里摸出个穿着绳子的拇指大小的布袋子,袋子上画着奇怪的字符,袋口被丝线封死了。这不是大陆通用语,而是莫凡家乡的语言,苏沐橙看不懂。莫凡伸手把绳子绕上苏沐橙的脖颈,手指几下就系了个死结。

“这是什么?”苏沐橙问。

“护身符,贴身戴着,”莫凡木着脸交代,又不放心地补了一句,“不许摘下来,任何时候。”

“好好好,都听你的,我去睡啦,你也快去睡觉。”

“嗯,晚安。”年轻的忍者点点头,“你放心,我一定把你哥哥救出来。”

苏沐橙微笑,她倾身在莫凡脸上留下一个吻:“谢谢,你也晚安。”

她转身几步跑上楼,把一脸通红的莫凡留在了大厅里。



TBC.


P.S.

我恨群像。

特别恨。

兴欣一群逗比简直玩死我……不会写群像的人边写边哭,写到最后还是觉得少写了谁谁谁,只好检查一遍把别人的戏份分给被拉下的某些人……好愁。

莫凡是沐橙正牌男友。所以这章多打了个TAG,以后出现别的CP也会标出来,没标就是自由心证。

这章字数严重超标,不想占用第十一章的位置就一口气塞在一章了。


因为这章出现各种队长啊、前辈啊之类的称呼,就顺便介绍下兴欣设定,不过互相之间的称呼并不是完全按着职位来的,兴欣没上下级观念==

团长陈果,其实就是专职负责打官腔的。

副团长叶修,麻烦事都拜托老板娘了你们懂。

一小队队长苏沐秋,队员唐柔、罗辑、苏沐橙、包荣兴(两近战三远程)

二小队队长魏琛,队员莫凡、方锐、乔一帆、伍晨(三近战两远程)

后勤小队队长关榕飞,队员安文逸、千成、暮云深

后勤比较特殊,会依照任务需要调派协助一二小队,让我们给几乎全年无休的安文逸大大点个蜡。

你们猜谁是普通人谁是巫师&女巫?



P.PS.

有些人要点脸,昨天听豌豆豆跟我吐槽一篇叶黄文打世界赛时又是让小周被人踩指头又是让少天手腕受伤,艹这么对职业选手真觉得大丈夫?今天又在叶周Tag看到恶心人的玩意儿,特别不爽。

评论(11)
热度(96)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