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里站密码:三个字母,全小写,学名:国际求救信号。

[叶周]寂灭 Ch.12-1016修

第十二章

 

 

“我说你不去找你那一大家子,跑到我这里,原来是要修这东西。”王杰希从自己小徒弟手中接过那个焕然一新的罗盘,“你怎么修的?”

高英杰有些紧张:“叶前辈给我的那个裂了……我,我从您的实验室拿了秘银,重新浇了个模子,我还记得您说转移这种阵法得有原阵法的材料,我就把那个旧的切下来了一块也融了和新的混到一起,之后再把阵法整个转移到新的上面,就、就行了。”

王杰希不置可否,只是问道:“那个旧的呢?”

高英杰又把叶修那个只剩了薄薄一层皮的旧罗盘递给自己老师,看王杰希对着阳光检察那些裂痕。王杰希的沉默让他很忐忑:“老师?”

“你把阵法浮空了一段时间吧。”王杰希把两个罗盘递给叶修,“那时候为什么不用秘银修补裂痕?修好之后重新注入阵法,旧的那个也一样可以用,那样更省材料。”

“我……我没想到……”高英杰低着头,先前的得意和兴奋劲全没了。

“不过能保持这么长时间的阵法浮空,新罗盘上的咒文线条也很平滑,看得出下笔很认真,并不是赶时间的草率之作。”王杰希话锋一转,语带赞许,“英杰,你做得不错。”

“是啊,”叶修附和,“一边维持老阵法浮空而不破坏它的结构,一边在秘银上雕刻咒文,还能刻得这么流畅,这可是个精细活,老王在你这个年龄也不一定能做得比你更好了。小高不错,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啊。”

 

得到敬爱的老师和尊敬的前辈的赞扬,高英杰很快振作起来,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表示想去帮刘小别准备午餐,飞也似地跑了出去。周泽楷犹豫了一会儿,也站了起来。

“小周?”叶修见他往屋外走,开口唤他。周泽楷做了个手势,开门出去了。

“他这是干什么去了?”王杰希看不懂二人的交流。

“他不好意思坐等上菜,要去帮忙。”

“你这又是在哪儿捡到的,天赋很高啊。”

“我总觉得这对话似曾相识,每次我见你,你都得来上这么一出。”叶修简单把这些天的事情讲了一遍,末了总结道,“我合计着就是去了捷索也是找人,甚至等人,多亏小周,我们这一路速度真不是一般快,说不定到得早。正巧路过你这里,我就想把罗盘修了先联系上沐橙小安或者老板娘再说。”

“他们应该不在捷索,”王杰希想了想,“你们佣兵团名气很大,常见的成员人尽皆知,特征太明显。捷索虽然不大,但也是有军队驻扎的,贸然接近那里可不明智。”

“他们可以变装,”叶修推测,“选择在捷索会合也是有原因的,押送沐秋的队伍一定会经过捷索,如果我们早到,就能在去捷索的路上设埋伏。可惜小安的精神烙印说得语焉不详,我担心大家在路上耽搁,那就只能一路追上去,运气不好追到皇城,那就闹得大了。”

“那你还不快联系同伴?”王杰希看叶修攥着罗盘把玩许久却放回了怀里,催促道,“已经修好了。”

“等我和小周离开这里再联系他们。”

“你不必担心我,如果需要帮忙——”

“不用了,”叶修打断王杰希的话,“这次行动是针对我的,如果不是因为我和兴欣绑定,他们也不会……我暂时不打算再牵连到你们这些老相识,你们这么些年隐姓埋名,好不容易过得安稳了点。就算真到了反戈一击的时刻,我也有我个人目的,并不单纯为了巫师的利益。”

“有些事由不得你,这次的事情处理不好就是十年前大战的重现。”王杰希的声音放得很轻,带着明显的劝说意味,“最近几个月,火星和冥王星格外明亮……如果战争和变革是必须的,那么反抗的绝不会只有你一人,这只是个开始。”

“星星亮那是最近天气好看得清楚,你别又往你那老三套上扯。这事我还只是个大致的想法,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我也不会把你这么强力的战力往外推。”叶修止住话题,侧过身把左手臂递了过去,“在你担心战争之前,还是先帮我把手臂整整吧,我左手使不上劲不太方便。”

 

王杰希叹了口气,他伸手按着叶修的手臂查看片刻,起身从柜子深处摸出来个装着红色粘稠药水的玻璃瓶扔给叶修。叶修接住瓶子,拔掉塞子喝了一口:“竟然是香橙味儿的,张新杰眼里你一定是异端。”

王杰希明白叶修心意已定,顺着他的话题和他互相争论打趣。直到高英杰来喊两人吃饭也没就“是否应该惯着小孩子给他们准备水果味魔药”争出个高下。 


叶修和周泽楷吃过午饭就辞行了,王杰希作势要送,叶修也不矫情,点头答应下来。

一行人出得门来,周泽楷站在小路上吹了个口哨,不多会儿无浪就幽灵一样从树篱后跳了出来。不知道窝在哪里休息了一中午的狼精神好了一点,脚步看起来轻快许多。

“小心!!!”刘小别本来还为腼腆的周泽楷突然吹口哨的轻佻举动惊奇不已,眼前突然出现一头白日少见的灰狼,吓得他当即拔出剑挡在几人身前,又顺手把站在他身边的高英杰推到了自己身后。

结果如临大敌的刘小别就看无浪丢给他十分复杂但绝对包含鄙视意味的眼神,慢悠悠地溜达到周泽楷身边围着他的腿转圈。

周泽楷也没想到他这个和无浪约定俗成的小动作会引起刘小别这么大的反应,他看看趴在身边懒洋洋的无浪,又看看急得满头都是汗的刘小别,他笑了笑,蹲下来抱住无浪的脖子,对瞪大了眼睛的刘小别解释说:“我的搭档。”

无浪配合地侧头蹭了蹭周泽楷的脖子,周泽楷笑得更灿烂了。

见猎心喜的刘小别和高英杰立马被通人性的无浪吸引了全部目光,两人围着周泽楷问东问西,之前一起忙活午饭时他俩就已经摸清周泽楷少言寡语的性子,也不在意周泽楷回答又少又慢,大着胆子调戏无浪,转眼就追打成一片。

 

叶修和王杰希就被三个越跑越远的年轻人落在了后面。

王杰希忍了半天,最后还是没忍住,拉着叶修小声说:“这个周泽楷,我觉得来头不小。”

“这个我也想过,他的隐居地结界多得可怕,而且手法很高明,看起来应该是有家学渊源的。我问过小周,他只说那里是他阿姨建的,再多问就一概摇头。我也见到他阿姨的画像了,不过不认识。”叶修也压低声音回应,“小周那个性子如果不想说,问也问不出来,等他什么时候想说了,自然会说的。”

背着弓箭的年轻人站姿笔挺,被刘小别和高英杰围着小幅度点头摇头,脸上还挂着腼腆的笑容。王杰希看三人十分和谐的场面,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坏心,再看看吧。”

 

他们在印山镇最东边的一座房屋外挥手道别。

 

叶修和周泽楷带着无浪,接下来要顺着织银湖一路往北走。从印山镇到捷索,骑马或坐车最快也需要半天时间。他们没有交通工具——先不说无浪依然十分疲惫,单是“光天化日有可能被人看到”这一条就打消了二人骑狼赶路的打算。

初夏的午后艳阳高照,幸好他们一路沿着湖畔赶路,另一边茂密的树木投下成片的阴影,空气中弥漫着新鲜的水汽,倒不觉得热和辛苦。见四周无人,叶修就借机继续他们持续几天的每日课业,小声给周泽楷讲魔法理论和简单的咒语口诀。

走了将近三个小时,这一天的授课也接近尾声,两人在无浪的强烈抗议下坐在水边休息。

他们面对着平静宽阔的湖面,远处是连绵的群山,叶修坐在湖边,伸长脖子四处张望,又施了个预警咒语,之前在格林兰的旅馆中曾经见过的波动以他为中心,像水波一般荡了出去。已经可以熟练分辨各类元素的周泽楷能清晰感觉到这层波动中澎湃而厚重的地元素,它们从大地中苏醒,看不见的元素就在他们身边蔓延,形成半圆形的穹顶将他们罩在其中。

这是个非常完善的预警魔法,一旦有人接近这个范围,这些地元素会以最快的速度将信息反馈给叶修。

 

确保万无一失的叶修掏出新换的罗盘,手指在上面敲了六下。

罗盘里传来纷乱的嘈杂声音。

 

“咳咳。”叶修清清嗓子,试了个音,“沐橙?小安?能听到么?”

 

叶修并没有等太久。清晰的钝物掉落声从罗盘传出,短暂的寂静后,他听到陈果因为颤抖而跑调的声音,还有其他人情不自禁的欢呼声。

“叶修?是你么?”

“老大!老大!老大你还活着!小弟你看,老大果然没事!”

“是是是,包子你能把我放下来么!再不放下来我就召唤骷髅把你扔出去!”

“老叶,你这不靠谱的货可算知道给个信了!”

“沐姐姐,你看,我就说他不会有事!”

“前辈!幸好你没事……”

“副团,快回来吧。”

 

不同的声音混在一起,一股脑钻出来。

 

“哦……”叶修愣了一秒,笑了开来,“老板娘,我以为接腔的应该是小安或者沐橙。真好,看来你们已经会合了,你们没事吧。”

“我们很好,小安和沐沐也没事,就是累坏了——你们都给我闭嘴!没听我问话呢!”陈果一声怒喝,那些七嘴八舌的吵闹声一秒没了影,“听他们说你受伤了,之前让你随身带着药你偏不带,你的伤怎么样了?既然罗盘能用,为什么不联系我们,你是不是伤很严重?你知道我们多担心么,我们还以为……你现在在哪儿?还在格林兰?你看到小安给你留的信了吗?”

“老板娘,你真是越来越啰嗦了,小心更年期……你这一下问我这么多让我怎么说。”叶修打断陈果喋喋不休的盘问,“这些等见面再说也不迟,你们在捷索?我大概夜里能到,去哪儿找你们?”

“你看到小安给你留的信了?你现在在哪儿?”

“呃,刚从印山镇出来。”

“印山镇?”说话的换了个人,“老叶,你是说织银湖中段那个印山镇?那个小渔村?”

“嗯,就是那个印山镇,还有多少个印山镇?老魏你傻了么?”

“你离开印山镇多久了?”

“不到三小时,怎么了?”

“三个小时吗……我知道了,你待在原地不要动,我去接你。”

“啥?”叶修惊了,“怎么接?你们在附近?”

“老夫划船接你!云深,带着通讯器,咱们去码头。”

“你等等、等等,划船?老魏,你那船多大,我这边——”

“大!怎么不大!大得足够坐一头牛,载你还不是妥妥的!你给老夫乖乖等着,别瞎跑,找不着你才麻烦呢!老板娘你让千成回来吧,这可真不错,老关刚做出来指向仪,老叶也联系上了,双喜临门啊!”

“老魏你听我说,我这边——”

 

叶修还想说什么,却被人几句话堵了回来,罗盘重归平静,显然是单方面掐断了联系。他还抱着罗盘,张着嘴的样子看起来十分搞笑。

“……”

周泽楷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吧,那咱们就等着吧。”叶修瞥了眼周泽楷灿烂的笑容,不在意地把罗盘扔进口袋,他踢掉鞋子,挽起裤腿,把双脚浸到水里,舒服得直叹气,“小周你也试试,还挺凉快的。”

于是两人一狼在初夏的午后,肩并肩坐在湖边眼巴巴地望着平静而宽阔的湖面,等待一艘据说大得足够坐一头牛的船。 



TBC.


P.S.

真心不会写杰西卡,叶修和大眼儿的对手戏满满的叶王即视感给我捉急死了,(未来的)正牌男友就在旁边呢你们俩醒醒呀QAQ

每天晚上写东西时都觉得有个叫苏沐秋的背后灵趴在我肩膀上念叨着“你什么时候救我?你什么时候救我?啊?!什么时候救我?!”……好愁啊这进度,干脆后期转移阵地时我直接来一句“一年之后”如何?(别闹

评论(13)
热度(102)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