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里站密码:三个字母,全小写,学名:国际求救信号。

[叶周]寂灭 Ch.14-1017修

第十四章

 

 

屋里陷入长久的沉默。

比起面色各异的兴欣成员,这里最平静的反而是认识叶修时间最短的周泽楷,他在离开埋骨之地时就隐约猜到了叶修的打算,这时候只有“果然如此”的恍然,并不像其他人那般震惊。

半晌,魏琛启口,声音十分干涩:“你在开玩笑。”

“没有,我认真的。”

魏琛剩下的话被叶修一句话噎了回去。

 

同伴的反应在叶修看来实属正常。

巫师们不是没有反抗过。距今十年前,一位强大的死灵法师以一己之力向皇室和教会展开复仇。这位女性死灵法师的手段强硬、作风狠戾,她倚仗强大法力召唤出的骷髅军团,一夜之间血洗自猎巫运动伊始便颇受牵连的圣塞拉城,并以圣塞拉为根据地,打响了持续半年多的复仇之战。

如果说大众将巫师视为邪恶根源,那死灵法师就是连身为“邪恶根源”的巫师们都会打从心底排斥和畏惧的异类。

死灵法师本身就是邪恶,他们是把灵魂出卖给恶魔的败类。传说只有亵渎灵魂、藐视生命的巫师才会堕落至此。

世事无绝对。圣塞拉之战的领导者——这位抛弃了名字与姓氏的死灵法师虽乖张狠戾,但她目标明确,她的残酷报复只针对迫害巫师的皇室和教会,她的亡灵与仆从只啖食排挤巫师的普通人。

她打开城门,迎接因屡受迫害而人口凋零的巫师和女巫,向他们提供食物、住所和有力的庇护。受她恩惠的巫师也在她的煽动下拿起武器,随她一同反抗。

 

这场复仇之战的结果令人胆寒,围城的军队全军覆没,而巫师也付出了惨痛代价,年长者死伤无数,他们心甘情愿为保护年轻的后代付出生命。

 

巫师的人数太少,远远不能和举倾国之力讨伐巫师的普通人类相抗衡,更何况参战的巫师有不少带着自己的孩子、学徒和弟子,这些年轻的火种不应该消耗在战场上。

最后一战中,被大家尊称为夫人的死灵法师为了把受困的巫师送出去,不惜以自己的灵魂为祭品施展了威力强大的死亡法术,这个黑暗的法术一度将圣塞拉城变为死地,不论是人、动物和植物,所有生命都被法术吞噬殆尽。

饱经风霜的圣塞拉城直到战后第三年才逐渐恢复生机。

但在当时,这个剥夺了无数国王军和普通人生命的法术却成了巫师的保护伞,受到阵法保护的巫师得以逃出圣塞拉城,他们混进流民的队伍,或隐居或躲藏,有一小部分人最终活了下来。

 

这才只过了十年而已,战争带来的伤痛还未完全被时间抚平,魏琛还清楚记得圣塞拉之战的每个细节——所有的细节,都深深刻在他的记忆深处,无比清晰。

他环视围坐在桌边的一众人,兴欣是个年轻人居多的团队,最小的乔一帆和罗辑只有十七岁,他们或许不像他一样曾经亲身参与过那场战争,但对它也绝不陌生。

而叶修刚才就在这群人面前放话说,他要造反——他要挑起战争。

 

方锐看看左右,当先开口:“老叶,你有多大把握?我们只有这么点人,要对抗的可是整个王国,这——你这简直痴心妄想啊!”

“我没把握。”叶修看起来十分淡定,“没有哪件事做之前就确定百分之百能成,我只会努力让它成功。”

“造反这两个字分量太重,可不是能开玩笑的事儿。叶哥,你总要有个计划吧,说来大伙儿听听?”暮云深试探道。

“当务之急是把沐秋救出来,到时候肯定得和国王军对上,教会和军队这次摆明要斩尽杀绝,与其坐以待毙,不如顺势反抗。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还需要什么计划啊。”叶修摸出根烟叼在嘴上,浑不在意地吐槽。

他这态度太随意,连周泽楷都不禁侧目。

暮云深当即就皱起眉,但他忍了忍,没说话。

安文逸冷静地分析:“苏队肯定得救,但我们没必要为此造反。把苏队救出来后隐居一段时日,等风声过去了再换个名字出来活动也行。”

比起叶修那不着调的言论,安文逸这话说得靠谱,立刻就有几人点头响应。

兴欣的团长却拍案而起,向来以团员意愿为重的陈果难得一脸怒容,十分不满地呛声:“躲?那得躲多久?凭什么我们要躲来躲去?这样躲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老板娘,文逸只是举个例子。”见陈果对安文逸怒目而视,乔一帆赶忙出来打圆场,“我觉得前辈说得没错,教会已经盯上咱们了,一直躲起来也不是长久之计。不过前辈说的造反——”乔一帆顿了下,“我没参与圣塞拉之战,但也知道当年有多惨烈,顺势反抗虽然也是个办法,可我觉得……这个需要好好计划才行。”

陈果到底不好意思对向来乖巧懂事的乔一帆发火,只气哼哼地瞪着叶修:“你别装了!赶紧把能说的说了!”

周泽楷看着叶修,他也不信在埋骨之地向他保证会有巫师和普通人和平相处那一天的叶修没有计划。

 

如果没有计划,他哪里来的自信?

 

“这有什么好纠结的?想战就战,”唐柔哼道,“等打起来了,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两个——”

“咳咳,这个还是要讲求一下战术的。”伍晨打断兴欣女武神的豪迈发言,抹了把汗,“听了这半晌我也听出来了,副团想造反这想法不是最近才有的吧,至少老板娘肯定早就知道。”

叶修点头:“的确,我很早以前和老板娘讨论过这事,也有点初步的想法,但一直没有,唔,下决心。不过现在我决心已定,等救出沐秋,先从教会入手,如果没有教会不停气的煽风点火,猎巫运动也不至于持续这么多年。但不管是直接揭竿起义还是暗中捣乱,归根到底还是会引发战争,所以我话也说在前面,真到了兵戎相见时,你们要是害怕,随时可以离开,我绝不阻拦。”

“害怕?”魏琛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话,哼笑出声,“我十年前就敢跟着夫人造反,现在不过再来一次,我有什么可怕的?老叶你也别太小瞧人。”

“虽然我觉得这事需要从长计议,”方锐举手,“但老叶说得没错,反正都是被人追着跑,我比较喜欢趁机捅一刀。再说了,咱们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嘛。”

“老大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包荣兴也不知道听没听明白,他见方锐表态,也立刻跟上。

“包子说得好,叶神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千成是叶修的头号脑残粉,向来以叶修马首是瞻。

“行啦,现在说造反还早,我就这么一说让你们知道有这么个事。”叶修打断一屋子人七嘴八舌的表态,他手指一碾,在嘴上叼了半晌的烟卷就冒出火星,辛辣呛人的烟草味弥漫开来,“别的不说,咱们先把沐秋救出来。”

“我还以为你不打算救了,说这么半天,真耽误事。”关榕飞把一个银色的东西拍在桌子上,“拿去。”

 

那是个长方形的盒子,没有盖,银质的盒子里铺着厚厚一层细腻的沙子。有趣的是,这些沙子并不是常见的黄褐色,反而有四五种颜色,不同颜色的沙子连成一片,拼出一幅像画又不像画的图案,一颗绿豆大小的血红色小石头躺在沙堆里,特别惹眼。

叶修探身把盒子拉到自己面前,他瞥到周泽楷迷茫的表情,低声解释:“这是个地图,红石头就是沐秋,咱们看看他们走到哪儿了……老关,你这做得太小气,看得眼睛疼。”他低头研究了一会儿,不由皱起眉,“他们怎么才到莱尔?”

“我看看!”隔着半张桌子的苏沐橙伸长手臂把盒子从叶修手里抠走了,她身边的唐柔和陈果也凑过去一起研究起来。“真的啊,还在莱尔。他们应该比我和小安走得更早才对,为什么这么慢?”

“慢也有慢的好处,至少咱们可以在他们必经之路上设埋伏了。”叶修说。

魏琛:“这倒是,不过走这么慢,押送队伍人不会少。”

“你们本来打算在哪儿拦截?”叶修问。

桌边的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陈果清清嗓子说:“沐沐和小安昨天才和我们会合,不过我们也讨论过这事,横竖他们得从捷索过,干脆就在这里埋伏吧。”

叶修叹了口气:“老板娘,你这不是废话吗?你就直说你们什么都没想不就行了。”

“怪我咯?!”陈果暴怒,“是谁一失踪就是十天啊?!沐沐和小安那边好歹还能通个话,你这边联系都联系不上,我们都担心死了啊!反正沐秋肯定要经过捷索,我们堵着捷索的路就总能找到他!你呢!谁能找得到你?!”

“我错了,我以后绝对保护好联络工具。”

陈果哼了一声:“这次如果不是你运气好遇到小周,说不定就回不来了!”

周泽楷眨眨眼,露出腼腆的笑容。

 

叶修当即转移话题:“咳,咱们还是继续讨论救沐秋的计划吧。罗辑,你带没带地图?”

“哦有。”罗辑从本子里抽出一叠纸,起身铺在桌面上。

围坐在桌边的人纷纷起身看这张手绘地图。

“沐橙、小安,你俩把你们经过的地点报一下。”

叶修接过罗辑递来的炭笔,在地图上画上苏沐橙和安文逸两人的路线。他在苏沐秋停留的莱尔画了个叉,又标出了三条从格林兰到莱尔的可能路线。

“沐秋从格林兰出发,走这三条路任意一条到莱尔用了九天。这里,”叶修点着从莱尔前往捷索必经之路上的一个靠近格林之森的小村庄,“罗辑算一下他们大概什么时候到这里。”

罗辑点头记下,又掏出个本子演算起来。

“你要在这里设埋伏?”伍晨问道,“这个地方……太开阔了吧?”

叶修点出的村庄虽然小,但毕竟是个有人居住的村落,实在不适合埋伏,故有此一问。

“不是这儿,是这儿。”叶修把这个小村落和捷索连起来,在中间画了个圈。

 

周泽楷看了一眼就明白叶修选择这里的原因。

那是一条夹在两段低矮山脉间的山道,如果选择绕开格林之森,前往捷索途中必然会经过这条山道。这里一面是葱郁的森林,一面是陡峭的山壁,很适合埋伏和隐藏。

 

“这里的确不错……”魏琛摸着下巴,“现在的问题就是敌方人数了吧。”

叶修点头:“凯斯恩打着偷偷把沐秋送走的小心思,一开始押送的人绝对不多,但轻装简行情况下这个速度就太慢了。他们这个速度……中途一定加了人,至于人数嘛,既然都是对付可能劫狱的我们三个,就也按格林兰那一个中队算吧,保守估计得百来号人。”

“一个中队押送一个人?”魏琛嘿嘿直乐,“他们这是多害怕巫师啊?”

“这只是猜测,如果不是他们速度太慢,我还是倾向于一支骑兵队护送。”

“宁可往多的猜也不能往少猜啊,咱们得做好面对几百人的准备,省得到时候手忙脚乱。”暮云深插言道。

“云深说得没错,”陈果附和一句,她想了想又觉得担心,“只有咱们这……”陈果瞥了眼一直在叶修身边站着的周泽楷,姑且把人也算了进来,“十六个人,如果押送沐秋的真有二三百人,我们打得过么?”

“老板娘,”方锐舒展着手指头,闻言嘿嘿笑了,“以前是一定打不过的。”

 

陈果肩膀垮了下去,结果就听方锐来了个大喘气:“现在就不一定了。”

“什么意思?”陈果简直想掐死他。

“我们以前为了隐藏身份不能用全力,现在也不用藏着掖着了,就算咱们不像副团长那么强,但只要战术好,对付二三百人还是没问题的。”罗辑给陈果解释完,又和叶修报告,“我算过了,按照他们的脚程,最快五天到山道,最慢得七天。”

“时间还挺充裕,”叶修点点头,“待会儿吃过饭都早点休息,咱们明天一早出发,一小队、老板娘、老关还有小周,你们跟我从格林之森走,老魏你带你的二小队,还有小安、千成和云深,按照小安来时的路线走,咱们两天后在这里见面。”

叶修用手里的炭笔敲了敲地图上的圆圈,又吩咐关榕飞把备用的反跟踪和监视的道具拿出来分给大家。

 

晚饭依然是在陈果一声高过一声的指挥中搞定的,叶修和周泽楷享受了头一天苏沐橙和安文逸的待遇,兴欣彪悍的团长大人几次三番勒令二人坐着别动,周泽楷没事干,就坐在桌边看叶修帮在他的箭杆上刻各种符咒和魔文。

他看着一屋子忙碌的人,想来想去还是惦记,于是凑过来小声问:“谁是死灵法师?”

叶修抬起头,勾起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小周,你小时候是不是经历过夫人的高压统治啊?这么害怕死灵法师哈?”

周泽楷苦恼了好一阵子怎么解释,最后摇了摇头说:“没有。”

叶修看周泽楷为难的样子忍不住想逗他,也压低嗓音问他:“我要是说兴欣的死灵法师一直就在你身边坐着,怕不怕?”

“不是你。”周泽楷闻言摇头,这十天来叶修没少在他面前施法,周泽楷很清楚叶修主修光和火两种属性的魔法,他的魔力饱含光明和温暖,令人不自觉亲近,这和死灵法师经过死亡洗礼的阴冷血腥的黑魔法可完全不同,就算是十多天前对魔法知之甚少的周泽楷也不至于分不清楚。

“哦……”叶修拖了个长音吊足胃口,这才笑吟吟地公布答案。“我可没说是我啊,是坐你另一边的罗辑。”

“副团长你叫我?”罗辑正好在桌边摆放餐具,他在周泽楷面前放下汤勺和刀叉,听到自己的名字很自然地开口询问,完全没注意到周泽楷已然僵掉的表情。

“我在跟小周介绍咱们大兴欣的人。”

“这样啊。”罗辑愉快地向偷偷往后缩的周泽楷伸出手,“你好,我叫罗辑,隶属兴欣一小队,明天开始咱们要一起行动啦,合作愉快啊。”

 

等到晚上分配房间时,叶修把周泽楷拎了过去,两人一道跑地下室打地铺去了。

留在原地的陈果一头雾水,怎么也想不明白叶修为何说她的安排不合适。

小周、一帆和罗辑年龄都不大,她让三个年轻人住在一起,到底哪里不合适啦! 



TBC.



P.S.

这章简直重写_(:з」∠)_

评论(14)
热度(104)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