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叶周]寂灭 Ch.16-1130修

第十六章



初夏的清晨,往常幽静的山道上此刻却一片混乱,惨叫、怒吼、爆炸声和哭喊声连成令人心惊的巨响,在山道间不断回荡。

方锐弯腰躲过身前敌人横扫来的长剑,虽然他前仰后合的动作看起来不大好看,宽大的袍摆却在身后扬起漂亮的弧线,竟生生舞出几分潇洒。锋利的剑刃擦着方锐翘起的发梢刮过去,带起的凉风激得他脖子上起了一排小疙瘩,他弯腰弯得太猛,“哎哎”叫着伸手扶住晃到眼前的大腿,手里特别自然地就势一捏!

剑客嗷得惨叫,扔了剑去捂赫然少了块肉的大腿。

方锐收回环绕气刃的手,抬头对剑客爽朗地笑了笑。与此同时,一柄黑色的匕首架住了本劈向他后背的刀口。

乔一帆左手握着架住剑刃的匕首,右手猛然将漆黑的长刀插进地面,从脸庞延伸到手腕的图腾瞬间涌动起来,黑色花纹仿佛蛰伏许久终于迎来春天的蛇一般顺着手腕游上长刀,转眼便钻入泥土。

以乔一帆为中心,大约半径两米的圈内刹那间黑气弥漫,乔一帆这才握着匕首往上一推,偷袭方锐的剑客像被抽了骨头似的软着身体栽倒在地,乔一帆拔出剑,手腕翻转抖出个半圆形的刀圈,轻松砍翻了另一个被定身的士兵。

察觉到元素暴动的瞬间,方锐当即放弃了起身的打算,他机敏地一扑一滚,几乎是从慌乱的士兵们腿脚之间挤了过去,全然不顾白色的袍子因此沾上混着血的泥土。他跳起来拍出个小型气刃,把身前的人推向乔一帆,被波及到的士兵瞪着眼睛跌进那片死域。

方锐这一套动作几乎算得上连滚带爬,他靠着正好退过来的千成,还没喘上口气就埋怨起来:“乔小同志你悠着点儿!你这瘟阵敌我不分很可怕你知道吗!”

乔一帆步伐轻巧地在自己圈定的领域中前后游走,长刀每次递出都带出一片血花,少年稚气的嗓音带着笑意:“前辈不是躲过去了么。”

“我要是躲不过去呢?!你连我一起定啊?”方锐不满,他边说边默契地与千成交换位置,倏得蹲下双手拍地,地面被汹涌的风元素击碎,砂石隆起爆裂,围着二人的几个士兵被掀起的土龙抽飞,身影消失在半空中刚刚形成的黑暗裂缝里。

千成趁机挑掉了漏网之鱼手中的剑。

丢了武器的男人傻在当场,他似乎拿不准该转身逃跑还是空着手扑上去拼命。就在他终于下定决心逃命时,正巧从此处经过的长发青年随手一砖敲昏了这个倒霉蛋。

“干得漂亮,包子!”千成立刻比了个大拇指。

“那必须的!”包荣兴大笑着跑出几步,抬手往被暮云深和唐柔合力冲得七零八落的人群丢了个拇指大的小瓶子。

小瓶子在温和的晨光下闪着银光,玻璃碎裂的声音被震耳欲聋的爆炸掩盖,刺目的火光和黑色的硝烟爆裂开来,气浪掀飞了一圈人。燃烧着烈焰的长矛刺破硝烟和齑粉,好战的姑娘脚踏化成星尘的火红阵法挺身冲出,烈焰长矛所过之处一片焦黑。

 

被长矛挑破的烟尘后露出叶修巨大的千机伞,覆盖着泥土和血块的伞面正罩在他和暮云深身前。包荣兴这随手一扔直接炸出一片空场,小爆裂瓶敌我不分,多亏叶修反应迅速护下了暮云深和唐柔。爆炸后围在三人附近的士兵有一半已经不见踪影,运气好逃过一劫的人这会儿又被唐柔追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看到唐柔如此勇猛,暮云深也不甘示弱,他手持重剑怒吼着冲撞出去,重剑上噼啪作响的电光不论是视觉效果还是实际威力都不亚于唐柔那燃尽一切的烈焰,光电鸣叫着蹿上一张张写满惊恐与绝望的脸,被重剑撞飞的人抽搐着划过慌乱的人群,变形的盔甲下露出焦黑碳化的皮肉。

叶修站起身,千机伞在他手中翻折断裂,变成一长一短两把长刀,他在箭雨中穿梭,没有理会身边对他递出武器、喊打喊杀的敌人们——短小的轻质弩箭和带着绿光的钢箭呼啸而过,还有魏琛东一道西一道撕裂空气的切割术,所有妄图伤害他的敌人都被躲在山壁间平台上的同伴逐一料理。

他的目标直指被散乱的三四队人围起的囚车,那里正被罗辑的不死军团层层包围,无浪也绕着这群人上蹿下跳,它不像罗辑召唤出的燃烧着阴冷冥火的骨架和死灵,拥有生命和血肉的无浪碍于兵刃的威胁,只能趁士兵们疲于应付不死亡灵时拍下一掌或是咬上一口,饶是如此,巨狼灰色的皮毛和一口锋利的牙齿也已经沾满鲜血,有它自己的,也有倒在死灵和它脚下的敌人的。

囚车附近比外围还要乱,片刻前还威风八面的营长这会儿恨不得钻到囚车里和苏沐秋作伴,他背靠黑色幕布,用颤抖的音调要求周围的士兵们合力杀出去。

 

如果他们面对的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类,或许这并不是一个难以完成的命令。但这些燃烧着冥火的死灵并不畏惧死亡,也不知疲惫为何物。士兵们的剑尖徒劳地卡在骨架缝隙间胡乱捣动劈砍,没有痛觉的骷髅却歪着脑袋,颅骨上那双空洞中闪着幽蓝的光,尖锐的指骨轻易地戳穿了那个胆敢破坏它洁白光滑胸骨的士兵的脑袋,惨白的指骨从眼眶插进去,抽出来时带出粘稠的粉色膏状物。

还站着的人越来越少,骷髅军团玩游戏似的抱住一个个士兵,把他们从人群里拖出来,它们锋利如刀的指骨戳进血肉,像扔垃圾一样把这些士兵扔进外围厮杀的人群。国王军因为恐惧而惨叫着,每一个人都想要逃跑,他们你推着我、我推着你,没人理会营长满含恐惧的呼号。

叶修就在混乱中冲进乱如散沙的队伍,千机伞幻化成的双刀的刃口在阳光下闪着冷光,他一边向囚车靠近,一边向身边受伤奔逃的国王军补刀,长刀迅速划过血肉,鲜血顺着锋利的刀刃飞溅而起,却没在这特制的武器上留下多少痕迹。

几步之外的囚车边,营长撕开黑色的幕布,费力地把粗壮的手臂挤进囚车的栏杆。他顾不得手臂被栏杆上粗糙的铁刺划出血痕,拼命向前探着身,他短粗的手指抻得比直,只要一点,再一点他就能够到蜷缩在车厢里的身影。

 

只要够到他……只要抓住他!

 

他摸到了那人的头发,稍嫌黏腻的触感被如实传至大脑,狂喜刹时充斥了他整个身体,他几乎为此而颤栗——

手指握住那缕发丝的瞬间,有什么东西箍住了他的脚踝,巨大的力道从脚下传来,他的身体被突如其来的力量拉得陷入沉重的泥土。一切像是被按了减速,这一幕变得缓慢而悠长,鲜血染红了他流露出狂喜的双眼,曾经属于他的手臂还卡在囚车的栏杆之间,滴血的断面光滑平整,热血浇了他一头一脸。

失去意识前,他觉得自己飞了起来,眼里的风景变化着,他看到自己下半身埋入地下、上半身只剩半边肩膀的身体;看到暗红的血如同喷泉般从伤口中喷射而出;还看到蹲在囚车顶上的黑衣青年手中仍在滴血的忍刀。

飞起的断肢落地,莫凡仰起头,面无表情的脸庞上粘着几抹血迹。

晚一步赶到的叶修反应迅速地推了个抱着个士兵的骷髅挡在身前,堪堪逃过浑身浴血的命运。

“做得不错。”叶修丢开帮忙挡下血和碎肉的骷髅,赞许地对蹲在车顶的莫凡点头,“要是能提前打个招呼就更好了。”

莫凡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闪身消失。

周泽楷猫在山壁上,一箭射中一个趁机偷袭叶修的骑士,骑士踉跄两步,被转过身的叶修一掌拍飞,叶修抬头对周泽楷笑了下,旋即又冲杀出去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

 

兵分两路的兴欣佣兵团两天前于此处会合,之后大伙在这一侧的山壁上建了几个平台,又由叶修和魏琛合力施法掩饰起来,几个平台就均匀地散布在这片山壁上,但因为有隐匿法术保护,外界看不出半点端倪。

周泽楷所在的石台上可不只有他一人,兴欣的老板娘陈果也在这里。与分散在其他平台上的队友们一样,两人的任务也是从高处扰乱敌人视线,为陷入战团的同伴打掩护并争取攻击机会。

任何奋战中的同伴可能忽略的偷袭、会威胁到同伴生命的敌人都是平台小队的目标。

他们的目标当然也包括敌人溃败时四散的逃兵。周泽楷定了定神,再次架起弓箭,可他发现自己做不到像陈果那样招招直指敌人要害。

如果像之前那样每一箭的目标都是危及同伴生命的敌人,他可以毫不犹豫地一箭射穿威胁自己同伴生命的人的脑袋。但是这些……

周泽楷想起叶修在格林兰说过的话,松开的弓弦送出包裹着魔力的箭,呼啸的箭矢射中一个逃兵的小腿,将惊恐的男人钉在地上。

本追在男人身后的暮云深伸手握上那支特制的钢箭,剧烈的电光之后,男人抽搐几下不动了。

这是周泽楷第一次参与由巫师主导的战斗。多天的共同行动,他已经大致摸清了兴欣各位成员各自擅长的领域。他身边的陈果使用的是和苏沐橙一样的轻质连弩,伍晨、苏沐橙和魏琛就分散离他们不远的其他平台上。

这个十六人小队的目的是救下苏沐秋——在全灭敌军的前提下救下苏沐秋。

不能留活口,他们不能冒任何暴露行踪和人员能力的风险。

为了全灭不知数目的敌军,他们为下面这只押送部队准备了很多“惊喜”。开场就炸飞无数士兵的炸药就是其中之一。那是关榕飞费了两天功夫埋下的特制符咒,远程操控,由特定的咒语发动。这条山道上前后一共埋了二十多个,但最后引爆的只有四个——押送的人数比他们一开始预计的人数少了太多,为了不波及苏沐秋,炸裂符咒只能使用一部分,再搭配上机动性更强的小爆裂瓶。

爆炸结束后,就是兴欣进攻的时机。

由关榕飞远程操控的定点追踪轻型弩开场立威,这对于精通各类阵法机关和符咒的关榕飞来讲十分简单,只是一个魔力标记就成功把几乎全部的弓箭手送到了队伍西面,这之后唐柔、方锐和千成从东面山壁突现,配合魏琛的远距离法术和周泽楷等人的箭雨,而叶修、乔一帆、包荣兴和莫凡则在西面树林中打时间差,趁敌人注意力转移至东面时出动,罗辑控制他的死灵军团吓唬人。

他们只用了区区十六人,硬生生把这二百人的押送队伍打散成多个部分,一点点消耗殆尽。

 

陈果最后一次扣动连弩的扳机,从平台上跳了下去。

周泽楷跟在她身后利落地跳下来,他在山壁上几次借力,落地时下蹲减缓下冲的力道。

脚下的土地一片泥泞,目力所及之处全都是血和焦黑的残渣。周泽楷抬起头,下意识去寻找这里和他相处时间最长的叶修。

目睹人类死亡,参与歼灭两个中队的战斗,甚至亲手杀人……这和很多年前那次不一样。和那次无意识作为带来的感受完全不同,他一直以为自己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坦然面对这一切。

但当他必须把弓箭对准已经失去战意、哭喊逃散的敌人时还是感到一阵难过。

他觉得自己想听叶修说点什么,什么都可以,像上次那样开导他也好,或者只是调笑几句也行。

他的视线追上还在忙碌的那个人。



TBC.


P.S.

下面要稍微处理下心理问题(……其实主要是我的),希望不会太突兀……我预感到会有贵乱情节出入…………

评论(6)
热度(82)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