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里站密码:三个字母,全小写,学名:国际求救信号。

[叶周]寂灭 Ch.21-1202修

第二十一章

 

 

“小周你干啥,你这一肘子把我胃都——”

叶修把抽气声和连篇的抱怨都咽回肚子里去了。

他们坐得离地面少说有四五层楼的高度,叶修一直很小心,生怕两人有个不注意掉下去。可现在,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靠在肩头的人细微的动作上。

一开始干燥而温热的唇擦过脸颊时,他以为是错觉,再说两人本来就离得近,也可能只是个意外。

但让人意外的还在后面呢。

脸颊上湿淋淋的,叶修觉得半边脸又热又麻,他被周泽楷这不按常理出牌的举动惊得心跳如擂鼓。他还搂着人半边肩膀,周泽楷就靠在他怀里,一手揪着他的衣襟,像一只幼猫一样叼着他颔侧的皮肉又舔又吮不松口。牙齿咬合的力道小得几乎能忽略不计,擦过皮肤的舌尖潮湿而柔软,潮热的鼻息就喷在叶修脸颊上。

 

错觉?意外?

 

这些猜测在事实面前显得又可笑又自欺欺人。

 

他们还坐在离地面二十米上下的树枝上,仲夏夜的风从树梢溜过,卷起两人的发丝,远处的森林里突然腾起纷乱的阴影,大概是被过境的大型动物惊扰,成群的飞鸟扇动翅膀鸣叫着飞入空中。

叶修回过神,他张开嘴,出口的声音低哑得吓人:“小周……”

那块饱受折磨的薄薄皮肉终于重获自由,周泽楷轻轻蹭着他的脖子,两个字混着潮热的吐息喷在他的颈侧。

“……叶修……”

叶修只觉得心尖一颤,他保持着搂住周泽楷肩膀的动作,另一只手却捏住周泽楷的下巴把人的脑袋抬起来,他侧过头,没有半分犹豫的吻上去。

“唔……”

周泽楷发出小小的气音,失去力道的身子软软地靠在他怀里。叶修几乎算得上毫无章法地吮着周泽楷的唇,这不是冲动,叶修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这半个月他一再考虑是否要任由自己的感情发展下去,不知从何时起他对这个年轻人的爱惜变成了怜惜和渴求。

不仅仅是弟子、朋友、同伴,他希望他们能更进一步,变得更亲密。

他把周泽楷从埋骨之地带出来,放任周泽楷闯进他的生活,又任由这人在自己心里占据重要的一席,他没忘记离开埋骨之地的那晚,他曾经向周泽楷许诺过一个未来,而他现在希望那幅绘制了缤纷未来的画卷能有两人并肩而行的画面。

 

没什么可纠结的。承认喜欢周泽楷和告诉周泽楷自己喜欢他并不难,这不是难以启口、需要掩藏的秘密。

而且周泽楷,或许也喜欢他。

 

他放开周泽楷时怀里的人已经睡着了,叶修笑了笑,他亲昵地蹭着周泽楷的脸颊,凑在他耳边小声说:“等你醒了,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他费劲地抱起青年,小心地调整姿势让人在怀里靠得更舒服,叶修站在浓密的枝干上,他深吸口气,然后抬脚踏出第一步。

空气震颤着形成阵阵波动,叶修一脚踏入夜空中,却奇迹般站在虚空中,身为一个巫师,他的世界中理所当然充满各种奇迹。

风元素形成的透明阵法在叶修身后破碎成一阵微风,荡起森林独有的湿润气息,新的阵法又从虚空中旋转生成,叶修踏着由风元素组成的阶梯一步步从空中走下来,缓慢而稳定,抱在怀中的人至始至终都睡得很沉。

叶修抱着周泽楷蹑手蹑脚穿过结界,又绕过小屋门口睡得横七竖八的人,用肩膀顶开门直奔地下室。

 

把人放在地下室的小木床上时叶修简直想给自己鼓掌,多亏这半个月他休息得挺足,最多因为作息颠倒有点儿精神不振,否则他还真怀疑自己能不能抱着周泽楷走这么长一段路。

“就说了这是欺负老年人。”叶修坐在床边活动了下酸软的胳膊,打算去楼上找地方休息,可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就听到身后沙沙作响,他宽松的套衫被人拽得下移,止住了他的动作。

这晚没人熬夜工作,隔音用的帷幔被卷起半扇,长明灯的光线晃动着照进来,周泽楷侧过身,他大概是觉得不舒服,眉头皱得老高,一只手紧紧拽住叶修的衣摆。叶修试着从他手里把揉得皱巴巴的衣服解救出来,没想到刚抽一下,周泽楷握得更紧了,叶修伸手试探地掰他的手指,年轻人反而下意识靠过来,轻声呢喃:“别走。”

这声“别走”说得叶修心软得一塌糊涂,他当即就踢掉鞋子跳上那张小木床。因为叶修的加入,小小的单人床一下变得拥挤不堪,束手束脚肯定睡不安稳,叶修不假思索地把还攥着他衣服的周泽楷捞到怀里抱结实了。

“我不走,睡吧。”叶修抱着怀里的人,伸手抹了把额头的汗,他觉得很有必有在床下或者哪里放一两块冰块降温。

明天再说吧。明天要去捷索,还要跟小周谈谈,今天下午时间都浪费了,也没问小周练习得怎么样,不过看晚上那个小飓风用得挺不错……根本不用担心嘛……

他打了个哈欠,也沉入梦乡。

 

 

枯瘦的手划过锋利的刀刃,鲜血缓慢流淌出来,女人颤抖着把滴血的手掌按在巨大的法阵上。

他打开门时,听到响动的人抬起头,那张和他肖似、曾经美丽过的脸露出虚弱而温和的笑,随即被冲天的光芒遮掩。他被耀眼的光刺得睁不开眼,耳边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嚎,等光芒消散一切落幕时,女人已经俯卧在地,巨大的狼蹲在一旁,低头舔舐女人手掌上的血。

“阿姨?!”他顾不得没有杀意的野兽,扑过去跪倒在气若游丝的女人身边,把人抱进怀里。

“我的时间到了……”女人苍白消瘦得仿如纸片,他几乎感受不到她的重量和温度,干枯的手抚上他的脸,“这是无浪,他会……替我保护你……照顾好自己……”

“别走。”他紧紧抱着迅速衰弱的女人,颤抖着听她愈发微弱的呼吸,“不要走……”

“小楷,如果……你想……”她的声音几乎听不到了,“不,不行,不要出去……我答应过她保护你……”她的眼神涣散,那张年轻时一定极漂亮的脸上浮出怀念的笑,“你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他握住女人失去力道滑落的手,眼睁睁看着她嘴唇翕动吐出最后一个不成调的音节,她挂着满足而怀念的笑容在他怀里断了气。

巨狼毛茸茸的脑袋拱在他瘦弱的肩膀上,从喉咙里发出呜咽声悼念用残破的灵魂召唤它的人。他抱着没了声息的人,小声乞求:“别走……”

 

周遭的一切变得模糊不清,他坠入重重迷雾中,踏出的每一步都仿若踩在沼泽里,他在泥泞中艰难跋涉,淌着血和泪的黑湖不见了,攀附着重重藤蔓的小木屋也消失无踪。他只身一人走在没有一丝光线的雾气里,孩童的手脚拉长,他听到自己的喘息,属于成年人的、长大的自己,在雾蒙蒙的虚空中踉跄着寻找支点。

恍惚间似乎听到一声叹息,虚握的手指被扣在手掌间,他被温暖的手臂揽进怀里,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听到叶修的声音。

 

“我不走。”

 

仿佛清晨穿过树梢的第一缕阳光,又像驱散迷雾的阵阵清风,他在这声承诺的指引下一脚踏破阴霾,把团绕着阴影、埋葬着他最后亲人的云雾森林抛在身后。广袤的原野上青色的麦田一望无垠,身披朝霞的叶修对他伸出手。

他一定露出了和对方同样灿烂的笑意,那大概会是快意的笑,也可能如释重负,或许还有点儿心满意足。他握住叶修的手,不再如记忆中那样乖巧地跟着叶修的步调走,而是微微用力,把人拽过来拼尽全力抱了上去。

 

 

作息稳定的好处就是生理钟总会在固定的时间敲响,睡到自然醒的周泽楷睁开眼,今天映入眼帘的不是在一线光中显得脏兮兮的天花板,而是从松垮的套衫里露出半边的肩膀和脖子。

周泽楷花了两秒钟思考这是个什么情况,他脑袋下面枕着的不是软绵绵的枕头,而是紧实的胳膊,帷幔被卷开半扇,长明灯的火光罩在床头,叶修弓着身子把他圈在怀里,一只手还搭在他腰上。

 

周泽楷从脑海深处把昨天晚上的事挖出来过了一遍,默默地脸红了。

他好像……咬了叶修一口?也不知道咬得重不重,后来叶修好像……

哦……

他睡着之前叶修好像……做了非常非常非常了不得的事情。

那大概是个真正的,吻。

这和记忆中亲人们留在额头和脸颊的吻含义完全不同。

 

一想到这个亲到嘴上的吻可能代表的含义,周泽楷就觉得脸热,地下室虽然阴凉,可两个人睡得手脚纠缠,被叶修碰触的地方好似烧起来了,高热从肌肤相贴的地方蔓延,汗水悄然滑下。

周泽楷忍不住去够叶修的手,他恨透了叶修的警觉——他的手刚搭上叶修的手腕,就被人攥住握在手里,叶修大概又被他吵醒了,整个人都欺过来磨蹭。

周泽楷出了一身汗,衣服被汗水黏在脊背上,叶修的呼吸就喷在他额头,身边都是属于叶修的淡淡烟草味,他心跳得越来越快,声音也越来越大,屋里似乎更热了,热得他呼吸困难。

“早啊。”

叶修的嗓音因为刚睡醒听起来稍显沙哑,周泽楷被叶修贴过来的亲昵举动弄得尴尬不已,他把手抽出来狠狠拍在叶修背上:“松手,热。”

“啪”得一声颇响亮。

“嘶——”叶修倒抽口气,松开他从床上跳起来,“我去,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暴力啊,动不动就打人。”

周泽楷从床上爬起来,推着叶修从帷幔里拱出来,直把人推到桌边借着灯光认真打量叶修的脸。在火光下倒是看得清楚多了,叶修左脸颊靠近下巴的地方红了一块,乍一看像蚊子咬的,不过他知道那是他昨天晚上搞上去的。叶修被他目不转睛盯得很不自在:“你盯着我看什么呢?”

周泽楷踌躇了片刻,先前像是罩了层纱的感情突然变得明晰明了,酸酸涨涨地从心底漫上来。他想说点什么,却在看到叶修难得一见的尴尬表情时没忍住翘起嘴角。

叶修伸手挠挠脸颊,显出几分正经来:“小周,我有事要跟你说。”

叶修这句话说得无比正式,周泽楷觉得自己知道叶修想说什么,他屏住呼吸,安静地等待着,叶修像是在思考措辞般闭上眼,然后缓缓睁开。

 

 “咳,我挺喜欢你的,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叶修就像头天晚上梦里那样,周泽楷想,和在格林兰小镇告知真名时一样坦诚,长明灯的火光在叶修眼中映出一簇晃动的火苗,周泽楷认出那双眼中摇曳的期待。这个刚刚向他吐露心声的人还靠在桌边等他的回答,他们离得很近,但还不够近,还差一步,只要一步,他就能走到这个人身边,所以周泽楷在砰砰的心跳声中迈出这一步,向叶修伸出手,他捧住叶修的脸颊,在叶修诧异的目光中凑上去。

真的亲上去时,周泽楷还是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他听到叶修发出愉悦的轻笑,两人贴合在一起的胸口传来一阵颤动,叶修握住他的腰,翻身把他压在桌子上,反客为主地吻上去。和昨天叶修单方面的掠夺不同,周泽楷张开嘴放任叶修的舌头侵入和他的纠缠,他的手臂缠上叶修的脖子,热切地回应他。叶修搂着他的腰,突然发力把他抬坐到桌面上。

桌上的卷轴和零碎的小东西被撞得噼里啪啦掉下来,纠缠在一起的两人却懒得看它们一眼,他们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讨好对方的感官上了,叶修卡在周泽楷的腿间,欺身和周泽楷吻得难舍难分,之前还只是顺从承受的青年这么一会儿就模仿着他的动作生涩地回吻。

“叶前辈?周哥?我听到声音……呃不好意思打扰了!”

开门声响起不到两秒又传来关门声,周泽楷伸手推了推叶修。

 

意外的小插曲打断了绵长的吻,两人额头顶着额头笑起来,叶修边笑边半真半假地抱怨:“兴欣什么都好,就是人太多。”说着又凑过来和周泽楷交换温情的吻。

这次就没了片刻前的急躁,两人吻了几下就分开来,叶修握着他的腰,笑得很促狭:“小周这是答应了吧……你不答应也不行了,小乔上去跟人一说,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啦。”

周泽楷嗯了一声,想了想又认真道:“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温和地回应:“我也喜欢你。”

 

 

等两人上楼吃饭时,乔一帆简直能用坐立不安来形容,去洗漱时少年逮着机会跑来正式道歉。周泽楷倒没生气,就是觉得被人撞到现场特别羞耻,乔一帆一句对不起说得结结巴巴,周泽楷也没好哪儿去,嗯来嗯去愣没憋出句囫囵话。

叶修笑得前仰后合,笑完了才大手一挥替周泽楷表示没关系,见周泽楷也点头,乔一帆这才放心离开。

虽然兴欣众人头天喝得四仰八叉,几个预定要去捷索采买物品的人还是按点爬起来,先喝下安文逸特制的醒酒药,又匆匆吃顿早饭,就精神抖擞地准备出发。

结果五人刚出门就被同样整装待发的周泽楷与无浪震惊了。周泽楷背着巨大的弓,用实际行动表达一同前往捷索的坚定意愿。

“我也要去。”

“你好好在这里呆着呗,上午不训练了?”

“想和你一起去。”

“没什么必要,我们人也够了啊。”

“一起。”

叶修叹了口气。

惨遭同伴围观取笑的叶修在周泽楷源源不断的眼神攻势中败下阵来:“行吧,不过先说好,你去可以,无浪不行,还有你的弓也得变成正常大小。”

周泽楷立马缩小那张巨弓,又把哼哼唧唧的无浪哄开心了,转回来目不转睛地瞅叶修,那双会说话的眼亮晶晶的,满满的全是坚持和期待。

叶修捂住了胸口,这简直会心一击,还是最大暴击!

唐柔站在旁边笑得高深莫测,叶修只觉头皮发麻。他做事向来说一不二,却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看到周泽楷坚持不懈的眼神就忍不住退让,在埋骨之地时他就多次在周泽楷的眼神攻势下败得溃不成军,更何况两人关系更亲密的现在。

他对上周泽楷明亮的双眼,年轻人抱着手臂,强调道:“一起去。”

好好好,去去去,你说什么就什么!

“那就来吧。”

周泽楷笑弯了眼角,快步跟上。



TBC.


深呼吸——终于亲了!!!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篇里面的两人比较适合打直球,简单粗暴。


最想写的场景列表中已经写出来的部分:

01.小周一箭射穿老叶肩膀;

02.双人共骑林中漫步;

03.格林兰小镇外麦田中叶修伸出的手(叶修回忆);

04.额头对着额头共享一份记忆;

05.“我要造反,你们敢来么?”;

06.小周强势地给叶修补魔,叶修昏倒,差点儿kiss;

07.篝火边被藤蔓拴在一起的手指;

08.叶修和小周在树上看星星看月亮看看不着的皇城(叶修回忆);

09.小周失去力道的啃咬,以及叶修反扑的吻;

10.告白和告白后的吻(小周回忆);



P.PS.

郑重推荐Fingersmith,中文译名指匠情挑。

英剧,百合。一季三集已完结,HE。

在微博上看人推荐于是找来看了,05年的老剧了但剧情真是棒透了,双女主我都超喜欢(尤其是Maud,是我最喜欢的类型)!

感情线非常非常棒。

最后Maud的那句They're full of words saying how...I want you. How...I love you.

妈蛋把我的心都戳碎了……特别特别特别推荐QAQ

评论(19)
热度(139)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