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叶周]寂灭 Ch.22-1202修

久违的警告:四线并行,注意分隔不同视角


第二十二章

 

 

因为捷索有军队驻扎,兴欣几人又都是通缉犯,除了周泽楷,五人都做了变装。一行六人在接近捷索时就分开了,暮云深、伍晨和叶修三人装扮成来捷索以物易物的猎户,而三个年轻人则扮成结伴出游的旅客,两组人先后进入捷索,约定午后出城再联系。

周泽楷跟唐柔、千成一起行动,三人的任务是购买日用品,除了衣物主要就是兴欣三位女王大人点名要的各种小东西。

 

捷索是个喧闹的小镇,也是目前圣塞拉境内最繁华的城市。

多年前这个坐落于大陆中部的小城并不若现今兴盛,那时候商人和旅客都更偏爱那座以圣塞拉命名的城市,当年的捷索不过是圣塞拉边陲的一座小镇,当然比不过拥有爵位且盛极一时的圣塞拉城主一脉定居的圣塞拉城。

这一切都被战争重新洗牌,十年前在圣塞拉城爆发的战争最终把那座繁荣的城市变成了一片死域。那一晚黑色雾气包围整个战场,冲天的血光和剧烈的地震后,整个城市不再有任何生灵,不论是反抗的巫师还是参战的三万多国王军都在一夜之间消失无踪,甚至连树木与植被都化为灰烬。

圣塞拉城的没落成就了捷索,直通皇城的山道坍塌后,捷索突然变成圣塞拉境内的交通枢纽,便利的交通使得这个小镇在众多的城镇和村庄中脱颖而出,迅速发展壮大,隐隐有取代当年圣塞拉城地位的趋势。

 

这段日子捷索居民的日子过得非常紧张,自从兴欣佣兵团的通缉令贴满大街小巷,捷索驻扎的军队日渐增多,后来还有传言说城里来了位将军,要押送什么犯人。结果一个月下来,连犯人的影子都没见着,倒是突然在城里增设了不少警卫,进出盘问,走在街上时不时还会遇到士兵检查,搞得人烦不胜烦。

“你们进城时也没少被问有的没的吧?”成衣店的老板娘一边给唐柔量尺寸,一边抱怨军队扰民。

“嗯,我还被认出来是女人了。”

老板娘示意唐柔抬起手臂量胸围:“你长得好看,很容易认出来啊。干嘛女扮男装?”

“女孩子出门总得小心点啊,穿男装比较方便。”唐柔笑,转过身子让老板娘量肩宽,“就照这个尺寸来四套男士夏装吧,要方便行动的。”

“还要男装?”

唐柔点头:“不想太显眼嘛,我们三个还想去好多地方玩呢。”

老板娘看唐柔举止大方得体,又想想自家那口子在外面招呼的俩小伙子漂亮的脸蛋,很快就脑补出富家女和人私奔,青梅竹马千里相随的年度狗血大戏,满口答应下来。

唐柔当然不清楚老板娘心里早就编排出一套爱情悲喜剧,倒对老板娘的好说话很有好感,于是顺着老板娘的意思又选了两件套裙。

 

 

“皮货也兑成钱了,是先去买粮食还是先去铁器店?”叶修转着手里鼓鼓囊囊的钱袋子,他走在最后面,前面是推着嘎吱作响的小木车的暮云深,伍晨拎着一袋调料走在旁边。

“先去铁器店吧,老关他俩差点儿没给我说得耳朵长茧。”伍晨提议,说完还心有戚戚地摸摸耳朵。

“那就走着!”暮云深豪迈地一挥手,推着车子走得大步流星,半晌又回头问,“铁器店在哪儿呢?”

 

 

陈夜辉一阵风似的走进捷索的教会大门,大厅里几个低阶神职人员向他行礼,他全都视而不见,只自顾自绕过大厅上楼,红色的袍摆在他身后打着卷,幅度大得差点儿抽到某个小教士鼻子。

二楼的走廊连个值班的人都没,陈夜辉穿过空旷的走廊,停在末尾的一扇大门前。他摸出手帕擦掉满头的汗,然后整整衣襟和袖口,伸手在大门上敲了三下,又等了两秒才推门而入。

一身便装的男人背对大门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陈夜辉向前几步停在实木的办公桌前,对那人的背影躬身行礼,毕恭毕敬地喊了声“大人”。

男人语气平淡地“嗯”了一声。

陈夜辉直起身,男人转着手上的戒指,头也不回问:“今天有什么发现?”

“回大人的话,还是没有。”

“一群废物。”男人转过身,语气变得极冷,“你还记得你怎么和我保证的?你说你的计划万无一失……结果兴欣的人跑得影都没了,凯斯恩死了,格林兰的兵都撤回来多少天了,押送苏沐秋的小队还不见踪影。这就是你所谓的万无一失?”

“我、我也没想到那个君莫笑会这么厉害……负责格林兰围捕的人说君莫笑当时已经身受重伤,结果……”

“闭嘴!都受伤了还能让人跑了,好不容易抓到的苏沐秋也不见了……我看苏沐秋八成也被救走了,我说了多少次要谨慎行事,尤其要小心那个叫君莫笑的,你是把我话当耳旁风?”

陈夜辉垂首不敢接话,片刻的沉默后,男人敲敲桌子换了话题:“肖将军怎么说,他的人昨天就回来了吧。”

陈夜辉头埋得更低了,他支支吾吾道:“我、我没见到肖将军……他身边那个小姑娘说他昨天熬夜分析情报,还没起床不方便会客……”

又是一阵沉默,屋里只有手指敲击桌案的哒哒声,陈夜辉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再惹人厌烦。男人最后在桌面敲了两下,命令道:“你现在去换身便装,我和你一起去见肖时钦。”

“是!”

 

 

周泽楷把选好的衣服和才试过的裤子放在一起:“都要两件。”

千成挑了几件便于大幅度活动的衣服,一起抱到柜台上让老板包好,唐柔换了一身新套装,老板娘拿着她的衣服打包,结账时还体贴地问要不要帮忙送到旅馆。

“不用了,我们自己拿着吧,几步路的功夫。”唐柔谢绝了老板的提议,千成上前两步提过满满当当的两大包,推着想帮忙的周泽楷出去。

三人离开成衣店,东绕西绕跑到无人的小巷把东西塞进空间包包里,又若无其事地转出来赶往下一个店。

 

 

“我对这些都挺满意的。”叶修嘴上这么说着,却对铁器店老板连连摇头,“就是价格不太满意。”

“这可是最低价了,你再还价连运费都不够哩。这样吧,你要是在咱们店里做成品,手工费能给你算便宜点。”

“好多东西没带过来,我们回去自己弄。”叶修继续摇头,又指指暮云深正看的那把匕首,“不然你把那个小刀饶给我。”

“哎呦你这要求太狠了,那可是镀银的!”这次换成老板连连摇头,看那样子恨不得冲上去从暮云深手里把那柄匕首夺回来。

“只是个装饰品而已嘛,不然我再给你添点儿。”

“叶哥,还没好么?我肚子饿了。”伍晨从门外探身。

“哎这就好,”叶修数出十枚银币塞进老板手里,示意暮云深往外搬东西,“就这么多,你绝对不亏!”

老板捧着银币,肉疼地看三人搬着铜块、铁砂之类的材料装车,却没出言阻止。

叶修满意地把那把匕首装进小腰包,这小东西改造改造正好给小周防身用,叶修美滋滋地想。

 

 

三条街外被临时充作几位高级将领住所的镇长外宅迎来了去而复返的陈夜辉。

“……队长起来是起来了……但是……他出门了,这会儿不在。”面对着急的陈夜辉,戴妍琦也很苦恼,她手指绕着长长的发卷,想了又想提议道,“不如你们在这里等会儿?要不有什么事和我说,我带话给队长也是一样的。”

陈夜辉正要说话,却被站在身后的中年男子拍拍肩膀,男人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肖将军去哪了?如果不远的话还是我们去找他吧,这事必须得当面说。”

戴妍琦打量着面前的中年人,在心底评估这人的武力值,她知道陈夜辉是教会的人,据说还是个红衣主教,可她不认识这个中年人。不过看陈夜辉对他言听计从的样子,这人在教会的职位只高不低。

国王军的人大多不愿意和教会的人打交道,这么多年,教会根本就把国王军当消耗品,遇到巫师时当肉盾的都是军队的人,那些教会的传教士还有主教什么的,还不是有多远就跑多远?!

戴妍琦最看不起的就是这些只会动动嘴皮子还自视甚高的货色,如果没有命令限制,戴妍琦绝对不会搭理教会的人。

可惜军令白纸黑字写着军队必须协助教会执行猎巫任务,而且这次护送被捕巫师的军队失联已有半月之久,戴妍琦实在找不出没理由无视对方。

戴妍琦审视许久,她觉得像这种中年发福的弱鸡,就是她家队长身手再差也能以一敌五,不足为惧。于是小姑娘点点头给他们指了个明路:“队长喜欢商业街上那家外族人开的餐馆,他答应回来时给我带那家的马卡龙,你们要找队长,就去那里碰碰运气吧。”

“谢谢。”中年男人转身往商业街走,陈夜辉赶忙跟上从前带路。

两人转过街角时和一人擦肩而过,后者被这两人组合惊得几乎跳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还站在院门口的戴妍琦身边:“小戴!教、教教、教教教、教、教皇怎么在这里?!”

“啊?”戴妍琦茫然得很,“教皇?”

方学才嗷嗷叫:“就刚刚和陈主教一起离开的人啊!那人是教皇陶轩啊!”

“哈?”

 

 

“行了!”叶修一边检查车上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边大嚼牛肉干,“这够吃一个月了,差不多得了。”

“我看妥妥没问题。”伍晨啃着兔子腿点头赞同。

“那咱们出城吧,找个阴凉地坐着等他们三个联络就成。”暮云深说完,咕咚咚灌下半壶水。

“走着,走着!”叶修和伍晨一人一边,揣着手看暮云深发力推车。三人慢悠悠往城外走。

 

 

“现在去哪儿?”千成两手都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身边的周泽楷也抱着一摞盒子。

“找地方吃饭吧,你们不饿么?”唐柔摸摸肚子,“反正想要的东西都买过了,刚那家香料店的老板推荐了好吃的饭馆呢,就在前面,我想买点糕点带回去。”

“好啊!”千成一听终于能吃饭了简直不要太开心,连周泽楷也忍不住松了口气。

唐柔作风彪悍到被兴欣自家人昵称女武神,但哪怕是女武神,她本质也不过是个年轻姑娘,是妹子就喜欢逛街,这是自古不变之真理。不知道负责采买粮食的三人如何,反正周泽楷是跟着唐柔逛得眼花缭乱。一条商业街从南逛到北,又从北逛回南,唐柔一间店铺都没放过。

三人逛到空间包包再也装不下,他和千成已经彻底沦为拎包小弟。

 

 

“小事情,他们一定是在去捷索的最后一段路上被干掉了!”少年挥舞着手里的叉子说。

“我知道,你昨天晚上不是已经说过一遍了。”青年把眼镜取下来,擦掉刚被甩上去的一滴酱汁。

“没跟你说细节啊!我昨天只跟你说了他们最后一次出现是在艾姆村吧。”

“嗯,那之后就必须进山了,通往捷索的山道也很适合埋伏。”

“不过好奇怪啊,那两百多号人简直是凭空消失,我们完全没找到战斗的痕迹。”少年把叉子捅进牛排,又是一滴酱汁飞起,这次的落点是雪白的桌布。

肖时钦叹了口气:“孙翔,赶紧吃,不要在外面说公务。”

孙翔三两口把剩下的牛排塞进肚子,他擦擦嘴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放在桌角的小方盒。

“这个是答应给小戴的,回去你们一起吃吧。”肖时钦起身,“我们走,你昨天回来动静搞得太大,今天教会肯定会派人问情况。”

“不理他们就好了啊!”孙翔哼着,背好立在一旁的长枪。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店门口,肖时钦伸手推开门,夏日午后的阳光照射在眼镜上,刺得他睁不开眼,他伸手遮住阳光,却没想到脚下一空,身子不受控制地朝前倒去。

“小心!”孙翔眼疾手快拽住肖时钦的手臂,肖时钦被拽得旋身撞进孙翔臂弯,手里的糕点盒子却一个漂亮的弧线甩了出去。

“哎呀。”

唐柔抱着突然飞过来的盒子,顺着盒子飞来的轨迹抬眼望去。

“对不起,对不起!”肖时钦从孙翔怀里站直身子,边道歉边抬头看被从天而降的糕点盒惊吓到的人。

两人的视线撞到一处,同时愣住。

 

“……唐小姐?”

“肖中将?”

 

 “小事情,这人是谁?你认识?”孙翔皱眉看看震惊的肖时钦,转向唐柔恶狠狠道:“小事情已经是上将了!你这女人到底是谁?!”

“小孙,这位是唐书森公爵的掌上明珠,唐柔小姐。”肖时钦拉住炸毛的孙翔,困惑地看着唐柔一行三人,“唐小姐,我记得……唐公爵说您身体不好,一直卧病在床?您怎么会在这里?这二位是?”

唐柔对焦急的千成和困惑的周泽楷摇摇头,不慌不忙地说:“我离家出走了,父亲觉得丢脸没有公布消息吧。这两人是我旅行的同伴。”

“太胡闹了,您现在住在哪里?我们这次的公干结束您跟我一起回王都吧,公爵一定非常担心您。”

唐柔把糕点盒子塞回肖时钦怀里:“如果阁下见到我父亲,帮我跟他说句我很好。”

她后退一步抬手揽住千成和周泽楷的手臂,低声说:“跑。”

“唐小姐!”察觉到唐柔意图的肖时钦上前一步,情急之下伸手要抓,却被三人迅速让过。孙翔手脚麻利地抽出背后的长枪,正要前冲拦人时被肖时钦按住了枪柄,肖时钦焦急:“小孙!不能伤到她,那是公爵的女儿!”

“知道了!”孙翔啧一声,跺跺脚向三人逃跑的方向追去。

 

商业街行人众多,逃窜的三人吓得行人纷纷惊叫。唐柔放开拉着两人的手,当先带路,周泽楷和千成抱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跟在后面。几人身手都不错,上蹿下跳地在人群里穿行,很快就接近商业街尽头。

周泽楷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身背长枪的少年还跟在三人身后,虽然距离已经拉远,但还不到能甩开的地步。

“有人跟!”他出声提醒两人。

“我们绕路甩开他!”千成叫,“小唐前面左拐,我们绕到居民区!”

“好!”

 

三人转眼就跑到街角,齐刷刷拐向左边。

“呀!”

唐柔敏捷地躲开迎面走来的人,正要拐弯的男人被吓得撞到身后的中年男子身上,两人“啪”地坐到地上,扭头瞪发力狂奔的三人。

 

周泽楷下意识回头,正对上中年男人抬起的视线。

他看到那人瞪大眼睛,脸上的表情几乎称得上惊恐。

他们还在逃跑途中,所以他没有在意,脚下不停跟上唐柔和千成。

 

……”陶轩撑着地面想站起来,他没看错,那个人,那张脸,他绝对不会认错!“周彦思——”

 

“我操!”

 

背后一阵巨力碾压,陶轩被撞得面朝下扑倒在地,鼻子不幸遭受重创,疼得他眼泪都下来了。

孙翔忙着追人,根本没看到街角这边地上坐着俩人,被绊得滚作一团。

脾气暴躁的少年翻身坐起,再抬头看时,他追了半天的三个人已经跑得影都没了。

孙翔气得肺疼,随手拎起一人就推墙上去了:“你走路没带眼啊!”

陈夜辉眼前一花,回过神看到被搡到墙上的教皇大人满脸都是血,吓得他快昏过去了:“大人!你小子快放手!”

“我追人呢,这会儿追丢了你赔啊!”

“明明是你自己不看路撞上来的吧!大人!你还好么!赶紧松手!”

“小、小孙……”肖时钦气喘吁吁地拐过墙角,只见孙翔右手把一个人按在墙上,左手揪着另一人领子,恨不得跟人干架的架势。肖时钦也被墙上那人满脸的血吓坏了,再仔细看看被自家副官顶到墙上的人,整个脑袋都大了,“快、快松手……”

“我操小事情你不知道!都是这俩搞得我追丢了!”

“松手。”肖时钦忙不迭去掰孙翔的手指头,“这位是教皇大人!”

“啥?”



TBC.


P.S.

写这章时觉得特别爽,这章意味着文章进度正式过半,离结局越来越近啦好开心!!!

早就想写“肖时钦和孙翔遇到唐柔三人,三人逃跑过程撞倒陶轩”这一幕,开森!

嗯……关于陶轩、陈夜辉的设定,不知道之前有人猜到没,毕竟是嘉世王朝嘛。小周的身世也浮出来一点啦。


P.PS.

周三晚上9点半不到就抱着手机睡过去了,我生物钟特别可怕,睡满五个小时自动醒那种,平常都是晚上12点到2点间睡的,结果一睡乱半夜2点半醒了……醒了睡不着,先写了点儿字,又去补了女神的新章,然后我手贱……开始看叶黄《故人来》……

看完就觉得我不会好了。

虐死我了。

快来安慰我,想起来就心疼……

评论(22)
热度(90)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