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叶周]寂灭 Ch.23-1204修

第二十三章

 

 

“真是不好意思,年轻人比较莽撞,”肖时钦把手帕递给鼻血眼泪流得稀里哗啦的陶轩,又招呼臭着脸的孙翔,“小孙,还不赶快道歉。”

“算了,没事,都是误会……”陶轩擦干净脸上乱七八糟的污渍,把手帕翻过来叠好按在鼻子上,一句话说得瓮声瓮气,“我正好找肖将军有事。听夜辉说出去调查的人昨天回来了,我就想问问情况。”

“这个,”肖时钦推推眼镜,“咱们边走边谈吧。”

四人往镇长外宅走,肖时钦顺便把这次搜查结果简略说了下。

 

“全灭?”陈夜辉惊得合不拢嘴。

“有这个可能性,我们估计交战地点应该在从艾姆出来后去捷索的路上。”肖时钦说。

“说笑的吧?君莫笑一伙就三个人,你跟我说他们三个人全灭正规军二百来人?”

“这个时间跨度足够兴欣的人凑到一起了,他们肯定有办法联络同伴,集体行动、又是巫师的话,发生什么都不奇怪吧……十年前圣塞拉那次一晚上三万人就没了。”

陈夜辉被肖时钦的话堵得立马闭嘴了。

“那兴欣的人或许躲在圣塞拉境内了?”一直保持沉默的陶轩启口,“既然如此,下一步就重点搜索这附近的城镇,捷索最好继续戒严。”

肖时钦拍拍明显有话要说的孙翔,说:“我们也是这个意思。”

 

镇长外宅已经映入眼帘,四人沉默地往不远处的大门走,陶轩突然问道:“对了,你们刚才追的是什么人?”

“这个……”还没等肖时钦打好腹稿,在他身边沉寂好久的孙翔终于找到机会插话了,他本来就对那个一见面就落跑的女人全无好感,哪里管什么公爵的面子里子,见肖时钦只思考不说话,立马跳出来做声明:“那女人叫唐柔啦!小事情说是唐书森的女儿!”

“小孙!”肖时钦没忍住狠狠敲一记孙翔的脑袋,他无视了孙翔不服气的怒视,对陶轩和陈夜辉解释,“那位的确是唐书森公爵的独生女唐柔,先前一直听说她身体不好在家休养,没想到在这里碰到,唐小姐自承离家出走,这也太胡闹了。我想着既然遇到了就把人送回去,就让小孙去追,可惜追丢了。事关唐公爵的面子和唐柔小姐的名声,也请阁下不要声张。”

他们停在大门口,怒气冲冲的孙翔把铁栏杆拍得震天响。

“唐柔?”陶轩把这个不算陌生却也并不熟悉的名字翻来覆去念了几遍,越想越心惊。

“队长你回来啦!”戴妍琦大步跑过来开门,愉快地接过肖时钦手里的点心盒。

“小戴你去把家兴叫过来,教皇受伤了。”肖时钦先吩咐戴妍琦去请军医,然后又转向魂不守舍的陶轩,“阁下先进来看看,呃,鼻子。”

“啊?鼻子?”陶轩陡然回神,他摇头拒绝了肖时钦的好意,“不用了,我突然想起教会那边还有急事,就先告辞了。你们继续查兴欣的落脚点。”陶轩停顿一秒又补充道,“也顺便留意下唐小姐吧,我和唐公爵有些交情,他指不定心里多着急呢。”

肖时钦面对陶轩明显还在流血的鼻子也很为难:“家兴医术不错,您还是进来检查检查,至少上个药包扎下?”

“不用,已经止血了,”陶轩按着手帕的手至始至终都没放下来,肖时钦贡献出来的手帕早就湿透了,“就是可惜了肖将军的手帕。”

“一条手帕而已,就当我送给您的。”

“那我先告辞了,有进展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陶轩心事重重地转身离开,陈夜辉赶紧跟上,两人就这么急匆匆地走了。

 

张家兴跟着戴妍琦过来时,肖时钦正面朝街角沉思,孙翔鼓着脸靠在一旁的墙上发呆。张家兴顺着肖时钦的视线踮脚望望空无一人的街角,十分茫然:“你们这是干啥呢?不是说教皇受伤了?他人呢?”

“我也不清楚。”肖时钦低声说。

张家兴更茫然了,肖时钦却没在意,他若有所思地站了一会儿,这才招呼几人进屋:“都回去吧,咱们也得定定计划了。”

 

 

陶轩走得大步流星,陈夜辉拿不准教皇的心思,只好小跑步跟着。陶轩不知道在想什么,回教会的路上尽找无人小巷往里钻,两人越走越偏。

陈夜辉正纠结是否出声提醒两句,陶轩却突然停下脚步厉声命令:“你立刻传信给崔立,让他给我查查唐书森和二十年前那件事有什么关系。”

“那件事?”陈夜辉皱眉,“二十年前哪件事?”

“就284年‘轮回’迫害皇室的案子,你怎么连这都不知道!你去给崔立说,让他务必给我查清楚周祭司和唐书森是什么关系,还有唐柔又是怎么回事!”

陈大主教想不明白教皇这是要干嘛。284年那案子不是猎巫运动的开端吗?怎么又和唐书森扯上关系了?而且这和兴欣的在逃犯有什么关系?二十年前的旧事有什么好查的,当年这案子不就是教皇您亲自监审的?现在最重要的明明是兴欣佣兵团的行踪吧……

他本来想问,却被陶轩身上骤然爆发的压迫感吓得把满腹疑问吞了回去,陈夜辉在陶轩冰冷的视线里慌张地点头应是,小跑去传信。

 

陶轩目送陈夜辉的身影消失在拐角,烦躁地在原地转了两圈。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个叶修就够让他烦心了,现在又多了个长得和二十年前他亲手送上断头台的周彦思一模一样的人,这人还和唐公爵的女儿搅合到一块儿去了,这到底什么情况……陶轩心跳得极快,没来由一阵恐慌。

不会的,不会是他。

他亲手抓的那人,他亲眼看着那人死在断头台上,不止那个人,连带那人手下的“轮回”和族里的人都受到牵连,统统做了他的垫背。

他亲眼看着那些人死得不能再死了。

不可能是他。

陶轩掀下一直按在鼻子上的手帕,肉眼可见的黑色雾气霎时从手帕下散开,片刻前还红肿滴血的鼻子已经恢复如常。他把手帕揉成一团,泄愤般扔出去,转身大步走向捷索教会。

在他身后,团成一团的手帕咕噜噜地滚到小巷深处,布团突然燃起火焰,几秒钟就烧得连灰也不剩。

 

 

“嗯,不是你的错。好,我知道了,我们在弯道等你们,回来时小心点,别被跟踪了。”

叶修把通讯器塞回兜里,把坐在一边的伍晨和暮云深拉到树林里去了。

“怎么了?”

“小唐他们刚遇到熟人,被人追了一阵子,这会儿过来。”

“熟人?”

“肖时钦。”

暮云深和伍晨面面相觑,半晌道:“捷索新来的将军是肖时钦?他不是一直驻守皇城?怎么跑这儿了?”

“还能为什么,这节骨眼上十有八九是为了咱们兴欣。啧,本来想小唐曝光率低,真没想到会遇到认识的人,大意了。”叶修也很无奈。

和叶修一样,唐柔对外用的也是假名,旁人只知道兴欣佣兵团有个厉害妹子叫寒烟柔,没人会把这个彪悍的女孩子和“体弱多病的公爵女儿”联系到一块儿去。唐柔的身份在兴欣内部并不是秘密,为了不给唐柔惹麻烦,大家在外面都叫她寒烟柔。

“等他们回来了再问问情况。”

他们暗搓搓地躲在树林里,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才等来终于绕出城的周泽楷三人。

一行六人片刻也不耽搁,立刻打道回府。

 

“到底怎么回事?”

“是个意外。”唐柔解释,“我们打算吃饭,结果在餐厅门口遇到肖时钦,我被他认出来了。”

“运气太差了,这都能碰上。”叶修叹气,“幸好没人知道你在兴欣。看来最近的日子要不好过了,依小肖那性子,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你挖出来。”

“叶哥你和肖时钦很熟啊?”暮云深突然问。

没想到叶修竟然被暮云深问住了,停了片刻才解释说:“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懂?”

“这算什么呀?”千成笑着吐槽,“要按叶哥这算法,我可认识不少将军呢!”

“有什么不好的?这叫敌明我暗,肖时钦人都跑来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对上了,你们是得熟悉起来。”叶修趁机教育,“不止肖时钦,那些数得上名号的军人,还有教会的人,都要熟悉熟悉。”

“除了肖时钦还遇到谁了?”叶修教育完人,又回到老话题,继续问。

“肖时钦身边跟了个年轻人,但我不认识,没见别的人了。”唐柔回忆。

“还有。”

几人转头看突然接话的周泽楷,周泽楷抿抿唇,又重复了一遍:“还有。”

“你认识的?”

 

叶修不免有些好奇,按照周泽楷原来的说法,他已经很久没有走出过格林之森,现在却在捷索遇到认识的人……叶修转念一想,周泽楷也提过曾经在德安居住,难道是遇到小时候见过的人?

周泽楷却思考许久,最后摇头说:“不知道。”

“……不知道认不认识?”叶修愣了。

“嗯。”周泽楷点头。

“那为什么说还有?”几人纷纷问。

几句话的功夫,本来走在前面的四人全围到叶修和周泽楷身边了。周泽楷又是一阵漫长的回忆,最后迟疑地说:“表情……很奇怪。”

“怎么个奇怪法?”

“嗯……”周泽楷想了想,“恐惧。”

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伍晨打破沉默:“听起来……是有点儿像知道咱们身份的人会有的表情啊……一提到巫师就害怕什么的。”

叶修拉住周泽楷:“小周闭上眼,你回忆当时的情况,我来看看。”

 

周泽楷听话地闭眼,他努力回想他们三人穿过商业街、接近拐角……

叶修的气息突然变得极近,周泽楷听到周围几人的吸气声,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叶修吻了他。

等等!不是额头抵着额头就可以共享记忆么!为什么要——

“嘘……”叶修在他唇上呢喃,“放松,继续想,这样不会头疼。”

叶修的声音低沉而蛊惑,周泽楷压下羞赧,闭上眼继续回想。

叶修加深了这个吻,属于叶修的魔力丝丝缕缕地从两人贴合的地方传过来,周泽楷有一瞬间的空茫,和在格林兰小镇那次不太一样,这次他看到的并不是断断续续的片段。

他让过尖叫的行人,敏捷地向前奔跑。他在重新经历这过往的一幕,他拐过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拐角,他看到唐柔闪身躲开墙后的行人,他从那两人身边跑过,然后回头望过去。

坐在地上的人瞪大眼,脸上是不容错认的震惊和恐惧。

 

“唔!”周泽楷唇上猛地一疼,那种奇怪的空茫蓦地消失,两人纠缠在一起的魔力流也瞬间断裂,周泽楷重回现实,耳边传来千机伞掉到地上的沉重闷响,叶修紧紧握住他的肩膀,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叶修?你没事吧?”

“叶哥你怎么了?”

周泽楷抱住叶修,本来还因为两人的互动而尴尬地退开几步的几人都围了过来,七手八脚地帮叶修顺气。

这似乎没有用,叶修整个人蜷缩在周泽楷怀里,咳得面色发白。周泽楷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魔力从他手中宣泄而出,不要钱似的钻入叶修体内。

“不、咳咳……不要,咳,浪费魔力,我、我没事……”叶修扣住周泽楷的手,把颤抖的手掌握成拳攥进手心,魔力的传输被阻断,叶修嘘了口气,努力平复急促的喘息。

“我没事了,小周松手吧。”叶修轻轻推开周泽楷,俯身捡千机伞。周泽楷见叶修仍然捂着胸口,他不由分说捉住叶修的手,弯腰把千机伞捡起来抱在怀里,摆明了不打算还回去。

 

叶修花了会儿功夫和周泽楷抢夺千机伞,可周泽楷铁了心不松手,叶修见要不回自己的武器,又转去擦周泽楷唇角的血。

“没想到会伤到你,疼不疼?”叶修用了个蹩脚的治疗术,蹩脚到周泽楷嘴上的伤口根本没任何变化。

周泽楷摇头表示不在意。

“咳。”

沉浸在二人世界的两人一起扭头,围在他们身边的四人看天看地眼神飘得乱七八糟,周泽楷这时候才意识到刚才发生的事:就算叶修的本意是查看他的记忆,而且这样看的确不觉得头疼……但他们还是实打实地当着唐柔、伍晨、千成和暮云深四个人的面接吻了!

一天之内两次被人围观和叶修的亲密互动,脸皮薄的周泽楷觉得浑身发烫,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偏偏叶修还握着他的手在四人面前使劲晃荡:“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小乔真是个实诚孩子,还真没跟你们说啊?我先说我可亲得名正言顺,我和小周谈恋爱呢,羡慕吧。”

“我去!什么时候的事?!”三个男人震惊了。唐柔倒是反应平淡:“就觉得你们之间的气氛变了……恭喜呀。”

“好说,好说。”

 

这么一闹腾倒是驱散了众人对叶修的担忧,叶修招呼几人加快脚步:“别围着了,祝福之类的回去再说给我们听,现在快走,咱们麻烦大了。”

他说完拉着周泽楷就走,片刻前还插诨打科的几人也都疾步跟上。

唐柔追上叶修,声音低得几乎听不清:“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唐柔的态度太奇怪,就连那句问话听着都不像是疑问,就好像她笃定叶修看到了什么似的。周泽楷疑惑地望向叶修,他看到叶修眼里翻滚着难明的情绪,叶修握着他手的力道惊人,他的手指甚至被勒得隐隐作痛。

叶修一字一顿地说:“小周看到的那个人,是陶轩。”




TBC.



P.S.

小周的料被我抖出来大半了,下面再抖一次就全抖出来了,大家问我十年前圣塞拉之战的领导者“夫人”是不是就是小周的阿姨,我说是呀,反正这又不是啥秘密,零零碎碎写的足够看出来啦~

而且小周最大的爆点完全不是这个嘛,看向陶轩和叶修大大,你俩压力大不?加油233

叶修的料么……还得再往后靠靠,叶修身份真的特别好猜!不过你们猜中了我也不会说的!


唉,明明刚告白就又进剧情了,再折腾一章半章的就要转移阵地啦。

叶修当然是故意亲上去的啊,本来就是恋人,亲亲摸摸多正常啊,结果玩脱了,啧啧。

评论(15)
热度(81)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