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叶周]寂灭 Ch.26-1205修

警告:大量私设出没……嘿都魔法世界了还说个毛线私设,总之观看愉快!


第二十六章

 

 

火光在夜风中摇曳,把街道上穿行的马队拉出细而长的影子,条条影子在黑洞洞的窗口一晃而过。巡夜的士兵举着火把围过来,却在见到马队头领别在披风上、在火光中闪着光的徽章时恍然大悟地后退几步给马队让出道路。

马蹄磕在青石砖道上,马队踏着晚霞进城,又在午夜时分匆匆离去。

 

陶轩站在捷索教会二楼的办公室里,透过落地窗张望屋外的街道,他目送那队人马往出城的方向行去,一路上给寂静的夜制造不少喧闹。

直到那队人走得再也看不到,街道也重归平静,陶轩才拉上不透光的窗帘,他从桌边拿起象征教皇权威的手杖,黑色的雾气像是流动的砂,从杖尖流出,转眼就把这间办公室围得密不透风。

教皇大人把权杖丢到一边,伸手掏出一块雾蒙蒙的水晶“啪”地捏碎,困在水晶中的白雾迅速扩大,几番扭动缠绕,最后组成一张看不清面容的脸。

“崔立。”陶轩歪在桌后的椅子上,“你做得不错。”

“大人,”人脸一阵晃动,似乎是鞠了个躬。“这都是应该的,您还有什么吩咐?”

“刘皓刚刚把这个给我了……是你的意思?”陶轩从抽屉里摸出本破破烂烂的小本子丢在桌面上,脸上挤出一个嘲讽的笑。

人影又是一阵晃动:“我觉得您大概会需要。”

 

陶轩随手翻开那本破旧的笔记本,抚摸扉页上绘制的花纹。

黑色的荆棘卷绕着金色的花体S,这是个家徽。

他认得这本笔记,如果不是当年太多人被架上断头台,他相信还会有更多人认得这个家徽。

这本笔记曾经属于那个人,那个叫周彦思的男人。而这个徽章,就是周彦思的家族纹章,后来又被用作祭祀院“轮回”的标志。

可惜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他了,二十年足够人们忘记许多事,没人会在乎这个湮灭在历史中的祭祀院。日日提心吊胆的国民只会抱怨巫师把灵魂出卖给恶魔,在给儿女讲述猎巫运动和巫师这种邪恶人种时顺口提及“邪恶的祭司谋害了许多高级贵族,就连美丽的王后都没放过”。

他见过愚昧的乡民因为耕牛死亡而怪罪趁夜色幽会情人的少女,就连少女的情人,那位乡绅的独子都痛哭流涕地握着教士的手恳请神净化恋人污秽的灵魂,然后把赤裸的少女投进燃烧的火堆。

她是女巫。所有人都这样说,没人在乎少女泣血的请求和辩解。

 

太愚蠢了。

所以才好控制。

 

陶轩失笑,事情进展顺利得超乎想象。当年因为妻子暴毙而悲痛不已的国王太容易操控,他只用了简单的精神控制魔法就成功蛊惑了国王,猎巫运动由此展开。

在大堆的“证据”下,“轮回”的人根本没能开口辩驳就被投入监狱。陶轩亲自把替自己背了黑锅的周大祭司送上行刑台,并借机肃清巫师,他那时候已经找到了长生的办法,就差付诸行动了。

他拥有教会的支持和漫长的生命,等年迈而体弱的国王死后——陶轩相信这个国家终究会是他的。

 

“崔立,以后不要随便揣摩我的想法。”陶轩打住回忆,把那本笔记本摔回桌面,“我不需要知道周彦思研究过什么,你以为他的这些,”他用手指指指几乎快滑出桌面的笔记本,“我不会么?我亲手杀了他,又亲手杀了他那个给我添了不少麻烦的妹妹。我走得比他远,不论是在魔法的研究上,还是这漫长的人生,我都是笑到最后的那个。如果那位客人真是周家人,他绝对会去圣塞拉城,周家人对自己的祖产总是念念不忘,周小姐就是,连打仗都要跑去圣塞拉城开战。”

“是。”人影嗫嚅。

“你去给我搞到唐书森的血,务必找到唐柔的行踪。”陶轩吩咐,“真是想不到,唐柔竟然是巫师。给我盯着唐书森,不仅隐瞒女儿的巫师身份,还偷偷把女儿送走,他胆子倒不小。”

“需要我把这事传出去么?”

“不行,等抓到唐柔再说,我们现在没有证据,唐家是老贵族,随便指证只会让我们陷入被动。你继续查唐书森和周彦思的关系,再查深一些,给我刨根问底。”陶轩摇头,“刘皓这次任命来得真是时候,圣塞拉城主,我不过是和陛下顺口一提……刘皓刚走,等他上任后会和你联系,你把唐柔的行踪告诉他,让他解决。我和刘皓说过了,他知道该怎么办。”

“那君莫笑和兴欣……您的打算是?”

“君莫笑?跟周家人比起来他算什么?他连自己是谁都说不清楚,能掀起什么风浪。兴欣那群巫师就交给国王军料理吧,等我处理完这个小客人再说。”陶轩哼了一声,“肖时钦认准了兴欣的人就躲在附近,这都搜了一周也没找到,军队的人就是靠不住。”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你给我继续注意陛下和殿下的情况,我不希望有人趁我不在时钻了空子。”

“是。”

得到属下的回答,陶轩没再说话,只是挥散了那团雾气,他拿起权杖,弥漫了整个房间的雾气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陶轩困倦地按揉眉心,拉开密不透风的窗帘,他在窗边又站了一会儿,然后转身离去。

 

大门关上,又传来落锁声。滑到桌角的笔记本终于支撑不住,在重力的作用下摔落在地板上,笔记本磕开掉出一幅染血的小肖像,这幅小像应该是用来装入随身的挂坠盒而制,小巧,却清晰。

画里一男两女,少女趴在和自己长相肖似的男人肩上,而男人搂着怀里的女人的腰,三个人都在笑。

如果几公里外刚和周泽楷启程前往圣塞拉的叶修看到这幅画像,一定会惊讶于那位年轻男子和周泽楷仿佛双生的面容。还有那位趴在“周泽楷”肩膀上幸福欢笑的少女,她的眉眼还没经过时间的雕琢和打磨,但依稀看得出,她就是埋骨之地那副挂在壁炉上的油画里的中年女人——周泽楷的阿姨。

 

 

三天后的午夜——

 

周泽楷对怎么劝都趴在地上不起来的无浪犯愁。

叶修百无聊赖地整理露营留下的痕迹,其实先前已整理过一次,叶修在隐藏行踪上是个行家,早就整得完全看不出有人曾在此停留,但这不是没事做么……他瞥了一眼那边为难地绕着无浪转圈圈的周泽楷,低头继续研究落叶摆放的位置,唔,这里添一块青苔是不是比较好?

无浪发出一阵不情愿的咕噜声,叶修抬眼对上周泽楷控诉的眼神,因为做了坏事被无浪嫌弃的叶某人咋舌,朝周泽楷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然后在周泽楷的逼视下慢腾腾挪过去做无浪的思想工作。

叶修伸手想抚摸一把宁可缩成只小哈士奇也不乐意驮着他跑路的无浪,结果差点儿被迷你无浪咬掉手指。

 

叶修镇定地把挂着口水的手缩回来擦了擦,不动声色地说:“我们走路吧。”

听了叶修的话,无浪立马从地上爬起来叼着周泽楷的裤脚,连等都不带等地撒腿就跑。周泽楷实际上也还为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难为情,当即就顺着自家搭档的心思大步离开,也没等叶修的意思。

一旦上前就会受到无浪恐吓的叶修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是不是受到了这个小团体的排挤。

 

两人一狼走了快四个小时,终于进入德安。

德安和印山镇一样是沿湖形成的村落,但和印山镇不同,德安的房屋间距很大,一家一户之间相距很远,外围的几栋房屋已经破败不堪,明显多年无人居住,有的甚至因为年久失修而坍塌。

无浪知道此行的目的地是位于西面的圣塞拉城,聪明的狼把自己藏在房屋的阴影里,肉垫悄无声息地踏在杂草丛生的小道上,直直向西面奔去。

虽然时值半夜,不会有人在外面闲逛,这边住宅又很分散,但叶修依然本着小心为上的原则戒备地东张西望,结果意外没发生,他却被突然停下脚步的周泽楷拉得险些摔倒。

他们再次启程没多久,周泽楷就渐渐放慢脚步,不仅落在后面和他并肩赶路,还一不做二不休地伸手握住他的手,这一拉就是几个小时,至今都没松开。无浪因为自家搭档的反叛生闷气,说什么都不愿意巨大化驮着人赶路,两人只能手拉着手跟在迷你无浪屁股后面在荒郊野外散步。

叶修扭头疑惑地看周泽楷,周泽楷并没有注意他,而是定定地看着别处,月光下显得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一点点怀念。叶修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周泽楷视线的落点是不远处的一座腐朽坍塌的房子,杂草丛生的小院里横七竖八地躺着半风化的石块和断木,其上爬满青苔和叫不出名目的植物。

 

周泽楷盯着昔日居住过的家,突然觉得似乎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难以面对。他现在就站在这里,眼前似乎还能看到多年前小木屋的形貌,温柔的母亲就坐在院子里等他回家。

没有冰冷的湖水,没有糊在手上洗也洗不掉的粘稠血迹,没有恶灵的私语,没有尸体的恶臭,也没有停不下来的暴雨。

他抿着唇,把跑向危险区域的思绪拉回来。

“小周?”

叶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叶修拉着两人相扣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皱着眉观察他。

周泽楷下意识握紧叶修的手,对他摇摇头,拽着叶修去追已经跑远的无浪。

他不想说,叶修也就没有问,两人很快就追上逮了只老鼠打发时间的无浪,他们绕过那些窗口露出火光或有人居住的房屋,继续向圣塞拉进发。

 

只是赶路未免太无聊,叶修就继续给他讲过去的见闻逗他开心,如何遇到苏家兄妹的,又怎么通过苏家兄妹认识了关榕飞和陈果。叶修绘声绘色地讲五个年轻人效仿吟游诗人周游大陆,为到底应该先去海边还是山林争执不休。

他讲那些周泽楷没有见过、没有听过的城镇和人,不同的风土人情,千奇百怪的传说。叶修去过许多地方,也乐于把这些见闻讲给周泽楷听,他会对周泽楷吐槽哪里的风俗又无聊又奇怪,也会苦恼不能用言语表达某处景致的瑰丽与壮美,然后挥挥手说算了等以后有机会一起去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这一路越往西走越显荒凉,等叶修讲完怎么把乔一帆从王杰希那里接走时已经临近清晨。叶修指着远处巨大而孤独的石城宣布他们已经抵达圣塞拉。

虽然能一眼望见圣塞拉城的全貌,但离进城还有一段不短的路,两人一狼走到天色大亮。叶修查看了其他人的所在地,早一步离开的两队人马因为缺乏交通工具,比晚了整整一天出发的叶修和周泽楷走得要慢,不过最早上路的一小队也已接近圣塞拉,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而魏琛带的二小队还离得挺远,看样子当天到达的可能性不大。

叶修决定先带周泽楷进城看看情况,圣塞拉民风彪悍,十年前的大战结束后当权者果断抛弃了这座城,虽然近年来陆续有人在圣塞拉定居,嘉世六世却一直没再派人管理过这座城。

 

权贵们放弃了这里。

圣塞拉城没有城主,没有军队,也没有教会。

原本还有恋旧的原居民在得知圣塞拉的死气散尽后搬回这座城市,但大多因为无法忍受昔日井然有序的家乡变成亡命之徒的天堂而搬离。叶修最后一次来此是两年多前,那时候韩文清和张新杰两人的佣兵团已经像模像样,在用拳头说话的圣塞拉很有民望,说是圣塞拉的真正当权者也不为过。也多亏有霸图佣兵团存在,圣塞拉才没真的成为一座罪恶之城。

用叶修的话来说,韩文清和张新杰简直胆大包天。这两人都曾经参与过圣塞拉之战,张新杰是治疗师,韩文清也曾上阵对敌,两人竟然会在战后回到圣塞拉,甚至在此建立佣兵团,单从这方面来讲,霸图要比兴欣招摇多了。

叶修打算先找韩文清暂时掩护收留兴欣诸人,以他对韩文清的了解,这个忙韩文清不会不帮。

 

两人一狼一路向城门走,随着距离的拉近,周泽楷凭借过人的好眼力看到不远处陷入争执的两拨人。

他忧心忡忡地指给叶修看,叶修脚下不停地继续往前:“没事,圣塞拉现在就这样,你要停这儿不走,城里的人觉得你好欺负,进城后反而没个安生。”

五分钟后叶修就后悔了。

这正对峙的赫然是一队训练有素的私兵和圣塞拉的某个小势力。

争执的起因已不可考,叶修和周泽楷过来时,私兵已经解决了那伙小势力,领队的士兵正和那个骑着马、穿着考究一看就知道是头领的人小声报告。叶修不想生事,拉着周泽楷往路旁绕去,没成想正清理尸体的一个骑士突然把剑横到两人面前,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路过,我们回圣塞拉。”叶修不为所动。

“现在谁都不能进城,城主大人没进城前不允许任何人出入,硬闯的话下场就跟他们一样。”骑士踢了脚堆在一旁的尸体,一段话说得不慌不忙。

“城主?”叶修和周泽楷交换了个惊讶的眼神,“我们这才离开几天呀,圣塞拉什么时候有城主了?我怎么不知道?”

“就在今天。”那骑士哼了一声,指着几步外的头领,“国王亲自任命的。”

叶修顺着骑士的手望过去,想看看这位新上任的圣塞拉城主是谁。

“怎么了?”正巧那边那位头领拉着缰绳打马转身,他漫不经心的视线扫过叶修的脸,瞬间露出万分震惊和疑惑的表情。

 

周泽楷觉得这一幕有点儿熟悉,好像不久前刚发生过类似的事——在捷索,唐柔遇到肖时钦。

叶修看清那张脸时陡然僵直了身子。

 

男人动作奇快地从马上跳下来,那件看着就让人觉得热的披风在背后扬起又落下,他胸前刻着家纹的徽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男人小跑过来轰走还拿剑指着叶修的手下,毕恭毕敬地问叶修:“殿下?您怎么在这里?”

周泽楷敏锐地察觉到叶修的气势变了,叶修攥着他的手,从嘴巴里挤出一句话:“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啊,刘皓。” 



TBC.



P.S.

……好像没啥好说的……

评论(18)
热度(89)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