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里站密码:三个字母,全小写,学名:国际求救信号。

[叶周]寂灭 Ch.27-1206修

第二十七章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啊,刘皓。”

话音未落,叶修浑身一颤,抬手捂住胸口。虽然他已经尽量克制因为肺部空气抽离而产生的剧痛和颤抖,但这突然的反应还是让周泽楷立刻意识到他的情况。

周泽楷不着痕迹地斜踏一步挡在叶修身前,被叶修称为刘皓的男人本黏在叶修身上的视线随着他的动作转移到他的脸上,刘皓的脸色瞬间变了。

刘皓看看他,又审视面无血色的叶修,抽出了腰间的佩剑:“不对,你不是殿下。你们是什么人?”

周泽楷不知内情,现在也一头雾水,当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叶修在他身后忽地深吸一口气,握住他的肩把他丢到自己身后,挺身迎上戒备的刘皓。

周围本因刘皓的示意而退后等待的士兵们见状全都拔出武器,把叶修和周泽楷团团围住,周泽楷也立刻张弓搭箭,靠在叶修背后做好战斗准备。

叶修对紧张的气氛视若无睹,他把玩缩成手臂长短的千机伞,冲着如临大敌的刘皓笑:“你才发现我不是你的殿下?你可是你家殿下的儿时玩伴,还是最好的朋友呢。如果不是小周,你竟然没发现自己认错人。”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假扮殿下?”刘皓厉声喝道,“不准笑!现在是我在问话,回答我!”

“这应该问你的陶轩大人,你说你放着好好的伯爵不做,跟着陶轩瞎折腾,到底图个啥。”叶修嗤笑,“刘皓,你知道圣塞拉代表什么吗?这座城是你们口中的巫术发祥地、现今的罪恶之城,陶轩竟然把你搞到这种地方,他把你当弃子了吧。”

“闭嘴,你知道什么!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这倒巧了!”刘皓指挥手下缩小包围圈,“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大家都注意,给我活捉这两人,他们可能是巫师!”刘皓说着持剑冲了过来。

 

看似软绵绵的一剑以极为刁钻的角度劈上叶修的千机伞,叶修靠在周泽楷背后,澎湃雄厚的地元素迅速向这片区域集结,最终形成一个足以隐藏众人身影的小型幻境。周泽楷一脚踹开扑上来的士兵,扬手放出一箭,追加的木箭从对方的胸口穿过,刻着力量符咒的箭不见半点颓势,又戳进士兵身后那人的胸膛,一时间鲜血四溅。

无浪突得变大,咆哮着冲向胆敢对他的搭档动手的敌人。

轻盈又活泼的风元素环绕在身边,周泽楷异常冷静,练习过无数次的咒语脱口而出,风刀照着敌人的脸兜头刮过去,而他就趁着对方惨叫和躲闪时放出致命的箭矢。

不可以退缩,不可以想太多,他的背后是和刘皓战成一团的叶修,叶修把后背交给了他,他会守住他。

被他和无浪吓破胆的剩余几人放弃了和他对峙的念头,转而去帮助刘皓对付叶修,周泽楷立刻朝其中一位剑客连射两箭,眼见那剑客还没来得及庆幸自己挡下了头一支箭就倒了下去。一只匕首从旁斜刺过来,周泽楷下意识抬弓去挡,偷袭的男人却浑身一震,叶修抽出刺进那人后心的匕首,同时接下刘皓笼着杀意的斩击。

刘皓的身手不算差,甚至当得起一句好,却也没在叶修手中撑过多久。亲眼目睹自己的私兵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刘皓一边招架叶修的攻击,一边艰难地从口袋里抠出一枚水晶,叶修原本只靠近身战斗压制他,半点魔法也没有用,却在看见刘皓动作的瞬间念动咒语,轻微的光电攀上刘皓的剑。

刘皓被突如其来的电光电得浑身麻痹,那枚水晶脱手掉下来,被叶修矮身接住。

 

战斗开始得突然,却结束得飞快,短短数十秒这支十人小队就被两人一狼联手干掉,步了几分钟前那个小团体的后尘。

叶修从千机伞里抽出金属质地的锁链,麻利地把还在抽搐的刘皓捆起来,周泽楷收起弓箭,把武器从倒地不起的士兵们手中踢开,无浪蹲在旁边舔自己沾血的皮毛。

“小周,给他治疗。”叶修把口吐白沫的人丢在周泽楷脚下,面无表情地说。

周泽楷诧异,叶修撇撇嘴:“我有话要问。”

这套治疗魔法是周泽楷从安文逸那里学来的,没有冗长的咒语,配合自身的魔力用手指划出简单的咒文就能发动,这还是周泽楷第一次真正治疗一个人——先前和叶修逗着玩时的消肿根本算不上治疗。

他学得不错,至少浑身颤抖的刘皓很快就镇定下来,神情也恢复清明。

叶修把刻着繁复花纹的镀银匕首架在刘皓脖子上,冷声问:“陶轩到底让你过来做什么?”

“千机伞……你是君莫笑,”刘皓一句话说得哆哆嗦嗦,要不是周泽楷给他治疗在前,叶修简直怀疑刘皓还处在光电的麻痹之下,“陶大人没有告诉我周家人和你在一起……”

“周家人?”叶修手下一顿,匕首在刘皓脖颈上留下一道血痕,“小周的事一会儿再说,你先告诉我城主是怎么回事。”

“是陶大人向陛下推荐的我……陶大人说他有、有事要我做……”刘皓强忍下想要远离刀刃的冲动,磕磕绊绊地说,“他在圣塞拉有安排,我又比较熟悉这边,大人就、就跟陛下推荐了我,我不知道……我没想到……我如果知道唐小姐身边的另一人是你,我绝对不会来!”

叶修和周泽楷对望一眼,两人眼中是一样的凝重。

“哦?陶轩还真有找小唐的意思?那小周的事又是怎么回事?”

“我、陶大人只说唐小姐是巫师,还有这个人——”刘皓看向周泽楷,“可能和周彦思有关系,必须要活捉。”

“陶轩知道的事情挺多啊。他怎么断定小周和周彦思有关系的,别跟我说是因为都姓周,姓周的多了。更何况多亏了陶轩,周家人二十年前就死光了。”叶修说。

“我没骗你!我见过周彦思的画像,这个人和周彦思长得一模一样!”

“是谁?”周泽楷在刘皓身边蹲下来,“他是谁?”

“我、我叫刘皓,是——”

“闭嘴,没问你这个。”叶修喝止刘皓,他看了周泽楷一眼,轻声回答,“周彦思就是二十年前那位‘谋害皇室和皇城众多贵族的大祭司’,祭祀院‘轮回’的首席祭司长……是一位巫师。”

周泽楷睁大眼睛,细细琢磨叶修这段信息量不算少的话:“我……我和他?”

“我不知道,二十年前那件事周家人也被牵扯其中,被剥夺爵位一道下狱,据说整个家族的人都死了。你没听过么?你的母亲、阿姨,谁都没有跟你说过你父亲是谁?或者你父亲那边的事?”见周泽楷摇头,叶修叹了口气,继而露出十分嘲讽的笑,“顺便说一句……这案子当年就是陶轩监审的,从证据到证人都是陶轩提供的。”

“什么意思?”周泽楷皱起眉。

“意思就是……”叶修把话在嘴巴里咀嚼片刻,遗憾地摇头,“不行,这个果然还是说不出来。”

 

周泽楷却顿悟了。

叶修向来不对他藏话,说不出来就是字面上的说不出来——叶修想说的话在诅咒的影响力下,所以不能说。

明明是严肃的时刻,周泽楷却有点儿想笑,在他看来困扰叶修十年之久的诅咒实在是漏洞百出:如果你提供足够多的选项,只需要通过叶修不能表态的那一个反推,就能大致还原出真相。

但前提是找出这些选项,这才是最困难的部分。

 

“小周,你果然来头不小啊……如果你真是周家人,甚至是周彦思的直系亲属,呵。”叶修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兀自乐起来,“你知道不?就咱们身后这座城,圣塞拉,就曾经属于周家,除了上一任城主,以往的所有城主都出自周家……哦,我有个主意。”

叶修收回架在刘皓脖子上的匕首,起身拿出联络用的罗盘,罗盘却猛然响起来。

震耳欲聋的咆哮声炸响,兴欣的老板娘听起来气急败坏:“叶修!是你吧!你在里面搞啥呢!把你的破结界给我撤了!你知不知道我被你驱逐了好几次,在外面鬼打墙似的转圈,大家都要笑死了!”

“老板娘,你是掐着点儿的吧,我正好要问你们到哪儿了……等我给你们开个门。”叶修说着就跺跺脚,地元素形成的屏障掀开一角,露出外面的几人,陈果第一个挤进来,张牙舞爪扑过来,却突然脚下一顿,惊呼出声。

“这是什么情况?!”

早出发的一小队成员排着队挤进结界,叶修又重新封闭了这块区域。大家被结界里的情况吓了一跳,唐柔更是在看到刘皓时“呀”了一声,拉着陈果和苏沐橙去一边说悄悄话。

 

“老叶,这都是你和小周干的?”苏沐秋俯身查看一具尸体,眉头皱得死紧,“致命伤都是刀剑造成的,你们没用魔法?”

“老大好厉害!”包荣兴惊呼。

“你们可别冤枉我和小周,我们是好公民,不随便杀人的,”叶修踢了脚地上的刘皓,“那些是刘城主和他的人干的,可别算到我们头上。”

众人又来围观惊慌失措的刘皓,刘皓看到唐柔时眼睛都亮了,壮着胆子乞求:“唐小姐!救救我,我保证不会泄露您的秘密和行踪!看在您父亲和我父亲是世交的份儿上!”

唐柔却只瞥了他一眼就转开视线:“刘伯爵,这我说得不算,你得问他。”

刘皓抬头对上叶修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他认识这张脸,甚至算得上十分熟悉,他离开皇城前还曾经觐见过那张脸的主人,却从未在那人脸上见过这样似笑非笑的表情。刘皓忍不住瑟缩一下,抖抖索索地闭了嘴。

 

叶修不再理会刘皓,他简单把情况和众人讲了一遍,然后吩咐:“你们去把那队平民拖到路边埋了,不用埋太深,敢袭击城主……来点儿示众的意思。”

“好的老大!”

“包子不用这么急,我还没说完呢。”叶修一把把要跑去干活的包荣兴拉回来,继续说,“刘皓的私兵,就那些穿着披风的,搜身,只要还完好、能补救的衣服都扒下来,武器、饰品,就是张小纸条也不要放过,咱们都带走。”

“那还活着的人呢?”陈果轻声道,“……是不是要?”

“当然是杀掉,不仅要杀掉,还要把尸骨都藏起来,不能让任何人发现。”叶修也压低声音,“小罗和老关,你俩把尸体藏起来。老魏不在,罗辑你量力而行,咱们还有老关这个阵法大师呢。”

“好。”罗辑郑重地点头,关榕飞安抚地拍拍年轻的死灵法师的肩。

“好了,都行动起来,一直撑着结界很累的。”叶修赶众人去忙,伸手拽住也要去帮忙的周泽楷,“小周不用去,你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他把周泽楷领到面如死灰的刘皓面前。

 

刘皓觉得自己死定了。

他是刘公爵的长子,也是知道陶轩的身份和计划的少数几人之一。陶轩曾经和他订过契约,刘皓不能说出陶轩的真实身份,而陶轩则在完成自己计划的同时提供给他更多权利,这完全是互惠互利。

早在前往捷索之前他就听崔立说过君莫笑为了救苏沐秋干掉两个中队的事,他并不在意,因为这和他没有关系。他是去圣塞拉接任城主一职的,同时身负教皇的委托,查找行踪不定的唐柔和她那位疑似周家后人的同伴。

没人和他说过唐柔和君莫笑混在一起,而这位君莫笑,他瞪着那张脸,竟然和远在皇城的王子殿下长得一模一样。

公爵女儿、和王子殿下长相相同的君莫笑、周家人,所有的线索串成一个可怕又疯狂的猜想,这个念头迅速霸占了刘皓胀痛的大脑,刘皓觉得自己的猜想太可笑了,简直不可思议,但他觉得……他突然明白陶轩为何如此惧怕君莫笑了。

他看“君莫笑”蹲下来,拽着他的锁链把他拖起来。

 

“你很着急呀,我还没说杀你呢,你就找小唐求情?”叶修手中千机伞咔得一声脆响,绕着刘皓的锁链噼里啪啦地松开,自动爬回千机伞中。刘皓傻了一样跌回地面,半晌才意识到自己被松绑了。

他迷茫地问:“你不杀我?”

“我为什么要杀你?”叶修笑,“我有事要你帮忙。”

“您、您说。”劫后余生的狂喜使刘皓整个人都鲜活起来,他从地上爬起来,像刚遇到叶修时那样毕恭毕敬,“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在所不惜。”

“既然如此,脱衣服吧。”

周泽楷和刘皓猛地瞪向叶修,两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叶修却仍然在笑,又强调道:“快脱,我赶时间。” 



TBC.



P.S.

唔,不洗白刘皓,他暂时还有用,这货后面要为当年的事付出代价的(现在不能告诉你们当年发生过什么事,不过你们应该都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

这章原本有6200!但是我实在是太痛苦了!所以把剩下那2000扔28了!周五28见!


说到叶修的身份……刘皓都叫殿下了嘛,叶修也没不承认嘛(他也得能承认,一句话就病发,啧啧),叶修只说“我不是你的殿下”嘛。

别忘了叶家是兄弟俩啊姑娘们,皇城还有个王子殿下呢。

……至于刘皓不认识叶修……叶修不说了“294年8月26日的晚上,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陶轩,我失去了一切”么!扎起想象的翅膀啊姑娘们!

不要因为小周觉得这个奇怪的诅咒漏洞百出就真的觉得它漏洞百出啊!虽然这个诅咒的确因为某些原因……但大方向还是很完美的。

但是耐不住叶修大大运气好啊……

给能碰到苏家兄妹、唐柔和小周的叶修大大鼓掌!你的人生是要有多少巧合啊叶修大大!

其实不是叶修大大运气好,是作者喜欢爽文啊!!!

憋了俩月了,终于能稍微说点儿了我好开心啊!!!

哈哈哈哈哈哈甜心之路的微博转发抽奖抽中我了我也好开心啊!!!生平第一次微博转发抽奖中奖就和女神有关好开心啊!!!

这么多感叹号一定是因为太开心了哈哈哈哈!!!!!

评论(16)
热度(75)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