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寂灭断章一 · 死灵法师罗辑-1211修

断章一·死灵法师罗辑

 

 

嘉世287年9月14日的傍晚,罗辑出生在一个由巫师组成的家庭中。

他的父母和从未谋面的祖父祖母都是巫师,而且还是被暗元素亲和的巫师——这是非常难得的天赋。

他出生那年是猎巫运动的第四年,正是人心惶惶、到处指认巫师和女巫的时候。

罗辑记事以来,脑子里的记忆有一大半都是一家人为了隐瞒身份而东躲西藏,有时是因为教会在他们居住的村庄寻找巫师和女巫,有时是因为邻里太热情,而这家人并不喜欢和人打交道——和别人关系越密切暴露身份的可能性就越高。

 

他从四岁起开始和父亲学习家传的魔法。教学的地点从地下室到封闭式的马棚,甚至还有逃难过程中躲避夜雨的幽暗山洞。

他在这些阴暗不透光的地方,遵循父亲的指导练习同样散发阴暗气息的暗元素魔法,召唤奇形怪状的暗元素从属。

 

罗辑没有朋友。

他的父亲说身为暗元素法师,他们召唤而来的从属就是朋友,虽然这些从属没有形体更不会说话,但在到处都在癫狂地寻找巫师和女巫审判的年代,独身一人才最安全。

所以罗辑一直没有朋友,他也不太在意。比起和什么都不懂的普通小孩一起去田野捣乱、在水塘边的泥地里扮演士兵打仗,他更喜欢藏在地下室练习家传的咒语。

魔法很有趣。

罗辑觉得生僻难明的咒语很有趣,研究这些也很有趣。他可以花一天的时间琢磨施展不同魔法时魔力的流向而不知疲倦,作为咒语被念出的文字自身的含义也让他着迷。

更何况他还有父亲和母亲,没有朋友并不会影响他的日常生活。虽然总是东躲西藏,但跟随亲人学习魔法让他很快乐,而不断搬家的过程中,他也掌握了许多人究其一生也不会有的见闻。

对于许多同龄人来讲十分枯燥的生活,罗辑却过得津津有味。

 

 

嘉世294年年初,罗辑六岁,离罗辑一家当时居住的奥玛尔山城几公里远的圣塞拉爆发了一场战争,一位死灵法师以复仇为旗号,向所有普通人类宣战。

这位死灵法师的实力之强超出所有人想象,她凭借一己之力清空了整个圣塞拉城,以傲然的姿态迎接从各处投奔于她的巫师。

皇室震怒下派出一等贵族吴雪峰将军,命其领兵三万和反抗的巫师对抗,小规模的反抗终于转为大范围的战争。

这是罗辑第一次听到“死灵法师”这个词。

他的父母又开始收拾行李。同为巫师,罗辑的父母却不想参与战争,他们的孩子只有六岁,这对夫妻只想远离是非之地,越远越好,他们希望战争的阴霾永远不要追上自家孩子。

 

罗辑和父亲打包各种道具时想起了死灵法师这个称呼。

“爸爸,死灵法师和别的巫师有什么不同?”

罗父停下来动作,想了一会儿才跟自己儿子解释:“死灵法师是人们对研究灵魂而且被那一边同化的法师的称呼。”

“那一边?”

“就是死者的国度,人们只有死后才能去到的地方。”

“为什么大家提到死灵法师都那么恐惧?我们也有研究灵魂啊……那些书……”罗辑不明白,他看过很多家传的书籍和卷轴,其中不乏先辈们对灵魂的探讨和研究,被暗元素亲和的巫师在研究灵魂魔法时本身就比别人有优势。

“但我们只是暗元素法师,并不是死灵法师,”罗父叹气,“罗辑,被暗元素亲和的巫师更容易成为死灵法师,但死灵法师本身却并不一定是暗元素亲和,他可以是火法、电法、冰法……然后被拉了过去成为了死灵法师。”

“拉了过去?”罗辑对这个语焉不详的描述不解,“拉了过去是什么意思。”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这是一种说法,我的爷爷曾经说过,在研究灵魂时一定要怀有敬畏之心,不可以蔑视生命。太多的仇恨和偏执会把人的灵魂虚化,如果这个巫师对生命没有敬畏,而是玩弄和蔑视灵魂的话,他会被拉到那一边,而这些人都变成了死灵法师。”

这样的解释太奇怪了。罗辑不喜欢这种没有条理和逻辑的说法,但他的父亲却不再多说,转而斥责他耽误时间,催促他快点整理要带走的东西。

他们计划跟随逃难的人群向东走,虽然并不知道走多远会安全,但一家人已经习惯迁移的生活,只把这次迁移当做一次仓促的搬家,和那些紧张得要死的普通人相比这一家三口镇定到可怕。

 

突然爆发的战争结束得同样突然,同年八月末,战争结束的消息突然传遍整个大陆。

圣塞拉城完了。死灵法师最后的魔法收割了圣塞拉城周边所有生灵的生命,不论是人类还是动植物,无一存活。

人们互相分享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小道消息,手舞足蹈地描述那晚冲天的血光和漫天的死气,就好像这些都是他们亲眼所见。

罗辑的父亲提议搬回奥玛尔山城,他喜欢那里的环境,每家每户相隔甚远,盘山而居,是难得的隐居之地。

罗辑的母亲却不太想回去。

“反正我们一直都在搬家,为什么非要回去呢?”

“反正一直在搬家,为什么不能回去呢?”

夫妻两人争执不下,险些大打出手,关键时刻两人灵光一现决定问问罗辑的意见,如果罗辑说回去那就回去,如果罗辑不同意,那就开拔寻找下一个落脚点。

七岁的孩子想了想,说我听镇上的人说往南走会见到瀑布,我想看看瀑布。

于是夫妻俩偃旗息鼓,又开始整理行装,准备满足孩子看瀑布的心愿。

 

荒野小镇位于大陆西南,他们花了几个月时间一路往南,最终抵达罗辑心心念念的峡谷瀑布,罗辑非常满意自己所见如同所想那般壮丽,缠着父母在荒野小镇住下。

罗母忍不住感慨自己已经多久没在早熟的儿子脸上见过这样灿烂的笑容,然后做主留在了荒野小镇。

他们在荒野小镇住了两年多。

大概因为圣塞拉之战的阴霾还未消散,人们比原来更敏感了。这家人很少与人交流,年幼的孩子也不和镇上同龄人玩耍,久而久之,风言风语就流传起来。

“你看到了么,他们家大门上钉了个钉子。”“我那天还在他家的树篱后面看到了老鼠的尸体。”“他家的女人瘦得可怕,我听教会的大人说,巫师都很瘦,是为了能骑扫帚飞行。”“他们该不会真的是巫师吧?”“太可怕了!”

他们迫于无奈再次搬家,堪堪赶在邻居向教会告发之前。

 

后来他们又换了许多次住所。

罗辑十二岁那年,一家三口在前往多拉克城的途中遇到一伙强盗。

多拉克城有一个巨大的斗兽场,当地城主有个见不得人的小爱好,他喜欢看囚犯和野兽互博,尤其喜欢看年幼的孩子和美丽的少女在野兽的獠牙下挣扎求生,觉得又惊险又刺激。

可哪来那么多幼子和美女,又正好是囚犯呢?

多拉克城附近的一伙强盗由此想出了新的生财之道。他们打劫旅人,抢走年幼的孩子和美丽的女人,然后以这些人是巫师为由,将人卖给多拉克斗兽场,从而得到一大笔钱。

满足了隐秘欲望的城主非常满意,被城主称赞和奖赏的斗兽场管理人员也很满意,得到不菲酬劳的强盗同样满意。

尝到甜头的强盗乐此不疲,直到踢到罗辑这块铁板。

 

那是罗辑第一次杀人。

当他看到几乎是纯学术派没多少武力的父亲为了保护母亲而被强盗一刀砍在后背时,纯粹的恨意和强烈的想要致人死地的情感操纵了他。

罗辑从没想过那些像光影一样、连形体都不固定的暗元素从属也会有得到实体的那一天。

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黑白两色,他能看到那些人的灵魂,苍白的、随着身体的跌落而剥离出去,然后被闪着苍白火焰的动物撕裂,最后变成齑粉。

这种感觉太可怕了,当最后一只苍白发灰的灵魂在他面前被撕得粉碎时,罗辑在自己的魔力中闻到一丝血腥。他昏了过去。

醒来时父母已经把他安顿好了。

多亏罗辑的突然爆发,罗父罗母只是受了伤,性命无忧。一家三口几经周转,最后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山谷定居,夫妻俩对儿子的转变心痛不已。

 

自从那次事故,罗辑进行从属召唤时,召唤来的再也不是一团团的幻影。

猫的骨架、鹰的骨架,甚至还有只出现在神话传说中的类似龙的生物,同样也只有骨质构成,眼眶中泛着冷光的冥火就像夜晚误入荒坟偶尔看到的鬼火。

 

死灵法师。

 

罗辑虽然没亲眼见过死灵法师,但却很明白自己被拉了过去。

那种感觉就像父亲曾经说过的一样,非常难以形容,就像你本来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突然被拽进另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你可以意识到“一切”,“一切”却无法认知你——然后他在那个空间留下了一部分自我,作为补偿,他又带着属于这个空间的什么东西回来了。

罗辑觉得自己变成了一扇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就好像能在特定的条件下敞开通往那个世界的路,如果他想,他可以看到灵魂,也可以指引灵魂,非常奇妙。

 

罗父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如果不是自己被强盗砍了一刀,儿子也不会变成这样。

罗辑自己却没多大感觉,除了朋友们从黑幽幽的鬼影变成了实体、魔力突然暴涨,再来就是自己变得比教会的神棍更符合神棍这个称呼,好像也没多少变化啊?

见儿子除了领悟力变高以外并没有任何不良反应的罗父罗母也逐渐放下心,又开始研究下次搬家该去哪。这对夫妻在漫长的迁移过程中早就忘记搬家的本意是躲避教会,他们现在挺喜欢举家游山玩水,目标是走遍全大陆。

 

不管自己是暗元素法师还是死灵法师,学习魔法才是罗辑生活的主旋律。就像每天都要吃饭睡觉一样,研究魔法已经变成罗辑生活的一部分,他现在乐于实验那些只出现在书本中,过去无法施展的咒语。

例如这个此前从未成功过的召唤术。

死亡骑士,只出现在最古早的几本笔记中的召唤从属,不知道是多少代前的先人在笔记中语焉不详地表示这个魔法成功率极低不推荐尝试。

说不出原因,罗辑认为这个魔法只有死灵法师才能使用。

魔法的成功施展是基于各种条件之上的。他推测这个被命名为“死亡骑士”的魔法需要满足这些条件:死灵法师、咒语和足够的魔力。

罗辑掂量掂量自己现在的魔力量,觉得应该挺符合要求的。

他决定试试看。

 

咒语冗长又拗口,但罗辑已经私下练习过无数次,一字一句说得认真又仔细,属于死灵法师的魔力随着咒语弥漫而出,比暗元素要更加粘稠,有如实质,还带着甜腻的血腥味。

像是在幽静的山谷里撕出一道通往另一世界的裂缝,身披战甲的骑士接受来自死灵法师的召唤,咆哮着挥舞战矛劈开那条狭窄的裂缝,它手中的盾牌上沾着发黑变硬的血迹。

魔力被源源不断地抽离身体,罗辑小脸苍白,猛抽一口气跌坐在地,瞪着自己召唤来的庞然大物大气也不敢出。

 

一身黝黑战甲的骑士停在他面前,罗辑的魔力几乎要被抽光了,他惊恐地强迫自己断掉魔力供给,然后看高大的骑士在他面前崩塌。那身黑色的铠甲、沾血的盾牌和一人多高的战矛化为飞灰,最后只剩下雪白的人骨站在他身前,眼眶里两簇火焰随着山风摇摆。

罗辑满身都是汗,魔力差点儿抽干造成的体力不济让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那具骷髅“咔哒、咔哒”地转着颅骨,僵硬地迈动脚骨往不远处的草丛走去,罗辑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骷髅动作迟缓地矮身捡起什么,然后伴随着“咔哒、咔哒”的声响走回来。

那具骷髅在罗辑面前单膝跪地,背在身后的臂骨伸出来,细长的指骨捏着一枝野玫瑰递到罗辑脸前,罗辑抬眼看骷髅眼眶中摇曳的幽光,骷髅的下颚骨几下移动,两排白牙敲出清脆的“咔咔”声。

 

送给你。

 

罗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他把软绵绵的手伸出去,从自己召唤来的骷髅手中接过那朵山玫瑰,磕磕巴巴地说:“谢、谢谢……”

又是一阵清脆的敲击声。

 

不客气。

 

真的说话了!!!

这次可不是听错或是什么奇怪的幻想,罗辑确定这具骷髅刚刚在和他对话!

 

“这么年轻就能进行这样的召唤,虽然并不完全……但是很厉害啊。”

罗辑转过头,扛着一把巨大银伞的青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他身边的眼镜男人翻了个白眼,几步走过来把脱力的罗辑扶进怀里,然后强硬地灌给罗辑一瓶尝起来像泥浆一样的东西。

罗辑推开眼镜男干呕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力气和魔力正在急速恢复。

“谢谢。”意识到误会了别人用意的罗辑立马道谢。

眼镜男笑笑:“不客气。”

手持巨伞的青年叼着一枝草叶,几步蹦了过来,一手揽着骷髅的颈骨,一手伸向罗辑:“这么年轻的死灵法师,你很有天赋嘛。要不要跟我们回兴欣呀,由巫师组成的佣兵团。”

 

罗辑还记得,那是嘉世300年的初夏,山谷的风带来阵阵花香,他在这一天召唤出一只会送给他山玫瑰的死灵,然后遇到了日后最重要的同伴们。

那一年,罗辑即将十三岁。



断章一 · End


注:眼镜男是关榕飞。



P.S.

按理来讲周三还要更新,但写完二十九章死活不想写正文,暗搓搓地码番外,周三的第三十章随缘吧……

正文设定下每个人都有小故事,有的会写有的不会写,看心情。

其实只是想写罗辑第一次召唤真正意义上的死灵的这一幕,以及死灵法师的设定,不久后的正文要用到这个设定。

关于死灵法师的设定差不多就是这样,罗辑因为是暗元素亲和所以很容易被拉过去(暗元素本身特性),普通巫师则会稍微好一点。魔法是因为思想而引发结果,恶意和毁灭欲越强,结果就会越彻底,巫师本身也就越容易滑向另一边。

消灭肉体和消灭灵魂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成为死灵法师就会变成不属于又同属于两界之人,看起来很风光啦,实力大增啊什么的,但这其实是一个标记,通过吞噬他人得到力量,标志着这个巫师曾经蔑视生命和灵魂,死后惩罚会……出来混都是要还的,不要用力量做坏事呀_(:з」∠)_


所以罗辑也一直在努力超度和引渡灵魂。也告诫过兴欣众人克制恶意。

评论(14)
热度(45)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