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叶周]寂灭 Ch.29-30(0709补档)

第二十九章走:点我

敲门砖:sos



第三十章

 

 

傍晚的微风从落地窗外吹拂进来,经过一日暴晒的空气形成的微风暖洋洋的,城堡厚实的墙壁隔绝了炎夏的闷热,反而略显阴凉,周泽楷站在叶修身前,觉得脸上被叶修留下的水渍正被温暖的风蒸干。

“小周,”叶修握住他的手,又重复了一遍,“你在想什么?”

“在想,”周泽楷用额头抵住叶修的,叶修温热的气息随着呼吸喷在他的脸颊上,他眨眨眼,抬手抱住叶修,“破解诅咒的条件。”

“我年少不懂事时惹的那个小麻烦?”两人紧贴的胸膛一阵颤动,叶修也搂着他,发出微弱的笑声,“其实我也不知道。”

周泽楷推着叶修拉开距离,眯眼观察叶修的表情。

叶修大方地任他打量,十分诚恳地强调:“我真不知道。”

“……”周泽楷有点儿不想理他,他把还在努力摆诚恳脸的叶修按到墙边,顺手拍拍叶修的胸口,然后弯腰拎起小木桶,走开继续扫除工作。

 

适才亲口答应帮忙的人立刻跟上,不知道从哪儿扯出来块脏兮兮的布片跟着周泽楷一起忙活,周泽楷走到哪儿,叶修就拎着黑乎乎的抹布跟到哪儿。

“生气啦?其实对这个阵的系统研究是从唐柔加入兴欣才开始的。”叶修探头看他,温言解释,“别看我现在挺厉害的,当年也跟你一样什么都不懂。我拿着图纸也去问老关,他是世家出身,又主要研究阵法,比我懂得多。但这个阵法涉及黑魔法,他担心我要做危险的事,我又没法解释,他就让我自己研究,我一个人研究了四五年啊,想想就心酸。小唐来后他们零零碎碎猜出来点内情,老关这才放手帮忙,那之后我们也推演了很多破解方式,最后是确定了一个反咒,但毕竟是猜想,还有好多不确定的。”

周泽楷想了想:“不确定的因素?”

“我们推算的条件是在原阵法上加持反阵,然后创造相同的条件,逆推这些条件来扭转既定结果。反阵我们已经画出来了,但发动阵法时我和陶轩必须都在场,这是破解条件中最大的变数。”叶修停顿片刻又接着说道,“陶轩这几年深居简出,我原本计划时机成熟时用夫人的名义将他引来圣塞拉。后来兴欣意外被通缉,虽然过程坎坷,但结果却接近我希望的。”

叶修抽出周泽楷手中的抹布,边擦柜子边继续说:“我们现在抓到了刘皓,他是陶轩的人,又恰好受陶轩所托来圣塞拉寻人,利用好不愁引不来陶轩。但反阵的效果如何我们并不确定,万一失败,答应你的美好未来就只能另寻办法了,一个不小心就又是一场战争,这是我想要极力避免的。但如果真走到那一步,就像我说过的——我们也必须为生存而抗争。”

“你没告诉霸图。”周泽楷抿唇,叶修和他说的这些可完全没跟张新杰和林敬言提。

“暂时不用告诉他们。如果能引来陶轩顺利解咒,那霸图什么都不用做。等我确定没法解咒再说也不迟,而且那时候也真需要霸图帮忙了。”

 

联系这一天发生的事以及叶修刚才所述,周泽楷突然醒悟,他听懂了叶修的潜台词。

他已经知道叶修被陶轩下了诅咒,叶修说过陶轩的诅咒让他失去所有。

那么,如果解除诅咒,就意味着叶修夺回所失,并能自由言说曾经发生的一切。如果没法破解,就只能通过战争来达到目的。

叶修被诅咒禁止述说的,是足以改变、甚至颠覆整个局势的真相

被剥夺身份、被禁止言语,背负着苦痛踽踽前行。

这该有多痛苦?

“你——”周泽楷心口蓦地一疼。

他意识到出口的语气太尖锐,深吸了口气再次开口:“叶修。”

 

“小周?”叶修正抬高手臂擦墙壁,他听出周泽楷话语中潜藏的情感,转过身露出半是疑惑半是好笑的神情,“怎么了?”

“我帮你。”周泽楷走上前,从叶修手中拿过几次易主的抹布。叶修要做的事说来简单,实际上十分困难,成功率并非百分百的解咒,还有难以达成的条件。他突然想到还在埋骨之地时,男人向他保证过会让巫师正当地、自由自在地、受人尊敬地生活在这个大陆。

 

一定会有那一天。

 

他微微侧头看叶修的眼睛,那双眼一如初见时明亮有神。明明糅杂了复杂的情感、沉淀了难言的苦痛,却因为笃定和信心而清澈明亮,叶修正注视着他,如同他注视着他,他在那双眼中看到了自己。

他的注视太过专注,叶修的表情变得柔和,温和的笑意软化了男人的棱角,他缓缓靠过来,嗓音低沉:“小周……我想吻你。”

周泽楷闭上了眼睛。

 

 

翻涌的云卷颜色暗淡,灰蒙蒙地和远处的群山接在一处,原本葱郁的森林和连绵的群山也在云的笼罩下变成令人压抑的青灰。

水汽和燥热调和成粘稠的闷,沉甸甸地压在皮肤上,几乎要榨出毛孔中最后的水分。空气像团流动的火焰,在吐息间顺着气管一路烧下去,在肺里焦灼地绕上一圈,又从口鼻送出去。

山道上的两人步履维艰。

大约六个小时前,因为道路状况已不适合骑马,叶修和周泽楷不得不把出城时带出的两匹马留在山路入口,这条曾经贯通大陆南北的山道现今已经完全坍塌,剩下的路程只能靠不断的攀爬和跳跃。

“小周累不累?再坚持坚持,就快到了。”

周泽楷擦掉脸上的汗,天气闷热,附近植被稀少,他整个人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被汗水浸透的衣服紧紧黏在身上。他接下叶修递过来的水壶,“咕噜咕噜”灌了几口,然后微微摇头示意自己没有大碍。

短暂的休整后,两人继续避开明显松动位移的岩石,在乱石丛中寻找安全的道路,缓慢而谨慎地前行。

“两年多没来,这里还是老样子。”

叶修也出了一身汗,他飞身越过某条深不见底的裂缝,回身指引周泽楷:“往我这个位置跳,这里。不能太近,那里是空的……厉害。”

叶修笑着搂住纵身跳过来的周泽楷,扯着后者远离这条宽约两米的地缝。轻盈的风元素消失在空气中,谁也没回头再看一眼那条骇人的裂缝。他们这一路走来见过太多类似地貌,大地像一盘绵软的蛋糕,被这些深渊切割得七零八落。大大小小的缝隙纵横交错,窄的只有指头宽,最宽的一条差不多是他们刚跳过去的那条两倍宽。

寻常人面对这样的恶劣地势早就一筹莫展,但他们两人都是巫师,体力又好,一路上各显神通倒走得挺顺。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往北走,脚下的路渐渐变得平坦,已经有一阵没再见到几人高的巨石和松垮垮的乱石山。参照叶修先前的介绍,这说明两人已经接近此行的目的地。

“快到了。”路况变化使得叶修的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他拎着衣领给自己扇风,另一手指向前方,“就那边,可惜不能骑马,走得真累。”

周泽楷顺着叶修蹭破皮的手指尖望过去,入目的是坐落在山道间的建筑物。他不禁瞪大眼,不敢相信叶修口中如此重要的献祭阵法就明目张胆地安放在这种地方——那栋建筑物是由大块的砖石堆砌而成,借着地势靠山而建,实在是非常显眼。

“不藏起来吗?”周泽楷完全无法接受想象和现实的落差。

“不用。这里是个驿站,像这样的驿站在往奥玛尔山城去的路上还有无数个。当年打仗时这条山道是国王军的必经之路,人和物资都得从这条道走。这里是最后一个补给点,当年道路通畅时,从这里骑马去圣塞拉只需要四个多小时。”

“别看这里没事,从这个驿站向北,通往奥玛尔的那半段和咱们之前走过的没两样,否则这条道不会废十年。这个阵一旦发动,以这里为中心,圣塞拉和周边的群山全都会作为祭品抽取生命力,如果不是奥玛尔恰巧在这个范围之外,估计下场也和圣塞拉一样。”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驿站门口,驿站大门的门板已不知所踪,门轴上的钉子掉了两颗,锈成青绿色的薄片挂在腐朽的门框上,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叶修穿过门洞,熟门熟路地点燃石壁上的火盆,火光照亮昏暗的室内,周泽楷跟着钻进去,本想去房间对面点燃另一只火盆,却被叶修按住肩膀。

“最好别踩上去,”叶修低声提醒,“就在你脚下。”

周泽楷低头,离他的鞋子几厘米远的石质地板上凹下去一条弯曲的沟壑,随着视线上移,积满灰尘的大型阵法映入眼帘,这个复杂的阵法就躺在驿站大厅的石地板上,原本平滑的切口被风化形成不平的起伏,当年雕刻这座阵法的人下手细致,整个阵法凹陷的沟痕不论是深度还是宽度都只有拇指粗细。

“这就是陶轩送给我的小礼物。”叶修蹲在阵法一侧,仰头迎上周泽楷晦暗的目光。

 

 

“热死了!”

孙翔第一个冲进庭院,却没往屋里蹿,而是几步跑到院里的水井边,动作麻利地打了桶水。少年端着那桶水,闭着眼睛从头顶浇下来,冰凉的井水立刻带走了身上黏腻的汗意和热腾腾的温度,他甩甩湿淋淋的头发,把湿透的上衣脱下来系在腰间,哼着小曲又打了一桶井水。

“小孙,你这样忽冷忽热小心生病。”跟在他后面的肖时钦对自己副官的恶习简直无奈了,虽然知道说了对方也不会听,却还是不由得出言提醒。

“没事,从小到大夏天都这样,从没生过病!”孙翔嘿嘿一笑,又浇了一身水,“小事情你要不要试试,天这么热,冲一冲特别舒服!”

“你自己习惯不好就算了,别撺掇队长呀!”来给几人开门的戴妍琦没好气地扁嘴,不满地抱怨,“没听人说吗,笨蛋才不会生病!”

“你说啥?谁笨蛋?”

“谁答应了就是谁!”

“小戴!小孙!”眼见两人就要从斗嘴演变成全武行,肖时钦觉得特别心累,“都住手,注意影响!你们可是军人,有点军人的样子!”

被喝止的两人互瞪几眼,戴妍琦朝孙翔做了个鬼脸,小步追上肖时钦:“队长,怎么说的?还要继续搜索么?”

“不搜索啦!”肖时钦还没说话就被孙翔抢过话头,少年气哼哼地抢白,“那个走路不带眼的说反正搜也搜不到,还不如老实呆着等他的消息。少瞧不起人了,我倒要看看他能有什么消息。”

“他有什么好瞧不起人的,明明那么弱。”戴妍琦愤慨。

“就是啊!我跟你说啊那个叫陈夜辉的,我们骑马去搜山,才几小时他就说腿疼!”

“弱爆了!”

刚刚还争执不休的两个孩子这会儿又同仇敌忾,你一句我一句地吐槽教会。

肖时钦暗自摇头,忍不住感慨小孩子的革命友谊建立得真是简单粗暴。

 

“队长。”

“学才。”肖时钦关上门,吩咐道,“传令下去,让大家原地待命,权当休息了。但也不要太松散,我总有不太好的预感。”

“是。”

 

肖时钦擦擦额角的细汗,透过窗口望向阴沉沉的天色。连续半个月的搜索,几支部队连兴欣的影子都没见着,不仅兴欣,在捷索打过照面的唐柔也消失得仿佛从没出现过。

而且他听孙翔说教会的人也在四处打听唐柔的行踪。教会为何急于找到唐柔,真的如陶轩所说因和唐书森交好而顺势寻找?

不太像。

虽然肖时钦因不喜皇室和大多数贵族的骄奢作风而极少参加各类宴会,也不主动打听花边新闻和小道消息,但他也是名副其实的贵族出身,有些事就算不主动了解,也会听到个大概。

他确实没听说过教皇陶轩和唐书森关系亲密。再说如果真的关系好,会连朋友的女儿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么?

事实上陶轩这几年除了必须出席的会议和宴席,几乎不出行。论关系亲疏,陶轩也就和国王来往较密切,教会的大小事务一应交托副手崔立执行,本人甚少露面。

这次陶轩竟然会为兴欣专程跑一趟,已经能说明他本人对兴欣有多重视,但正因为之前如此重视,才显得后面太不重视。

比起寻找兴欣的巫师们,陶轩显然更乐忠于寻找唐柔。

联想陶轩得知唐柔是唐书森女儿后忧心忡忡的神色,肖时钦敏锐地察觉出一丝不寻常。

天色愈加阴沉,当第一滴雨打湿窗台时,肖时钦抹去飘到脸上的雨珠,伸手关上了窗。 



TBC.


P.S.

我个逗比最近沉迷于写番外……写可顺手了……

但是正文……这章简直是“卡卡卡”卡神化身,卡完场景卡剧情,卡完剧情卡对话。从头卡到尾……从没遇过如此卡的情况……

评论(14)
热度(72)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