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里站密码:三个字母,全小写,学名:国际求救信号。

[叶周]寂灭 Ch.33-1207修

第三十三章

 

 

入夜,刚经历过意外的阵法修缮小组终于赶回城主府,关榕飞随手把戴妍琦的马拴在前院,一行人跨上台阶敲门。

来开门的方锐被几人满身的血和破破烂烂的衣服惊呆了,他愣愣地闪到旁边让满脸严肃的同伴进门,一边小声嘀咕。

“你们不是去修魔法阵了吗,怎么搞得——”他本来想问怎么搞得跟刚从战场下来似的,没想到话才说到一半,落在最后的伍晨突然从肩上搬下来个人扔他怀里了,硬生生把方锐那后半句给撞得没了音儿。方锐愤怒啊,反手就想把怀里的人丢回去,可抱起来一看,呦,挺漂亮一小姑娘!

这一看,纵然有再多的气也不好意思生了,总不能真把一娇嫩的小姑娘当麻袋似的丢地上吧?方锐转转眼睛,把怀里的小姑娘抱结实了。

“待会儿再说。”叶修点点脑门儿,“先去找小安来搭把手,这姑娘看到不该看的了,得清清脑子。”

方锐回过味儿,立马把戴妍琦往椅子上一放,转身上楼叫人。

 

此刻,肖时钦和孙翔两人的马正穿过城门。

下午孙翔没阻止戴妍琦脱队的事惹得肖时钦难得发了次火。肖时钦虽然是一等贵族,却不爱拿身份压人,他为人谦和有礼,在军队也偏爱以德服人,从没给部下摆过脸色看。今天却因为这事破天荒地把孙翔狠狠训斥一顿,可见是真的生气。

孙翔起初还争辩两句,听了肖时钦的推论后也乖乖闭嘴。

肖时钦怀疑陶轩别有居心。

 

在众多高级军官间有个心照不宣的共识:虽说皇权一直掌握在以皇室为代表的贵族阶级手中,但教会的势力隐隐有赶超和碾压贵族阶级的趋势。

自从皇室颁布那道军队配合教会猎巫的命令后,教会的意愿突然几近等价于皇室的意愿。过去只有统治阶级有权利指挥军队,但这道命令却间接造成教会也有权利行使军队指挥权的畸形现状——只要他们把想做的事以“猎巫”为理由正当化就行。

很多高级军官本身并不喜欢和教会打交道,除法令要求的合作之外甚至懒得和教会的人多说半句话,但依然有些人或碍于利益、或碍于人情,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教会行方便。

 

民众可以蒙蔽,下级贵族可以收买。有决策权的高等贵族更关心自身利益,会思虑平民生活的人少之又少。更何况贵族阶级对巫师的仇恨也不见得比民众少,有许多人在二十年前的皇室迫害案中失去至亲,提起巫师也恨得牙齿打颤。

嘉世六世的身体每况愈下,近年来诸事多由王子代劳。这位国王年轻时于皇室迫害案中失去多位志同道合的得力大臣和挚爱的妻子,后来又在圣塞拉之战失去几位实干的将领,这些人既是他生活中的挚友,又是他的左膀右臂,一连串的噩耗击垮了他本就不算硬朗的身体。

战后倍受打击的国王一蹶不振,王子年龄太小,王国的运转全靠几位上了年纪的老公爵和刚得到父辈爵位的小年轻支撑,老一辈自恃清高、小一辈眼高手低,整日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争执不休。也不知从何时起,教会的权利越来越大,早就有流言称陶轩想架空皇室,但教皇为人低调,又极少和贵族来往,所以这样的流言缺乏理论支撑而逐渐淡化消失。

但肖时钦知道远在皇城的王子殿下一直怀疑陶轩想架空皇室的说法并非谣传。流言的形成总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上,而且就算真是流言,这位年轻的王子也不愿放任教会继续发展壮大。

这对皇室是种威胁,更何况猎巫运动已经背离了它的初衷,成为了迫害民众的工具。

 

甚少参与皇室奢华聚会的肖时钦和表面上整日穿梭于各交际圈的王子殿下看似完全没有交集,实际上这是避人耳目的表象。

他是王子殿下的挚友,同时也是王子殿下最得力的部下之一。

王子身边的侍从和肖时钦的同僚私交甚笃,王子会把需要肖时钦做的事通过侍从传递给那位上将,这位看似和肖时钦处处针锋相对的上将就拿决斗当借口带话给肖时钦。

王子殿下对兴欣佣兵团非常好奇。陶轩向嘉世六世申请了四个城市的驻兵来抓捕兴欣的人,上次让陶轩如此大动干戈还是十年前的圣塞拉之战。急于打破现状的王子想知道他们能不能趁机获取情报或者可以利用的资源。

 

肖时钦因此被派来捷索。

事实证明他并没有白跑一趟,陶轩亲自出马已经是意外收获。而他得到的线索远远不止于此——向来低调的教皇此行从头至尾都透着可疑,陶轩对兴欣一事前后的态度转变和对唐柔行踪流露出的浓厚兴趣与关心都是疑点。

现在肖时钦还知道了“刘皓和陶轩有联系”。

肖时钦此前也猜测过王子殿下和自己说句话都要拐好几个弯是为了掩人耳目,但对于陶轩的种种猜测毕竟只是猜测,他没想到陶轩竟然真的在王子殿下身边安了人,而且这个“耳目”竟然埋得那么深、离得那么近。

刘皓。

整个皇城谁不知道刘皓是王子殿下的至交好友。可听陶轩的意思,刘皓也和陶轩关系极好,甚至好到会替陶轩办事的地步。所以当陶轩说随便派个人就行时,肖时钦立刻就决定自己亲自走一趟,他希望借这个机会验证他和王子的一些猜想。

如果真有内幕,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自然更好。

可戴妍琦的擅自行动打乱了他的计划,肖时钦现在只希望戴妍琦能平安到达圣塞拉城主府,别闹出新的事端。

 

在城里问路耽误了不少时间,圣塞拉的居民对外人极不友好。因为犯错而理亏的孙翔逮着个企图诓骗两人的小伙子,又是言语恐吓又是暴力威胁强迫对方领路。被孙翔挥手赶走时,以为自己绝对会死的小伙子眼中充满泪光,一阵风似的跑了。

城主府从外观上来看有些破败,但前院打扫得十分干净,高处的窗口也亮着火光,显然有人居住。孙翔和肖时钦牵着马,举着火把从院门进去,很快就看到拴在院里的马。戴妍琦的马认出他们,摇头晃脑地喷了个响鼻。

“看来小戴已经到了。”肖时钦松了口气,孙翔也精神起来,两人把马拴在戴妍琦的马匹旁边,提着行囊向不远处的大门走去。

 

屋里的人正七嘴八舌说得热火朝天。

修缮小队离开的这几天,留下的人也没得闲,光是修整城堡就花了好些功夫,还要布置各种机关和阵法,偶尔还得应付张新杰的突然造访。

听说叶修他们不仅受了伤还捡了个不认识的小姑娘,十几人全丢下手边的事跑来围观。叶修见人来得挺全,就把几天的情况大概一讲。他说得轻描淡写满不在乎,罗辑看众人完全没意识到事情严重性,又着重描述进城前在山道岔口遇到的意外。

 

方锐叫安文逸来帮忙时只说需要消除一段记忆,安文逸本来都要动手了,结果听到罗辑跟讲故事似的说周泽楷魔力暴走、险些撕碎几个灵魂,大惊之下把戴妍琦抛到一边先去给周泽楷检查身体。

“魔力使用过度造成的脱力,还有被人侵入思维造成的精神疲惫,除此之外应该没有大碍。”安文逸施了几个检测魔法,“待会儿饭后我做副解除疲劳和消除梦境的药,你睡前喝了,睡一觉就没事了。”

周泽楷点头,坐在他身边的叶修这才放下心来,却做出“我早说过”的表情揉揉周泽楷的头发,笑着说:“你看我说得没错吧,罗辑都跟我打包票了。你放心。”

安文逸推推眼镜,略有些不满:“副团长,貌似我才是医生吧。”他拉着叶修递过来的胳膊,检查那些已经接受过一次治疗的伤口,“愈合得不错,小周学得很好,不过我不推荐自己魔力见底的情况下还给别人疗伤。”

周泽楷无辜地看着安文逸,安文逸面无表情地强调:“不要随便把自己的魔力用光,很危险。”

叶修对兴欣的治疗师越发像张新杰的严谨性子简直无奈了,他趁着安文逸从包里拿药看不到时,对周泽楷挤眉弄眼地做鬼脸,周泽楷别过头不去看叶修,省得自己失礼地笑出声来。

 

“现在该这姑娘了,”苏沐秋敲敲桌子,“小安你探查下她的记忆,我看老关说得对,这人八成有同伴,要做就做得万无一失。”

“行,”安文逸从桌子一侧绕过来,把手放在戴妍琦头顶的发旋上,“我先——”

“先别开始!”魏琛拨开安文逸的手,“有人来了。”

这时候已经是寻常人家睡觉的时间,霸图的人每次来之前都会先行通知,圣塞拉的人从不随便在城主府附近乱晃——来人只可能是来送能查找唐柔行踪的道具的人。

在座的十几人都是聪明人,转念间就想明白个中要害,魏琛第一个跳起来,指着从桌边站起的叶修几人:“你们赶快给我躲起来。”

陈果快步走到另一边的侧楼旁把墙上的烛台往下一拉,墙上“咔咔”两声滑出一条仅供一人进出的缝隙。陈果把叶修推进去,又去拉周泽楷,还不忘招呼包荣兴帮忙:“包子,把那个小姑娘抱过来!”

“哎不用!”苏沐橙从空间袋里抽出一床薄被,抖开盖在戴妍琦身上,她动作飞快地拿出针线和零碎的布料铺在桌上,“莫凡你坐她旁边跟我一起做针线,如果她醒了,你就拿针麻醉她。”

莫凡麻利地坐下,和苏沐橙一左一右把戴妍琦夹在中间。

 

敲门声响起,伴随着新装好的门铃发出的清脆响声。

“赶快!赶快!”陈果小声催促着,他们像是排练过许多次,忙而不乱地进入暗道。

侧楼房间的地势古怪,进来后要先上几层台阶,之后就到达一个狭小的平台,侧面的墙上开凿出两指宽的观测孔,八个人就蹲在平台上透过一个个观测孔往外看。

刚回来的叶修五人身上满是血迹,衣服也很破烂,当然不能用这形象出现在陶轩的使者面前,苏沐秋先前曾经被捕,留在外面也不保险。唐柔和陈果,一个是唐公爵的独生女,一个是兴欣的团长,都是曝光率较高的人,也得躲起来。

直接上楼躲避当然也行,但从楼上下来比从侧楼出去要慢。万一暴露身份,从这里出去帮忙会快得多,而且观测孔虽小,发射咒语却没问题,用得好还能打个出其不意。

 

见几人躲藏好了,方锐整整衣服走向大门,魏琛跟在他后面。

“老魏,我突然想起一事儿。”方锐的手都摸在开门的机关上了,却慢慢回头直勾勾地盯着魏琛,他声音低沉,本来就莫名紧张的魏琛被方锐吓得几乎跳起来,却听方锐来了句:“我帅么?”

被吓得差点儿背过气去的魏琛抬脚就把方锐踹一边去了,骂骂咧咧地拉开沉重的大门。

门外站着一位青年,他戴着眼镜,个子挺高。随着门扉的敞开,青年在镜片后露出和善的笑容。他身边打火把的少年也是个瘦高个子,背着战矛,看来是个武斗派。

“你好,我是肖时钦。”肖时钦微笑道,“我受陶教皇的委托来拜访刘皓城主。这位是我的副官,孙翔。我的另一个部下,大概这么高的小姑娘,”他伸手比划一下,“戴妍琦,应该已经到了。”

包括魏琛在内,屋里所有关注大门口动静的人俱是一凛。千成远远瞄到来人长相,马上站起身状似无意地拉着暮云深缩进了大厅深处的房间里。

魏琛的反应也不慢,他后退一步请两人进来,不动声色地接话:“原来是肖上将,久仰。我是城主大人的侍卫长,姓陈。戴小姐已经到了。”

方锐这会儿只恨自己刚才竟然跟魏琛一道过来开门,他应该抱着那妹子直接跑楼上去的!现在人家同伴找上门不说,竟然还正巧就是陶轩派来的人,要不要这么背!人一会儿要是问小戴妹子在哪儿,说在那头桌边睡着了?还叫不醒?妥妥的暴露!

 

藏在侧楼暗道里的叶修等人也是一样的心思。

唐柔面前正好是个观测孔,她在肖时钦踏进房间时就变了脸色。

周泽楷站在叶修身边,观测孔有限,他和叶修就分到一个,叶修正透过那条细缝往外看。几乎是唐柔变了脸色的同时,叶修也沉下脸皱着眉头低声说:“做好战斗准备,是肖时钦。”

 

他们这个位置离大门有段距离,暂时听不到门口四人说了什么。这里除了叶修、唐柔和周泽楷,剩下五人虽然听说过肖时钦的大名,却没亲眼见过这位常年驻守皇城的将军。叶修这句话就跟在人堆里丢了个燃烧瓶似的,惊得暗道里的人纷纷绷紧身子。

他们缩在暗道里看魏琛和方锐把肖时钦和孙翔领进来,安文逸从容地迎上前,三人按照早就排练好的剧本将客人带到靠近侧楼的桌边坐下,这里离侧楼只有几米远,可以很清楚地听到几人的对话。

安文逸非常镇定,他以管家的身份向两人表示要上楼将贵客到来的消息告知城主,然后微微欠身,优雅地转身离开。

自从进入圣塞拉就不得不把脸上的纹身用咒语掩盖起来的乔一帆走过来,放下端来的红茶和甜点后又退到一边。

魏琛和方锐还在讲述圣塞拉风俗和这几天修缮城堡的趣闻消磨时光,肖时钦静静听着,偶尔插一两句话,饿坏了的孙翔也不客气,把小脆饼嚼得嘎嘣响。

 

又等了三五分钟,肖时钦端起红茶抿了一口,苦笑道:“小戴这丫头路上闹了点别扭,自己一个人先跑了过来,给你们添麻烦了。可以的话,能让人叫她过来么?”

魏琛和方锐正要说话,楼上一连串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两人起身装模作样地向两步并作一步跑下来的刘皓欠身行礼。

“肖时钦将军!”刘皓热情似火,两手伸得老长,对他来讲看到肖时钦和孙翔就好似看到了亲人,他激动得险些哭出来,“没想到来的是你!”

如果来的是其他小角色,刘皓还不至于这么激动。但肖时钦是上将,而且来得不止肖时钦,旁边的那个少年他也认识,是肖时钦的副将孙翔。这让几天下来饱受心理折磨的刘皓看到了希望,他相信只要能和肖时钦说上话,哪怕只是一句暗示,自己得救的机会就近在眼前。

他绝对要抓住这个机会!

 

刘皓的热情让满腹疑虑的肖时钦更警觉了,他又窘迫又疑惑,他什么时候和刘皓这么熟了?

“刘城主,好久不见。”伸出的手被刘皓一把握住狠狠摇晃,肖时钦尴尬极了,“陶教皇托我给你送来了上任礼物……”

刘皓的眼睛一亮:“是吗?”

肖时钦扭头示意孙翔把那个礼物盒子拿过来,趁着刘皓伸手接礼物时赶紧把被捏得泛红的手抽回来。

安文逸则缓步走到刘皓身边,轻声建议:“大人,需要我帮您拿到书房么?”

这句看似体贴的话实际上是个威胁。

肖时钦不比其他小角色,刘皓和肖时钦互相认识,当然不能拿别的什么人糊弄。精神控制也不能用,被控制的人表情呆滞,很容易被人看出来,他只能铤而走险把刘皓放出来和肖时钦见面。

没想到这句话起了反效果,被关得失去理智的刘皓不愿错过这个机会,他几乎想也没想地拒绝了安文逸的建议:“不用,我要在这里拆。”

魏琛和方锐交换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缓缓移到适合发动攻击的地方。他们推测这个盒子里放着用来寻找唐柔的魔法道具,打开也不会有太大危险,倒是刘皓要费心思和肖时钦解释这件礼物的功用。

但多个心眼总没错。

 

就在这时,房间对面传来一声惊呼:“莫凡?!”

“队长快逃!他们是兴欣的人!”

“小戴?!”肖时钦扭头望向房间那头,被方才坐在桌边做针线活的女人反剪双手压在桌面上的小姑娘,不是戴妍琦又是谁?!

与此同时,刘皓重重地把盒子摔向地面,浓密的黑烟从支离破碎的盒子里冒出来。方锐猛地扑过来把刘皓摁在地板上。

 

孙翔拎着肖时钦的衣领几步疾跑和来历不明的敌人拉开距离。

“肖将军救我!”刘皓被方锐摁得动弹不得,却不停气地大吼大叫,“陶大人救我!”

黑烟翻滚着,渐渐形成一张熟悉的脸。

 

是陶轩。



TBC.


评论(8)
热度(73)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