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里站密码:三个字母,全小写,学名:国际求救信号。

[叶周]寂灭 Ch.34-1208修

第三十四章

 

 

整个城市都笼罩在夜幕之下,沉寂的夜色中偶尔传来一两声犬吠,那些依然没有睡意的居民聚在巷尾的酒馆,边喝酒边笑闹,没人知道被他们当做谈资的城主府里,来自多方的势力正紧张对峙。

安文逸迅速穿过大厅冲向钳制戴妍琦的苏沐橙,他很清楚自己留在原地不仅帮不上忙,甚至有可能拖累同伴,反倒是苏沐橙那边很可能需要他的帮助——莫凡歪在桌边,情况不明。

千成和暮云深推门而出,两人协力拽起发狂的刘皓,方锐的压力骤然变小,他顾不得被刘皓踢打得生疼的肚皮,起身绕着翻腾的黑雾走位,和乔一帆并肩护在魏琛身前。

 

场面瞬息万变,孙翔余光瞄了一眼,恰巧看到刚刚跑出去的眼镜青年在戴妍琦头顶一按,奋力挣扎的少女瞬间瘫软身子。孙翔深知肖时钦不擅长近身格斗,戴妍琦落入敌手生死不明,只能靠自己保护肖时钦,孙翔额角滑下一滴汗水,他把肖时钦向后推开,矛尖一抖比向几步外面色阴沉的“城主随从”,同时也不忘分出两分心思关注弥漫于大厅一角的滚滚黑烟。

像夜色般阴沉的浓雾组成的形象看着有些熟悉,孙翔听到肖时钦“咦”了一声。

他们同时认出了那张脸,三人来圣塞拉之前,正是这张脸的主人把那个晃不出声响的礼物盒子托付给了肖时钦。

 

“暂时休战。”方锐朝孙翔比了个暂停的手势,他的目光至始至终没离开面前的“陶轩”。

肖时钦脑子转得飞快,戴妍琦方才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小姑娘冒着生命危险提醒他逃跑。这些人就是兴欣佣兵团。他们看似普通,却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消灭两百正规军的狂徒。面前这个让兴欣如临大敌的人影是从陶轩的礼物盒里冒出来的,它长着陶轩的脸。

而且刘皓被人拖走前确实叫了陶轩的名字。

这意味着什么?

兴欣的人选择休战,是趁此机会逃跑还是留下静观其变?孙翔回头递给肖时钦一个询问的眼神,肖时钦小幅度地摇了摇头。

不能走。事情发展出乎意料,肖时钦深知这是最好的逃脱机会,可不论是为了摸清那团疑似教皇的黑雾到底是什么,还是为了不远处生死不明的戴妍琦,他都得留下来。

孙翔轻“嗯”一声,摆出随时可以发动攻击的架势。

 

黑影几下晃动,陶轩的声音清晰地、逐字逐句地,传进在场每一个人耳中。

“刘皓,这些是什么人?”

“兴欣佣兵团。”方锐代替被捂住嘴巴、失去自由的刘皓回答,他打了个响指,风刃绕着手掌旋转,“大人你都下命令活捉我们了,好歹也认认我们的脸啊。”

“原来是你们。”陶轩的映像颤动着,发出嘶哑的笑声,“既然如此,叶修呢?他没胆子出来见我吗?”

方锐的表情无辜极了:“叶修?谁是叶修?我们这儿没有叫叶修的。”

“少装糊涂,你知道我问的是君莫笑。”

“你说他啊……”方锐的声音低了下来,一脸没落沮丧,“他……”

“他失踪了,一直没回来。”魏琛从乔一帆和方锐中间探出头来,表情特别严肃、特别认真,“我们还想问大人你呢,自从你们在格林兰的那次埋伏,我们就和副团长失去联系了。”

“哦?”陶轩的声音十分愉悦,“这么说他死了?”

“他死了你很开心?”乔一帆愤怒地质问,少年脸上的图腾四处游走有如活物,黑刀上黑气蒸腾。

“心腹大患终于死了,我当然开心。”陶轩哈哈大笑,半晌才停下来诱劝道,“叶修死了我们之间也没必要搞得你死我活,凭几人之力能全灭正规军两百多人,你们很不错……要不要跟我做事?”

“虽然我们副团长失踪了,可我们团长还在呢,当着我们团长的面撬她墙角真的好吗?而且从小我妈就教育我不要和死灵法师打交道,不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方锐干巴巴地说,立马被魏琛狠狠跺了一脚。

“如果我们的答案是不呢?”

雾气耸动,“陶轩”看向在同伴身边站定的苏沐橙。

苏沐橙的眼角泛红,一句话问得不卑不亢。她的脸颊上还有没擦干净的泪痕,手中的轻质弩稳稳指着身为陶轩载体的团团黑雾。乔一帆担忧地望向大厅那头,安文逸正为莫凡治疗,包荣兴手里拎着块板砖在旁边上蹿下跳。

“你们最好再考虑一下,”黑雾骤然胀大一倍多来,“我掐死你们就像掐死蚂蚁一样容易。举个例子——”幻影转过身,面向一直在附近旁观的孙翔和肖时钦,“肖将军,我没想到你竟然会亲自跑这一趟。”

 

肖时钦在军队里历练出的危机感在这一瞬变得极为鲜明,他心中警铃大作。这短短几句话涵盖的信息量太大,而“陶轩”最后那句话直指一个可能——杀人灭口。

黑雾霎时扭曲成巨大的枪尖射向他的面门!

视线中一道身影瞬间迎上,战矛撞上黑色的雾气,竟然迸射出点点火花!

孙翔双臂肌肉暴起,欲发力格开实体化的黑雾,少年半步不退,拼命阻拦袭向肖时钦的黑影。血腥味扑面而来,由腥臭的黑雾形成的锋利枪尖却突然“唰”地散开,缕缕黑雾绕过孙翔,在他背后重新聚合演化成黑色的巨爪,肖时钦的抵抗在虚实变幻的巨爪面前半点效果都没,转瞬间就被巨爪紧紧握住上身拖离地面。

“小事情!”孙翔旋身递矛,战矛直击巨爪腕部,雾气倏尔散开让过矛头,孙翔连突数次全部落空,他完全无法伤到变幻莫测的烟和雾。

肖时钦的骨头在巨爪的力道下咔咔作响,冷汗模糊了他的视线,他拼劲全力从嘴角挤出一个字:“走!”

孙翔根本不理会肖时钦的命令,疯了般又戳又砍想要把人救下来。

“你们看,对我来讲杀个把人不费吹灰之力。”陶轩的声音充满得意,巨爪逐渐收紧,“我同样可以这样捏死你们。”

 

耀眼的光箭直取巨爪,陶轩全不在意,却没想那支箭竟然击碎巨爪如同击碎一块豆腐,半空中的肖时钦掉下来,被孙翔拦腰接住,孙翔并不恋战,抱着肖时钦就要撤退,却被人拦住去路。

“他受了重伤,必须马上治疗。”关榕飞挡在孙翔面前。孙翔大喝一声想要冲过去,单手平扫出的武器再次受到阻拦,这次拦住他的是先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唐柔。

 

死灵法师独有的魔力潮水般涌向陶轩依附的浓稠黑雾,如同一件斗篷将他裹住禁锢起来,陶轩挣扎两下发现自己无法控制本属于自己的器灵,他十分自然地放弃了控制。附加各类魔法的箭矢穿透器灵,撕碎这团黑色雾气,半空中只剩下被另一位死灵法师牢牢掌控在骨掌间的人形雾块。

暗元素束缚咒扯着那团被罗辑拼命留下的雾气,把“陶轩”从空中狠狠拉下。

乔一帆把黑刀戳进地板,为这团雾气施加了几道禁锢咒语。

器灵似乎完全没有挣扎的意思。它在各类魔法的压制下缓慢涌动。

“是你,你没死。”陶轩语气和善,就像和许久未见的老友寒暄,说出的话却让听者头皮发麻,“叶修,你还活着。”

“是啊,我还活着,”从暗道中出来加入战局的叶修微微一笑,“陶轩,好久不见。”

 

火红的战矛撞上漆黑的战矛,短发的姑娘凤眼微挑,和孙翔打得热火朝天。孙翔抱着昏迷的肖时钦,反应比往常慢了两拍,几招就被勇猛的姑娘压制得只守不攻,唐柔趁隙低声安抚他:“我和肖将军自小认识,两家交情很好,我不会害他。而且他受了重伤,你这样把他带走反而是害了他。”

孙翔勉力支持,紧闭嘴巴不说话。

“你把他带走了,估计他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着。”关榕飞继续施压。

孙翔恨声道:“那你们就能救他?!”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是巫师,没有做不到的事,只要他没断气,我们就能救回来。”

 

“你不会活太久了,”幻影任凭叶修的千机伞化作长枪撕裂浓雾,粘稠的雾松动碎裂,边缘拉长交错成庞大的网将叶修拢在其中,“殿下,你尽管逃,我会亲手杀掉你。”

“我哪也不去,就在圣塞拉等你来杀,别让我等太久。”叶修眼神微动,突然侧身高呼,“小心!”

罗辑吐出一口鲜血,捂住胸口踉跄地后退两步。难闻的雾气化作黑色的砂,流水般汇聚成星河,它猛地拔高冲破重重拘禁,黑色的浪潮扑向抱着肖时钦的孙翔,孙翔眼前一花,片刻前和黑雾斗得难解难分的君莫笑手持巨伞挡在他面前,砂浪撞在金属伞面上形成刺耳的怒吼,浪潮一击不成即刻就走,它擦着伞面拐弯,直扑向方锐等人。

“趴下!”罗辑和叶修异口同声,方锐抱住苏沐橙就地一滚,与此同时乔一帆也护住魏琛向一旁躲避,他们身后的暮云深和千成反应也不慢,两人按着刘皓匍匐在地,砂浪却突然凝成一簇长枪从地上挑起刘皓,黑色的枪多得难以计数,密集又锋利的枪尖穿透刘皓的身体,热血像雨一样纷纷扬扬地落下来。砂浪的力量极大,刘皓露出震惊和愤怒的神情,他被黑色的巨浪冲得双脚离开地面,如同一块被风刮起的破布般飞过台阶,直钉在几米远的墙壁上。

受到牵连的暮云深和千成惊魂未定,大厅里所有人都脸色凝重地看着那丛黑砂从刘皓身上拔起,打着旋消失在空气中。刘皓嘴巴大张,无声无息地从墙上滑落下来,鲜血给墙壁重新上了层艳丽的漆,顺着楼梯流淌而下,在安静的城堡里发出滴滴答答的水声。

巨变惊得孙翔几乎心跳骤停,他看看怀里气息微弱的肖时钦,看看几秒钟前救了他和肖时钦的叶修,又看看唐柔和关榕飞,向来不可一世的少年松开手,战矛随着他的动作掉落在地板上,“嘭嘭嘭”滑出老远。

“救他。”孙翔说得掷地有声。

 

 

陶轩的出现破坏了兴欣的计划,魏琛原本打算蒙混过去,送走陶轩的使者后用唐柔和周泽楷的行踪诓骗陶轩前往圣塞拉,或者得到私下见陶轩一面的机会,这样叶修就能用刚做好的传送装置把陶轩带到解咒的阵法处。

布局被完全破坏、多位成员失去战斗力,兴欣可谓损失惨重。

罗辑压制陶轩遭到反噬,战斗结束就昏倒了;暮云深和千成因离刘皓最近也受到牵连,两人的手臂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需要等安文逸熬制的药剂救治;莫凡最倒霉,按照苏沐橙的描述,戴妍琦可能并没有伤害她的意思,或许只是想劫持她作为谈判的筹码,哪想苏沐橙戴着的护身符突然发光飘起,莫凡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苏沐橙身前,戴妍琦的匕首收不回来,直接从莫凡后腰捅了进去。

所幸莫凡情况已经稳定,苏沐橙又好气又好笑,握着莫凡送的护身符不知道说什么好,倒是苏沐秋破天荒地在自家妹子面前为莫凡说了几句好话。

这次战斗中唯一的死者是真正的城主刘皓,几人攀上楼梯检查时,刘皓已经没有呼吸了。刘皓跟着陶轩这么多年,最后却死在陶轩手下,陶轩这一手过河拆桥玩得真是妙极。

 

城主府乱成一锅粥,安文逸指挥没受伤的人把伤员搬到适合修养的房间,马不停蹄地为伤患稳定伤情,又是熬制药剂又是施展咒语,一群人忙到午夜才得以回房休息。

面对疲惫又慌张的同伴们,叶修给自己点了根烟,摆出嫌弃脸,嘟囔着“都去睡吧,太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把大伙全赶跑了。

本来还紧张兮兮的众人不满地抱怨几句,和叶修你来我往地喷垃圾话,这么一闹再多的情绪也都没了,众人纷纷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回房睡觉。

送走围在门前的一票好伙伴,叶修关上房门端着烛台回卧室。周泽楷在洗漱,盥洗室的门闭得紧紧的。叶修把烛台放在床头,若有所思地看着被周泽楷随手放在床头的小腰包。

 

这一天的事情是一件接着一件,他还没能抽出时间和周泽楷好好谈谈。

回城时他并未向周泽楷解释他的那句名副其实是什么意思。

叶修有些忐忑,他现在知道了周泽楷的过去,却无法向周泽楷解释自己的事。

为什么偏偏是小周?

“周泽楷是周家人”和“周泽楷是周彦思的儿子”——在他看来——差别非常大。

为什么小周偏偏是周彦思的儿子?

他想起十年前夫人的狂怒,她对皇室的憎恶和痛恨全部基于对枉死的至亲的怀念。

小周会怎么想?叶修走到盥洗室门前,聆听细微的水声。

 

“小周?”叶修轻敲盥洗室的门,“你好了没?有话跟你说。”

“唔。”门后传来应答,周泽楷推门出来,刚洗过战斗澡的人还没擦干,潮湿的衣服贴在皮肤上,泛着湿热的潮气,脸颊和耳廓在昏暗的烛光中带上了抹微红。

叶修捂住胸口,感受到一击必杀的威力。

“怎么了?”周泽楷把黏在额头的发丝顺到耳后,对叶修直勾勾的眼神有些茫然,不是说有事要说?

叶修深吸口气,抬手按住恋人的后脑,和他交换了个突兀却甜蜜的吻。

 

“我去洗澡。”分开时叶修觉得热得喘不上气,他拍拍周泽楷的后背,把人往床边推过去,自己闪进盥洗室,故作镇定地锁门,然后在周泽楷看不到的地方一秒破功。

不行,叶修,你必须忍住!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心思活络,看见人就想干点什么……简直丧心病狂!

还是先想好怎么跟小周解释吧。

叶修蹲到周泽楷刚用过的浴桶旁边,默默注水加热,丧气地清空自己想入非非的大脑。

 

门外的周泽楷坐在床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叶修刚那个眼神里隐藏的含义,于是脸皮薄的青年捂住脸倒在床上,在床铺上翻滚两圈又坐起身,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渐渐红了脸。



TBC.


P.S.

觉得好久没刷感情戏了……但是这章放不下了(放进来就变成6000大章),感情戏只好丢到下章。

本章死了第一个剧情人物……刘皓大大伸手接便当……

感谢各位容忍我的热慢和冗长的剧情。

评论(12)
热度(79)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