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里站密码:三个字母,全小写,学名:国际求救信号。

[叶周]寂灭 Ch.35-1208修

第三十五章

 

 

叶修从盥洗室出来时周泽楷正捧着什么东西发呆。他擦着头发绕到床边坐下,倾身看周泽楷手里的东西。

是那本笔记本。

本子的内页纸质泛黄,叶修看到的这两页上字迹胖而圆,很有特色,但显然不是周泽楷的字。

 

注意到叶修的视线,周泽楷把笔记本往两人中间推了推方便叶修查看:“家传的,今天突然能打开了。”

“以前不行?”

“嗯。”

“大概是粘到血了,过去的老物件基本上都靠血脉传承,你原来的方法不对。正好,我本来就打算跟你说这个。”叶修从周泽楷手中拿起那个厚实的本子,“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你或许和圣塞拉的周家有渊源么?这个徽章就是周家的族徽,和刘皓的那个一个类型,都是贵族的标记。”

周泽楷对整个大陆了解不深,叶修上次和他提过圣塞拉、周家和祭祀院“轮回”之间的关系,也猜测过他或许是周家人,但这些毕竟是猜测,做不得准。可现在,他低头看看手中的笔记本,阿姨曾经说过这属于他的家族,而叶修告诉他,这枚纹章就是周家的族徽。

“小周,你大概……是周彦思的儿子。”

 

沉默在二人间蔓延,叶修等了一会儿没等来周泽楷的回应,他抬起头,发现周泽楷整个人都愣住了,年轻的脸上写满错愕。

周泽楷很茫然,就算他拿着带有周家纹章的笔记本,或许还要加上个连叶修都不知道的项链,这些最多能说明他确实是周家人,周家人和周彦思的儿子还是有很大差别吧!

“我知道一个秘密,十年前在这里打响复仇之战的死灵法师是周彦思的亲妹妹。我在你的记忆中认出了她的那身装扮,还有声音,你阿姨就是圣塞拉之战的领导人。”叶修伸手摩挲笔记本上干涸的血迹,“刘皓说你和周彦思长得一样,当然也有可能是周小姐看你长得像自己哥哥于是收养你,但既然你的血能打开这本魔法笔记……那就多半没错了。”

周泽楷默默听着,叶修却又换了话题。

 

“小周,我之前问过你惧怕死灵法师是不是因为经历过夫人的统治,你说不是……我现在有新的猜测,”叶修放下那本笔记,伸手握住周泽楷紧绷的手掌,“你害怕杀人、对死灵法师反应过度,莫非是担心自己变成死灵法师?”

周泽楷神色间有些不自然,“阿姨说这是杀人的惩罚。”他停顿片刻,“我杀过人。”

“已经过去了,”不久前亲眼目睹周泽楷的回忆和暴走的叶修觉得无比心疼,“只要不伤害亡者的灵魂,对灵魂和生命怀有敬畏,不会变成死灵法师。”叶修拨弄着周泽楷僵硬的手指,他很喜欢这双手,手指长且白皙,骨节分明,十指相扣时温暖而有力。

叶修闭了闭眼,舒展手指插进周泽楷的指缝,紧紧握住了那只手。

他的视线从两人紧扣的手掌滑上去,停在周泽楷藏着疑惑的脸上。叶修有一瞬的空茫,他微微松了松手,舒了口气。

“怎么了?”周泽楷敏锐地察觉到气氛的变化,出声询问。

“小周,我很抱歉让你经受这些痛苦。”叶修说得很慢,却没来由显得既烦躁又不安。“你父亲——”

“和你无关,”周泽楷打断叶修的话,他反手扣住叶修的手,紧紧地攥着它。叶修这句话看似没头没脑,深究起来却很不得了。“是陶轩。”周泽楷说得斩钉截铁。

叶修瞪着他,似乎有点诧异,周泽楷把笔记本捡起来,“啪”得扔到床头柜上,他倾身欺近叶修,在叶修唇角留下一个安抚的吻。

“会痛苦都是因为陶轩。”他拉着叶修的手,轻声补充,“你和我都是。”

叶修喉头一紧,他忍下突然翻上来的情绪,顺势搂住歪过来的青年,把人按倒在床铺上:“我可什么都还没说呢?”

就算你没说,我也知道。周泽楷抬起手臂勾住叶修的脖颈,又在叶修脸颊上印下一吻,叶修在他耳边含含糊糊地嘟哝:“你就不怕咱俩真是世仇?”

“不可能。”周泽楷偏过头方便叶修在他颈侧动作。他是周家人的猜测又不是今天才有,叶修却一直很坦然,最近发生的事足够周泽楷拼凑出叶修无法说出口的真相,他一点也不担心。

叶修半是好笑半是无奈地把周泽楷塞进薄毯里,自己也钻了进去。周泽楷刚喝了安文逸准备的药剂,又和叶修说了许久的话,早就困得不行,叶修一躺下他就挪过来,靠在叶修身边闭上眼。

“晚安。”

“晚安,小周。”

 

 

相较于淡定的兴欣众人,陶轩这一晚过得可谓心力交瘁。

当时场面混乱,陶轩满脑子都是决不能让自己是巫师的事情暴露,只有死人不会说话,他很快就下定决心干掉肖时钦等人,结果却被叶修摆了一道。

单单杀掉刘皓对局势没有任何影响,现在知情者变多了,他却没能封口,这让陶轩非常烦躁。

已经下过一次杀手,再想游说肖时钦加入他的阵营就缺乏诚意和说服力。虽然他也可以控制肖时钦,但这需要他和肖时钦当面接触,有那机会还不如直接杀了他。

只要能让肖时钦闭上嘴——

陶轩打定主意,他很快把已经睡下的陈夜辉叫起来,让他密切注意军队的动向,陈夜辉离开后,陶轩又和留在皇城的崔立联系。

皇城一切正常的消息让陶轩安心了不少。

“大人,肖时钦的事您打算怎么办?”

“杀掉。”陶轩眼中划过一道狠戾,“留着他的风险太大,杀了之后推给兴欣就行。”

崔立非常苦恼,陶轩说得容易,肖时钦是好杀的?肖时钦现在还在兴欣手里,想杀肖时钦就得钻到兴欣的眼皮子底下,谁杀谁还不一定呢。再说教会的教士可没那么多手段,总不能让军队的人去吧,那不是给肖时钦送兵么?

崔立想了一圈也没想出怎么个杀法,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问:“大人打算派谁去杀?”

陶轩瞪着那团阴影,冷笑连连:“崔立,肖时钦去圣塞拉这事军队那边瞒得挺严实,没人知道他不在捷索。但我想让肖时钦死得人尽皆知,你说怎么办?”

崔立看陶轩阴狠的目光转向窗口,再想到陶轩一贯的作风,突然明白了上司的意思。他打了个哆嗦,烟雾也就跟着一阵震颤。

“我杀君莫笑时可以一并杀了肖时钦,但在那之前,我需要肖时钦死,”陶轩站起身,权杖在桌上有节奏地敲击,“君莫笑以为有了肖时钦就能拿捏我?想得美。等捷索的消息传开,等着他的只会是军队的讨伐,我要亲眼看着他死。”

陶轩伸手挥散团团浓雾:“皇城的事务就靠你了,我对你一向放心,到时候话该怎么和陛下说你自己琢磨。”

“是。”

 

 

各怀心思的一夜过去,大陆迎来新的黎明。

安文逸是整个城主府起最早的,他简单洗漱后出门左拐向走廊深处走。安文逸的房间位于二楼,被他当做制药间的房间就在同层左侧最后一间,和他的房间离得不远。这层除了他,还住着伍晨、罗辑、包荣兴和乔一帆。原本莫凡也在这一层,却在得知苏沐橙住在三楼后跑上去霸占了三楼最后一间房间,搞得苏沐秋连续几天没给他好脸色看。

不过经过昨天的事,苏沐秋对莫凡的态度一下好了不少。

安文逸笑笑,他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进去后又轻手轻脚地关上门。

 

朝阳的屋子里光线明亮,靠窗的位置摆着一张小床,年轻的军官躺在床上,在晨光中睡得香甜。

安文逸走到床边查看片刻,确定对方状况良好后,就转身继续昨天没做完的工作。

给暮云深和千成准备的药剂还差最后几道工序,青年一丝不苟地切割药材,起火计算时间,他的动作从容优雅,又带着拘谨和克制,每做完一步就在手旁的纸张上记录几笔,就在这有条不紊的动作间完成计划中的药剂。

随着时间的推移,草药香在房间里扩散开来。身后的门传来两声轻响,乔一帆从门缝钻进来,关上门几步走到操作台边。

“早上好。”

安文逸抬起头,对刚进门的人微笑:“早上好。”

“我刚去房间找你,一看你不在就知道你跑来这里了,”乔一帆凑过来阅读安文逸的笔记,然后熟练地从架子上拿下瓶瓶罐罐,按照记录将做好的药剂分装,用特定的咒语保存。“还差多少?”

“再熬一副镇定剂就好了。”安文逸拿起笔在纸上打了个勾。

“时间刚好。过来时在楼梯口遇到老板娘,她还说一会儿就来叫大伙吃饭呢。”

“今天轮到谁做饭?”

“全乱啦,包子昨天还说要替罗辑来着。”

“……那还能吃么?”

“哈哈,有老板娘看着,还不至于没法吃吧。”

 

“文逸,这些放到哪儿?”

“那边的柜子里,你帮我拿点鸡爪棱。”

“好。”

肖时钦醒来时,朦朦胧胧地听到零碎的闲聊声。他混身无力,偏过头循着声音望过去,高度近视的眼只能看到两团人影站在不远处,虽然看不清,但显然就是闲聊声的主人。

他试着撑起身子,结果刚移动手臂就疼得闷哼一声。

“你醒了。”人影走到床边,温热的手臂扶着他靠坐在松软的靠枕上,又帮他戴上眼镜,“感觉怎么样?”

突来的酸痛激得肖时钦眼角泛泪,他连抬手的力气都没,只好眨眼掩饰,模糊的视线随之变得清晰,能看清世界的感觉实在太好,肖时钦忍着疼,朝问话的眼镜青年微笑:“像被人捏碎了全身的骨头,混身都在痛。”

“实际上你的确被人捏碎了不少骨头,”青年伸手捏捏他的大臂,回头招呼站在身后神色警惕的年轻人,“一帆,你去把柜子里的止痛剂拿过来,然后通知团长他们。”

被叫做一帆的少年快步走开,几秒后又走回来递给眼镜青年一瓶药,他从口袋里摸出银色的圆形物体,那个像镜子一样的物件上刻着复杂的花纹,少年捏着那东西沉默片刻,手指几下敲击,声线平稳地说:“肖时钦醒了。”

乱七八糟的声音从那个奇怪的装置里传过来,有男有女,肖时钦顺从地喝下眼镜青年递到嘴边的药剂,费劲地分辨话语的中心意思,大致就是对面那些人马上就来。

 

一帆、文逸,这两个名字很快被他和兴欣的人画上等号,乔一帆和安文逸。在肖时钦拿到的资料中,乔一帆在一票如雷贯耳的名字中只能算是小透明,这或许和对方的年龄以及执行任务的次数都有关系。安文逸却是个很耳熟的名字,兴欣佣兵团出任务时十次有八次会带上他,一个医生。

“你的同伴都很好,那个叫戴妍琦的小姑娘只是昏倒了,我的女性同伴在照顾她。至于那个叫孙翔的……因为太吵了,只好先关起来了,不过你放心,我们没有伤害他。”安文逸一边给肖时钦检查身体,一边简单介绍情况,“你全身骨头多处碎裂,部分内脏受伤,具体的我也不说出来吓人了。虽然药剂可以加快你的痊愈速度,但新生的骨头和脏器还比较脆弱,你需要静养。”他抬头对上肖时钦探究的视线,“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谢谢,你差不多把我最关心的事情都说了……”肖时钦苦笑,“我还记得昨天发生的事……是昨天吧?”他不太确定自己具体昏迷了几天。

 

“的确是昨天。”

房间的门开了,安文逸向来人打招呼。

肖时钦向传来说话声的门口望过去,却见瘦高的少年挤在最前面向他扑过来:“小事情!”

乔一帆前踏一步,带鞘的长刀横在孙翔身前,堪堪拦住前冲的孙翔,被横插一杠子的孙翔气得要命,但对肖时钦的关心胜过了找回场子的情绪,他作势要绕过去,乔一帆却继续拦截,就是不让他过去。

“你干嘛!”孙翔怒了。

“我家小乔是为你队长好,他伤还没好,你那么扑过去非得给他压吐血。”

孙翔切了一声,却老老实实地放慢速度,乔一帆这才撤回黑刀放孙翔过去。孙翔走到肖时钦床边,却发现肖时钦的注意力根本不在他身上,他顺着肖时钦的视线望过去,不明所以地瞪着围在屋里的几人。

 

没什么特别的啊,无非就是兴欣的那群巫师罢了。

可肖时钦却哑着嗓子,喊了一声殿下。

 

屋里几人都因为这句称呼看向站在中央的叶修,叶修身旁的周泽楷甚至直接握住叶修的手,他知道叶修身上的诅咒不仅发动条件不好琢磨,发动的时机更是难以预判。上次遇到刘皓时,叶修只和他说了句话就痛得变了脸色,周泽楷不免担心旧事重现。

叶修并不打算应下这句称呼,他捏捏周泽楷的手,走到床边拉了把椅子坐下:“肖时钦将军,我先自我介绍下,我叫叶修,是兴欣佣兵团的副团长,你大概听过我另一个名字:君莫笑。”

肖时钦困惑的目光从叶修身上滑到站在叶修身后的唐柔身上,他试探地叫道:“唐小姐?”

“肖上将,我们又见面了。”唐柔伸手把碎发别到耳后,对肖时钦微微一笑,“抱歉,在捷索时因为赶时间不告而别,我太失礼了,一直没向你道歉。”

肖时钦左看右看,最后盯着叶修问出一句:“叶修是你的真名?”

叶修点头,笑道:“我父母亲自给我起的名字。顺带一提,我这张脸也是我的真实相貌,旁边的唐柔就是寒烟柔,的确是唐书森公爵的女儿。”

“谢谢你为我解惑。我现在觉得头有点昏,”肖时钦靠在床头,觉得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累得够呛,“我昨天晚上差点被教皇用奇怪的魔法捏成渣,有什么事可以晚些再说么?我想再休息一会儿。”

“没问题,”叶修站起来和安文逸交代了几句,这才转向肖时钦,“孙翔就留在这里照顾你,饭做好后会给你们送来,但我希望你们不要乱跑,这栋城堡里外都有监视阵法。”

“明白了,”肖时钦点头,在孙翔的搀扶下躺下,疲惫地闭上眼,“我们不会乱跑的。”

安文逸留在最后收拾制药用具,他语气平淡地和孙翔与肖时钦道别后才走,孙翔坐在床边哼哼两声充作回答,肖时钦已经睡着,呼吸平稳。

等门关上,本睡得昏昏沉沉的肖时钦睁开眼,发出一声叹息。



TBC.


P.S.

这章就写得特别痛苦……

刚刷撸否看到有姑娘放出我们服的叶修给小周放真橙……妈蛋我A了好久了………………好伤感……想看……

0806小修,感谢五月捉大虫子QUQ

评论(9)
热度(72)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