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叶周]寂灭 Ch.38-1209修

第三十八章

 

 

黄少天今天不太开心。

窝在议会听一群老古板争论不休已经够让人烦躁了,偏偏今天参加会议的还多了个见到就烦的人,搞得他烦不胜烦。

更烦的是这人还没什么自觉,散会后就把黄少天拦在了门外。

 

“黄上将!黄上将!等、等等。”

好麻烦啊!黄少天在对方看不到的地方狠狠翻了个白眼,然后肃容转身。

“什么事啊,崔主教?”

崔立一双眼红得跟兔子似的,眼角还挂着没擦干净的眼泪。他抽抽鼻子:“黄上将,教皇大人就拜托您了……”

黄少天心说你在我这里做这样子是要干嘛,我又能帮你什么你家教皇大人是死是活关我什么事,受伤了找医生啊找我个军人干什么,我能给他治病嘛?!不过这些当然只能在心里说说,黄少天表面上还是很礼貌地表示了慰问和关怀,然后满口答应下来。

他和时不时抽抽鼻子的崔立在议院外分别,大步流星地回自家宅子。

黄少天的宅子还是他封爵时建的,离议院和皇室居住的城堡有好一段距离。他出门时没有骑马,黄少天习惯外出步行,权当锻炼身体。

 

这位将军坐到今天这个位置全靠自己打拼,即使已经封爵多年,他依然没有改掉幼年时期走街串巷养成的一股子匪气,缺少那些高等贵族看重的矜持。在这些人看来黄少天根本就是运气好混来了今天的位置——他年少时曾经救过偷溜出去的王子殿下,因此捡来了这么个男爵,并得到机会进入军队,后来又凭借着好运气和——没人愿意却又不得不承认的——实力,一步一步坐到上将的位置。

黄少天并不在意别人私下甚至当面的议论,这年头实力说话,那些只会在宴会上和贵族小姐们吹嘘自己如何厉害、等着继承父辈爵位的所谓贵族,他就算不用冰雨赤手空拳都能一个打十个,而且保证一分钟内结束战斗。

 

可惜太出风头就容易被人惦记,总有人找到机会就想趁机坑他一把。

例如这次对付兴欣,议院那群一只脚踏进棺材的老头和毛还没长齐的天真小伙推来推去,把这个很可能有去无回的任务丢到了黄少天的头上。理由还挺充分:肖时钦被兴欣的暴徒干掉了,接手的人好歹得是个有实力又有经验,而且职位不低于肖时钦的人——这说的不就是黄少天吗?

黄少不是一向和肖将军不合?有人小声撺掇,这是证明黄少比肖将军更强的大好时机啊。

大好时机?你当我傻啊?小子,我记住你了,等这次的事情结束,先拿你开刀。黄少天阴测测地笑两声,在众人期待的目光和与会的王子殿下的默许下答应下来。

 

“欢迎回来。”

黄少天拉住给他解披风带子的管家:“别忙这个了,去给我整理行李,我一会儿就走,上面让我去捷索对付兴欣。”

管家瞪大眼睛,忙不迭地跑上楼整理东西,黄少天边摘手套边往书房走。书房门口的角桌上装饰着一束新鲜的百合,黄少天眼睛一亮,他左右看看,活像个偷摸进豪宅盗窃的小毛贼,鬼鬼祟祟地把门推开一条缝,闪身钻了进去。

门轻轻阖上,从里间传来落锁声。白色的百合一阵颤动,如同烟雾般倏尔散开,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花瓶中留下一束枯萎的玫瑰。

片刻后有两位女佣从门前经过,盘发的女孩子从角桌上的花瓶里抽出那束枯败的玫瑰,边走边和同伴抱怨:“早上才换的花怎么一个上午就败了?明天要和花店的老板好好说说,这都多少回了。”

“一会儿过来换新的吧。说起来,刚从楼上下来时听管家说,黄少要带兵去捷索追捕兴欣啦。”

“什么?那不都是巫师吗?多危险啊!”

“可不是,希望一切顺利吧……”

女佣的身影消失在拐角,说话声也渐渐听不到了。没人发现几分钟前,花瓶中的百合突兀地消失不见,就像它出现时一样突然。

 

书房里的黄少天掏掏耳朵:“文州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再说一遍?”

“装傻啊?”坐在书桌上的男人挑眉,“文州刚才说,我要和你一起去。”

站在男人身边的喻文州好脾气地对黄少天耸肩,表示你自求多福。

“你开什么玩笑!”黄少天跳起来,恨不得几步跑过去把坐在自己书桌上的人揪着领子掀下来,“你走了皇城怎么办!”

“老头子最近身体还不错,我离开一阵子应该没关系。再说还有文州呀,”穿着军装的男人从桌上跳下来,热络地搂着喻文州的肩膀,“文州答应用魔法帮我瞒过去,这个他在行。我想亲自去瞧瞧陶轩到底在搞什么鬼,而且我很担心肖时钦。”

“不行太危险了,崔立哭得那叫个恶心你也看到了,虽然教会的人挺可恨的但说不定兴欣的人真那么厉害呢?不是我不带你去,我得先刺探下敌情!刺探敌情懂不懂!哪有你这样的什么都不知道就跑到第一线,有点战术意识好吗?我先去看看捷索到底什么情况,还有肖时钦,你别担心他,都说他死了我才不信呢那人看着傻了吧唧的其实猴精。你就呆在皇城等消息成么!”

 

黄少天说得口干舌燥,喻文州只管叹气,在桌前来回踱步的人递给黄少天一杯水,慢吞吞地说了两个字:“不行。”

“……擦。”黄少天爆了粗口。

喻文州拦住摔了杯子要找那人拼命的黄少天:“少天淡定。”

“淡定你妹!让我揍这货!”

“少天,我是你长官,我说了算。”喻文州微笑。

 

黄少天瞬间蔫了,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这俩人比自己大了无数级,万恶的资本主义。

“我话说在前面,他们推来推去都不乐意去又撺掇我去就是因为这一趟特别危险,你得牢记自己身份安全第一知道么。还有,”他盯着两人看了半晌,终于松了口,“既然是偷跑就得有偷跑的样子,不能暴露身份,我给你排个职你一直跟着我……啊啊啊万一暴露了怎么办?!还有我怎么和我的部下说?”

“这个简单,封个口。”那人沿着嘴巴做拉拉链的动作,“再说你以为我为什么默许他们坑你,都是为了这一刻啊,自己人好办事,不过这是咱们内部机密。”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又暗暗骂了几句,接过喻文州递过来的联络道具。

 

“万事留个心眼,注意安全。”喻文州说,“保持联络,保重。”

“保重。”两人和喻文州道别,眼看喻文州拍拍口袋,身形消失在空气中。

 

黄少天把手里的道具扔到男人怀里,没好气地说:“你打算怎么走?你这么跟着我走出去,不出十分钟全城都知道了。”

那人也不吭声,他摆弄着喻文州送给他的小道具,很快也消失不见。

“行吧,那你可跟好了,”黄少天对着空气小声嚷嚷,“要是跟丢了就乖乖回去。”

空气里传来回答:“知道。”

黄少天扭开门,大步流星地往大门走:“我的行李呢!给我备马!赶时间走了走了走了!”

 

 

嘉世304年8月初,位于圣塞拉境内的捷索发生了件轰动全国的大事。被皇室通缉的兴欣佣兵团趁夜袭击驻守捷索的军队和当地教会,手段极其残忍,被袭击的驻地多处损毁,伤亡惨重,几位将军的临时居所几乎夷为平地,目测无人生还。相比军队,教会的损失较轻,但也只是“较轻”而已,除了多位教士重伤以外,有传闻称当天恰逢教皇陶轩途径捷索,当晚下榻捷索教会,袭击发生时陶轩也受到牵连,至今仍未恢复意识。

袭击发生后不久,参与夜袭的兴欣一伙即有人落网,并于审讯中吐露其余同伙逃往圣塞拉城的情报。一时间圣塞拉之战再开的流言不胫而走,所有人都认为皇室绝不会放过兴欣,圣塞拉境内的部分居民甚至开始收拾家当力求尽快远离是非之地。

 

传闻中穷凶极恶的兴欣佣兵团最近也很苦恼。

“王杰希啊,他每次联系都没好事。”

叶修趴在地上边画图边跟周泽楷抱怨。

“他上次送信让我去找他,去了才知道老王觉得自己没东西可教,把小乔丢给我了,我又不是保姆……不过小乔是个好孩子,这个好像不能算坏事。不过上次咱们在老魏家住,不就是他说教会要搜山的?还有大前天,大半夜的来个好消息也成啊……哎小周把那边的锤子递给我。”

 

捷索遇袭的消息一天前就传到了圣塞拉城,但圣塞拉城却没受到影响,全城上下依然在城主府众人带领下继续城池修复工作。如果真要说有什么变化,大概就是居民对分批巡逻警戒和修复工作更上心了,之前或多或少有不愿违抗城主和看在霸图面子上的意思,现在面对如狼似虎妖魔化的兴欣佣兵团的威胁,圣塞拉的原住民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个个都勤奋起来,生怕一个不小心放兴欣的豺狼进了城。

这让一起参与整顿工作的兴欣众人挺感慨的,甚至有点好奇如果这些居民知道一直指挥他们工作的城主一众其实就是那个“如狼似虎生吃人肉不吐骨头”的兴欣佣兵团会有什么反应。

不过这么残酷的事实没人会傻乎乎地说出来,就连最热衷让别人意外的包子也被叶修耳提面命四五遍少说话多做事。

 

周泽楷把叶修要的锤子递过去,然后继续糊泥垒砖补城墙。

这段城墙上远远近近趴了二十来人,大家见连城主都亲自上阵,虽然垒砖的动作有点僵硬吧,但人家是贵族啊,只是这么个举动就足够让干苦力的一票人感受到上面同甘共苦的决心,于是这二十来人一个比一个努力,在这个闷热的仲夏傍晚趴在城墙上挥汗如雨。

 

三天前接到王杰希联络后,叶修就把大伙叫起来联系前往捷索的戴妍琦和宋奇英,可所有的信号都石沉大海,肖时钦的脸都白了。联系不到两人意味着什么,在场的没有不清楚的,安慰的话说了也是白说,叶修一边支使乔一帆去给霸图送信,一边开始进行计划B。

既然没法指望方学才派人送信,那就赶在捷索受袭的消息传到皇城之前,由肖时钦亲自回皇城送信。

因为交通不便,消息传播速度几乎等同于信鸽飞行速度或马匹奔跑速度,虽然陶轩和崔立间有特殊的传话通道,但捷索遇袭的事明面上还是要靠口耳相传,这就有了宝贵的时间差,如果皇室的反应再慢一点,或许来得及送人回皇城挑明真相。

而为了节省时间,此行只能从坍塌的山道走。所幸这个对普通人来讲难于登天的事在兴欣的巫师们看来并不算难,唐柔和伍晨带肖时钦从山道前往皇城,周泽楷还慷慨地将无浪贡献出来作为三人的代步工具。

 

三人天没亮就出发,预计最多十天即可到达皇城。在他们离开的当天下午,留守圣塞拉的叶修等人又一次接到王杰希的联络,说捷索的教会抓到了兴欣的人,这人供认了袭击教会和军队的罪行,并暴露了兴欣的行踪。

事态十分明朗,陶轩果断地将捷索的军队和教会当做牺牲品,他袭击军队和教会,又将矛头指向潜藏在圣塞拉城的兴欣等人,以此作为发兵的理由。

陶轩显然不想和兴欣正面抗争,而是希望借助军队干掉叶修。

 

战争在所难免,就看围剿的军队什么时候到。

离捷索遇袭已经过去三天,皇室的命令还未传来圣塞拉,兴欣众人也依然联系不上死生不明的戴妍琦和宋奇英,肖时钦和唐柔他们还在去皇城的路上艰苦跋涉。

留在圣塞拉的人只好将心思全放在稳固城池防御和民心之上。叶修先前计划和皇室合作装作开战的样子诓骗陶轩,修缮城池时没太认真,事到如今也只能重新修补城墙、建造新的防御阵法。

 

“也不知道小肖他们现在到哪儿了,昨天联络时才刚到奥玛尔山城,走这么慢,兵贵神速啊……等他们到皇城咱们这边说不定都打完了。”

“不会。”周泽楷摇头,他知道叶修虽然嘴上不说,其实心里也很着急。身为同居人,周泽楷这两天亲眼看着叶修每天睡得最晚起得最早,白天还亲力亲为地督促所有安排按计划进行。他在这方面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尽量帮叶修减轻压力。

叶修呵呵笑着看他,顺手把周泽楷脸上沾着的石灰刮下来:“你对无浪大大的脚程很有信心嘛。不过他们也就能骑着无浪大大走到奥玛尔了,后面的城镇有人居住,只能现买马赶路。”

见周泽楷有些懊恼,叶修又反过来安慰他:“其实时间上是有点紧张,但或许能来得及,捷索的事最早今天、最晚明天傍晚会传到皇城。开会商议对策、选定人选前往捷索——这都是时间。就算小肖他们再慢,应该也能赶上那边出发。我担心的是小肖留在捷索的兵力,指挥官全部身死,群龙无首,这时候知道仇人就在圣塞拉,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做?”

 

周泽楷皱起好看的眉峰,正要说话,却被突然跑上来的年轻人打断。

他认得这人,是霸图佣兵团的外围成员,当地人。现在负责城外守卫工作,叫蒋游。

 

“城主,”蒋游匆匆和两人打了个招呼,显得有点紧张,“正门那边来了一队人,领头的是个年轻小姑娘,指名要找您,我们不认识,不敢放进城。”

叶修和周泽楷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肃然和欣喜。

周泽楷拍拍手上的脏污站起来:“去看看。”

 

十分钟后,终于绕到正门的两人,为风尘仆仆的一队人马打开城门。

戴妍琦和宋奇英回来了,而且带回了肖时钦的心腹小队。



TBC.


P.S.

最近家里事忙,更新量不大,而且没时间修文,等完结再修改。

顺,终于快完结了哦也。

评论(7)
热度(65)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