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里站密码:三个字母,全小写,学名:国际求救信号。

未多年 01

01.


叶修在楼梯拐角遇到了五班的班主任。

正值傍晚放学,个头不高的中年女人手里握着保暖杯,和叽叽喳喳的高中生逆向而行,她像是注意到叶修的视线,原本严肃而疲惫的脸露出一抹礼节性的微笑,对叶修点头。

叶修让过急着下楼回家的学生,侧身走上来和有过几面之缘却不太熟悉的老师打招呼:“秦老师。”

“叶先生,又见面了。”

“呵呵。”叶修难得语塞,拜家里那个捣蛋鬼之赐,这所学校高二的各科老师,就没有不认识他的。

“那个我来……”叶修指指秦老师来时的方向,秦老师会意,扬起手里的杯子:“我去打水,先过去了。”

“您忙。”叶修目送女教师往水房走,回身叹了口气。

 

他接到请家长的电话时,正和霸图的拳法家大漠孤烟斗得死去活来,两方人马为了被圈在中间的野图BOSS杀得眼红。电话打进来时叶修简直要骂娘,可一看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姓名又不能不接,只好把指挥丢给搭档秋木苏,耳机一拽就起身接电话。

 

叶修站在熟悉得快赶上自家书房的教职工办公室门口,摇头把满脑子绚烂的技能光效和嘈杂的特效声音赶出去,他搓揉着僵硬的脸颊,直到确定自己脸上已经摆出合适的表情,这才抬手敲门。

“请进。”

叶修推门进去,一眼就看到最里面的办公桌后站着的年轻女教师,和与女教师对峙的学生。

 

“叶先生!”女教师看他的表情就像看到电影最后几秒钟登场力挽狂澜的超级英雄,眼睛都亮了,“你可算来了!”

和女教师对峙的少年背绷得笔直,按在桌面上的手掌缓缓握成拳头,虽然背对着叶修,却时刻注意着叶修的动向,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只炸毛的猫。

 

“嗯不好意思,刚和编辑开会,来得晚了。”叶修面不改色,一句话说得半真半假。

叶修的正业……用黄少天的话其实是副业才对,是小说作家。他在几本小众杂志上刊登连载,偶尔会写点游戏评论发表在网站和游戏杂志上,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气。而他来之前玩的游戏,虽然叶修觉得这不过是个爱好,但在黄少天看来,既然每个月靠游戏赚的钱都是你那些没几个人看得懂的小说的好几倍,你怎么好意思说这只是兴趣爱好?明明是正业好么!

 

既然说到黄少天……

 

站在桌前的少年恨声道:“开屁会,肯定在玩游戏……谁让你来的你来干嘛!”

 

叶修走过去,在女教师无奈的目光下拉过依然紧绷着身体的黄少天,叶修也很想摆出严肃的家长架势,可一看到黄少天那张精彩纷呈的脸也绷不住了,他忍笑忍得辛苦,黄少天气得咬牙,如果不是当着老班的面,他绝对要扑上去狠狠揍这个大龄宅男战五渣一顿!

叶修最后在黄少天没好气的眼神威胁下勉强忍住爆笑的欲望,可如果仔细看的话,依然能看出他眼里满满的笑意,他对黄少天青一块紫一块的脸挑眉,慢吞吞地解释:“王老师打电话说你在学校打架斗殴,我当然得过来看看。你跟人打架了啊?”

黄少天气结,用“你是白痴么看到我这幅样子还搞不明白情况吗”的眼神尝试杀死叶修。

 

叶修逗完黄少天,安抚地揉乱黄少天那头短毛,转身对年轻的女教师歉然道:“不好意思,又麻烦您了。”

王老师揉着眉角,从教案上拿起月考成绩单。黄少天的成绩一直很稳定,在班里名列前茅,年级上也排得上号,虽然不算一顶一的好,但也是好学生那一票的。可问题是成绩好可不代表这个学生就好管,其实黄少天是整个学校老师的心腹大患,虽然这孩子并不会跑到校外惹是生非,但校内的大小纠纷、从单挑到群殴,就没有黄少天没参与的时候。

 

简直屡教不改。

 

年级主任因为这事已经跟王老师说了无数次,甚至威胁如果黄少天依然不知悔改,那就记个大过全校通报批评,在他的档案里狠狠留下一笔。

可王老师却于心不忍,在她看来黄少天并不是真的喜欢惹事的孩子,虽然大多老师提到黄少天总会念叨这孩子又逃课去各种奇怪的地方打架斗殴,但依然有很多老师会替黄少天说好话,帮忙搬东西啦、准备备课材料啦、跑腿很勤快之类的,这类加分的例子也不少。

 

“这是上次月考的年级排名,少天的成绩还是不错的,但如果能收收心,别总是逃课,把功夫多用在学习上就更好了。他今天不仅自己打架,还带着他们年级第一的学生一起打。”王老师把成绩单递给叶修,皱着眉数落黄少天,“五班的班主任刚还和我说,那个年级第一的孩子不爱说话,人又老实,绝对不可能是他先动的手。”

“老班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胳膊肘怎么往外拐!刚五班老班在时我就说了,我是救了他好么!我才是被害者呢都要放学回家了撞见他一个打五个,如果不是我冲上去帮忙,她那个乖学生都要被人一个闷棍眩晕了好么!怎么能这么不分青红皂白怪在我身上,信不信现在外面就飘鹅毛大雪,我很冤的好么!”

“少天,”叶修打断黄少天喋喋不休的辩白,“你先出去,我和你老师单独说几句。”

“切。”黄少天愤然,“每次都关着门说我坏话!”不过他还是听话地出去了,还顺手关上了门。

 

黄少天百无聊赖地趴在走廊栏杆上,已经过了放学的时间,整个校园都笼罩在夜色下,住校生三五成群地穿过昏暗的小道,路灯在他们身后留下长长的影子。黄少天翻了个身,靠着栏杆滑坐在地板上。

他撬掉晚自习去操场打球时撞见五班的小帅哥被人围殴,在此之前黄少天对这个不同班的男生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学习成绩好,脸长得好看,很受女生欢迎,喜欢耍酷不爱说话”,这是第一次发现对方身手也不错,一个打五个也不落下风。

不过和年级第一对打的几个可不是什么好鸟,黄少天认出对方是学校里远近闻名的问题学生,在看到其中一人拎着不知道哪儿来的木棍照着完全没有防备的年级第一敲下去时,黄少天想也没想地加入了战局,和年级第一联手揍跑了问题学生,然后又被赶来的老师一道提溜到办公室聆听教诲。和黄少天不同,年级第一可没有令全年级老师提到就头疼的前科,只是被五班的班主任训斥几句就放行了,黄少天就没那么幸运,五班老师数落完,理亏的王老师只好放了个大招:请家长。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黄少天不在意地拍拍夏季校服上沾着的土和灰,从书包里掏出手机点开游戏玩了起来。

叶修早就习惯放下手头没写完的小说、没抢完的Boss、没应付出门的编辑跑来学校听王老师的叨叨了。虽然黄少天和叶修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他目前的监护人是叶修,王老师只知道叶修是黄少天的表哥,却并不清楚其中复杂的关系。

 

这次谈心的时间有点长,叶修已经在办公室里呆了快一刻钟了,还没有要出来的样子。黄少天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打算敲门进去看看情况。就在这时候,他听到走廊那头楼梯口传来有些熟悉的说话声。

 

“你说真的?”

“嗯。”

“那刚刚怎么不说清楚。”

“没机会。”

“……”长久的沉默,“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去和四班的班主任说清楚。”

“谢谢老师。”

 

黄少天听出女声属于五班那个喜欢臆想的班主任,而那个还挺好听的男声……黄少天探了个头,没忍住小心抽了口气。楼梯口昏黄的灯光下,五班的班主任正对鞠躬的男生挥手,高挑的少年直起身,白皙的脸被橙色的灯光镀上一层柔和的暖。

 

是一个小时前和他并肩作战的年级第一。

 

长得好看的小帅哥背着书包,身影消失在拐角。黄少天假模假样地靠回门旁的墙壁上,手指飞快地点屏幕,五班班主任慢悠悠地走了过来,停在他面前咳嗽一声。黄少天抬头对上似乎有些尴尬的秦老师,甩了个询问的眼神。

“你哥还在里面?”秦老师手指摩挲着保暖杯的金属外壳,不自在地说着,“你跟我进去。”

 

十分钟后,黄少天哼着歌跟着叶修下楼。

有了年级第一的主动坦白,事情就好办多了。不过打架终归不是什么好事,黄少天又听了几句训,两位老师说了些没营养的诸如“下次再发生这事先找老师”之类的话,就把叶修和黄少天放走了。

 

“老叶老叶老叶。”黄少天揪着叶修的衣角点菜,“咱们晚上吃点好的吧!我饿坏了!”

“你晚上没吃东西?”叶修愣了,这会儿已经晚上9点多了,他下午开战前还吃了点东西垫底,黄少天在学校还有食堂供应吃的,怎么会到这个点还没吃东西。

“我翘晚自习去打球,带着吃的啊结果遇到这事!最后一口没吃好么!不仅如此,还打了一架这会儿真是饿疯了!”

“你脸搞成这样,疼不疼?”

“那群人太不要脸了,看我长得好看就知道往脸上招呼!别让我逮到他们,哼哼哼。”

“打架不好。” 

两人说话间来到校门口,校园的大门已锁,只开了个小门洞供人出入,黄少天眼尖,瞅见外面靠着街道绿化带站着个眼熟的人。

 

“靠。”黄少天惊悚,“这人怎么还没走。”

“谁?”叶修顺着黄少天的视线望过去。

注意到两人的男生站直身子,他的个子挺高,天朝一向被人诟病的校服穿在他身上竟然显得挺好看,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男生身上的校服和黄少天一样脏兮兮的,还破了几个口子,就跟刚被人欺负了似的,看着挺可怜的。

黄少天又绷直了身子,一手拽着叶修的衣摆,一手神经质地拨弄着单肩包的背带。高个的男生走到黄少天面前,像是思索措辞似的踟蹰片刻,然后轻声道:“今天,谢谢了。”

 

“没事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黄少天拉住叶修,扯着叶修往家的方向走,“那什么我们急着回家,这么晚了你也赶紧回去吧,下次小心点!”

叶修回头看看站在树影下的高个男生,对一看就腼腆得不像话的男生点点头,顺着黄少天的力道抬步就走。

“那是谁?你同学?”叶修小声打听,“跟你道谢……哦,你救的就是他啊。”

“对啊就是他,”黄少天边走边说,“那人就是个闷葫芦,没想到那么能打,下手那叫个狠,吓死人了。”

“呵呵。”叶修从兜里摸出烟盒,敲出来一根熟练地给自己点上,他憋了将近一个钟头,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五班那个班主任说他叫什么来着……?周泽楷?”

“对,就是周泽楷,周恩来的周、毛泽东的泽,楷……”黄少天苦思冥想,“额,楷书的楷。”

叶修笑得都快直不起腰了。

 

“老叶老叶老叶!”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你管他叫啥!怎么……”少年嘿嘿一笑,凑过来小声说,“你看上他了?”

叶修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烟呛到,他少年时跟朋友学抽烟都没被呛过好么!

“说什么呢,”叶修伸手揉乱黄少天的小短毛,“你不是饿了?走,今天下个馆子,刚沐秋短信我,下午Boss掉的装备被我们抢到了,这次赚了票大的,带你吃好的。”

“那还愣着干嘛!”黄少天乐得背包一甩,“快走!快走!”

“你走慢点,先把脸擦擦,这么进门人以为你上门踢馆呢。”

 

留在原地的周泽楷眺望着两人离开的方向,他目送两人笑闹着走远后,也沉默地踏上回家的路。



TB大概没有C



CP……?那是啥?能吃么?

鬼知道啥CP,可能叶黄可能叶周也可能周黄也可能没有CP,不过叶周的可能性比较大吧。

就一脑洞,写出来给自己看的,不写不舒服斯基。


评论(22)
热度(38)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