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里站密码:三个字母,全小写,学名:国际求救信号。

[叶周]寂灭 Ch.39-1209修

第三十九章

 

 

黄少天坐在荒草丛里,他抱着自己的上衣,扎好架势让徐景熙为他处理伤口。他的左上臂在先前的战斗中受了伤,被光箭刮伤的皮肉翻卷,边缘仿佛被火烧过透着焦黑。这伤口看似狰狞吓人,但实际上并不严重,徐景熙手脚麻利地为他清洗伤口,敷上伤药打绷带。

黄少天很能忍,他忍着疼痛等徐景熙先治疗其他的伤员,又忍着疼任由徐景熙施为,全程没喊过一声疼,只冷眼阴测测地瞪不远处的圣塞拉城。

 

到达捷索后,黄少天只在当地逗留了不到半天。这位平民出身的将军把其带来的军队和捷索的余兵通通留在捷索,而他本人则去教会和军营了解情况,当日傍晚就率领亲随小队前往圣塞拉探查。

圣塞拉的变化令人震惊,从外观上,这座城市已经完全看不出半点荒凉,背靠山脉的城池面目全非,原本残破的城墙被重新加固,城垛外包裹着新建的楼斗,所有的城门均被铁水浇铸成完全无法开合的铁板,焕然一新的圣塞拉城伫立在山脉间,静得像座死城。

但黄少天和他手下的两支小队没有任何一人敢小瞧这座看似寂静的城池,就在半个小时前,这里才发生过一场战斗。袭击来得太突然,包括黄少天在内在场的人大多受了伤,所幸无人身亡。

 

徐景熙双手利索地给绷带打了个结,他抬手擦掉额角的汗水,俯身收拾医疗箱:“成了。”

黄少天站起身,绑着绷带的手臂舒展几下,松紧合宜并不影响手臂活动。徐景熙的医术了得,打个绷带自然不在话下。黄少天满意地朝徐景熙比了个大拇指,笑得露出两颗小虎牙:“干得漂亮。”

“你还是小心点吧,这伤毕竟是魔法留下的,谁知道会不会又裂开。”徐景熙长舒口气,软绵绵地接过郑轩递来的食物。

郑轩忙着把怀里的干粮分出去,见黄少天还在穿衣服,只好把伸出去的手拐个弯伸向坐在树下全副武装的人。等黄少天穿好衣服从他怀里捞出来两包粗粮饼干,郑轩这才腾出手把嘴里叼的面包拿下来,挨着地上的三人坐下。

 

“黄少你刚太猛了。”郑轩边吃边说,他一想起刚才凶险的画面就忍不住连连摇头,“要是我,我可绝对不会贸贸然冲上去,你怎么知道那人的攻击能用剑挡?万一那劳什子的光连剑都能射碎,你那不是送死吗。”

“我当然不是冲上去送死,你没看那几个被打到盔甲的人吗?他们的盔甲可都没碎,最多就是变形,这说明防具还是有点用的。而且你以为我想以身犯险?还不都是因为你们连躲都不躲,光知道傻站着给人当靶子,你们可是我的亲兵啊!要不要这么没用!”郑轩不说还没事,一说黄少天就怒,年轻的上将没好气地数落靠不住的同伴。

郑轩自知理亏,小声辩解:“这个……看到人在天上飞就有点懵了。”

听过许多关于巫师的传言和亲眼看到巫师骑着扫帚上天入地根本不是一回事。就算知道巫师能做到很多普通人做不到的事,看到敌人在空中灵巧地飞行、躲过攻击的同时往下空投法术,还是觉得亚历山大啊,郑轩叹息。

 

黄少天气归气,其实也明白一时反应不及很正常。

他自己年少撞见喻文州施法时的表现也没好到哪去,人之常情嘛。

而且伏击他们小队的巫师很明显是用某种隐匿手段跟了一路,直到确定他们的目标是圣塞拉城才出手。对方突兀出现打得他们措手不及,又从高空放法术伤人,移动速度快得出奇,弓箭手都射不中他。

黄少天也没辙,他是个剑客,对方悬在众人够不到的地方窜来窜去,他却摸不到那人哪怕一片衣角。他情急之下只能命令手下士兵紧急撤进茂密的丛林,有树木遮盖,起码突来的敌人不至于一打一个准。但这只是权宜之计,黄少天心知不能一直如此被动,更何况他身边还跟着个绝对不能出差池的人。

 

“黄少刚那击真漂亮。”郑轩话锋一转,“多亏黄少,不然我还真不一定能射中他。”

“呵呵,我看你们还是长点心吧。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幸亏是挂在树梢上,要是直接掉到地上,我可救不回来。”徐景熙可不像郑轩那样开心,黄少天从空中摔下来时几乎把他吓个半死。

 

两队人进入树林后很快分开,一队作为诱饵,另一队则负责保护战力匮乏的后勤和黄少天特地交代的要员。黄少天躲藏在树冠上,他利用引以为傲的身手,趁巫师经过时跳起攀上对方细条条的扫帚。

巫师显然没有防备,差点被黄少天直接撞下来。机会只有一瞬,冰雨锋利的剑身直刺巫师的后心,扫帚在空中打了两个转,把黄少天狠狠甩了下去,然而刺出的剑仍然在巫师背后留下一条深深的血痕。

这一切发生在几秒之间,从巫师经过树冠到黄少天一击得手从扫帚上坠落只有短短三秒钟。黄少天伴着血雨落下,巫师举起手,汹涌的魔力化作光箭直取他的面门,尖啸的魔力撞上冰雨冷澈的剑锋,细碎的火花飞溅,魔力被劈散成道道光束,郑轩的箭也同时穿透巫师的肩膀,失去控制的光束划过黄少天的手臂留下大片的灼烧和刮痕。

巫师猛然拔高身体,操纵着扫帚飞向更高的空中。

和光箭拼力加快了黄少天坠落的速度,不过年轻的军人很高兴看到一直像猫戏耍老鼠般悠哉的敌人变了脸色,一阵风似的飞向圣塞拉。黄少天哈哈大笑着落在层叠的树叶和枝杈中,他身上大小擦伤无数,但性命无忧。

 

黄少天得意洋洋地听郑轩描述他跳上对方飞驰的扫帚那惊险刺激的场面,随手把一袋饼干甩进身边人怀里:“赶紧吃。”

“下一步怎么办。”全副武装的人捏着黄少天丢过来的小布袋,在头盔后瓮声瓮气地说。

“不怎么办,你看看我的肩膀,要我说他们一点诚意都没有!”黄少天哼了一声,“圣塞拉这边靠我带出来这二十来人根本攻不破,我让宋晓回捷索领人了,这是要打仗的节奏。”吃饭一点也不影响黄少天的语速,他嚼着硬巴巴的压制饼干,分出一根手指指向周围的树木,“咱们留下来的人可以先搞点简易的攻城设备,我的意思是先观望。”

“那咱们的计划呢?”沉默许久的人抬手摘掉头盔,甩甩汗湿的头发,“你不管文州的情报了?”

“那个啊……”黄少天拖长声音,“到晚上再说。”

 

 

“你还真是每次联系都没个好事。”

王杰希趴在床铺上,安文逸一脸严肃地给他处理伤口。叶修靠在墙边对王杰希的伤势评头论足,一边还不忘抱怨几句。

“你说你怎么就敢从城墙上飞过来呢,你飞过来就罢了,还得先在外面刷个存在感再飞,你是嫌弃圣塞拉知道我们是巫师的不够多,故意来捣乱的吧。”

“那倒不是,”王杰希歪歪脖子,“以张新杰滴水不漏的性子,眼看围剿的人都要来了,他可不会冒腹背受敌的风险,肯定已经用药物迷惑了城里的人。”他顺着安文逸的动作坐起来,接过安文逸的药喝了一口,而后小心翼翼地套上衣服,“而且就算你们真忘了这么一出,我来了也能现做干扰剂。”

 

叶修翻了个白眼:“就你一人过来了?”

“小高留在印山镇,许斌和小别在捷索监视——”

叶修抬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房间的门被推开,乔一帆侧身让跟在身后的少女进来:“我把她带过来了。”

“来得正好,”叶修指着床铺旁边的凳子,“小戴坐那儿吧,我这位朋友有话想问你。”

 

戴妍琦像是生了场大病,脸色有些苍白,一直精力充沛的姑娘这会儿显得蔫头蔫脑的,她点点头,慢慢走到床边坐下。

王杰希递给叶修一个询问的眼神,叶修先是摇头,然后又扬声说:“你尽管问吧,捷索那事是小戴妹子他们亲身经历,她说肯定比我说得清楚。”

王杰希深深地看了一眼叶修,转而向戴妍琦问话。叶修见两人你问我答交流良好,和忙碌的安文逸示意自己离开片刻就拉着乔一帆出了门,乔一帆跟着叶修攀上城堡最高一层,一前一后进了间无人的空房间。

 

十分钟后,叶修带着乔一帆下楼找王杰希,王杰希正面色平和地和戴妍琦说着什么,见叶修进门,他不慌不忙地安慰戴妍琦两句,这才让乔一帆把戴妍琦送走。两人走后,屋里没了人说话,安静得只能听到安文逸走动和调和药剂发出的声响。

叶修等了足足有五分钟,王杰希挑眉看着他,叶修几步走过去,手中的千机伞突然变大,伞尖划过地面,微弱的光芒一闪而过,安文逸从镜片后抬眼。

“小安,我和小乔说过了,他会具体和你说怎么做。”叶修说。

安文逸点点头,默不作声地继续手中的工作

 

“其他人呢?”王杰希问。

“全分到城里去了,只有孙翔和戴妍琦还留在城堡。”

“你太冒险了。”王杰希对摆弄千机伞的叶修抱怨,“我不能确定,看起来只是精神不济。张新杰怎么说?”

“他也看不出来,不过我也有我的消息来源,”叶修收起千机伞,摇头道,“小周说可能性很大,我相信他的判断。”

“好吧,多个心眼总没错,那就照你说的信息分流,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王杰希停顿片刻,露出思索的表情:“我依然觉得和国王军合作风险太大。”

“所以你才把那俩小队打得东躲西藏?我真服你了啊王大眼儿,这是不谈判直接开战的节奏,我可是花了好大力气把肖时钦送到皇城去了啊。”

“展现实力是必要的,”王杰希微微一笑,“他们如果是真心,这种程度的示威可吓不走。”

“我去,这种程度?你告诉我,你还打算怎么示威?”叶修点了根烟,顶着安文逸和王杰希不赞同的目光吞云吐雾,还没等他美两秒呢,王杰希的下一句话就把他淡定的表象震碎了。

 

王杰希伸手挥开飘过来的二手烟,十分体贴地解释何谓示威:“我追着他们打的时候,稍微下了点无伤大雅的药。”

“我去。”叶修伸手拿掉嘴角的烟卷,“你下了什么药?”

“种类挺多,让人一睡觉就做噩梦的、隔三差五拉肚子的,差不多都是这种,恶作剧的小玩意儿罢了。”王杰希平淡地说,“没有毒药,反正不影响你的计划。”

叶修惊诧地站起来拍拍屁股:“我去城门瞧瞧,你给我把解药准备好啊!”

 

 

周泽楷站在城垛里透过楼斗上的小窗远眺,从这个位置能清晰地看到远处的十多人在安全距离停下安营扎寨,小范围的检视周遭环境甚至砍伐树木。这两支小队分工合作,一个下午已经拖来许多木料,远远看过去反而像木工做手艺活,根本不像是来攻城的军人。

叶修和他讲过,这大概是——

“他们看起来要做撞城机。”

 

他顺着声音扭过头,发现和戴妍琦、宋奇英一道回来的方学才就站在离他几步远的位置透过小窗观察这两小队国王军的动向,动作和他如出一辙。

周泽楷想了想,没有接话。

“咦,那个看起来是黄少天上将,我认识他。”方学才转向周泽楷,“其实可以由我——或者小戴也行——和他们交涉下,把陶轩的真面目说出来就好办啦。”

“不行。”周泽楷摇头,“得等消息。”

“这么谨小慎微……”方学才叹气,“我们有将近二十人呢,都是肖将军的亲兵,说的话还是有分量的。”

“不行,和说好的不一样。”周泽楷很坚决,依然是摇头拒绝方学才的提议。

 

方学才沉默片刻,又找了个新的话题:“对了,之前就想问了,为什么一定要在圣塞拉?一口气杀进皇城不也行?陶轩先前一直在皇城呢。”

“我也不知道。”周泽楷瞥了眼方学才,“因为离得近?”

“怎么还是个问句。”方学才新奇,“你可以问问你那些同伴啊。”

 

周泽楷又想了半晌,方学才都忍不住要催他时,两人身后传来一声大喊:“周泽楷!”

方锐当先跑上来:“我带人来换班啦!”

一看这阵仗,周泽楷默默起身下楼,方学才留在城垛上和方锐聊天,他隐约听到几句,还是“为何在圣塞拉布阵”的问题,他听到方锐大大咧咧地嚷嚷“我们喜欢”,没忍住笑出声。

 

“你笑什么呢?”

他走下最后一级台阶,听到带着笑意的熟悉声音,叶修就站在几步外,在落日余晖中对他微笑。

“没,”周泽楷轻轻摇头,和叶修并肩往回走,“你怎么来了?”

“来了有一会儿了,从北边绕了一圈过来,看看情况。”

“一切正常。”周泽楷收起笑容就事论事。

“那就好,”叶修揉揉眼睛,他显得有些疲惫,却伸手拉住周泽楷,笑眯眯地拉着他走上另一条街,周泽楷愣了一下,这并不是回城主府的路。“走,跟我去个地方。”

 

叶修拉着他穿街走巷,渐渐偏离主干道,这段时间周泽楷也在城里转过几次,没记错的话,叶修带他走的这个方向是通往已经损毁的小广场?

他俩已经有一阵子没有像这样悠闲地漫步,叶修握着他的手暖洋洋的,起了一层薄汗。可手指和手指纠缠在一起,谁也没有放开的意思。

叶修的侧脸在金红的晚霞中闪着光,在这样温馨的光线照耀下,脸颊上细细的绒毛都看得一清二楚,可不知道为什么,因为缺乏睡眠而形成的黑眼圈却不那么明显了。叶修的心情大概不错,虽然时不时打个哈欠,却一直带着笑容。许是注意到周泽楷的视线,叶修别过头,微微挑起唇角。

“到了。”叶修轻轻摇晃下周泽楷的手,示意低头看脚的周泽楷抬头。

 

入眼的果然是那个小广场,不过和记忆中那个破败不堪的版本不太一样。周泽楷曾经见过的小广场杂草丛生,中心喷泉干涸,残破的石块上爬满青苔和微生物。可现在,草依然存在,却不再杂乱,喷泉的水流从断掉的裸女雕塑腰部冒出来,顺着线条优美的小腿没入池水。

叶修拉他走向流着汩汩泉水的人造喷泉,他把惊讶的周泽楷按在原地,几步跑过去,然后转过身打了个响指。

 

刹那间,喷泉的水流窜天而起,在空中汇聚、发散,最后变成细密的薄雨落下来。清凉的风带着细碎的水珠飘过,在落日的余晖下画出一幅美好的图画,叶修站在遍布青苔的喷泉前面,身后是一道小巧的彩虹,他弯下腰从地上摘下一株开着不知名小花的野草,叶修一手捏着小得有些可怜的花,一手撑着终于发挥伞这件物品本身作用的千机伞,慢慢向周泽楷走过来。

亚麻质地的短衫因为沾了水而有些潮湿,周泽楷觉得心跳在逐渐加快,叶修打着伞走到他面前,柔和凉爽的风吹过,空气里水汽弥漫,他的视线和叶修的交汇,垂在身侧的手被同样带着薄汗的手抬起,柔韧的枝叶缠绕着指尖,不需要低头,周泽楷所有的触感都集中在被叶修抓着的手掌上,花朵的清香传来,枝叶抽长,绕着修长的指头蜿蜒而上。这个感觉有些熟悉,一个多月前,苏沐橙用装饰自制蛋糕的藤蔓做过一样的事。

但这次不太一样,没有忐忑、没有试探、也没有逗弄,藤蔓紧紧地绕在他的指根,形成一个完美的环,周泽楷觉得指头一跳一跳,血管奔流的声音就像炸响在耳旁。叶修凑过来,那双眼中有期待,也有一点不安,千机伞罩在他们头顶,仿佛隔绝了所有的光线,可叶修的眼却亮得出奇。

 

“我……”周泽楷张开嘴,心跳如雷,紧张莫名。

“小周……”叶修倾向他,“你答不答应?”



TBC.


P.S.

我听到完结的脚步声了!叶修也听见了!所以!

评论(7)
热度(80)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