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叶周]寂灭 Ch.41-1209修

第四十一章

 

 

下午三点一刻,春日午后的阳光很适合户外活动,在这样晴朗美好的午后,年轻的王子殿下坐在露台的小桌边,他背对室内低着头,一手松松扣在小桌上,一手翻着书。

叶秋又翻了一页,唇角挑起一抹笑容。挥退了所有侍卫的年轻王子没发现身后正有人缓慢逼近。

锋利的长剑突地架上叶秋颈间,剑刃微妙地压在大动脉上。

“不许动。”

叶秋身子一僵。

“我数三二一,慢慢站起来,不许耍花招。”长剑的主人被刻意压低的嗓音听起来很年轻,“三——”

 

叶秋不慌不忙地把丝绸书签插进书页间,然后阖上没看完的书。这时候报数已经数到了最后的“一”,锋利的剑刃稳稳地架在他颈间,叶秋为压迫感造成的不适皱了皱眉,但他并没有依言起身,而是抬起手中的书,轻巧地用书脊架开长剑,继而转身瞪了眼背后的“刺客”:“混蛋哥哥,每次都用这一招你有完没完,你以为这次换成剑我就怕你了吗?”

“嘿,”和叶秋长得一模一样的“刺客”——嘉世年轻的大王子叶修爽快地收回长剑,他分寸把握得极好,连叶秋手上的书都没留下半点痕迹。叶修穿着质地精良、剪裁合体的皮甲,片刻前被他用来恐吓叶秋的骑士剑就挂在腰间的皮带上,剑柄和剑鞘上镶嵌着大大小小数十枚各色宝石,他左手搓着剑柄,右手食指煞有介事地摇晃两下,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那也没见你有点长进,我要是刺客,你早死好几百回了啊,这么丢脸的事你也好意思拿出来显摆。”

 

“你不是去上枪术课了?怎么这么一会儿就回来了……你的枪呢?怎么背着这玩意儿。”叶秋冷眼看着叶修几步绕到小桌另一边,一屁股坐到椅子里。

“新来的枪术老师心理承受能力太差,我才跟他说了几句话,他就跑了。”叶修扬扬手,满不在乎地说。

根本不是人家心理承受能力差,是你这人嘴巴太欠吧!而且谁带着剑去上枪术课的!你这都气跑多少老师了!叶秋翻了个白眼,他的孪生哥哥三天两头气走教师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他也是嘴贱,问这种不用问就知道答案的问题。

叶修说完,探身从桌上端起红茶,对着颜色艳丽的茶汤吹了口气。叶秋腾地起身抢叶修手中的杯子:“混账哥哥,那是我的!”

叶修敏捷地避开叶秋的手,仰起脖子把茶水灌了个干净,这才把空杯子塞进叶秋的手中嫌弃地说:“我去,你竟然在红茶里放糖,难喝死了。”

“滚,嫌弃你别喝啊!”叶秋比叶修还嫌弃,直接把沾着口水的茶杯丢到一边去了。

“这么容易就生气?有点王子的矜持啊弟弟。”

 

“我说……”叶秋压低声音,对叶修勾勾手指,“我和刘皓说好了,明天出去转转,你要不要一起?”

叶修点头同意:“行啊。”

他嘿嘿笑着,猛然出手揉乱叶秋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叶秋没好气地拍开他的手,边说话边整理散乱的发丝。叶修甩着泛红的手背,对叶秋的新发型十分满意,同样微微翘起的头发、同样的脸庞、同样的身高,甚至还没经历变声期的声音也相似。除了穿着打扮和迥然不同的性格,他们简直一模一样,他了解叶秋就像叶秋了解他,只要他们愿意,没人能分得清他们谁是谁。叶修看着自己的同胞弟弟,就仿佛透过镜子看到自己。

 

他们隔着一张桌子,就像隔着一面镜子。

 

 

周泽楷把刚泡好的红茶端上小桌,黄少天赶忙接过,给四人一人倒了一杯。

“其实四天前我们就接到信了,不过我们这边的智囊觉得还是瞒着你们先来看看比较妥当,你们这边扣着肖时钦的人,肖时钦身边还跟着你们的人,谨慎一些总没错。”黄少天噼里啪啦地解释着,“你们也接到信了吧,说我们已经出发了需要送信之类的。”

“嗯。”周泽楷点头。

“哎反正你们刚刚也看到了,我也不瞒你们啦,我们身边也有巫师,所以,嗯……即时通讯对我们来讲其实并不是难事。”黄少天得意地补充,“顺带一提,我们这位帮手也不是什么平庸之辈,我们能不惊动任何人进来,就能在你们眼皮子底下离开,所以那些场面话和互相试探就省省吧。”

 

黄少天滔滔不绝,周泽楷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不少意思,对方表明身份时就说了是来谈判的,偷袭说是为了确定兴欣是否像肖时钦说得那般不可小觑,其实多少也有示威的意思。偷袭本身的效果只能说是马马虎虎,但能不惊动楼下各类法阵摸进来这个事实却引人深思,不论是黄少天口中的那位帮手还是黄少天本身的实力都值得忌惮。况且黄少天有恃无恐:你有人质,我也有;你是巫师,我也有巫师帮忙,我还有军队,打不过我们还能战略性撤退。

周泽楷又看了眼坐在黄少天身边的人——叶秋,嘉世的王子殿下。

而且据他所知,这位王子殿下和叶修的关系绝不只是长得像、名字相似那么简单。

 

王子殿下亲自前来足够说明他对兴欣的合作提议有多重视,而且身为皇室成员以及下一任国王,叶秋本人的意愿就相当于皇室的意愿。

以叶秋的身份,他坐在这里,就说明了皇室的诚意。

周泽楷望向从刚才开始就保持沉默的叶修,这两人来得太突然,叶修身上诅咒发动条件严苛又古怪,所以他一直注意着叶修。自叶秋询问叶修身份之后,叶修就在发呆,而且是盯着对面的叶秋发呆。叶秋也注意到了这点,但他只是时不时狐疑地观察下叶修的神色,然后继续一脸莫名其妙地听黄少天长篇大论,接连几分钟愣是一句话也没说。

 

他们长得非常像,第一眼看上去或许会分不清谁是谁,但着装和气质却迥然不同,熟悉的人很快就能分辨出两者。桌子两边长相一样的两人各自沉默着,这个场景看起来有点奇怪,连黄少天也渐渐停下话头,加入观望小队。

当最健谈的那个也闭嘴沉默后,房间里一时间只剩下茶杯磕碰桌面的轻响。气氛变得越发诡异。周泽楷的忧愁视线从叶修脸上移到叶秋身上,叶秋先是摸摸脸才皱眉盯着叶修,黄少天边喝茶边乐呵呵地东张西望,而叶修,他握着飘着热气的茶杯,继续对叶秋出神。

 

叶修难得在谈话时走神。

这么多年叶秋似乎没怎么变,表情、动作都有儿时的影子,但他又变了不少,叶修只要坐在这里看着他,就能清楚地意识到这十年时光的流逝。他记忆中的叶秋停留在即将十五岁的少年时期,每次想起皇城、想起亲人、想起同胞弟弟,他眼前浮现的就是十五岁的叶秋。

现在坐在他对面的叶秋,和他一样已经年满二十五,他们还是一模一样,同样的脸庞、同样的身高,已经定型的声音也依然相仿,但却不再像儿时那样神似,神似到让人分不清你我。叶秋正襟危坐的样子让他想起年幼的胞弟总是在人前装出一派正经,这样的叶秋是熟悉的,却又无比陌生,因为曾经的叶秋从不会在他面前装乖。

他曾经那样熟悉叶秋,了解到能装成叶秋,带着叶秋的行李、骑着叶秋的马,代替叶秋奔赴战场,连同行的几位将军和叶秋的密友也是在揭露互换身份的信件到达后才发现随行的其实是他。

 

桌子两侧的人乍一看依然像镜里镜外,可如果认真看,就会发现他们又是如此不同,或许在街上随便拉一个人都能轻松分辨两人。

如果没有十年前那一晚的冲动和轻敌,他是不是就不会错失这十年?

但这个世界没有如果,叶修不禁叹息,觉得有些苦涩。就连他的这些记忆,在现实面前都显得不堪一击,看啊,叶秋根本不认识他,对面的这个人用对待陌生人的态度对待他,好奇他的身份、纳闷他的长相。

对于叶秋来说,他不过是个可疑的陌生人,而这个不认识他的叶秋于他也同样陌生。

 

“叶修?”周泽楷推了推他的手臂,叶修对上周泽楷担忧的目光,他定了定神,低声说了句没事。

“不好意思,刚走神了。”叶修抓起杯子喝了一口,红茶不是什么顶级的好茶,味道有些苦,口感也偏涩。有趣的是,叶秋几乎是同时端起杯子,他咽下茶水后微不可查地皱眉,而叶修捕捉到了叶秋微妙的表情变化,这一瞬间,伤感和痛苦像是猛然消失了,那个熟悉的叶秋突然回来了。叶修没忍住笑出声,对叶秋摆摆手,“没有糖,你就凑合吧。”

周泽楷愣了,黄少天也一脸茫然。叶秋瞪大眼,他小心翼翼地放下杯子,没有说话。

 

“言归正传吧,看到你们来我其实挺高兴,你们会出现就代表有意向合作,那咱们就聊聊各自的计划、职责,和事后的好处吧。黄上将先前说已经得到消息了,那你们是否知道我们开出的条件?”叶修看到黄少天点头,又接着说道,“陶轩必须由我亲手杀死,希望你们配合圣塞拉这边的安排,至于后续工作就交给你们,我们也会配合你们行动。兴欣合作的条件是事后你们必须立刻废除猎巫运动和相关的律法,同时承认巫师的身份和地位。”

“这并不难,”叶修慢声说着,“陶轩的身份你们也都听肖时钦说了,只要利用得当,废除法令不过是你们几句话的事,只要猎巫运动停止,巫师恢复名誉,时间会治愈一切。”

“没问题。”叶秋接话,“如果你能把陶轩死灵法师的身份抖出去,只是这一点就能做到许多事,栽赃、陷害、无中生有,这些我们这边的人更熟。”

“……”叶修难得语塞,他表情复杂地叹了口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能做得更多,你们用不着栽赃、陷害、无中生有,我会把足够颠覆现状的事实摆在大家面前。”

“你需要我们做什么?”黄少天打断叶修的话。

叶修喝了口茶,慢悠悠地说:“没别的,就跟我们打一仗。”

“好说,我们本来就是来揍你们的啊!”黄少天哈哈大笑,“不过你到底要干什么?”

叶修抿唇:“我要你们把我们逼入绝境——让陶轩以为我们被逼入绝境。”

 

他花了将近半个小时详细描述圣塞拉的情况,告知了自己计划。并按照张新杰的要求省略了霸图参与的细节,其余的部分倒是和兴欣众人知道的情况差不多。

黄少天和叶秋小声讨论了片刻,点头同意:“我们也有条件,给你一个月,一个月之内如果你的计划还没成功,就得听我们的换个方式来。”

“可以。”叶修爽快地答应下来,“既然如此,合作愉快?”

叶秋扬眉:“在此之前,你得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是谁?”

“你以后会知道的,目前我只是兴欣佣兵团的君莫笑。”叶修站起身,一句话带过了这个问题,“说起来……你们到底从哪儿进来的?”

“窗户啦,”黄少天笑得露出两枚小虎牙,“你们胆子挺大啊,时局这么乱,还不拴上锁。”

叶修绕过小桌,一手一个推着两人的后背往窗边走:“既然如此,那你们哪来的从哪回吧,好走不送。”他仗着有法术的加持,硬是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黄少天推到窗外的露台上,叶秋大约是觉得有损形象,没等叶修推就自己走到了窗外,他回过身盯着叶修不发一言,叶修没注意到叶秋的视线,只小声吩咐,“你们回去时也小心点,别让人发现了。”

“用不着你说。”黄少天撞开叶修的手,“你别以为咱们现在利益相关暂时结盟就是同伴了,我告诉你你们可杀了两百来号国王军呢,而且预计还要接着杀,等事情结束了咱们再算这笔账。”

“少天说得没错,”叶秋说着,身形缓慢地消失在夜色中,“盟约只是暂时的,如果你毁约,我不介意在扳倒教会的同时顺带收拾你们兴欣。”

黄少天也随之消失在空气中。

 

夜风吹过露台,叶修在原地逗留了几分钟,这才慢悠悠地退了回来,关窗、锁窗拴、拉窗帘,一套动作一气呵成。他回头拍掉手上的灰尘,对惴惴不安担心他的周泽楷轻声说:“小周,叶秋和黄少天来过这事谁都不能说,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兴欣……也不说?”周泽楷诧异。

“看情况吧,能不说就不说,我打算假戏真做。”叶修揉揉胀痛的眼睛,“告诉他们还要担心说漏嘴,或者万一他们因为太放松出事了就更糟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好。”周泽楷见叶修晃到床边躺尸,想来想去还是不放心,“你还好么?”

“我?我好得很。”叶修一挥手,屋里的烛火尽数熄灭,他拍拍身边的空位,打了个哈欠,“快来睡觉,困死了。”他把周泽楷揽到怀里,脸埋进周泽楷头顶的发丝,闷声闷气地说,“我没事,别担心。”

 

 

城外的树林中,黄少天和叶秋各怀心事地向营地走。

叶秋突然打破平静:“我在书上看过,说皇室里有双胞胎降生被视作不祥,通常有一个会被送到外面养,但被送出去的一生都不会知晓自己身世。”

黄少天扭头:“不是吧,你认为是这种情况?”

叶秋摇了摇头:“没那么简单,肖时钦不是说了?这个叶修被诅咒了。谁会诅咒一个连继承权都没有的婴儿?更何况……你注意到他看到我时的表情没?”

“看到啦,如果不是你们长着一样的脸,还都是男的,我简直要怀疑他和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过去,可惜人还记得所有的点滴片段,而你这个负心汉却全忘……”黄少天玩笑开一半,整个人都愣住了,“我去,叶秋,我觉得咱们有必要问问文州,有没有什么魔法能让一个人被所有人忘得一干二净。”

“这个猜测有点吓人啊,”叶秋打了个哆嗦,“而且我不明白为什么是被人遗忘,一般不应该是杀人灭口吗?”

“鬼知道什么情况,这得问施咒的那人在想什么。比起那个,”黄少天显得忧心忡忡,“兴欣的计划,你觉得靠谱不?一个月时间可不短,说不定要死不少人,值得吗?”

“说到这个,捷索的惨状你也看到了,我不觉得咱们靠那么点普通士兵能干掉陶轩。如果处理得当,按兴欣的计划,牺牲反而会小,就让他们巫师和巫师斗吧。希望这个叶修能说到做到,如果他处理不好,咱们就踢开他自己动手。”

黄少天嗯了一声,两人不再说话,匆匆走向宿营地。

 

 

第二天一大早,叶修和周泽楷按时下楼吃早饭。

大厅的桌边已经围坐了一圈人,周泽楷接过陈果递来的餐具,没想到陈果猛抽了口气,一爪子抓住他的手,两眼放光地大声道:“这是什么?!叶修!你跟小周求婚了么!”

周泽楷心头一跳,他低头一看,陈果看到的果然是那个草编的指环。在叶修的魔法稳固之下,指环服帖地圈在他的指根,青翠的绿色过了一晚也不见丝毫衰败,周泽楷毫不怀疑这个指环永远也不会枯萎凋零。

 

陈果这一嗓子喊得桌边所有人全都停下了动作,孙翔被呛得上气不接下气,坐他旁边的张家兴一脸震惊地给他顺气。

在众人火辣辣的视线下,叶修得意地宣布周泽楷答应了他的求婚,然后表示祝贺照单全收,调侃打趣全当羡慕嫉妒恨听。周泽楷窘得不得了,可大伙看他的目光里全是单纯的祝福,他也只好笑笑,嗯嗯啊啊地应下来。

 

“苏沐秋我看你就是嫉妒吧!”叶修仰着脖子,从衣服里拽出个金链子,链子上的挂饰晃来晃去,精致的花纹闪闪发光,“看看这个,小周给我的订婚礼物,怎么样?羡慕吧。”

“……”周泽楷捂住脸,完全不想搭理旁边的人了。

苏沐秋比了个中指:“你拿草编的指环换了人一条金项链,你要不要脸你还好意思说出来……”

桌边的人都被叶修的厚脸皮震地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那个……”戴妍琦就坐在两人对面,她打量着叶修手里的项链,疑惑地说,“我觉得……这个纹饰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也觉得,”张家兴接过话,“这个似乎……是‘圣塞拉’的标志?”

周泽楷终于放下手,露出泛红的脸颊,他伸手帮叶修把项链塞回去,不好意思地和张家兴说:“家传的。”

叶修顺口补上两句:“这是小周的阿姨送给他的,上面的是家徽。”

罗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哦,就是周哥说过的那个死灵法师!”

“嗯。”周泽楷点头。他之前险些因为魔力暴走堕落成死灵法师,近来反而和罗辑走得比较近,罗辑和他说过许多关于灵魂和血脉的研究,而他也简单讲过一点自己的身世,其中就提到过他的阿姨。

“死灵法师?”王杰希挑眉,不解道,“什么情况,没人解释下么?”

兴欣的小死灵法师愉快地向王杰希普及前阵子发生的小插曲。

“原来如此,”王杰希听完后感叹道,“我就说小周身份不一般啊,没想到他竟然是圣塞拉的城主一脉。”

众人又说了些祝贺的话,话题很快就转向严肃的日常安排和城外国王军的动向,没人注意到戴妍琦垂下视线,放在桌下的手缓缓握成拳。

 

圣塞拉的人过了几天悠闲日子,大概是王杰希的下马威起了作用,城外的国王军躲在射程外伐木制造各种器具,连续几天都没人来打扰圣塞拉的安宁。

暴风雨前的平静持续到了八月末。月底,捷索的国王军陆续抵达圣塞拉,仿佛十年前圣塞拉之战的翻版,邪恶的巫师占领了城池并肆无忌惮地向整个大陆宣战,而受到挑衅的皇室接下战帖,派出国王军围剿反叛的巫师。

 

战争开始了。



TBC.


P.S.

没敢动真格地虐叶修大大……

评论(7)
热度(88)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