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里站密码:三个字母,全小写,学名:国际求救信号。

[叶周]寂灭 Ch.42-1209修

警告:枯燥的一章。


第四十二章

 

 

圣塞拉城在嘈杂刺耳的呼喝中发出颤抖的呻吟,又是一波攻城,离多远都能听到巨石撞上城墙造成的沉重闷响,闹哄哄的惨叫掩盖在巨大的轰隆声里,噪音前仆后继地钻进耳中,最后汇集成恼人的嗡嗡耳鸣。

周泽楷拎着沉重的空间袋子,沿着战粟的城墙绕行。

 

自九月初原捷索驻军抵达圣塞拉,临近各城市的国王军纷纷向圣塞拉汇集,粮草物资和兵力源源不断。城外的投石车、云梯、攻城车也越来越多,国王军如潮水般涌来,分散在圣塞拉周围安全地带安营扎寨,听从指挥做战争准备。

那夜密谈后周泽楷又见过黄少天一次,就在开战当天。和私下会面时随意的态度完全不同,年轻的上将骑着高头大马,满脸严肃地立在军前向城内喊话劝降,叶修窝在城垛里听得直挑眉,没等黄少天把话说完就打了个响指,包荣兴立马把揣在怀里捂得热呼呼的玻璃瓶抛了下去。周泽楷看得清楚,那东西长得和王杰希的熔岩烧瓶一模一样——霎时间城下一片火海!

黄少天脸上阴沉不定,既没有夜谈时自来熟的热络也没有劝降时令人信服的诚恳,他看向城上众人的目光残忍阴郁,嘴角拉开个被火光映照得格外扭曲的笑容,缓慢而坚定地说了两个字:“攻城!”

 

这之后的半个多月大小数次攻城战,国王军几乎称得上对久攻不破的圣塞拉束手无策,没有任何攻击可以穿透施加在城墙上的魔法屏障。巫师们有恃无恐,遮天蔽日的密集箭雨在撞上防御壁垒的瞬间便化为齑粉,投石车抛出的巨石还未接近城墙就被切割咒语击得粉碎,擅长远距离攻击的巫师们站在城楼上用能扰乱对手判断力的魔法给国王军添堵,看中招的士兵失去理智内斗、互砍。

但国王军人多势众,军队迅速分成三个批次,白天攻城不断,晚间夜袭连连。士兵们不再接近巫师魔法可及的区域,改用投石车抛投大量石块,战线也逐渐收拢集中在城门附近。

 

又是一声沉重的闷响,大地发出呻吟,周泽楷脚下不停,依旧目不斜视地前进。这种沉闷的重响和震颤代表又一块巨石撞上城墙,自从四天前正门的阵法失去作用,这样的事就时有发生。阵法失效时周泽楷正在城墙上往下放冷箭偷人头,围城的军队用投石车抛投石块基本出于习惯,不论是攻城的国王军还是守城的巫师,没人认为这些飞来的巨石会撞上目标——它们总在中途就被无数切割咒和腐蚀咒击碎风化。那是第一次,抛投的石块在双方震惊的视线中飞进城里,剧烈的震动和轰鸣过后,惨叫和欢呼同时袭来。

周泽楷还记得那天所有人都杀红了眼,连续半个多月无法撼动分毫的城墙突然变得不堪一击,失去防御屏障后的城墙被巨石砸得坑坑洼洼,城外的军队前仆后继地攻上来,每个人都拼了命想要挤上来,士兵们趁着巨石攻击后的空当踩着云梯攀上城墙,疯狂收割重伤的圣塞拉守卫者的生命。

圣塞拉不过数百人,除了兴欣和霸图的巫师以外,其他多是混迹于此躲避追捕的强盗恶痞。这些人并不是巫师,也没理由和胆量与军队对着干,这些圣塞拉的原住民至今还未抛弃圣塞拉全靠擅长药理和精神控制的张新杰、王杰希和安文逸三人药物和魔法控制。药物早在备战期间就分次投入饮食,这些居民现今完全听从兴欣和霸图的指挥,从不反抗。这里没有十年前的亡灵大军,也没有太多人手,只有被巫师控制的普通人不知疲惫地拼杀在第一线抵挡国王军、充当巫师的肉盾。

 

那个下午双方死伤惨重。傍晚时国王军终于被层出不穷的咒语击退,破损的城墙也被巨石重新填补加固,但攻城失败的国王军却比守城成功的巫师们还要雀跃——无解的魔法也会失灵,固若金汤的圣塞拉也并非真的不会受损,在接连不断的轰击下,这些阵法也会失效!

国王军看到了破城的希望,四天来攻城的力度一次胜过一次,国王军的疲劳战术用得炉火纯青,效率高得出奇,不分昼夜的攻城战打得巫师们苦不堪言。圣塞拉人太少,再分派给各地段后更是显得捉襟见肘,面对没日没夜的战斗,巫师们全靠各类补充体力和魔力的药剂才勉强撑了下来。

 

“周泽楷!”

手臂猛然被人拽住,周泽楷循声望去,只见顶着一蓬乱发的方锐抓着他的胳膊困倦地打了个哈欠。周泽楷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目的地。他想心事想得入迷,竟然完全没意识到。

这段城墙远离作为主战场的城门,城墙下不远处的几座两层小楼原属于圣塞拉的某个小组织,现在它们被圈出来充当战地医院,前线受伤的人会被送来此处接受治疗,几名霸图的成员靠坐在屋外,张新杰也在其列。

 

“我看你迷迷糊糊跟梦游似的,叫了你几次都没反应。你发什么呆呢?”方锐满眼血丝,一双眼红得像只兔子,连说话的声音都比平时低了许多。

周泽楷并不打算给方锐分析自己杂乱的思绪,方锐也只是随口一问,这会儿已经抓着周泽楷手里的口袋往里摸索,他掏出块面包两口吞了下去,这才示意周泽楷把袋子给他:“你来得真是时候,我困得快睁不开眼了。”

周泽楷为难地看着显然熬了一夜不太清醒的方锐,拿不准要不要把袋子给他。他避过方锐的手:“很沉。”

方锐啧了一声,探手和周泽楷争抢起来。

原本安静靠坐在墙角小憩的张新杰回头和负责警戒的蒋游低声说了几句,蒋游点头,起身迎上来接过周泽楷手里的袋子:“我去给大伙发。”他又叫上守在墙根下的其他三人,一行四人很快就沿着楼梯攀上城墙,先去给分散在城墙上的兄弟们送饭和武器。

见有人主动请缨,方锐干脆地晃回墙根睡觉,周泽楷也走过去坐在方锐身边,他把经关榕飞改造的弓变回正常大小,抱着巨弓进入警戒状态。和正门高负荷的工作不同,这里只是简单的守卫工作。这段城墙依山而建,远离主战场位置又偏僻,放人来这边基本就相当于让人去休息。但周泽楷毕竟是来接方锐的班,方锐可以大模大样地躺地上睡觉,他还得分出来几分心思工作。

 

巨大的爆炸声从远处传来,细小的石屑从颤动的地面上噼啪滚过,在周泽楷右手边打鼾的方锐发出一声呻吟,周泽楷揉揉胀痛的额头,担忧地向声音来处望去。这一抬头正对上张新杰的视线,后者几步走到他面前弯腰捏住他的下巴,另一手伸向他的眼睛。

“别动,”张新杰沉声制止周泽楷不自在的反抗,飞快地撑开周泽楷的眼皮检查,“你到底怎么回事?”

被询问的对象板着脸把张新杰的手扒开,敛下眼没说话。张新杰不置可否地绕过横在门边无视阵阵轰鸣睡得昏天暗地的方锐,推门进屋。

周泽楷想了想,从兜里摸出家传的笔记低头看起来。

周家的研究五花八门,从转换阵法到召唤法术应有尽有,这些家传魔法对于刚系统学习魔法三个多月的周泽楷来讲太艰涩难懂,他盯着眼前这页关于灵魂的描述发呆,心思却多半放在时不时传来沉闷巨响的正门,圣塞拉三分之二的有生力量几乎都聚在那里对抗这个月来的不知道第几次攻城。

这样下去破城不过是迟早的事。看样子,就在这几天了。

 

周泽楷心里有事,这半个多钟头一个字也没看进去,他按着胀痛的额角,又在心底背诵了一遍面前这段拗口的咒语,远处阵阵的爆炸和撞击声吵得他更加烦躁,他抬起头——

宋奇英不知何时从城楼上下来了,正站在两米开外看着他。两人目光对上,宋奇英脸上露出做坏事被抓到的尴尬,他扬起拎着的食物,小声说:“上面发完了,这是副队的。”

周泽楷的目光飘向张新杰刚进去的“战地医院”示意宋奇英自己去找人,一边合上看不下去的笔记随手放进腰包里,他正在学习的这段咒语对人的精神损耗极大,每天只是背诵几遍就搞得周泽楷头痛欲裂。

“周哥,你和叶前辈怎么认识的?”宋奇英却没直接跑去找张新杰,他踌躇半晌,问了个完全无关的问题。这个问题引来周泽楷意味不明的视线,少年用手指了下周泽楷手指上那枚另类的戒指,“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挺好奇的。”

“我救了受伤的他。”周泽楷高度概括。

“那你们认识多久了?互相了解到什么程度才确定……嗯,这个?”宋奇英显然不满意如此笼统的说法,少年微微偏过头,抿着嘴显出一丝紧张。

 

周泽楷有点头疼,所幸他并没有烦恼多久——

“小宋。”

两人同时望向一边,张新杰手里拿着一瓶依然喷吐雾气的药剂,面无表情地盯着宋奇英,镜片后的眼中写满了不赞同。

宋奇英像是被蜜蜂蛰了似的跳起来,结结巴巴地回话:“副、副队……我给你送吃的,那个……”

“给我就行。”张新杰接过食物随手放在一边,他看看时间,“该换班了,你去正门接替队长。”

 

两人目送宋奇英跑得看不见身影,张新杰沉下脸,他把手里的药剂递给周泽楷,弯腰摸索着地面,魔力以手掌为中心漾出圈圈波纹,最终沉入震颤的大地。

“应该没有监视。”刚才还睡得口水都流出来的方锐翻了个身,闭着眼哼唧,“我看着呢。”

虽然方锐打了包票,张新杰依然谨慎地将四周检查一番后才皱着眉头坐回两人之间用迟来的早餐。周泽楷抱着还在冒泡的玻璃瓶子,药剂馨香的雾气扑在脸颊上,钝痛的脑仁儿立马就好了几分,他不知不觉就又多吸了几口甜腻腻的雾。

“趁热喝,这是凝神安魂的药。”张新杰很快吃完早餐,扭头看到周泽楷捧着魔药当香水闻,只好又催促他趁着药物还有效时喝下去,“你最近到底在做什么?叶修也由着你胡闹?”

周泽楷默默地把伸向腰包的手缩了回来,他咽下泛着淡淡甜味的药剂,摇了摇头避重就轻地说:“没睡好,累的。”

 

魔药起效迅速,钝痛渐渐消失,远处战场的噪音也不再像原先那般刺耳。

张新杰审视他片刻,换了话题:“肖时钦来消息了吗?”

“没有。”他如实回答。张新杰一阵思索,漫长的沉默后结束思考的人兀自摇头:“算了,肖时钦那边再快也赶不及。叶修等的日子或许就在这几天,他们最近不太安分,什么事情都打听。你私下和叶修说必要时再推一把,这座城撑不了太久,没有时间了。”

点头应下张新杰的话,周泽楷摩挲着巨弓上繁复的阵法花纹,在心底小声说了句对不起。他并未对张新杰撒谎,但确实依照叶修的吩咐隐瞒了某些情况。例如叶秋和黄少天的来访、唐柔私下的联络,以及这场战争的真面目。

 

 

细碎的石块从头顶掉下来,在地面上敲击出噼啪的声响,宋奇英艰难地爬上几乎看不出原貌的城墙,耳边充斥着声嘶力竭的吼叫声,他站在用魔法和碎石重新堆砌而成的城墙上,东张西望地寻找自己的目标。

他的视线穿过忙着用特制的弩机向城下发射毒箭的人群,经过这几天的恶战,还坚守在城上的人都是熟面孔,他认出不远处某架弩机后忙碌的戴妍琦,以及这几天一直护在戴妍琦身边的孙翔。

不过他并不是来找他们的,宋奇英伸长脖子巴望在乱七八糟的主战场找到自家队长,以韩文清的性格和手段,这时候一定是守在最乱的地段——不知缘由的昏眩席卷而来,宋奇英身形一晃抬手捂住额头,昏眩来得快去得也快,他忡愣两秒,两秒后周遭再次被震耳欲聋的噪音填满,宋奇英莫名地抬起头,不太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看着远处飞来的巨石,阴影兜头而下!

“退!”伴随着怒吼,银白的巨伞化身为盾猛然罩住宋奇英连连后退,保护他的人在他耳边发出清晰可闻的闷哼,身形倏地一矮。

韩文清踏着叶修的肩膀起跳,宋奇英瞪大双眼,他的队长以叶修为踏板,用鹰踏飞身而上,燃烧着火焰的重拳直直轰上迎面而来的巨石!怒吼、呼喝和呻吟在这一刻全部飞离了这段城墙,少年眼中只有身背猛虎咆哮图腾的前辈杀气腾腾的背影,接连的虎啸声中,韩文清以挟风裹雨之势撞向巨石,拳风所过之处石屑飞溅,半空中的巨石刹那间碎成无数大小不一的石块!

道道光箭夹杂在坠落的碎石之间,将过大的石块撞成齑粉,韩文清在射线和石群间游走穿梭,脚踏碎石跳回墙上掩体,与此同时叶修千机伞一抬一推,空中依惯性下坠的石块骤停,然后如炮弹般翻转飞向城下的攻城军队!

 

爆炸和火光冲天而起,掩盖住成片的惨叫声,叶修吐出一口浊气,抖着手掏出一瓶魔药灌下,韩文清大步抢上来,揪住宋奇英的领口怒喝:“你在发什么呆!”

“这不没出事嘛,你别吓……”叶修咽下补充魔力的药剂,话还没说完就被黑着脸的韩文清瞪了两眼,只好揉着肩膀给宋奇英留下个爱莫能助的眼神,转身跑去几米开外同样暂得喘息的苏沐橙和张佳乐身边说话。

宋奇英也知道自己刚差点儿一脚踏进棺材里,这会儿抹了把汗,小声说:“队长昨天顶了一夜,副队让我来替你。”

“用不着小孩子帮忙,那边呆着去。”韩文清充满血丝的两眼又是一瞪,伸手就把人丢进孙翔等普通人那边,普通人控制的几辆弩车仍处于阵法保护下,比起前后被攻破四五回的那段城墙要安全不少。张家兴“哎呦”一声,扶起险些跌倒的宋奇英,他瞟了一眼韩文清那张脸,没敢说话。

 

叶修方才大手笔的反击显然震慑到城下的敌人,攻城的速度骤降,不一会儿城下战旗挥舞、号角齐鸣,竟然撤兵了。这可是五天来第一回!国王军撤进巫师们够不着的安全距离休整,坚守这段断墙的人长出口气,不论是巫师还是普通人全都晃晃悠悠地倒下来靠在掩体后小声喘息。

魏琛和关榕飞卯足了劲儿修缮即将失去效力的阵法。并未随张新杰撤向相对安全的“战地医院”的安文逸背着药箱冲出来,张家兴原是肖时钦的随队医生,这时候也从下面攀上来和安文逸猫着腰从北面一路行到南面,抓紧时间给城上众人检查身体,听到讨论城下退兵原因时也偶尔插句话。

这几天大家都累得够呛,又折损了不少人手。国王军的手段单一,目标却十分明确,就是一个字:耗。

偏偏城里的众人耗不起。圣塞拉人手本就不足,这五天折损的人抵得上之前半个月的全部,现在满打满算不过剩了三百余人,最近几天甚至全靠巫师们轮番上阵才硬撑着没让城真的被破。国王军就这么拖着圣塞拉打疲劳战,夜以继日地攻城,逼着巫师们出手消耗魔力和物资,方法虽然老套,却十分管用。

更气人的是,这阵子国王军甚至不再派云梯上前送人登城,忌惮巫师的攻击手段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觉得没必要把兵力消耗在两方对峙上。山脉间最不缺的就是石头,这些人把大量的石头当做炮弹砸向城门周边,这半个多月下来,圣塞拉城周围早就没有一块好路,仿佛刚经历过地震似的,处处散落着数不清的大小石块。

 

按理来讲今天这又是一出你攻我守的老戏码,国王军却不知何故撤了兵。若说是被叶修刚耗尽全身魔力的反击吓到倒不至于,叶修刚才的攻击虽然效果拔群,但刚开战时巫师们没少利用阵法抽调空气中的各类元素制造这种效果,又是火龙又是地刺打得城下的军队伤亡惨重。战争进行到现下胶着的状态,国王军早摸透了巫师们惯用的手法,还不至于被吓得缩了回去。

到底为什么突然停战?不打算打消耗战了?

城内的巫师们议论纷纷,各个一脸凝重地向城外眺望。

而在他们看不到也摸不着的敌军营地后方,黄少天的营帐来了个出乎意料又情理之中的贵客。



TBC.


P.S.

再不更新大概大家就要揍我了……最近掉粉掉得好严重23333

不会写战争,也因为战争本身目的不能往残酷写……心塞。

这应该是倒数第四章吧……?

评论(8)
热度(80)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