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里站密码:三个字母,全小写,学名:国际求救信号。

[叶周]寂灭 Ch.43-1210修

第四十三章

 

 

锁链哗啦作响,唐柔从沉睡中醒来,眯着眼打量洞开的地牢铁门。

火光从门外照进来,崔立脸上挂着得意洋洋的笑容,愉悦地和唐柔打招呼:“晚上好啊,唐柔小姐。”

唐柔只看了他一眼就转开目光,她挺起身子,双手和双脚上的镣铐磕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回声。崔立乐呵呵地指挥身后跟着的人把蒙脸的俘虏带进来。

踉跄的男人被瞪着空洞双眼的两人粗鲁地推进地牢,狼狈地摔在唐柔面前,唐柔偏过头,脸上终于出现了崔立希望看到的表情变化。崔立见状弯腰拽掉男人脸上的布罩,恶意地提醒:“唐小姐,我把这位带来给您做伴了。”

肖时钦对上唐柔疑惑的目光,苦笑道:“唐小姐。”

 

“你被抓了。”即使面对如此糟糕的境况,唐柔依然十分镇定。

肖时钦尴尬极了:“似乎……是这么回事。”

崔立笑得不怀好意:“唐小姐难道真的以为用自己作饵就能转移我们所有的视线?女人就是天真。”

唐柔无动于衷。崔立被唐柔眼中满溢的轻蔑和嘲讽气得胃疼,他冷笑着站起身,猛然挥掌!

“唔!”肉眼可见的黑色印记打上唐柔的身子,唐柔被黑色的雾气抽得撞上潮湿阴冷的石壁,从喉咙深处憋出痛苦的闷哼。

“住手!”肖时钦扑上前想要阻止崔立,却被崔立的下属反制,一脸茫然却力大无穷的教士把肖时钦掼在地上,死死地按着他。耳边是唐柔抽痛的喘气声,肖时钦拼命挣扎,“崔立!她是唐公爵的女儿!”

崔立抽回手,折磨唐柔的黑雾缩回他的手心,他对着愤怒的肖时钦冷笑:“唐书森的女儿又如何?你以为这能威胁我?我告诉你,我要动唐书森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我看你们还是在这里好好想想吧。”

丢下这几句威胁后,崔立转身步出地牢,摁住肖时钦的教士也松开手,和同伴并肩离开。锁链声再次响起,火光和脚步声迅速远离,地牢重归黑暗。

 

所幸崔立认为手无寸铁的普通人没可能逃出这间严丝合缝的地牢,因而并未给肖时钦戴镣铐,肖时钦从冷硬的地板上坐起来,他还算行动自如,虽然只能在地牢里走动,但在这关键时刻也已足够。他摸索着泥泞潮湿的墙壁一路摸到缩在墙角的唐柔,手脚麻利地脱下外套把唐柔包裹起来,又小声说了句抱歉,然后把因为疼和冷而微微颤抖的唐柔搂进怀中。

两人在黑暗中坐了一会儿,整个地牢中只有他俩浅浅的呼吸声。肖时钦搂着唐柔在她手掌中一笔一划地写看不见的字。

准备就绪。

唐柔闭着眼捉过肖时钦的手,动作轻柔地比划了回去。

等。

 

同一时间,远在千里之外的圣塞拉城外,黄少天的作战会议被突来的客人打断,他和屋内几人交换了两三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这才放传令兵把贵客带进帐篷。

他等这一天等了快一个月了!当亲眼见到陶轩跟着部下走进营帐时,黄少天几乎听得到自己血液奔流的声音,他藏起自己深沉的目光换上开朗的笑容,大踏步从桌后走出来迎向陶轩,像迎接一位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愉快地欢迎他。

众军官在黄少天的介绍下和陶轩相互见了礼,陶轩坦然地坐在郑轩给他加的座位上,顺势参与这个进行到一半的会议。被晾在一旁的陈夜辉见各军官已经又进入正题,很自觉地走到陶轩身后站定。

陶轩一脸严肃,面对众人的询问和邀请他一概推说自己重伤昏迷对现今事态不太了解,只偶尔在陈夜辉提供有关巫师的情报时才会说上两句,大部分时间都把自己当背景板,听以黄少天为首的几位高级将领讨论制定新的计划。

 

我坐在这里谦逊地说我不知道不了解,而这些人也就点头当真了。

陶轩看着黄少天指挥众人做新一次攻城的准备,每一个人都严肃认真地安排布置,他不禁感慨,在这些棋子忙着剿除兴欣时叶修还在忧心联系不上去皇城报信的肖时钦和唐柔、苦恼日渐减少的物资和人手。

想到城里的叶修至今还被蒙在鼓中、全然不知自己的计策已经被他知晓的样子陶轩就想笑。他跟着黄少天指派的亲兵前往自己的临时居所,目光落在远处千疮百孔的圣塞拉之上。

叶修殿下,你处心积虑的谋算就像你充当壁垒的圣塞拉一样千疮百孔不堪一击,无计可施的你是否会同意我的计划?

我很期待。

 

 

比起城下忙碌的国王军,巫师们显得十分消沉。

方学才远远看到叶修等人在那头争论不休,他和身边满面愁云的戴妍琦、孙翔二人低声说了两句话,深一脚浅一脚地爬过城上的碎石,走到围坐于嵌进墙头的一块巨石后的几人身边,伸手拍了拍叶修的肩膀:“叶哥?”

叶修抬起疲惫的脸:“什么事?”

“别站着,给下面的人当靶子呢。”张佳乐拽着方学才脏兮兮的袖子,挪开个位置让他坐下。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方学才感激地朝张佳乐点点头,坐下来搓着手小声问,“我们队长真的一直没消息吗?”

“你什么意思?”苏沐橙一听这话就恼了,她连续几天整夜、整夜地熬,姣好的面容灰白难看,又因为愤怒染上病态的红润,“你怀疑我们?”

方学才仰身避过苏沐橙探向他衣领的手,为难地用眼神向一旁的叶修求助。叶修和苏沐秋见势不妙,立刻一左一右按住想要起身的苏沐橙,莫凡也凑过来笨手笨脚地安抚盛怒之下的苏沐橙。

苏沐秋面无表情地看了眼莫凡,难得没发火。他甚至松开手任由莫凡带走了苏沐橙,对方学才歉然道:“沐橙说话比较冲,小方你别在意。”方学才正打算来句没事,苏沐秋却语气不善地继续说,“不过你这话是不好听,说得跟我们骗你似的。你以为只有你着急?我们也没比你们好哪儿去,失踪的可还有我们兴欣的唐柔!”

被劈头盖脸责难一通的方学才也没了好脸色:“我不是这个意思。既然队长他们到现在都没个消息,我先前也提过,干脆就由我或者小戴下去和黄少天私下通个气,先把局势稳定下来再往皇城送信。不怪我说得难听,吃的用的都要没了,再这么打下去你们就是再厉害也得玩儿完!”

“你能保证我们见到黄少天还有命在吗?!你们刚来时不还怀疑戴妍琦和孙翔是被我们控制了?他就不会怀疑你们是被控制的?”

“其他的人都留这里给你们当人质总行了吧!”

“吵什么吵!这么争下去有用吗?!”眼看再不出言阻止这群人就要在墙头上打起来了,围观许久的韩文清实在看不下去,强势地插进来打断了这没有任何意义的争执。

 

这么多天相处下来,谁还不知道韩文清的脾气?他这一嗓子下去竟然没人再接话茬,这么一打岔当然吵不下去了,可问题依然存在。韩文清瞪着叶修:“既然联系不上肖时钦,就想个办法解决眼下的问题,没道理坐在这里等着被活活耗死。”

从断墙下飞上来换班的王杰希旁听了这场突起的争执,大魔法师潇洒地跳下扫帚劝说道:“叶修,我知道你顾忌什么,但方学才说得对,眼下最重要的是和国王军达成一致,你的私人恩怨以后再说不迟。就算现在咱们还没太大消耗,但再过几天可就不好说了。”

“什么私人恩怨?”张佳乐不解。

韩文清虎着脸用眼神制止了张佳乐的询问,张佳乐呆愣一瞬,明智地闭嘴不再多问。

叶修沉默半晌低声说:“城里还剩了百来号人,还能再挺一阵子,我觉得——”

 

熟悉的机簧声打断了叶修的话,他猛地沉下脸,爬起来扑向墙边。

戴妍琦在不远处发出高亢的惊叫,伴随着魏琛气急败坏的怒吼:“防御!”

城上还活着的人无一例外脸色煞白。

 

在国王军撤兵后不到两个小时,他们迎来了几天来最凶猛的一次攻击——无数的石块呼啸而来,遮天蔽日的箭雨紧随其后。

不论是已在城上守了一天累得几乎站不起来的人,还是刚刚从下面攀上来换班的人,这一刻所有人脑中都一片空白,全凭直觉行动,每个人都拼尽全力去抵挡致命的攻击。数不清的魔法冲向迎面飞来的石块,爆炸接二连三地在空中炸响,硝烟被空气形成的利刃撕得粉碎,火焰和雷电裹挟风势冲过被气刃碾割出的大小石屑,以燃尽万物之势撞上一波接着一波的箭雨,天空被爆炸和火光映得通红。城上幸存的阵法尽职地放出层层屏障,日渐稀薄的屏障被仿佛永远没有尽头的攻势消磨地越来越弱,直至“咔嚓”一声,这座城残存的防御终被碎石和箭矢渣滓撞得粉碎!

石块坠落进城的动静大得惊天动地,失去魔法保护的普通人爆发出惊呼和惨叫,无数人倒在堪比暗器的碎石和流矢之下,巫师们纷纷架起屏障护住断墙之上的同胞,燃烧着幽冥之火的高大骑士架起一面面盾牌撑在屏障之后,把完全失去自保之力的戴妍琦等普通人护在身后。

这波攻击只持续了不到三分钟,当空气中的尘土和硝烟终于落定时,圣塞拉之城几乎被这凶猛的攻击碾平。城墙垮塌大半,城内的建筑也多有损毁,看不清形状的墙上巨石林立,到处都是尸体和鲜血。

比起没有巫师镇守的城门以北,反而是先前作为主战场的这段断墙还勉强维持原貌,巫师们咬牙坚持着撑起的壁垒终于在这三分钟里撑出了一线生机。关榕飞跪在碎石堆中,他的身边落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屑,鲜血淋漓的手掌就按在锋利的石块之上,即使在攻击停歇的当下,他和叶修依然维持着防御屏障不敢有半点松懈。

 

暮云深低声咳嗽着去搬压在已经变成一具具枯骨的死亡骑士身上的石块,韩文清和宋奇英见状也过来帮忙。骨骸之后露出被圈在其中的几人。戴妍琦搂着中了一箭的孙翔哭得浑身哆嗦;方学才被挤在最里面,只受了轻伤;包荣兴和林敬言运气最好,这两人竟然连个擦伤都没,倒是苏沐秋的手臂骨折了,晃悠悠地吊在身侧。

魏琛抹了把脸上的血低声咒骂两句,他突然扬起手中的白骨手杖,暗元素源源不断地从周围聚集形成阴沉的雨云,这代表不祥的雨云就笼罩在操纵投石机的国王军部队上空!朦胧的细雨中士兵们瞬间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惊叫着抬手攻击身边的同伴。张佳乐的炸药和王杰希的光魔法也接连而至,爆炸声响彻云霄,硝烟被耀眼的光射线照得惨白一片,国王军顶不住狂风骤雨的攻击,很快便再次撤退,叶修和关榕飞这才撤去屏障打起精神查看众人伤势。

 

“小安呢?哥哥和莫凡都受了伤,我刚还看到小安在这里……”苏沐橙焦急地寻找着安文逸的身影,却在想起安文逸和张家兴两人开战前离开了这段城墙时红了眼眶。方才的袭击中只有由巫师支撑的这段城墙勉强算是安全,而安文逸和张家兴并不在这里,恐怕凶多吉少。

“新杰他们没事,马上就到。”韩文清放下联络工具。

“先简单处理一下,严重的等张新杰来了再说。”王杰希和关榕飞也立刻行动起来。

“这帮混球。”魏琛狠狠拍了下叶修的背,“老叶,你看下面那个是不是黄少天的副官?”

叶修捂着淌血的手臂,和魏琛向下张望。

城下的国王军再次集结,却并不接近城墙,他们缩在巫师够不到的地方列队,队伍甚至和立大功的投石车还有大段的距离,为首发号施令的正是黄少天的副官郑轩。半个月来这位副官没少在兴欣面前晃,城里上下对郑轩的仇恨要比对只第一天露了个脸的黄少天高多了。

 

“打打停停,”魏琛自言自语,“这又唱哪一出?”

“看看情况再说。”叶修眯着眼低声说。

“叶哥!没时间犹豫了,人都要……都要死光了……”

叶修偏头瞥了一眼又来劝说的方学才,后者的伤势并不严重,喝了半瓶补血剂就跑来继续游说。

“死的都是圣塞拉的原住民,我们的人——”叶修话说到一半眼神暗了暗,叹了口气没再继续。

“叶修!”

张新杰气喘吁吁地攀上城墙,一脸严肃地指挥跟随他的人帮忙,留在后方战地医院的人几乎都来了,众人很快分散开来寻找幸存者。

周泽楷刚上来就看到伏在巨石后的叶修,他几步走过来扫视灰头土脸的恋人,目光在触及叶修仍然淌血的手臂时微微闪动了下,他一言不发地坐在叶修身边,拉过叶修的手低声念出已经运用自如的咒语疗伤。

“小伤而已,没事。”叶修疲惫地闭了下眼又睁开,伸手推了推周泽楷,“你也去帮张新杰他们看看其他人的情况,不知道——”

 

“哥哥?!”

 

叶修猛地抬起头望向几步外的苏沐橙,苏沐橙搂着怀里的苏沐秋,关榕飞动也不动地倒在明显陷入昏迷的苏沐秋身上。

陈果满脸惊恐地跪在苏家兄妹身边小声喊着关榕飞的名字。

“怎么了?”叶修在周泽楷的帮助下站起身。

“不知道,刚才还好好在说话,沐秋突然就昏倒了,没声没息的……老关给他检查,还没说两句话也……这到底怎么回事……”陈果慌得语无伦次,叶修连忙上前查看情况,却在迈步的瞬间感到一阵眩晕。

他抬起手想要揉下沉重的脑袋,手臂却软绵绵地完全抬不起来。叶修觉得自己像上楼时踩空了猛然向下坠落似的,腾云驾雾造成的眩晕和恶心激得他作呕。他疲惫地摇着头试图清醒过来,眼前却阵阵发黑,身遭的事物变得模糊,声音也仿佛隔着个不太成功的隔音咒般瓮声瓮气听不清楚。

他闭上眼,彻底失去了意识。



TBC.


P.S.

待我睡起来再搞RW……晚安……………………

评论(9)
热度(69)
  1. Chen李凝冰 转载了此文字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