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里站密码:三个字母,全小写,学名:国际求救信号。

[叶周]寂灭 Ch.44-1210修

第四十四章

 

 

“怎么样?”

张新杰接过王杰希递给他的毛巾擦着手:“我不确定他还能撑多久。”

苏沐橙发出一声哽咽,颤抖着握住苏沐秋露在被单外面那只软绵绵的手。陈果搂住她急道:“其他人,还有我们,王杰希的药都管用了——”

“那是万用解毒剂,是魔药。”王杰希叹了口气,“苏沐秋的体质……”

围在床边的全都听懂了王杰希未尽的解释,在场的人几乎都知道魔法药剂对苏沐秋不管用的事,站得稍远的罗辑低声向一头雾水的方学才、戴妍琦和孙翔解释。即使刚从昏迷中醒来浑身一把力气都没,魏琛依然气得一拳擂在墙上:“这帮混账!”

 

下午昏倒的不止关榕飞、苏沐秋和叶修,当时城墙上的人几乎全军覆没。不论是巫师还是普通人,但凡在攻击中受到伤害的全都接二连三陷入昏迷,没有受伤的人也有不同程度的气喘和恶心。结合敌人不合时宜的后撤行为,张新杰和王杰希很快意识到最后一波攻击中隐藏的真正杀招:毒。

国王军把毒液涂抹在箭头上,在石料中掺加毒粉,借由这次攻击投毒。太多人死在猛烈的攻击下,侥幸活下来的巫师还未来得及搜索战场就不得不迅速从城墙上下来,带着伤员躲进远离城门且受到各类阵法和魔咒保护的城主府。

幸好王杰希随身携带了万用解毒剂,初时的慌乱过后情况逐步稳定,陷入昏迷的人也一个接一个清醒过来,除了叶修和苏沐秋。

前者本就魔力见底,再加上中毒和失血,昏迷的时间也就格外长——服用过解毒剂后虽然性命无忧,叶修却至今未醒。而苏沐秋则因为身体原因,属于魔药范畴的解毒剂效用微乎其微,张新杰和王杰希对他的情况束手无策,只能寄希望于搞到合用的解药。

 

“我们需要解毒剂,真正的、对症的解毒剂。”张新杰打破沉默。

王杰希点头:“可惜缺少材料,不然你我都可以配药。”

“不只是苏沐秋的问题。我们不能留在圣塞拉,今天晚上或许还没事,但城门那边的毒迟早蔓延到这里……圣塞拉不安全。”

“其实现在是离开的好时机,”一直没说话的方学才犹豫片刻,提了个建议,“黄少天敢下毒,就肯定有恃无恐,他手里肯定有解药。而且他们现在退了那么远,我们趁这时候出城不是正好吗?”

“可叶修……”陈果犹豫的声音并没引起几人注意,魏琛按了按她的肩膀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张新杰的视线穿过房间停在刚推门进来的乔一帆和宋奇英身上,“叶修醒了么?”

“还没……周哥说他醒了就让人来通知。”

宋奇英瞥了眼身边从傍晚开始就情绪低落的乔一帆,硬着头皮回答了自己副团长的问题。

 

几墙之隔,宋奇英口中的周泽楷正站在药柜前打量架子上贴着各色标签的空瓶子。

开战以来损耗了不少药物,曾经塞得满当当的柜子现在就只剩孤零零的一根试管和四五个空瓶。

周泽楷就站在柜子面前,面无表情地观察着这些死物。

他听到细微的水响,透明的液体从插在试管架上的空试管底部缓缓涌上来,一点点灌满了手指粗细的试管。

木质的试管架上飞快滑过一排小字,转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效果可持续四个小时,下次要做这么麻烦的药剂请提早说明。已待命,等信号。保重。

 

目睹一切的周泽楷勾起唇角,他拿起那管试剂,快步走到床边抬腿靠坐在床头,把昏迷的叶修扶了起来,笨拙地喂他喝药。

在液体沾上干裂的嘴唇的瞬间,已经昏迷将近八个钟头的叶修睁开眼,撇过头避开了压在嘴唇上的试管。

叶修舔舔嘴片,他的脸色不太好,显得极为疲惫,却对周泽楷温和地笑了笑。

 

“张家兴呢?”

周泽楷摇头。

“……没找到他?”

几秒的沉默,周泽楷说:“他没有说。”

“行,我知道了。”叶修接过药剂,被刺鼻的气味熏得直皱眉,“这么难闻?”

周泽楷附到叶修耳边小声说了什么,叶修嘿嘿乐了:“我们的医生也是有脾气的啊。”他边说边把药剂封存起来递还给周泽楷,又探身拉开床头小桌的抽屉摸索。周泽楷不动声色地收起药剂,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根空试管在叶修面前晃了晃。

叶修无奈地看自家恋人把替代的试管放回原位。

 

“准备好了?”

叶修抬起的手臂落进周泽楷的手掌,周泽楷点点头,长臂一挥把桌上的水杯拍了下去,铜杯“乓”地一声磕在地上滑出老远,水泼得满地都是。

 

“去把他弄醒,没工夫让他睡觉。”韩文清说完不顾身上的伤就要起身,被张新杰按着坐了回去,“我们离开圣塞拉。”

房门突然从外推开,包荣兴蹿进房间大吼道:“老大醒啦!”

 

 

两分钟后狭小的制药间被挤得人满为患,不大的空间塞了七八个人显得越发狭小。

王杰希把稀释后的解毒剂递给叶修:“今天最后一波攻击只是障眼法,国王军的目的是投毒,你们这些当时受伤的发作较快,也多亏你们昏倒得快,发现得早才没酿成大祸。你感觉怎么样?”

“不太好,全身散架似的疼,是什么毒?”

张新杰说了个叶修完全没听说过的名字,又解释了王杰希已经用万用解毒剂救了急。

叶修咽下药水:“万用解毒剂的话……苏沐秋呢?我记得他也中毒了。”

这屋里就数陈果最耐不住性子,兴欣的老板娘焦虑地说:“沐秋情况很糟糕,魔药对他不管用……”

“是我的错,”叶修闭上眼叹了口气,“我没想到他们会下毒,国王军以往的作风可从不包括下毒。”

王杰希表情瞬间变得很精彩,他轻轻咳嗽了两声:“今天的攻击波及范围很广,城堡里也不安全。现在最紧要的是离开圣塞拉,留这里再多解毒剂都不够用,而且我们需要原料给苏沐秋调配适合他的解毒剂。”

方锐说:“老叶,城外的国王军都退得快看不到影了,咱们趁机溜吧。”

“我们还剩多少人?”

张新杰摘下眼镜擦了擦,“二十五人,除了……失踪的张家兴和安文逸以及那些普通人,我们还有二十五人,”他顿了顿,狠下心和叶修对视,“我们没有那么多药救他们,大家喝的已经是稀释药剂了。”

 

叶修沉默片刻,深吸一口气:“我们撤,这就走。”

“我正要和你商量撤离的事——”

“大家分两路,我带两三个人留下作诱饵,老王你把剩下的解毒剂分一半给我们。新杰,伤员就拜托你们霸图的人了,你们从传送阵走。”

“传送阵?”

叶修点头:“你们霸图的传送阵,所有伤员,还有肖时钦的人和你们走。”

“我说过霸图对阵法不熟悉,我们没有传送阵——”

叶修打断了张新杰的话:“你们的传送阵目的地是哪儿?”

“……”张新杰不情不愿,“荒野小镇。”

“好,我们荒野小镇见。”

张新杰抚摸袖口的指尖一颤,他面无表情地抬起头。

叶修读懂了张新杰眼中的探究,他一字一顿地说:“到霸图离开的时候了,等我的消息。”

 

张新杰干脆地点头:“我明白了。”

“老王,你也跟张新杰一起。”

“猜到了。”王杰希把一小瓶万用解毒剂递给叶修嘱咐他务必稀释后服用,然后起身招呼张新杰一并离开。

 

方学才也要跟着走,被叶修叫住了。

“学才,你和我一队,当诱饵。”

方学才愣了两秒,“我?!”

“对,小戴和孙翔跟霸图走,你跟我一队。”

“除了我们还有谁?”

“我也去。”周泽楷强调。

“小周也去,还有方锐和罗辑,”叶修又点了两人。

 

“等等!”陈果听着觉得不太对,“那我们呢?”

“刚不是说了吗?你们和霸图一起走。”叶修说。

“叶修你什么意思!跟着霸图走不就等于丢下你们逃跑么?!我也没受伤,我也能当诱饵!”

叶修被暴走的陈果吵吵得头疼,只好喊了一声:“包子!”

 

得到叶修暗示的包荣兴毫不犹豫一个手刀劈下去,动作老道极了!陈果甚至没发出声音就两眼一闭昏了过去,身子一歪被乔一帆扶住了,包荣兴手脚麻利地把人接过来背到了背上。

“包子、一帆,其他人要是有不愿意和霸图一起走的,也这么处置知道么?”

“好的老大!”包荣兴满口答应。

乔一帆脸上露出纠结的表情,迟疑地开口;“我……”

“一帆你也和霸图走,”叶修强硬地打断少年的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行。小安……安文逸如果知道,不会希望你留下来。他们就靠你和老魏了。”

乔一帆脸色难看地胡乱点了下头,扯着包荣兴的胳膊离开了。

 

房门关上,方锐一屁股坐到凳子上:“说吧老叶,专门把我们几个留下来干嘛?咱们不是当诱饵这么简单吧?”

周泽楷看着方锐,方锐笑得洋洋得意。

方学才和罗辑满头雾水,傻乎乎地看着打哑谜的三人。

叶修把千机伞挂进固定在腰带上的环扣里,压低声音说:“咱们去会会黄少天。”

 

 

离开的消息很快传开,霸图为了掩人耳目把传送阵建在城外的山林里,单是走到传送阵所在地就需要不少时间,效率极高的巫师们忙而不乱地规整各类物品,脚步匆匆地跑上跑下。

周泽楷经过楼梯时遇到了乔一帆,少年站在拐角的阴影里向他摊开手。不等对方说话,周泽楷便掏出还剩半管液体的试管放在乔一帆手中。

后者手指一翻收起试管,和周泽楷擦肩而过时低声说:“我们等你们的信号,务必小心。”

 

 

半个小时后所有人在大厅集合,趁着月色向圣塞拉西面进发。那里远离东边的主战场,暂时还算安全。众人攀过城墙,在城外道别后分开,以韩文清和张新杰为首的二十人队一头扎进西边的山林前往传送阵,而叶修带领的五人队而沉默地向南绕行。

 

 

距离皇城教会两个街区的某个酒馆,出门吹风醒酒的年轻人再次推开酒馆的门,招呼喝得晕晕乎乎的同伴回家,四个人你扶着我我搀着你,嘻嘻哈哈地从酒吧里出来,晃悠悠地向着教会的方向走去。

教会的地牢中,唐柔按揉着被锁链磨破皮的手腕,她转转脚尖,轻巧地走到门边把耳朵贴上去聆听。地牢安静得只能听到她和肖时钦的呼吸声。

肖时钦低低喘息一声,他摸了下突然灼痛起来的手臂,走到唐柔身边拉过她的手写下两个字:“来了。”

唐柔反手把肖时钦推开,示意他离得远些,另一只手则按在铁门上,用心跳慢慢计数。

几乎同一时间,黄少天取出怀里不断震动的木盒子,他抽开盒子上的小抽屉,属于喻文州的声音从中传出:“我们这边要开始了。”

郑轩撩起帘子侧身站了一会儿,他听到一句几不可闻的“谢谢”,郑轩耸耸肩,不动声色地放下帘子。然后回身哭笑不得地看到黄少天像被人扳着肩膀使劲摇晃似的突然抖了几下——实际上的确如此,他们那位看不见的同伴握着黄少天的肩狠狠摇晃,强自压抑着兴奋低吼:“鱼上钩了!”

黄少天扬起下巴,眼里闪过一丝暗色:“我们走。”

 

 

如果不是忌惮正门重灾区剧毒的威力,叶修一行五人也不必拐这么大个弯。绕远路拖慢了他们的速度,竟然花了将近一小时才勉强走完。当几人透过茂密的丛林看到远处驻地惹眼的篝火时,就连向来少言寡语的周泽楷都没忍住松了口气。

“再走十多分钟就能到了。”罗辑在心里估算了下距离,把数据摆出来鼓励被七拐八拐的行程绕昏了头的几人。

 

方学才喘了口气:“我有几个问题想问。”

“说。”

“既然王杰希和张新杰知道毒药的名字,去荒野小镇后再配解药也行啊,没必要还跑去找黄少天。”

“我可没说过找黄少天的目的是拿解药。”叶修看了方学才一眼,“而且一直想去找黄少天的不是你吗?”

方学才停下脚步:“什么?”

“你要去的。”周泽楷突然说。方锐连连点头:“对啊,不是你一直提议去找黄少天吗?”

“我……没有啊?”方学才惊恐地看着咬定是他要去见黄少天的三人,求助般将目光转向罗辑。

罗辑点了点头,方学才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你最近是不是睡太少了,说过的话都不记得了?”方锐翻了个白眼。

 “说过……什么……?”方学才甩了甩头,毫无预兆地倒下。

站在他身边的方锐赶忙伸手架住方学才:“这是中毒了?赶紧的解药拿来——”

 

“不劳费心。”

 

这句话并非在场任何人所说,却阴森森地钻进几人耳中,叶修和周泽楷架起武器,和罗辑一道护住搀扶着方学才的方锐,四人环视黑魆魆的树林,紧张地打量每一处阴影。

罗辑能感受到弥漫在身遭那熟悉的、独属于死灵法师的魔力波动——

他闻到了血腥味,不同于从那个世界飘溢出的腥臭,这是新鲜的、甜腻腻的鲜血气味。

“唔!”

罗辑张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到兴欣最受人信赖的副团长挂着和他如出一辙的惊讶表情,伸手捂住被洞穿的侧腹。

方学才瞪着没有一丝光泽的眼睛,一手将方锐推出去,另一手就按在叶修的腰间,他缓缓抽回手,黑色雾气化成的尖锐利刺带着滴滴答答的血液滑出来,穿透血肉的声音在安静的夏夜显得无比清晰,血腥味更浓了。

周泽楷抬脚踢向突变的方学才,却被后者身上喷涌出的黑雾缠得动弹不得,粘稠的黑雾海潮般从方学才周围卷上来,吞噬了方锐的气旋攻击。

黑雾凝成的柔韧藤蔓缠着周泽楷的腿,把年轻人狠狠丢了出去!周泽楷顺势在地面打了个滚,在撞上粗壮的树干前勉强稳住身形。

惨白的指骨扣上他的肩,光滑锋利的指尖宛如调情般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脖颈,按在大动脉上反复揉搓。周泽楷屏住呼吸,一双眼紧盯着半跪在几步外低声喘息的叶修。

 

他的耳边传来低低哑哑的笑声,充斥着无限的愉悦与兴奋:“晚上好啊,叶修殿下。”

 

月光穿透层叠的树冠落在从树后缓步走出的男人身上,他穿着暗红色礼服长袍,手中握着那柄代表教会最高权力的权杖。

陶轩指挥死灵扣住周泽楷的脖子,对叶修弯腰施礼:“如你所愿,我来了。”

“可你却要死了。”陶轩直起身,满怀恶意地嘲讽。

 

罗辑和方锐被方学才用黑雾狠狠抽了出去,刚下过黑手的方学才同时被罗辑召唤出的巨兽一头撞得飞出几米远,重重地摔在地上,黑雾从伏在地上的方学才身上蔓延,胶质的雾托着方学才直起身,向叶修走去。

叶修全然不顾以奇怪身姿扑过来的方学才,他举起手,银白色的巨伞直指夜空。

火龙呼啸着蹿上树梢,紫色的火焰撕裂空气,在高空中化为铜红色,如礼花般炸裂开来,漆黑的夜空被火焰照得亮如白昼。

 

周泽楷握着扣住自己脖子的枯骨,一双眼被火焰映得闪闪发亮,他静静地看着叶修,胜券在握的笃定笑容同时绽放在两人脸上。

绘着神秘花纹的布匹兜头卷上方学才,方锐冲出来拦腰抱住行动变得迟缓的方学才,手脚麻利地把方学才捆了起来,方才还像章鱼触手一样张牙舞爪的黑雾蓦地消失,被黑布裹成粽子的方学才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罗辑跪在他身边往他嘴里塞了什么。

叶修站起身吁了口气,松开了捂住侧腹伤口的手,他的衣服依然沾着粘稠的血液,腰间的伤口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

“老陶,我上次就和你说了,死的是你。”



TBC.


P.S.

本来想写完一口气发,后来觉得两章+尾声相当于三章太长了看着累,还是把爆字数扔到最后一章吧。

伏笔各种碎,连线连得好累……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么大个坑,我快填平啦,开心!

评论(22)
热度(93)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