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叶周】Ropewalker 03

第三章

 

 

叶修盘腿坐在床上看电视。

 

浴室里传来哗哗水响,叶修扫了一眼水汽朦胧的玻璃房,又把视线转回来继续关注电视剧里男主和男配为了女主相爱相杀的烂俗剧情。

水声停了。

刚洗过澡的人气势汹汹地推开玻璃拉门,一阵风似的刮过来把半湿不干的毛巾摔到了叶修脸上。

叶修拽下脸上的毛巾,抬头扬起眉。

 

十五分钟前。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身下的人,他无视了那人眼中所有的情感,无动于衷地扣下扳机。

随着枪声响起,蒙面人嗷得一声惨叫,特制的子弹旋出弹道撞上额头,砰得炸开,黄绿色的颜料溅得蒙面人满脸都是,就连露在外面的眉毛都沾上不少。

叶修爬起来把手枪丢到床上,自己也坐下来揉了揉被撞得生疼的肩膀。

蒙面人自下而上盯着叶修,不满道:“老叶,你怎么变这么弱?”

正掏烟盒的叶修动作一僵,随即似笑非笑地说:“被这么弱的我干掉,感觉如何?”

蒙面人拽下头上的面罩隔空扔进垃圾桶,一脸嫌弃地把手上的颜料抹到地毯上。

叶修给自己点了根烟:“小心老板娘扣你工资。”

男人顶着惨不忍睹的脸啧了一声,他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拍拍屁股推开浴室的门。

 

洗完出来的男人骂骂咧咧地揪着叶修的领子,指着自己额头对憋笑憋得直耸肩的叶修吹胡子瞪眼睛:“笑屁!你知不知道一子弹崩脑门儿上贼疼!这颜料太他娘的难洗了,洗得老子掉两层皮儿!你看看我这脸……红得跟个猴屁股似的!”

叶修扯开领子上本就没使劲儿的手,他瞪着不修边幅的男人通红的额头忍了半晌,撑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老魏,你再眨个眼?”

被称作老魏的男人依言眨眼,叶修笑得要抽过去了:“你去照照镜子,眼皮上还有一块。”

“妈的!”

男人——魏琛——转身一溜烟蹿进浴室,不一会儿又顶着一脸水跑出来,他一指头掐掉叶修的烟按灭在床头的烟灰缸里,拽着叶修的胳膊嚷嚷:“走,别让老板娘他们等急了。”

“去哪儿啊?”叶修只来得及拿上手机就被魏琛拽起来,跟着魏琛走向房间一角的全身镜。魏琛扭了一下镜子右上角的螺丝,镜子无声无息地旋开,露出隐藏在其后漆黑狭小的空间。他把叶修拽进去,镜子又旋转着关闭,瞬间就把魏琛豪爽的笑声关在了后面——

 

“老夫带你吃接风宴去!”

 

镜子后是一条通向地下的狭窄通道,楼梯隐没在看似深不见底的通道里,宽度仅够一人通过。那镜子一关上,真真是伸手不见五指。头前带路的魏琛显然没有点灯照明的意思,他低声提醒跟在后面的叶修:“下面的防御系统是感光的,正好二百个台阶,你小心崴了脚。”

叶修嗯了一声作为回应,他侧身试探着走了两步掌握距离和高度,很快就在黑暗中如履平地般自如地一路向下:“几年不见老板娘胆子变大了,竟然把组织名字直接挂大厦上。”

“嗨呀,这可不是老板娘胆子肥,是没人知道咱大名叫兴欣。提到这个就好笑,小安头次黑进联盟被包子抢了键盘,包子非得留个‘XX到此一游’,搞得现在知道咱们的提起来都叫‘double-X’,听起来还挺潮。”

“包子这小子……”叶修失笑,“其实无所谓,名字就是个代号。”

“话是没错,不过这事儿给老板娘气得够呛,你也知道她对兴欣俩字有执念。最后干脆把明面上的生意改了名,大大方方亮出去了。”

“灯下黑么。”

“说的就是这个理。”

两人说话间就走到了头,魏琛把右手按在光滑冰冷的墙壁上,两秒后通道中一声电子音长响,墙壁上滑开扇敦实厚重的金属门。

 

“欢迎回来!”

“啪啪”两声闷响,礼花从天而降,轻飘飘的纸条和彩色玻璃纸从空中慢慢落下来,叶修脸上挂着温和的笑,任由手拿小礼炮的女人扑过来挂在他脖子上转了两个圈。

绑着马尾辫的女人笑得爽朗,她松开叶修,长臂一挥向叶修展示兴欣的基地和聚在门口迎接他的成员。

几年不见,叶修离开时还显青涩的年轻姑娘小伙们都长大了,那一张张写满欢喜和信任的脸上没有了当初的稚嫩和腼腆,变得刚毅而自信。

叶修和曾经的部下一一拥抱,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转移到食堂参加为叶修准备的简陋但不失温馨的接风宴。

 

“电话里不方便问太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上个月联盟给嘉世一个任务,护送陆任博士前往L市。”安文逸把手中的平板放在桌上平推给叶修,他在叶修查看资料时继续说道,“如你所见,这个任务失败了。”

“按照这上面写的,这位陆博士和护送他的专员死于一场高速连环追尾事故,汽车爆炸尸骨无存。”叶修手指轻敲桌面,“不过看第二份材料,这场事故是人为的……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这位陆博士没有死?”

方锐点头:“那之后不久沐姐姐联络我们,她说袭击车队的敌人并没有得到陆博士,但联盟同样没有。”

“他被嘉世私自扣下来了。”叶修把平板还给安文逸,嗤笑一声,“嘉世这是要行动了,陶轩真以为联盟不知道他心里打得什么鬼主意?”

“三天前沐橙姐冒险和我们进行了一次联络,被嘉世发现了。嘉世没能追查到我们,但可想而知,沐橙姐的处境不会太好。”罗辑推推眼镜,拿出为叶修准备的专用联络工具和平板电脑递过去,“到刚刚为止,盯梢的人确定沐橙姐只是被限制行动,暂没有生命危险。”

“嘉世这是玩火自焚,”魏琛叹了口气,“可怜苏妹子陷在里面出不来,你当年如果……”

“我那时候自身难保,有心无力。而且那时候老陶只是有个苗头,还没丧心病狂地行动。”叶修敛下眼中一瞬的暗色,“我对嘉世改朝换代的计划没兴趣,也不想管陶轩的死活,我只要沐橙完好无损回来。”

“这也是我们希望的。”陈果敲敲桌子引起沉思中的人注意,“盯梢的人还没传回消息,我先带你去转转基地。”

“先带他去训练场瞧瞧!”魏琛拍了拍叶修的背,“老叶退步得那叫个惨不忍睹啊!”

 

 

“沐小姐,这边走。”

苏沐橙甩开西装男按在她肩上的手,狠狠瞪了一眼包围自己的三人:“我自己能走。”

“但是——”

女外勤几乎称得上凶狠地厉声打断仍要劝说的男人:“闭嘴,Boss还没发话,我可还是嘉世的王牌沐雨橙风,你们最好注意分寸,小心会错了意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三人面面相觑,为首的男人耳机里传来指示声,他沉默片刻后和同伴点点头,对苏沐橙做了个请的手势。

苏沐橙脸上挂着胜利的笑容,优雅地走出会所大门,她在门口略作停留等待三人中充当司机的那位拿车。

 

不远处的露天咖啡厅,端坐在茶座玩联机游戏的年轻人抬起头,穿着帽衫的那个呆愣的目光滑过苏沐橙,他起身和同伴道别,低头打着掌机穿过人群。

年轻人玩得很投入,他戴着头戴式耳机,音效声大得连路人都听得一清二楚。青年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手里的屏幕,炫目的光效在他眼中投下光怪陆离的光影。他沿着人行道的边缘一路畅通无阻地向前走,直到痴迷于游戏中的他不经意撞上什么,他身子晃了晃,被突然袭来的大力推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年轻人抬起头,迷茫地看向挡路的男人。

西装男一脸凶恶:“你走路不带眼?”

青年:“啊?”

西装男啧了一声,揪着青年的衣领丢出去:“滚。”

年轻人被推搡得跌出去,耳机从头上掉下来,掌机摔在地上一路滑到洞开的车门旁。

“住手!”已经在车里坐定的苏沐橙不顾另一边男人的阻拦从车里钻出来,她拾起脚下的掌机,快步走过去俯身去扶还有些搞不清情况的青年。

“沐小姐……”

西装男上前,苏沐橙回头怒视着动手推人的男人:“跟他道歉!”

“可明明是他……”

“道歉!”

男人窒了一瞬,不情不愿道:“对不起。”

苏沐橙把掌机递给青年,青年接过掌机,心疼地抚摸着外壳上的划痕,苏沐橙赶忙打开包:“摔坏了?对不起,我会赔偿的。”

“没事。”青年摇摇头,他点开屏幕向苏沐橙演示,“没有坏。”

苏沐橙瞥了一眼屏幕,呼吸一窒。她抬头对上青年呆滞的目光,年轻人蹲在她面前,在高大的西装男看不到的阴影里张开嘴,无声地说了四个字。

 

他回来了。

 

苏沐橙抿抿唇,打开小包掏出笔和支票簿:“我不放心,不如这样吧,我给你签一张支票,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换个新的。”

女外勤在支票上签下一串数字,撕下来递给青年:“真是对不起了。”

她说完,站起身坐回车里,西装男最后看了眼蹲在地上瞪着那张现金支票的年轻人,弯腰上车关上车门。轿车扬长而去。

在茶座亲眼目睹全过程的衬衫青年腼腆地拒绝了服务员续杯的建议,起身离开。

他边走边小声说道:“注意反跟踪,走四号门。”

穿着连帽衫的年轻人捏着支票在原地蹲了一会儿,他低低嗯了一声,重新戴上耳机,踏上归途。

年轻人再次醉心于游戏,呆愣的样子和大多数宅男没有任何区别。

 

 

“沐小姐,我们也是听令行事,见谅。”

“哼。”苏沐橙翻了个白眼把支票簿拍给西装男,当着对方的面甩上房门。女外勤踢掉鞋子,把自己扔进床铺翻滚两圈。

 

叶修回来了。

但是……一枪穿云。

苏沐橙又想起下午和轮回的会面,她还记得当自己见到一枪穿云时的震撼。

她认得那张脸,她见过他,从一张照片上。

那是两年前,叶修通过兴欣的加密频道和她联络时说自己在国外找到了真爱,并传给她一张照片。

那个叶修决心共度一生的年轻人叫周泽楷,照片上的他穿着被颜料染得五颜六色的衬衫,放松地躺在夕阳下的花丛中睡觉。叶修为了让她看得更清楚,还特意把两人同款的戒指照进了画面。

那时候苏沐橙由衷为叶修高兴,还打趣过那两人惹人发笑的恋爱史,但现在,她满心焦虑和担忧。

周泽楷是真心的吗?还是察觉叶修的身份意图利用他而与他虚与委蛇?

叶修知不知道周泽楷是轮回的一枪穿云?

 

苏沐橙烦躁地把抱枕狠狠丢出去,巨大的抱枕撞上墙面,滑落到地板上。苏沐橙吁了口气,翻身把自己陷入松软的床铺中,暗自决定找机会把周泽楷是一枪穿云的事情告诉叶修。

 

 

轮回的任务进行得不太顺利。

三天过去了,一行七人跟着嘉世去过案发现场,做过情景分析,还尝试过追踪,但结果依然是一无所获。

明面上的任务没有进展,不代表暗地里的任务就没进展。

虽然不算深入,但三天接触下来,轮回已经掌握了充足的证据证明嘉世的王牌外勤沐雨橙风和嘉世不合,情况甚至严重到对方被嘉世明目张胆地排斥在计划之外,出入有专员随行监视的地步。

但轮回并不知道沐雨橙风被嘉世半雪藏的原因,共同行动时旁敲侧击的询问也被暗无天日四两拨千斤地推了回去。

套不出话来,这事只好不了了之。

说到沐雨橙风,这三天周泽楷又见过这位联盟中极受人追捧的女外勤几面。虽然对方没再询问他的感情生活,但依然嚣张地和他腻在一起,偶尔还会故意做些亲密举动,沐雨橙风势在必得的架势搞得周泽楷头都大了。

 

沐雨橙风作风正派,任务完成率高,又是联盟里难得的姑娘,不仅如此,她还年轻漂亮,几乎是联盟中所有雄性生物的梦中情人。

换联盟里任何一个男性从沐雨橙风这儿得到这等待遇,肯定乐得做梦都能笑出来,绝不会像周泽楷这般见到就躲着走,仿佛大祸临头。

 

“队长,你家那口子到底长得多美啊?”

周泽楷一个过肩摔把问话的吴启撂到垫子上,他旋身踹开从背后攻过来的于念,在杜明扣住他之前扑倒在地,动作流畅地滑出土崩瓦解的包围圈,扬手砰砰砰三声枪响,和他对练的三人低头看看身上显眼的白点,举手投降。

周泽楷接过方明华递来的毛巾擦了把脸,瞥向一旁计数的江波涛。

江波涛关上计时器,在平板上点了几下:“三分二十二秒,比上次好一点。但是,”他瞅了眼雀跃的年轻人,残酷地补刀,“如果吴启有武器,在一分零五秒时他就能给你致命一击。”

本还有些雀跃的周泽楷迅速消沉下来,方明华摇摇头安慰道:“已经比第一天好不少了,很不错。”

周泽楷歪头嗯了一声,端起桌上的盐水喝了几口。

 

“队长,你还没回我话呢!”吴启凑过来捶了他一把,“嫂子长什么样啊,比沐雨橙风还漂亮?”

周泽楷想了想,眼神柔和下来:“没法比。”

 

“那么美?!”众人震惊。

被八卦的队友团团围住的周泽楷露出一抹羞涩的笑容,他迟疑片刻,摇摇头低声说:“是男人。”

一阵沉默。

“卧槽!”

周泽楷推开集体掉了下巴的队友,和江波涛打了个招呼:“明天回来。”

“去哪儿?”江波涛挥手驱散三观尽毁的队友,抬步跟上周泽楷。

“去见他。”周泽楷说。

江波涛脚下一顿,语重心长地说:“小心点。”

 

 

离开轮回一行人暂住的H市分部,周泽楷叫了辆车,他递上两张大钞,吩咐对方在市里兜风。

这么一转就转了两个多小时,周泽楷确定没被跟踪,让司机随便找个地方停车。他在路边重叫了辆车,这次报上了兴欣快捷酒店的大名。

他到达H市的当天,叶修给他挂了个电话,对方显然并不清楚他前后脚来到H市的事,专程算着时差打给他。男人在电话里简单说明了情况,提到妹妹的案子时语气挺沉重,坦然地告知事情比想象中麻烦,或许要在H市长住一段时日,现在暂时住在当地的兴欣快捷酒店。

周泽楷透过车窗,愣愣地看着窗外喧闹的街景,揣在口袋里的手紧紧握住手机,冰凉的联络工具被他捂得温热,要不要先给叶修打个电话?

想见他。

他这几天被沐雨橙风烦得头大,体能训练效果也并不好,轮回任务进展不太顺利,各种事纷纷杂杂绕在一起,像拴在他颈上的绳子勒得他透不过气。

一想到恋人就在几个街区外这样触手可及的距离,他就再也无法忍耐。

他很想见叶修。

 

在酒店前台要了一间房间,拿到房卡后周泽楷直接在二楼出了电梯,大眼一扫两旁的房间号,就抬步向208走去。

他站在房间外,抬手敲门。

 

“叶哥!”

刚进行完一轮搏击训练的叶修抬起头,疑惑地看向焦急的罗辑。

“怎么了?”

罗辑把笔记本的屏幕递给他看:“这人是五分钟前到的,在前台登记入住,但并没有去自己房间,而是去敲了208房的门。”

叶修只看了一眼就惊讶地瞪大眼睛,他匆忙脱掉汗津津的背心,从一旁拎起套头衫套上:“罗辑,离兴欣最近的大门是哪个?我得回房间一趟……从外面。”

“唔,你走三号门吧,从最近的商超地下车库出来。”罗辑说完又问,“这人——”

“是我朋友,大概是来找我的,没有危险。”叶修换好衣服,抄起手机和门卡,匆匆往罗辑口中的三号门走。

 

 

周泽楷靠在208门口,第一次敲门无人应答后,他先去了自己房间装作放东西,然后看看时间又重新下楼敲门。

依然没有人开门,年轻人抿着唇,摸出手机给叶修发了条短信。

 

手机震动着送来一条信息,周泽楷点开看了看,是江波涛发来的,对方要求他最晚第二天下午三点归队。

走廊里传来叮得清响,电梯门开了,周泽楷手指飞快几下点击,江波涛的短信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抬起头,对一脸震惊的叶修展颜一笑。

 

“晚上好。”



TBC.


P.S.

爆字数了,没能写到【你们懂】,只好推到下章……………………说好的小【哗——】文呢?(里冰:并没有说好啊喂!

最近两周会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忙,更新估计会变得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不稳定。

大家不要忘记我啊QAQ

评论(10)
热度(96)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