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叶周]空城 Ch.02

里冰:代表过去的自己和未来的自己嘲笑现在的自己,你别复健了,木得用处,语死早晚期,洗洗涮涮安心上路吧啊。

警告:语死早,语死早,语死早,死得不能再死了。


第二章

 

 

公历4076年冬。

 

第一声钟声敲响时,周泽楷恰好三步并作两步奔上四楼。身为学院的象征,这座钟楼位于校园东北角,据说其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建校以前,即使现今科技和导力已十分发达,这所封闭式管理的校园依然使用古老的钟声报时。

钟声一声接着一声,悠远而沉重地在校园里回荡,足足九声才停。周泽楷抱着课本匆匆穿过走廊,这堂理论知识的教授是位上了年纪的老先生,为人和善,对学生还算宽容,基本对迟到早退视而不见。

周泽楷并不想迟到,倒不是这堂课多么重要,其实这门课虽然实用,却枯燥到让人昏昏欲睡。他不想迟到的最主要原因,其实是——

他在老教授慢吞吞的念白声中推开门,教授仿佛没看到有人迟到似的继续自己惹人发困的教学,周泽楷小心地关上门,准备去找正向他招手的江波涛。

周泽楷脚下一顿,视线对上坐在门边第一排的那人的视线。

原因就是这个人——

叶修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他笑盈盈地晃晃花名册,小声道:“早上好呀。”

周泽楷瞥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穿过过道,走到江波涛身边坐下。

江波涛目不斜视地看前方大屏幕,一副好学生虚心受教的样子:“叶助教还在看你呢。”

房间里有制暖,温度适宜,周泽楷解开围巾叠好,面无表情地低头翻书:“让他看。”

江波涛自然地换了话题:“你手机怎么没开机?我给你打了两个电话,你昨晚一晚没回来,今天又迟迟不出现,杜明还以为你出事了呢,例如被从实验室逃脱的恶魔抓到吃掉了什么的。”

坐在江波涛另一边的杜明惊恐万状地连连摆手:“队长、队长,我没有那么说,副队开玩笑呢!你怎么会被恶魔抓住还吃掉了呢哈哈哈……”你把恶魔抓住吃掉了还差不多……

“我没事,”周泽楷对杜明笑笑,他摆弄了一下腕表,发现通讯功能果然关闭了,这个小意外让他更郁闷了。不仅没叫他起床一个人跑了,还把他的闹钟和通讯都关闭了,实在太过分了。

周泽楷重新开启通讯功能:“已经打开了。”

江波涛:“脱队期间还是保持联——”

“队长!你的脖、脖脖、脖子!”杜明用手指狠命戳周泽楷的手臂,压低声音的惊呼打断了江波涛的话。

周泽楷纳闷地歪头,江波涛终于把视线从大屏幕上扯了回来瞧他一眼,这位副队长很快就明白杜明看到了什么,他指着自己的脖子示意周泽楷:“小周还是把围巾戴上吧,这里,有点明显。”

周泽楷一愣,脸刷得红了,他窘迫地把刚叠好的围巾抖开,迅速缠上脖子。绕了三圈的红色围巾妥帖地掩盖住了脖子上的吻痕,周泽楷半张脸都藏在围巾后面,露出的耳尖红得仿佛滴血。

杜明:“队长你夜不归宿果然是谈恋爱了吗?!我懂了,会迟到是因为昨天累到了!”

Get到几个重要字眼的孙翔探身:“起不来床啊?周泽楷你体力那么好,这是做了几次这么累?”

周泽楷:“……”

他挣扎两秒,试图解释:“我……”

 

一只手伸过来,修长的指节曲起,敲了敲周泽楷的桌面。

周泽楷抬头,又对上叶修的视线。

 

叶助教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转头提醒这支扰乱课堂纪律的小队:“虽然你们几个实战成绩挺不错,但理论有时候比实战重要多了。尤其是孙翔,他们几个理论不错倒也罢了,你不听课真没问题?要再像上次似的把却邪的能量石敲得掉出来了,你连怎么安回去都不知道,到时候有你哭的。”

愤怒的孙翔企图对叶修竖中指,杜明一把按住他的手,吴启在副队长的授意下捂住孙翔的嘴巴,孙翔的反抗被二人残酷镇压。

江波涛微笑:“叶助教,我们会注意的。”

杜明和吴启连连点头,周泽楷对叶修视若无睹。

叶修又敲了敲周泽楷的桌子,周泽楷没理他,他听到叶修带着笑意的声音:“我记得你们下节没排课,小周下课了留下来,有事跟你说。”

周泽楷见叶修一副“你不答应我就不走”的架势,迟疑地点了点头。

 

江波涛抬头看了看回前面坐下的叶修,叶助教脖子上戴着和周泽楷同款不同色的围巾,似乎在查阅资料。他又看了看身边的周泽楷,虽然已经遮起来了,但江波涛可还记得周泽楷脖子上那块痕迹呢。

而且周泽楷昨天离开宿舍时可没戴围巾。

他觉得自己似乎不小心知道了一个惊天大秘密。江波涛踌躇片刻,把自己的臂章藏在书下面敲敲敲:“昨天约你出去的是叶神?”

周泽楷的回复过了快半节课才来:“嗯。”

江波涛再接再厉:“你昨晚和叶神在一起?”他一边敲一边想这不废话嘛,约人出去的是叶修,那晚上当然是和叶修在一起了。果然,周泽楷这次的回复快了不少,信息发出去不到十秒,周泽楷又回了个嗯字。

江波涛小心地看了眼好友,觉得这个世界充满奇迹。

周泽楷什么时候和叶修搅到一起去啦!

 

叶修送走教授时教室里只剩下他和周泽楷两个人了。

周泽楷窝在座位上划拉着腕表的屏幕,他大半张脸藏在围巾后面,有些长的额发遮住了光洁的额头,只剩下一双亮晶晶的眼倒映着屏幕的闪光。

叶修走到周泽楷身边,撑住椅背倾身:“我看看还烧不烧了。”

周泽楷还没反应过来时,叶修的手已经拂开他的额发,额头也随即贴了过来,潮热的呼吸纠缠在一起,熨得围巾暖融融的:“温度好像降下来了。我说你怎么跑过来了,我还专门给你请了假。”

周泽楷还处在震惊和茫然中:“什么?”

叶修仔细瞅了瞅周泽楷的表情,又联想到周泽楷奇怪的态度,不由乐了:“我说小周,你该不会不知道自己发烧了吧?”

周泽楷努力回忆片刻,半夜似乎是有一阵子觉得挺热的,他还以为是屋里温度调得高。原来发烧了吗?

叶修一看周泽楷的表情就明白了,他帮周泽楷整理好帽子和围巾,带人离开教室:“我早上给你请了假,都写字条上了,你没看到吧。”见周泽楷点头,叶修又掏出一块巧克力,“那你也不知道我给你留了早餐?没吃饭的话,先吃点儿甜的垫垫。”

周泽楷接过叶修的爱心小甜点,想了想还是觉得发热时不宜吃高热的东西。他把巧克力收起来,两人并肩往宿舍的方向走。

 

叶修不说话,周泽楷自然跟着沉默,他想起早上还以为叶修故意关了他的闹钟和通讯,隐隐有些害羞和愧疚,又不知道如何解释。

“对不起,我以为——”

“对不起,我不该——”

走到人少的地方时,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又同时停下,和对方互瞪片刻,再同时被对方的表情逗笑了。

“沟通不良害死人啊,咱不能干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儿啊小周。”叶修哼哼两声,“对了,你肚子饿不?想吃什么,我给你留了包子——”

“想吃粢饭糕。”

“……和油条……”叶修话没说完就默了。

“……”周泽楷也沉默。

“咳,小周你看,这就是沟通不良。那啥,今天先吃包子和油条吧,豆浆也挺好的。”

 

 

 

周泽楷是笑醒的。

半老化的灯管闪闪烁烁,昏黄的光忽明忽暗十分刺眼,刚醒过来的眼睛实在受不了这忽闪得惹人眼疼的光线,周泽楷下意识闭上眼,按揉着胀痛的额角。

他好像做了个梦,梦到一年前的事。那时候他刚和叶修交往,两人都不太习惯突然转变的关系,磨合的过程中没少给朋友们提供笑料。

周泽楷笑着伸手摸索,却没摸到他以为会摸到的人。他的心脏几乎停跳,猛地翻身坐起,入眼的正是他这段时间藏身的安全屋,复杂的导力器械盘踞在这间被当年的使用者称为“安全点”的基地内,这些装置依然运转,确保它的使用者免于敌人的追踪和探查。

而他就坐在屋子里唯一的床上,耳边是年久失修的导力装置工作时发出的细碎声响,除此之外,屋里静得让人发慌。

周泽楷能肯定自己睡着前是坐在床边的,但现在他在床上,本应躺在这里的叶修却不见踪影。周泽楷被自己急促的喘息声惊醒,他慌张地跳起来,戴好枪套,检查过双枪后就打算出去寻找叶修。叶修的伤如果放在平时,最多进治疗舱躺十分钟就能出来了。但这里环境特殊,难以获得维系身体机能所需的能量,伤势不易痊愈,任何小伤都可能致命。周泽楷此前已经做好了叶修昏迷一两个月的准备,却没想到他只是睡了一觉,叶修就不见了。

 

负伤、没有联络手段,此处强敌环伺,再加上缺乏补给,叶修怎么敢随意行动?!

周泽楷又急又气,他在屋里寻了一圈,没找到疑似留言的东西。叶修应该只是暂时离开,很快就会回来。但他并不放心,略一思索便决定去找叶修。周泽楷离开前给维持这个“安全点”的屏障正常运转的装置补充能源,这才发现情况不对。

装置的能量槽中残留的结晶还够其正常工作至少两天,但周泽楷储存下来作为能源使用的那筐结晶却所剩无几。这东西除了给武器和导力器械供能外别无它用,周泽楷实在想不通那满满一筐结晶怎么能在他睡个觉的时间里用得一干二净。

他到底睡了多久?叶修又离开了多久?他真的只是睡了一觉吗?还是说其实他睡了很久,久到叶修都用完了这筐结晶,甚至伤势痊愈可以活动了?

 

周泽楷揣着无数疑问离开了“安全点”,他对叶修的去向毫无头绪,只好去先前遇到叶修的地方碰碰运气。

碎霜被主人紧紧握在手中,维持幽蓝的屏障覆盖全身,周泽楷此行意在寻人,和傀儡发生冲突只会浪费时间。

周泽楷暂居的安全点位于废城的近郊,前身大约是工厂的仓库。城市里的生灵早被傀儡屠杀殆尽,街道上散落着不少车辆和人造物,这些没有生命的死物得以存留,和这座城市一样永远地定格于两千多年前。这几个月来周泽楷也尝试过回收并改造这些废弃的物品,但许多东西看着眼熟,用起来却和他日常使用的物品南辕北辙,甚至根本不会用,只有“安全点”里的那些导力装置让他倍感亲切。

如果有代步工具就好了,周泽楷忧心忡忡地经过一座小教堂,几秒后又默默地退了回来。

他看到熟悉的身影站在教堂的墓园里,低头凝视一排排墓碑。

 

 

叶修差点儿被突然拍在肩膀上的手吓死。他回过头,认出身后绷着脸表情严肃的年轻人是那个叫周泽楷的学弟,他昨天离开对方栖身的安全点时周泽楷还睡得天昏地暗,叶修把周泽楷拖到床上都没惊醒他。

“你醒了啊。”叶修本来想表达一下他乡遇故知的亲切,奈何两只手都拎着东西,只好用微笑代替握手向周泽楷释放善意。却不知为什么,周泽楷眼中积蓄的情绪变化莫测,一会儿惊喜一会儿愤慨,看得叶修心中惴惴,简直担心这个救了他一命的学弟突然给他一拳。

叶修盯着周泽楷攥紧的拳头,真是恨极了自己的小地图,他的小地图上时不时蹿过一两枚红点,偶尔还会大呼小叫地拉警报,偏偏在这种关键时刻半点动静也没有。

这到底是要打……还是不打啊?

“周泽楷?”

被叫到名字的人似乎愣了一下,唰得红了眼眶,攥起的拳头到底是没落到叶修身上。

取而代之落到叶修身上的,是周泽楷。

叶修被扑过来的力道撞得直往后退了三步才站稳,周泽楷抱着他,胳膊勒得叶修差点儿背过气去,那张迷倒无数学弟学妹学长学姐的脸埋在叶修肩膀上,据传沉默寡言不好相处的年轻人不停气地喊他的名字,声音挺好听,如果没听错……话音儿里还带着哭腔。

叶修压力山大,他抬起左手想要拍拍年轻人的背安慰他一下,可手里一麻袋的傀儡结晶,抬右手吧,千机伞还在兢兢业业地制造屏障呢。叶修愁了半晌,略有些不自在地挪挪身子,却意外地感受到从肩上传来的湿意。

 

真的哭了呀。

叶修叹了口气,周泽楷这一哭他鼻子也有点儿酸。这半年的独自挣扎几乎逼疯了他,天知道他看到周泽楷时有多激动,他丢下那一麻袋傀儡结晶,慢慢的拍了拍周泽楷的背,缓言安抚:“小周,我知道你激动,不过有什么话我们回去再说,外面太危险。”

周泽楷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半晌才放开叶修,青年迅速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伸手拎过叶修的麻袋:“我帮你拿。”

“挺沉的,我自己提着吧。”叶修客气。

周泽楷摇头:“我来。”

叶修也不坚持:“那行吧。”

 

回程十分顺利,叶修脑海中的小地图难得没飘小红点,警报也没响过。

叶修出来这一天收集了不少能充饥的晶石,心情格外好。周泽楷一颗心总算落了地,之前又睡了一天,精神自然也不错。

两人各自转着小心思,平安回到藏身地,叶修简单解释自己只是去之前战斗的地方收集傀儡结晶,边说边检查屋里年代久远的导力装置。

“我之前呆的那个就是疏于维护,导力器没用多久就报废了,这边情况还不错,估计能多撑一阵子。”

叶修在屋里转悠来转悠去,最后捏了两块结晶跳上床。周泽楷看叶修健步如飞、行动自如,料想他腿上的伤应该好了:“你的伤?”

“已经好了,这个可真不好治,多亏了你呀。”

周泽楷想到叶修先前面色惨白陷入昏迷的样子,心口蓦地一疼,他吸了口气,向叶修凑了过去。

“你那一筐结晶,我吃完伤就好了,”叶修捏着一枚他自认成色更好的结晶,抬头笑了笑,“你肚子饿不,要不要吃——唔?”

叶修随着两人间距离的消失而消音了,他眨了眨眼,因为太过震惊,他甚至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与此同时,正亲吻数月未见的恋人的周泽楷终于消化了叶修最后那两句话——

吃?

吃什么……?

 

“小周,你等等,这发展好像不太对?”

“叶修,你说吃什么?”

 

叶修手里的结晶掉了下来,安静地躺在狭小的床铺上,在两人投下的阴影中闪着幽幽的红光。



TBC.

评论(8)
热度(81)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