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叶周]起。承。转。合。

警告:

最近重看《黑白无双》后产物,一发完结,不要跟我计较科学和民俗;

有点软软的小周,估计稍微那么OOC了点,我改不过来了心塞塞;

哎,反正是个傻白甜嘛,总之:祝大家新年快乐!



起。承。转。合。

 

 

起。

 

 

临近年关,这个临江的小镇热闹非凡,街上满是置办年货的人,不论男女全都一脸的喜色。妇人们个个画了比往日精致的妆容,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闲话家常,商量需要添置的东西。男人们赶着车,往上装置办好的年货,新鲜的肉食茶酒和果品糕点,还有供奉用的线香和锡箔。孩子们吵吵闹闹的要添一挂鞭炮,或是一只燕子风筝,父母们也都笑呵呵的应了,买上一包二踢脚叮嘱一番。

炒货店的小伙计帮周府的家丁往车上装货,又没管住自己多话的嘴巴:“听人说周家那老夫人好似就这几天的事儿了?”

“估计是,这阵子府上可够乱的,连在京里做官的四老爷都回来了。”哪知负责采买的也是个大嘴巴,竹筒倒豆子似的噼里啪啦,“我妹子是老太太屋里的,说是全靠好药吊着,喝药跟喝水似的,我看呀,也没几天喽。”

“大过年的,多晦气啊。”

“你懂个屁!这叫喜丧,得大办一场好好庆祝。”驾车的车夫一听这话就拉下脸,训斥道。

小伙计缩缩脖子,连连应是,帮吹胡子瞪眼睛的家仆装好车,嘟嘟囔囔的回店里招呼去了:“就是再喜丧也是丧,大过年的,怎么就不晦气了?”

 

镇南的周府乱糟糟的一片哀声,满载年货的车还未进门,就听到门房的招呼。

“出大事了!老太太去了!”

“坏了!”方才还嚷嚷喜丧的车夫一拍腿,眼瞅着负责采买的家仆从车上跳将下来,“这年可怎么过!”

家仆一跺脚,蹿进门去。

“哎呦!小兄弟你走路看个路啊。”正从门里旁若无人走出来的黑衣男人抚住胸口大喘气,“这被人冲撞的感觉当真不好受啊。”

“谁让你非要从门走?”他身边的白衣女子掩住嘴角打趣他,飘飘然侧身没入墙壁让过正驶入的马车,她探出半个脑袋,对同样穿了墙的男人吐吐舌头,“他又看不见你,你被撞了呀,纯属活该。”

男人哼了一声,把半人高的伞扛上肩膀:“光明正大的来,当然不能偷偷摸摸的走了。”

“是嘛。”白衣女子从墙里跳出来,回头看了看,“跟着我们的那个,你打算怎么办?”

“厉鬼啊……”男人点了支烟,在卷轴上画了一笔,“让他跟着呗,不关咱们的事儿。”

 

一黑一白一男一女肩并肩离开了周府。

镇上喧闹得很,两人却如入无人之境,没引起任何人注意,偶尔因为街道拥挤避无可避时,两人就万般无奈地穿过层叠的人群,任凭笑闹的人们从他们身体间通过。

身后十步开外,一抹灰色的身影一直缀在后面,跟着他们走街串巷、穿墙入户,步伐不快不慢刚刚好维持着十余步,距离从未拉长也从未缩短。

 

眼见日头落下来,临近交班时间,苏沐橙又回头看了眼跟了他们一下午的鬼,只好拽住了同伴的袖子:“叶修,那孩子还跟着我们呢。”

叶修环顾四周,他们已经从小镇离开,置办年货的人一两个时辰前便从镇上离开归家,镇外现下冷冷清清的完全不见人影。再加上这片区域是他和苏沐橙负责的,很少能见到同僚,大道上前前后后只有他二人和尾随他们大半天的那只鬼。

他停下脚步回过身,朝因为两人停步而停驻不前的年轻人挑起眉。

“我说你啊,一个小鬼胆子这么大,敢跟踪我们,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一袭灰色深衣的男子露出疑惑的表情,他宽大的袖摆垂在身侧,半长的头发松松系在颈后,有一缕挂在肩头,即使苍白的面色也无法掩盖他长得极好的事实,年轻人微微抿着薄唇,黑色的眼睛在额发后闪闪发光。他沉默许久才启口:“我——”

年轻人的话未出口便瞪大眼睛,被突然出现在身前的男人吓得退后一步,险些被自己的衣摆绊倒。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这只跟了他和苏沐橙一整个下午的小鬼狼狈的站好,他比他还高了些许,眼睛里闪着懵懂的慌张。叶修莫名叹了口气,把变形的千机伞收好,顺便收敛了周身的鬼气,面前的小鬼果然立刻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个腼腆的笑。

“别跟着我们了。”叶修用千机伞在地上画了一条线,“虽然厉鬼不归我们黑白无常管,但我也不介意帮隔壁哥几个添点业绩,你要是超过这条线,别怪我无情啊。”

他说完转身欲走,还没走出几步呢,就看到苏沐橙一脸无奈地瞅着他——身后。

 

叶修一回头,差点儿撞上跟上来的小鬼。

小鬼再次露出尴尬的表情,停下来无辜地看着叶修。

叶修低头一看,森寒的鬼气托住那一小块地皮,千机伞划出的线完好无损地躺在那一块地皮上,随着那只鬼的脚步慢悠悠往前飘,掉渣的边缘几乎都要挨上叶修的裤子了。

 

叶修扶额:“你到底要干嘛?”

厉鬼侧着头,指了指苏沐橙手里的袋子:“魂。”

这一字出口,叶修和苏沐橙俱是一凛。

身为黑白无常,他二人的主要工作是往来人界接引死者魂魄前往阴间,平日并不和厉鬼打交道。厉鬼即恶鬼,因生前或死时怨气太重而化,以魂魄为食壮大己身力量。这类厉鬼自有专程追踪捕捉恶鬼的第六殿负责,并不在归属第五殿的黑白无常的工作范围内,是以叶修和苏沐橙任由这个看起来并没有恶意的小鬼跟了一个下午也没有出手。

但如果这厉鬼的目标是他们所拘之魂,那就另当别论了。

叶修和苏沐橙搭档已久,身随意动,武器双双现行,千机伞和吞日其出,直指身前厉鬼!

 

年轻的厉鬼明显愣了一下,他双臂微曲,宽大的袖子堆在手腕,露出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冰冷的光在双手中渐渐聚集,形成一对双剑。

一副文人书生打扮的厉鬼握着寒光凛凛、鬼气森然的双剑,他仿佛受了莫大委屈般皱起眉,小声说:“不给,就抢过来。”

 

 

 哭声打破了回忆,叶修从身后传出哭声的屋里出来,在口袋里摸了半晌,叹了口气。

“真麻烦啊,”他哼哼着抱怨,用手指在卷轴上抹了下,一道焦黑覆盖了最后一个名字。“行了,收工。”

“你能用笔么……”苏沐橙维持着递出的姿势,半晌才无力的抽回手,把那根从头到尾就没派上过用场的笔塞回口袋,“张新杰已经抱怨过好多次你把卷轴烧得看不清字影响他工作效率了。”

“小张就是太较真,不然早升迁了。”

“你好意思说别人,上次聚会叶秋还跟我抱怨你又拒绝了调令,我说你是打算在这位置上呆多久呀。”

“看情况嘛,该走肯定走了。不说这个了,快给我。”叶修伸手想拿苏沐橙放在脚旁的袋子,那袋子却被苏沐橙一脚踢开了,让他白白扑了个空。

“给你什么呀,”苏沐橙退后一步护住袋子,坏笑道,“你今天又不回去嘛?”

叶修笑了笑,摸出个卡片塞进苏沐橙手里:“还得劳烦你帮我打个卡,明天一早给我来个信,我一准按时到。”他晃晃手上的小袋子,“走了哈。”

苏沐橙定睛一看,叶修手上拎着的,可不是今天收的魂魄之一么!

“到底什么时候拿走的呀!”

 

叶修拎着当礼物的魂魄一路溜达到镇南的周宅,熟门熟路的从正门进去,这一路遇到了不少忙着张罗布置老房子的下人和家丁,他还帮一个小丫鬟贴了对春联,一阵阴风直吹得人打了三四个喷嚏,不过那春联倒是勉勉强强黏在了门楣上,小姑娘打了个哆嗦,搬着椅子进屋关窗去了。叶修就这么没有惊动任何人的一路行进内院,在花园的小亭子里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

即使相识已有三百余年,那人还像他们刚认识时一样穿着一身灰色的深衣,长发随意抓成一束系在身后,半长的额发遮住了眼睛,坐在冬日里萧瑟的凉亭中,对着一盘子瓜果贡品和香烛发呆。

大约是感受到叶修的气息,那人支起身子看过来,愉快地挑起唇角:“你来啦。”

叶修在他身边坐下,扬手把带来的礼物扔进他怀里:“请你吃。”

青年解开袋子掏出裹在其中的魂魄,指指桌上的贡品。

叶修乐了,他嗅了嗅面前快燃到末端的香烛,摆摆手:“小周啊,他们还真把你当神仙供起来了?”

周泽楷从鼻子里哼出个意义不明的短音,把叶修带来的魂魄抱在怀里,笑眯眯地看叶修替他打扫桌上的贡品。身为厉鬼,周家供奉的香火他半点也享用不到,倒是常来陪他发呆的叶修偶尔会挑剔地品尝一二,有时还会趁机向他推荐地府的新点心,然后在他期待的目光中一脸可惜的说可是再好吃也拿不到人间来你吃不到呀。

不过没关系,叶修被他气愤的表情逗笑了,我给你带别的过来。

如今周泽楷怀里搂着的这个魂魄,就是叶修带来的食物之一。

明明刚见面时,还因为叶修对厉鬼食物的认知闹过个不大不小的误会。

 

 

 

承。

 

 

面前的厉鬼虽然只是只百年小鬼,却天生拥有澎湃的鬼气,他控制力极强,双剑用得出神入化,进入状态的小鬼一反先前的乖巧腼腆,瞬间变得凌厉非常,被叶修和苏沐橙围攻也不见慌张,强盛的鬼气竟然一度压制住叶修和苏沐橙!

叶修早就从他的鬼气中看出来面前的鬼空有强横的实力却缺乏实战经验,凭借和苏沐橙搭档四百余年的默契不断消耗厉鬼的鬼气,把年轻的小鬼逼入绝境,一举拿下。他镇压着厉鬼的反抗,不满地瞥了眼身上被剑气划破的衣饰,示意苏沐橙不用管他,先给自己疗伤。

 

“你挺厉害的。”千机伞中抽出的勾魂索束缚住不断挣扎的厉鬼,叶修整个身子都压在厉鬼身上,把年轻的厉鬼紧紧摁在树下,“不过还是比不上我,想从无常手里抢魂吃,才百岁出头的小孩子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和两人缠斗许久的厉鬼脸上划过一丝错愕,茫然渐渐占据他的面容,小鬼停止挣扎,思考了好长时间,小声说:“不是要吃。”

“不是要吃?那你攻击我们干嘛啊?”叶修愣了,大抵是这只小鬼的表情太无辜,他一瞬间还以为是自己欺负鬼,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你不说不给就用抢的么!”

“不是,”厉鬼皱起眉,“要说句话。”

“说什么说有什么好说的!”叶修翻了个白眼,起身把人拉起来,却依然没给这个莫名其妙的厉鬼松绑,“你叫什么,要跟谁说话,你知不知我这是不跟你计较,换了老韩过来,指不定就给你打得魂飞魄散了。”

“周泽楷。”小鬼不在意地摇摇头,散乱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摇摆,脸上的擦伤也在鬼气的氤氲下逐渐复原,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叫周泽楷。”

苏沐橙惊叫一声,叶修猛然回头,正看到一枚魂丹从袋子里钻出来,幻化成一耄耋老妇,老妇人踉跄了两步,却在触及周泽楷的视线时凄惶地停下来,拜倒在周泽楷的脚下,忍着泣声道:“小叔叔……对不起。”

周泽楷依然被叶修的勾魂索束缚,他却努力挺直腰背,立得如同一棵霜雪卧满枝桠的柏树。他抿着唇,半晌才对伏在脚下的老妇小声说:“好。”

老妇人低泣两声,重新化为魂丹落入苏沐橙手中的袋子。

叶修听到周泽楷如释重负的嘘气声,他敏锐地察觉到厉鬼身上的戾气少了一分。这个叫周泽楷的小鬼本就和寻常的厉鬼不太相同,他身上的戾气虽盛,却没有杀意,全然不似叶修以往见过的那些厉鬼般杀气腾腾惹人憎恶。

 

“话说完了,”周泽楷靠在树下,一双眼亮闪闪的望过来,“放开吧。”

叶修沉默片刻,在苏沐橙诧异的视线中松开了勾魂索,“我叫叶修,是目前负责这片的黑无常,这是我的搭档白无常,苏沐橙。”

“我知道了。”周泽楷对叶修和苏沐橙点点头,转身离去。

 

“干嘛放他走啊,”苏沐橙不解,“既然已经抓到了就带回去嘛,反正第六殿迟早会收了他。”

“收不走,”叶修摇摇头,“沐橙你还得练啊,那孩子虽然是个厉鬼,却是个地缚灵,戾气散尽前哪儿也去不了。”

苏沐橙脸色一变,隐隐带了点同情。

“估计还会再见吧,既然是被束缚在这里的鬼。我们走吧,再晚就赶不上班车了。”

 

 

 

两人……不,一鬼一无常的再会来得比叶修想象中还快。

同年的春假结束后,叶修和苏沐橙前往人间,因为一段时间没有工作,积攒的工作量太大,两人便分头行事,苏沐橙负责阴魂,叶修负责阳魂,一整天下来总算把工作完成了八成。叶修从死者体内抽出阳魂,打开卷轴抹掉了他的名字。

“那么下一个是——”

“我不想死!”

还没来得及放进拘魂袋里的魂魄突然嚎叫着膨胀,鬼气冲天而起!

 

感受到澎湃鬼气的周泽楷赶到时,叶修正和新生的厉鬼奋战。

他站在旁边看了几秒钟,幻化出双剑冲了上去。

 

 

 从那之后已经过了三百余年,周泽楷撑着脑袋听叶修说话。

“还记得前年过世的那个周什么……忘了名字,就那个死活不乐意给你道歉的。”

见周泽楷点头,叶修就继续说下去:“那家伙下去之后说什么都不要投胎,上面看他还有点资质,干脆扔去第六殿了,听我弟的意思,估计以后是要留第六殿当差了。”

周泽楷想了想,又点点头:“好。”

“到底还差几个呢?”叶修问他。

周泽楷低头算了算,扬起脑袋说:“大概……三个?”

三百多年来,叶修负责的区域一直在周家祖宅所在的小镇左近,他带走过无数的周家人,也见过无数次周家人向周泽楷道歉的场景,厉鬼身上的戾气渐渐消失,只偶尔流露出一丝一缕,稀少得像是不存在。

可如同不存在并不是真的不存在,周泽楷还是无法离开束缚他的这片土地,还欠些火候,或许就差那么几个“对不起”和“没关系”。叶修揉了揉周泽楷的头发,他还记得五十多年前他就问过周泽楷还要多久,那时候周泽楷也说大约两三个,可五十多年过去了,别说两三个,叶修和苏沐橙带走去投胎的周家本家和旁支的周家人也有十多个,临走前向周泽楷道歉的少说五六个,周泽楷却依然被迫停留于此,被这个繁盛的家族当做神明供奉。

 

叶修靠在桌边,周泽楷坐在他身边,依然抱着打算当晚饭吃的那只魂。一鬼一无常你挨着我我靠着你坐在一起,一块儿看周家的下人撤下旧的贡品,摆上新的糖果糕点,添置新的香火。叶修抽抽鼻子,周泽楷看他吸进一口香火,好奇道:“好吃吗?”

“这次的还是不怎么样,”叶修严肃地摇头,“真的还不如地府的工作餐好吃,等有机会了一定得让你尝尝。”

周泽楷点点头,抱起自己的晚餐啃了一口。

叶修饶有兴致地观察周泽楷的表情,只见他嚼了两口咽下去,微微皱起眉,又低头啃了一口,再咀嚼片刻,终于完全皱起眉,一副想吐又不太好意思吐出来的表情,犹豫了好久,终于把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周泽楷长出一口气,对叶修抱怨:“不好吃。”

叶修体贴地帮他拍背顺气:“我猜也不太好吃,今天的目标大多是正常老死的,想挑个做了点恶事拿来给你吃也不会被上司记一笔的真难啊,最后挑出来一个欺男霸女无恶不——喂都吃一半了不能随便扔啊。”

周泽楷气得鬼气不要钱地往外冒,院内阴风阵阵,叶修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举手表示不爱吃就不吃吧。发飙的厉鬼冷笑一声,把吃了一半的魂塞进小布袋扔回他怀里,转转眼睛,伴着阴风欺过来,把叶修按在亭柱上。

冰凉的唇盖下来,叶修任由比初识时老道不少的厉鬼吻上他的唇,属于他的鬼气被渡入另一方的口中。他握住周泽楷的腰,把假装进食的厉鬼往怀里拽了拽。

周泽楷闭着眼,他压迫在叶修身上,手臂撑在叶修身后的栏杆上,把黑无常困在自己怀里,却顺从地张开嘴,纵容叶修用舌头撬开他的牙关。

 

第二天一早,收到苏沐橙传讯的叶修背好千机伞赶往约定的地方。周泽楷知道叶修结束今天的工作后就必须回地府,再来人间活动就是春假结束了,他坐在围墙上目送叶修离开,想来想去还是纵身一跃,灰衣飘飘地尾随上去,他走得不紧不慢,和已经进入工作状态的叶修保持了一段距离,叶修回头瞅他一眼,不置可否地随便他跟。

“早呀,小周也来啦。”比他们早到片刻的苏沐橙笑着打招呼,态度自然的仿佛周泽楷出现在此是理所当然的,“今天工作不多,很快就能做完啦。”

“该放假了嘛,很正常。”叶修接过苏沐橙递来的卷轴和卡片,展开细看,“哦,离得都挺近,小周也能去啊。”

“这不是正好嘛。”苏沐橙意有所指的看了叶修一眼,叶修笑了笑,没说话。倒是周泽楷皱起眉,不太明白这两人一席话间交换了什么秘密,被排除在外的感觉并没维持多久,叶修对他招招手:“小周身上的戾气也快消失了,既然你跟过来了,干脆从今天开始跟我们见习吧,我等你来跟我搭档。”

周泽楷一愣,看向苏沐橙。苏沐橙注意到他的视线,十分开心地向他解释:“等你能自由行动时我立刻就把这家伙踹了,我早该升迁啦~等升官了请你们喝酒!”

 

三人认识三百余年,期间也没少合作对付过突变的厉鬼,只不过大多时候是周泽楷感受到同类的气息,赶到后杀入战局助黑白无常一臂之力,像这样如同搭档般和两人一起行动还是第一次。

在厉鬼周泽楷看来,人的魂和魄没有太大区别,都是可以吃的东西,但听叶修介绍才知道魂和魄并不相同,不能混为一谈。

虽然这天的工作并不多,但因为是边教边做,三人一直工作到傍晚才全部做完。叶修和苏沐橙乘坐年前最后一班班车回地府,周泽楷穿过居住了四百多年的小镇,带着和过去三百多年来每一年都相同的混杂了期盼和失落的心情步入周府。

 

他身上的戾气几乎完全消散了,他能感觉到束缚他的力量在渐渐消弱,或许不久的将来,他就能像叶修说得那样洗净所有的戾气,进入地府的第五殿,和叶修成为搭档。

如果顶替的是苏沐橙,那他就是白无常咯?

周泽楷不经意露出一抹笑容,撩起袍摆往属于自己的小院走。

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挡在他面前。

和他看起来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一身纯白的短打,周泽楷从记忆里搜索出了这个人,是叶修前一天提过的那个进入第六殿工作的周家后人。

“好久不见了,小叔叔。”当上鬼差的周家后人呵呵一笑,“我听长辈们说,见到你要叫小叔叔?”

周泽楷警惕的看着面前的周家后人,他记得这个年轻人被叶修带走前像其他人一样和他见了一面,也说了一句话,却不是周泽楷等了几百年的歉意。

这个周家后人当时说:“害你的又不是我,我也没靠你荫蔽,既然如此,我凭什么对你说对不起?”

 身为厉鬼,周泽楷的怨气却并未因此加剧,这个年轻人和其他的周家后人都不一样,他是周泽楷遇到的第一个不愿意道歉还当面告诉他,而且对他发出质疑的人。

不像许多人,因为不愿道歉对他避而不见,也不像更多的人,明明没有歉意,却因为忌惮他而违心地说出那三个字。

周泽楷笑了笑,摇头道:“不用这样叫。”

新晋的鬼差:“我叫周复,你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

“周泽楷,我是来给你道歉的。”

“为了什么?”周泽楷不解,言犹在耳,振聋发聩,可说出那席话的人却又出现在他面前,说要道歉。

“当然是为当年我说过的话了,”周复长揖道,“对不起。”

周泽楷沉默了许久许久,然后低声道:“好。”

周复直起身,笑嘻嘻问他:“私事谈完了,现在来谈公事吧,你知道地府第六殿么?专司捉鬼。”

 

 

转。

 

 

这年的春假似乎特别长,叶修在地府的日子并不太好过。拒绝了无数调令,赖在一般只被当做跳板的职位上一坐就是上千年,这在像他这样的干部子弟身上并不常见。好不容易熬过了初一,实在受不了父母一天十三顿念叨的叶修初二一大早就卷着铺盖跑回了自己的小公寓,结果还没安生两天,自己的同胞弟弟就一脸不爽的杀上门来。

“你到底什么情况你给个准话?”叶秋对自家哥哥屡次岔开话题的逃避态度十分不满,“老爷子就希望你赶紧再进一步,你好歹表个态啊。”

“无常就很好啊,”叶修表态,“有车有房有带薪假期,我觉得挺好的。”

叶秋怒其不争:“你都当无常当一千多年了!我都是第四殿的殿主了,你还在第五殿下面当个小小的黑无常,你敢不敢有点志向!”

“不过是个第四殿的殿主,你有本事当酆都大帝啊?”

“……第四殿的殿主怎么了,好歹比你大三级!”

叶修又叹了口气,无视了弟弟简直能杀死鬼的眼神,无聊地翻日历。

春假怎么还不结束啊……

 

等叶修数着日子把春假过完,初八上工那天却得到苏沐橙要升职的消息。

张新杰先是公事公办的念了调令,又略显为难的和叶修解释因为只下了苏沐橙的调令,所以叶修得负责带个新人。

“新人?”叶修简直被这一大早接连而至的冲击撞傻了,“我记得我说过了我有新的搭档推荐,为什么还会有新人?”

张新杰说:“上面自然有上面的打算,再说你上次说的那个人,不还没进地府么?”

叶修只好郁卒的拎着新搭档开工。

 

新人叫乔一帆,虽然是个菜鸟,跟着叶修一板一眼做得倒是挺到位,叶修憋了一肚子怨气自然不能跟这个表现优秀的后辈撒,只好全都撒在这日接引的目标身上,雷厉风行的作风很快便换回崇拜者乔一帆一枚。

对于人间界来讲,正月初八还在年内,镇上从初二开始就庙会不断,傍晚依然人流如云,街道两旁张灯结彩,灯下的案头供奉着香烛向神灵祈福。叶修拎着乔一帆从欢聚的人群中穿行,叶修早就习惯被人穿过空气般穿过身体,乔一帆却没有几次这样的经历,跟在叶修身边满脸的菜色,即使袅袅的香烛烟气也没让他好过多少。

完成一天的工作,叶修把腿都软了的乔一帆送到集合的地点,一把塞进同样等待回地府的鬼车的方锐怀里:“这个拜托你了。”

“叶大大你这是要去哪儿?”方锐把乔一帆推给自己的搭档林敬言,几步追上叶修,“沐姐姐今天专程给我传了个言,说你今天一定得回去。”

叶修摇头奔走:“我还有事。”

方锐停步疾呼:“她说有事回去再说!”

“等不得!”

 

等不得,等不得,一刻也等不得。

叶修向镇南的周府跑去,他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周泽楷,顺便跟他抱怨用身份施压的自家老子和翅膀长硬了的弟弟。

周府还沉浸在年节里,偌大的院落灯火通明,人人脸上都带着笑,喜气洋洋的样子。他以为周泽楷必然会像往年那样站在周府大门口迎接他,红灯笼的光落在他脸上,把厉鬼向来苍白的脸庞映成橘粉,一袭灰色深衣转成暗红,然后扬起唇角,愉快的问他。

你来啦。

可叶修走遍了周府,都没找到往年他归来时必会见到的那个人。

供奉的香烛依然在小亭子里燃起袅袅青烟,却不见被供奉的那个人。

周泽楷消失了,整个周府没有一丝鬼气。

就好像周泽楷从未存在过。

 

 

 

合。

 

 

又过了五百余年,酆都上相君府。

叶修抱着自家小侄子,给小侄子剥了个糖豆吃。

“我也不知道小周去哪儿了,又担心他回来了错过,就呆在周府等他回来,这一等就是好些天。”

“哥!出来帮个忙!”

叶秋的声音从院里传来,叶修顶着自家老头子不悦的目光把小侄子交到老太太手中,起身去接叶秋。

“伯伯,后来呢?后来怎么样呀?”坐在奶奶怀里也不老实,急着听故事结尾的小鬼头扭来扭去,嚷嚷着叫住叶修。


后来?

叶修推开门,朝小侄子笑了一笑:“后来,当然是等到了呗。”

他对明显对他这句高度概括的不满意的小侄子挥挥手,关门小步跑进院子。

“秋啊,我都在家给你儿子讲四五个故事了,你这第四殿到底有多少事儿要忙啊,大年三十的现在才回来。”叶修接过叶秋递过来的箱子,“还有小周的第六殿,竟然也这么忙,到现在还没见人影呢。”

叶秋翻了个白眼,又从车上接下一个箱子扔进叶修怀里:“你还好意思说,你这是翘班吧!好歹现在是一殿之主了,天天翘班像什么样子!”

“就是。”

熟悉的声音从车里传来,叶修一愣,就见周泽楷掀起帘子,拎着两只篮子跳下来,微笑地看着他。

上相君府院子里几米长的灯火长龙在周泽楷脸上投下一片红与金,把青年银白的大氅烧成红彤彤的暖色。

 

在青年的注视下,叶修恍然回到了五百多年前的那一天,自己当时是怎么说的?对了,他对跟着苏沐橙匆匆赶来的周泽楷露出个如释重负的笑。

 

“你回来啦。”

 

 

 

THE END



PS,

别问我小周为何会变成厉鬼,大过年的咱们不说令人心塞的设定可好?

周家后人成为鬼差后一个人的歉意顶过普通魂魄的N个,他去找小周是为了说对不起啦,说完小周就洗干净被他顺便带回第六殿啦~

PPS,

竟然从来没人吐槽我这个起名废起的各种奇怪的名字……你们真是爱我啊,都不嘲笑我的_(:з」∠)_

评论(23)
热度(208)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