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话唠我自豪!在蔫坏的路上越走越远。

唔,杂食主义,只要好吃都能吃。←关注我时请务必认真考虑您能否承受千奇百怪(绝对不夸张)的CP被推到首页!!!
高举主角总攻大旗不动摇。

HP、剑三、全职。
HD HPSS JPSS、莫毛 剑道 藏策 策秀、叶周 叶江 叶黄 叶方 伪叶All 周江 江周 周黄 伪周All。

叶周一生推,推了生一堆!

里站密码:三个字母,全小写,学名:国际求救信号。

【叶周】Once Upon A Time Ch.04-05

前文链接【抹汗】:01-02  03


警告如前,不再赘述。


04. 

 

和心情好到能在空中翻四五个滚的某条龙比起来,轮回上下只能用愁云惨淡来形容了。国都恢弘的城堡被恶龙大肆破坏,恶龙毁了他们的城堡,扬言要抓走他们的公主,临走时还耀武扬威地放了场大火,实在太可恨啦!

要不是被“传说中的巨龙”吓懵了,再加上那头龙行动迅速、来去匆匆,以轮回的国力本不至于如此被动。等众人从惊吓中清醒过来,大国的实力很快显现,愤怒的士兵在将领的组织下迅速扑灭了肆虐的大火,疏散并安抚慌乱的人民。

城堡外架起高耸的脚架,连绵的烽火把遇袭和备战的消息传递出去,伴随狼烟升空的还有数不清的信鸽。待到入夜时,巨龙入侵的消息已传遍轮回,全国人民都行动起来,驻扎各地的军队按命令分兵,一部分前往都城备战,一部分留在当地维持治安。在协会挂了名的佣兵和往日里独自行动的散兵游勇也自发组织了一支支屠龙小部队,带着介绍信连夜赶往都城,打算加入对抗恶龙来袭的大军。

夜路人手中的火把连成长长的火龙,一路通向都城。

漆黑的天空被摇曳的火光映成一片片或浓或淡的暗橙,风推着云动,大片的云在天幕中拼凑出怪异的图样,乍一看竟犹如狰狞的巨兽,它张开宛如夜幕般黑而沉的翅膀,从轰然暴起的火光中自如穿行,风起,烽火扬起的烟尘带着火星扑入天空,方才还形状可怖的云被风吹得远了,露出被火光照亮的夜空。

这注定是个不眠夜。

 

周泽楷大步走进城堡,从大厅里出来的江波涛眼睛一亮,脚下一拐跟上了好友。他下午和其他人赶回来后就被周泽楷丢去帮忙调度人员,好不容易抽出空来又被国王抓壮丁去找据说在外城检查防线的周泽楷,这会儿碰到倒省得他专门跑过去。

周泽楷明显还有事,国王那边给的时间又宽裕,江波涛索性先陪周泽楷忙他的要紧事。两人步履匆忙地穿过走廊,和人声鼎沸的城外相反,城堡里反而十分寂静,一路走来只能听见他们的谈话声和脚步声。

“和庭院相比西塔楼损毁更严重,所幸两边都没多少伤亡。不过现在这样也抽不出人手去修复,为防二次伤害,只能暂时把塔楼和庭院围起来禁止人接近。防御用的火炮和铁网都准备好了,支援的军队已经上路,最快的午夜前赶到,慢的也应该能赶在天亮前进城。”江波涛几句话就把好友关心的情况介绍了一遍,却见周泽楷点点头,依然皱着眉头。

想到这条路通向何处,江波涛了然。即使好友没说,他也看得出来他这会儿最担心的还是“即将被抓走的公主殿下”。

“放心吧小周,咱们这几年在海上什么没见过?你还杀过海怪呢,这头龙是大了点,但大也有大的好,目标这么大,到时候炮火齐轰想必一打一个准,不让这怪物靠近城堡,它难道还能把公主殿下从城堡里偷走吗?”

周泽楷“嗯”了一声,脸色稍霁。

说着话就到了公主的房间门口,周泽楷敲了敲门,江波涛在询问声中报了身份,几秒后,哭丧着脸的侍女小姑娘打开门,把他们请了进去。

房间内灯火通明,据说被今天的事吓得花容失色的小公主正扬起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稳稳刺进立在墙边的靶子中心。

少女拔出锋利的匕首,抹了把汗津津的额头,银光在她手中一闪,消失在裙摆之下,恍惚间裙摆落下,遮住了细腻的皮肤……

江波涛一时间愣住了。

“咳。”

哎呀,非礼勿视!

意识到自己似乎不小心撞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江波涛回过神来,瞥了眼刚咳了一声的好友,周泽楷挂着忧愁的脸上显出一丝尴尬,他俩对视一眼,同时撇开了视线,又同时意识到了什么——

周泽楷急匆匆上前一步,皱着眉问自家妹子:“这是?”

“屠龙的利器。”少女转了转手腕打断明显急躁起来的青年,“哥哥,我听那些屠龙的勇士们说起过,龙的鳞片坚硬堪比金刚石,刀枪不入,但它的眼睛,却是致命的弱点。那头龙不是要抓我吗?让它来啊!待它抓我时,我就把这匕首刺进它全身上下最柔弱的眼睛里!”

“不行!”周泽楷的声音难得严厉,江波涛也连忙劝阻:“太危险了,更何况陛下和殿下的计划是把恶龙阻拦在城外,殿下根本不用担心被龙近身。而且,”江波涛和这位小公主也没少打交道,一眼就看出对方的不甘心,“这头龙和以往那些用屠过龙来炫耀武力的勇士们见识过的龙完全不同,殿下难道没看到它的身量吗?若真拿匕首捅它的眼睛,除了激怒它,再不会有其他用处了。”

许是想到那足有一扇窗户大的金色龙瞳,少女脸白了一瞬,她不自觉打了个哆嗦,又强自镇定下来:“那、那我换成剑?”

重点是用匕首还是用剑吗?!匕首和剑,在那样的力量面前难道有什么区别么?!

江波涛顿觉无力,他打算继续劝不谙世事的少女打消这异想天开的想法,一直没吭声的周泽楷又憋出一句:“不行。”

“为什么不行?反正哥哥你会保护我的呀!”

对,不行,小周你快劝劝你妹子呀。江波涛恨不能替周泽楷撸顺了舌头说话,花言巧语使出百般解数赶快让小公主绝了心思,一转头却见周泽楷面露恍然,若有所思地对少女点了点头。

等等,为什么是若有所思?江波涛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好,”轮回年轻的王子低头看了看自己腰间的火枪,又摸了摸挂在枪套下面的长剑,他明显刚想出了新点子,眼眸里的不确定一扫而光,火光下的眼眸灿若星辰,“我保护你。”

预感成真了!江波涛大惊:“小周你想干什么?!”

“我负责保护她。”周泽楷凑了过去,他抽出火枪,掂了掂沉甸甸的铁块,对江波涛比了个手势。

江波涛大摇其头:“陛下已经安排护卫保护公主了,小周你还有别的安排。”

周泽楷抿了抿嘴:“我最合适。”

江波涛叹气,是,难道还有比公主的亲哥哥,同时又被誉为轮回第一勇士的周泽楷更合适的护卫人选吗?其实国王也有此意,江波涛也赞同,身为目标的公主身边才是最危险的地方,理应让既有战斗经验又具有一定战术素养和高武力值的人负责。但国王还有其他顾虑,这才遣江波涛寻周泽楷回来商量。

一个钟前和国王讨论的江波涛可不知道一个钟后的现在,周泽楷竟然会想了一套独特的应对方法——他的好友打算屠龙!那个手势正是几人出海遭遇敌舰谈判谈崩时开火的暗示,如果他们真的被巨龙突破防线,周泽楷打算趁它袭击公主时往它脑袋里轰上几枪!

要劝说的人从一个变成了两个,少女眼见形势逆转立马挽住亲哥哥的手臂,一大一小两位殿下一个甜言蜜语软磨硬泡铁了心的当诱饵;一个只管用坚定的眼神盯着江波涛,不论江波涛说什么,偏一个劲摇头摇头再摇头,跟个锯了嘴的葫芦似的死活不松口。

为啥强人所难的两人还能满脸无辜呢……江波涛无奈地败下阵来,答应准备好周泽楷需要的东西。

小公主开开心心地拖着快哭出来的侍女送两位年长的男性出门,关了门还能听见小姑娘踌躇满志地说要一雪前耻。

至于周泽楷和江波涛?待两人把计划告知国王陛下又“据理力争”一番后,江波涛跟着周泽楷去找工匠仿制来自雷霆的“降落伞”,城外排起长长的火龙,第一批援军已经抵达。

“自古以来龙劫掠人类的国家,所图无非是金币和钻石,就算抓了人质,也是为了以此要挟索取财富,如果我们真的打不过那头龙……”江波涛望向窗外的点点火光,轻声劝道,“难道我们还喂不饱一头龙吗?”

周泽楷点头,他也一样看向窗外绵延的火光,心想这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兴欣山脉的洞穴深处,某条龙懒洋洋地翻了个身,打了个呼噜。

 

叶修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竟没有做梦。

巨龙沉眠时少有不做梦的,它们在厌倦了一成不变的生活时大多会选择环抱着累世的财宝,美美地睡上一觉。有许多上了年纪的古龙就这样沉浸在永无止境的甜美梦境中,陷入了永远的沉睡,失去活力的庞大身躯慢慢腐朽,和积年的山石融为一体,曾经的威名逐渐没落,当最后的威压消失殆尽,这些神秘的生物便真的化为一抔土、一捧沙、一块石,再也守不住它们心爱的宝藏,被胆大妄为的同族或人类搬空了宝窟。

掠夺与被掠夺,周而复始。

世人传,因为龙天性爱财,所以它们好战,为掠夺财富而战、为守护财富而战。

在叶修这儿,可没这个因果关系。

你看,我之前说过,这头龙和它的同族不同,它对亮闪闪的金币和切割出无数个剖面的璀璨宝石并不热衷。叶修年轻时也没少与人类、同族和其他黑暗生物干架,但它图谋的从来不是这些小玩意儿——用它的话来说,这东西既不能吃也不能喝(叶修能自己捕食,犯不着拿金币和人类换取食物),放别的龙那儿还能引来小偷盗贼的财宝在它这里跟粪土没两样,即使怀抱无数财宝也等不来觊觎它们的对手(别看叶修当时还是个龙中少年,可它打出来的威名远扬四海)。

它就是单纯喜欢战斗。和同族来一场纯粹力量上的较量(当然它也没少耍诈),够热血够酣畅淋漓。或者和人类搞搞智斗,别看那些小东西的身躯矮小纤细,但他们是如此智慧,成千上万的人类聚集在一起,用它们那狡猾的小脑瓜想出各种各样的计谋对抗它,叶修觉得和总能推陈出新的人类战斗,次次都新鲜感十足。

哦,不过它没绑架过公主,那时候不流行这个。顺便说一句,它有时候真搞不明白为啥它就在自家后院里散个步吃个点心(它家后院约等于现今的兴欣国和嘉世国),那些人类就组团来刷它,大概人类就是容易大惊小怪吧。

奈何它活得太久,即使是在龙类中也鲜少有能和它相提并论的,更何况是那些脆弱的、只能活短短几十年的人类——在我们这个故事发生的时间点,再高超的智慧在压倒性的力量面前也有点不够看。

寂寞的龙越来越频繁地陷入沉睡,如果没有那些放不下它的亲朋善意的骚扰,被无聊困扰的叶修或许也会永远沉眠于甜蜜的梦乡。

但这一次,叶修却很快醒了过来。

几世纪来首次出游产生的兴奋感在巨龙的神经中穿行,或许连叶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对这次消遣抱着多大期待,但正是这期待唤醒了它。

 

一夜无梦的龙在午后醒来,金色的龙瞳对上空中的高英杰。小少年被突然翻开的眼睑吓得差点儿掉下扫帚,他花了几秒稳住身形,神色复杂地吁了口气,兴高采烈道:“前辈你总算醒啦!说好了今天早上去轮回抓公主的,这都快傍晚了……”

“哦,是有这么回事。”叶修想起它解闷的计划,不由精神一振。“你昨天说人类比以前难对付多了是吧。”

“是呀前辈,今天他们一定把火炮都架起来啦,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可以击沉比你还大的船的武器,你可不要轻敌。”

“那我调整下状态。”叶修说完,原本围绕周身的慵懒转瞬间褪去,这头蛰伏数百上千年的巨龙似乎又回到了很久以前无所畏惧所向披靡的少年时代,它凌厉的气势这才展露出冰山一角,若有似无的威压扩散开来。正对着叶修的高英杰突然有些喘不上气,巨大的龙瞳转向他,叶修明明并没什么动作,高英杰却觉得令人畏惧的冰冷煞气压得他动弹不得,这种感觉就好似被可怕的怪兽盯上,就连脆弱柔软的脖颈都被后者探出的利爪牢牢按住了,只要对方在这死穴上稍微使上那么点劲儿——鲜血在高英杰脑海中飞溅。畏惧感来去匆匆,下一秒,少年喘息着清醒过来,不由出了一身冷汗。虽然早就听闻过这位前辈以往的“丰功伟绩”,但认识它这么久,这是第一次,高英杰真正意识到隐藏在懒散和颓废的表象之下的究竟是多可怕的力量。

巨龙平静地注视他,它已经重新收敛起龙威,叶修现在看起来如同刚淬过火的剑,和之前懒洋洋的样子截然不同。

“前、前辈,”明白这只是叶修调整状态时外泄的龙威,自己却被这并非针对自己的威压吓得不成样子,高英杰十分难为情,说话时不自觉嗫嚅,“那个……我们走吧?”

“今天你也还要跟着去吗?”叶修起身向洞外步去,高英杰赶紧跟上。

“老师说做事要有始有终。既然是我出的主意,我当然要一直跟着您。嗯……至少等您把公主抓回来嘛。”

“你跟不上我的速度。”

“咦,可之前都没问题啊。”高英杰以为叶修是担心开战顾不上他,连忙表态,“前辈放心吧,我好歹是老师的学生,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

叶修默许了小巫师的跟随,展开双翼升空,高英杰绕叶修飞了一圈,熟门熟路地跳到叶修头上,紧紧抱住了巨大的龙角。

巨龙在空中悬停片刻,随即像离弦的箭般直冲天际,它撕裂空气的速度竟堪比闪电,引发阵阵雷鸣。

“咦啊啊啊啊啊!”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高英杰险些被甩下去,他紧紧抱住叶修的角,终于明白了叶修口中的“跟不上速度”是什么意思——他觉得叶修昨天的速度就够快了(虽然消息灵通的某些龙昨天纷纷传讯嘲笑叶修躺锈了骨头),可叶修今天绝对开了加速,高英杰都被风吹得飘起来啦!

“年轻人不要逞强嘛。”叶修的声音充满无奈,“抓好别摔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高英杰泪如雨下。

 

05.

 

临近清晨,最后一批援兵抵达轮回都城,加入了迎战的队伍。这队人从离国都最远的东北边境连夜奔袭而来,一路上遇到不少得到消息后赶来支援的佣兵和勇士,这些民间力量跟在军队后面,一夜马不停蹄,总算踏着最后一丝夜色抵达,大汗淋漓的军人和勇士们甚至来不及喝上一口水就被分配到各处准备迎战,因为天就要亮了——那头龙要来了。

太阳从海平线上升起时,所有城市的号角齐声长鸣,低沉呜咽的号角声响彻长空,在这号角声中,这个国家里每一个人都进入了紧张的戒备状态,妇孺和老人早已躲入教堂下的地下室,男人和高壮的女人们组成的临时自卫队跟随军队守卫自己的家园,负责传递消息的传令员驻守在自己的烽火台上,眼皮子睁得大大的,目不转睛地盯着昨日那场噩梦降临的方向,他们的任务是第一时间把那恶棍来袭的消息用烽火传递给全国人民。

太阳向上攀爬,它的光芒越来越耀眼,不像刚从海平线上蹦出来时那样羞答答红彤彤,它披上金色的外衣,如流淌的铁水般金灿灿的,那光芒极刺目,人们根本无法再直视它。

除了训练有素的军人和佣兵们,惴惴不安又一夜未眠的人们变得浮躁不安,他们靠在拿来当武器的铁锹和长棍上和身边的人闲话家常,有的甚至窝在墙脚下补眠。随着时间的推移,焦躁和混乱像会传染的病毒似的不断扩散,就连军人和佣兵们也松懈下来,加入了聊天的行列,负责维持秩序的官老爷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打断他们嗡嗡的抱怨,可这些将领们骂过自个儿的手下后,也忍不住转身骂上两句坑爹。

太阳高高兴兴地跳上正头顶,又慢吞吞地往西边挪过去。

平民们早各回各家吃午饭去了,许多人甚至懒得吃饭,直接倒床上睡觉。只苦了正规军,午饭吃的是难以下咽的干粮,还只能分批原地补眠。

而容纳了全国将近一半正规和非正规兵力的国都里更是怨声载道,国王神色郁郁,又因为熬夜而脸色苍白。大臣们也没好到哪里去,大家都是一夜没睡,哪个不是苍白小脸上挂了俩大黑眼圈啊?

结果呢?他们等啊等,等那条龙日初时来战。

但是天亮了,龙没有来。

上午过半了,龙还是没有来。

中午了,龙依然没有来。

下午了……

特么的龙到底还来不来?!

 

“它说的是早上吧?”

“是吧……?”

“是‘明日日初之时’。”

“那不是明天吗?那咱们守这一天是干什么吃的啊?!”

“不是,那是它昨天说的原话,昨天的‘明日日初之时’,不就是今天日初之时吗!”

“这太阳都快下山了,还日初呢,听错了吧,应该是‘日落之时’才对。”

“一个人听岔了还好说,总不能那么多人都听错吧。当时我也在场,它说的就是日初来。”佟林哭笑不得,制止了手下们的争执,“陛下他们听到的也是日初。”

众人忍无可忍,纷纷咒骂起某龙。

 

“卧槽!这龙怎么不守信用!它不说日初时来吗?这都什么时候了,再不来我看天都要黑了!它搞什么啊?!”左等右等不见敌袭,孙翔忍无可忍终于爆发。

“龙向来狡猾,”江波涛揉揉钝痛的额头,略羡慕还有精神嚷嚷的孙翔,“它这是用拖延战术打压咱们的士气……小孙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换班的时间了。”

坐在桌边检查武器的周家兄妹对视一眼,周泽楷摩挲着填装好弹药的火枪,起身道:“我去看看。”

房间外是个朝向西南的露台,周泽楷就冲着方便查看城外的动向才选择把妹妹安置在这里。惴惴不安的少女见他几步出了房间,忙不迭跳起来跟过去:“哥哥,等等我。”

周泽楷拉住她的手臂:“回去。”

不满的表情还未在少女脸上成型,就被震惊取而代之。

他似乎听到了惊雷声,匆忙吹响的号角声完全无法掩盖这尖锐的雷声。

周泽楷猛然转身,那头龙——正是昨天见过的那头巨大的黑龙呼啸而至,它的速度似乎更快了,他转身时看到的不过是远方的一片阴影,可没等他把这信息在脑中过上一遍,那片阴影已经于头顶降临。

好快!大地在密集的炮击下呻吟颤栗,但这可怕的破坏力没有对巨龙造成半分影响——来自城墙之上的第一波炮击全部落空了,它比昨天快太多了,竟然没有任何攻击落在如此庞大的目标上!

巨龙轻而易举绕过了武装到每一块砖头的城墙,它在城堡上空盘旋了两圈。不知是被炮弹全体miss打击到集体失神,还是顾忌这座古老美丽的城堡是轮回的象征,没有人对盘旋的巨龙做出第二次攻击。

那头龙看起来并没有落下来的意思,它又俯冲回到城外——简直是瞬移!恶龙炫耀完自己的高敏捷就不再移动,它悬停在空中,屈尊降贵地弯下长颈,向弱小的人类发问:“你们怎么不打了?”

霎时间,几乎所有人都气红了眼,炮火轰隆隆不要钱似的往那大块头身上砸,打不住飞来飞去的你,难道还打不住傻了吧唧停在空中的你吗!

恶龙对着扑面而来的弹药叹了口气。

被寄予厚望的弹药根本没能飞到它面前,被那口龙息喷到的火药纷纷引爆,一团团火焰在半空中炸裂,连成大片火海,火焰的海洋被翻滚的风冷却成黑色的硝烟,滚滚热浪推得硝烟溃散,掀翻了无数城墙上的士兵。

“哎呦,这一下够厉害。”龙低沉的声音似乎染上兴奋的意味,“比过去丢木头、铁球有意思多了!味道也挺亲切。”

卧槽!怎么如此嘲讽!

指挥官骂骂咧咧地跳起来,高声嘶吼:“听我号令,战旗摇起来,给我揍它!”

 

高英杰说的新式武器爆炸时的硫磺味和龙息挺像的啊。叶修有意识放慢了移动的速度,配合人类的攻击,装作被打了时间差的炮火逼进明显设置陷阱的地区,那里的城墙上同样有炮台,但个头比其他的都要大,在叶修飞入那片空当时,城墙上的战旗突然变换了挥舞频率。连接着长而粗的锁链的铁网从炮膛喷出。

人类和巨龙都屏住了呼吸。

叶修在铁网扑来时短暂收起双翼,拉长身躯凌空连滚两圈,竟然恰巧从铁网边缘蹭了过去。黑色龙翼在脱险瞬间张开,它顺手一捞,龙爪揪住下坠的铁网,抬头飞往高空。

铁网的重量并没如被变故吓呆了的人类们希望那般拖慢它的速度,绷直的铁索只坚持了不到两秒便被连根拔起,人类彻底陷入混乱。

“前辈!在那边露台上!你看!”披着隐匿咒语的小黑巫师飞了过来,他跳到叶修头上,趴在它耳边大声提醒它。“我没法维持隐匿术了,让我躲一会儿。”

“嗯。”玩够了的叶修想起“正事”,凭借好视力捕捉到高英杰口中的露台,年轻的男人们拦腰抱起不愿离去的少女,把挣扎的姑娘带进屋里,他们自己却守在连通公主房间的露台上,对它扬起还不够塞牙缝的武器。

 

周泽楷看到飞得仿佛冲破天际的巨龙如同在海中畅游的游鱼般调转身形,一个猛子扎了下来,在它身后,巨大的铁网呻吟着陷入大地,那头龙在漫天的烟尘中以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的迅捷扑过来,转瞬就到了露台旁边,它悬停在空中,离得那样近,不断扇动的龙翼扬起罡风,沉重的风压得他险些直不起身,但他不能退缩,身边是与他并肩而战的朋友,身后是年幼的妹妹,他没有退缩的余地。

风卷着细碎的石块和尘土呼啸而至,打在身上脸上是细密的疼痛,周泽楷努力瞪大双眼,艰难地抽出火枪,他腰间挂着宝剑,足足配备了四把火枪,背后还背着以防万一的“降落伞”,他如计划那般等待巨龙屈尊俯首的一刻,他会把枪里所有的弹药都送进它的头颅!

他像是等了整个人生那么久,其实只是短短几秒钟,巨龙降下来,他们的距离被拉得更近了,近得周泽楷足以看清在巨龙坚硬粗壮的龙角后竟然趴着一个孩子!那孩子面色焦急,嘴巴一张一合——凛冽的风掩盖了他的声音——金色的龙瞳在周泽楷面前一晃而过,不过五六米的距离,他们不可能离得更近了!

求生的本能完全无视了或许会误伤那个奇怪的少年的可能性,它引领他扣下扳机,浓烈的硝烟扑面而来,周泽楷压抑住呼吸,开了第二枪、第三枪……随着他的动作,露台上其他人也同时发力,数把火枪全部对准龙最脆弱的瞳仁,连射的后坐力震得几人手臂发麻。周泽楷率先打空弹药,摸索出第二把枪,黑色龙爪却在这空当中猛然冲破黑沉的硝烟抓向他!

“小周!”

“哥哥!”

坚硬的龙爪抓小鸡似的握住了他——龙的速度太快,他甚至没反应过来就沦为龙的囚徒。周泽楷耳内嗡的一阵长鸣,眼前瞬时黑茫茫一片,等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他才意识到这几乎要了他半条小命的晕眩感是巨龙带他攀上高空引起的。他断片儿的这会儿里,龙已经轻松攀上虚空,它张起双翼,在广阔的天空中自由翱翔,从上面望过去,轮回的城堡不过是巴掌大的一团阴影罢了。

周泽楷的心脏跳得像是要顺着喉管飞出胸腔,失重感再次击溃他,除了极亲近的几位朋友兼部下,没人知道这位被誉为海上王者的年轻王子其实重度晕船。

连续数月的航行引起的晕船症状还没好,昨天晚上也没怎么休息,现在又被不按牌理出牌的巨龙抓上天来长途旅行……饶是周泽楷身体素质极佳,依然是眼花耳鸣、头重脚轻,不一会儿就昏了过去。

 

“前辈,这不是公主,你抓错人啦,公主在屋里呢。”

失去意识的周泽楷自然没有听到绑匪得意洋洋的回答:“那还得落下去给她掏出来,那地方太小,万一又给踩塌了就太麻烦了。我看这个也挺好。”

“可书里说恶龙抓的都是美女,这是个男人呀!”

叶修不甚在意地哼哼:“他长得也好看。”

高英杰哑然,总觉得似乎哪里不对……他看了眼明显很得意的龙,踌躇半晌,还是没忍心告诉叶修:老师说故事里层出不穷的屠龙勇士,冒生命危险跑去屠龙并不是觉得屠龙有趣,而是为了来个英雄救美名利双收啊。叶修抓个男人回去,那躺在自家洞窟里等人上门来战的愿望……不就落空了吗?

 

这一人一龙并不知道,虽然他们抓捕公主的计划失败了,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劫持了轮回深受爱戴的王子殿下周泽楷。

某种意义上来讲,也算是殊途同归了——对于自家王子被恶龙掳走的事,当日参战人员口径出奇统一:“那天傍晚,我们英勇的王子殿下手握长剑纵身一跃就跳上了龙背!他沿恶龙丑陋的背脊一路向上狂奔,他跳过那些如荆棘、如利刺般竖起的鳞片,奋不顾身地踏上它的头颅,那里有着龙唯一的弱点——眼睛!英勇的王子殿下把他从不离身的火枪直捅进了怪物的眼球里,砰!砰!砰!”

然后呢?听众们催促停下来喝酒润喉的男人继续。

“然后啊……然后当然是负伤的龙敌不过英勇的王子殿下,落荒而逃喽。你们不也看到了,它溜得贼快。”

那王子殿下呢?好久没见到他了,他没有受伤吧?

给好奇的民众们科普“真相”的士兵憋红了脸,半晌才道出一个惊天大秘密:“王子殿下从龙背上摔下来时受了伤,正养伤呢。不过殿下说了,恶龙已经被他重伤,苟延残喘不足为虑,等他伤好了就去兴欣山脉的龙穴里给它最后一刀。但陛下认为应该趁着恶龙萎靡之时一举干掉它,陛下还说,如有勇士愿意去给那恶龙最后一刀,不论是金钱还是权势,应有尽有。估计再过两天就该张贴告示啦。”

一众听众全都被激起了血气,摩拳擦掌地计划去兴欣山脉为国王陛下与王子殿下分忧。

被优厚的酬劳冲昏头脑的勇士们,没有一个记得,他们的王子殿下这么多年来,就从没一口气说过这么长的话呢。 



TBC.


P.S.

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

我回来了。

消失这么久原因特别蠢我就不说了,总之回来后努力填坑天天向上……?

新的一年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下次更新应该在下周……大概……(。

长久不练手速下降,我只好尽量Orz

评论(36)
热度(118)

© 李凝冰 | Powered by LOFTER